2010年03月31日

dianzhishudejianghu

   其实电子书并非亚马逊独创,索尼与E-Ink公司或者可以算是先驱,因为2004年那个叫LIBRIe的全球第一款成熟的电子书,正是Sony使用E-Ink作为显示屏的产品。不过Kindle的成功正在触发一个电子书的时代。国内电子阅读器终端厂商汉王的上市,在央视投入亿级的广告;以及津科、金蟾这些一线厂家的入局、以及山寨厂家的跟随;内容提供商盛大文学以及电信运营商的跃跃欲试,正在国内复制者这个时代。

E-Ink时间积累的垄断或被时间抹杀

   IT这个信息技术的英文缩写,很好的诠释了技术是IT行业的原动力。不依赖于摩尔定律而依赖化学反应的电池产业,很大程度上成了移动电子设备最大的短板,任何无法一次充电使用上一天以上的电子设备都不具备严格意义上的可移动性。移动电子设备上更大的显示屏幕,更快CPU的带来更好的用户使用体验的同时,电池的容量却捉襟见肘。在电池技术无法取得突破的时候,更省电的显示屏,功耗更低的CPU成了专攻的方向,或许这样的动力才有了电子墨水E-Ink屏幕的面世。E-Ink这个显示屏独到的电泳显示技术,只在重新刷新的时候才需要通电,使得显示屏不再成为电子设备上的电老虎。或许E-Ink就为电子阅读器而生,因为现有的电泳技术还无法像TFT LCD那样显示绚烂的色彩,无法快速的刷新,但能够显示16级灰度的黑白屏对电子阅读器来说已经可以接受。
  
   占据着电子墨水屏幕接近百分之百市场份额的E-Ink自身却经过漫长的孕育。20世纪70年代日本松下公司发表了电泳显示技术,但是一度因为某些技术瓶颈难以突破,早期投身电泳显示技术的公司或放弃或出售了相关部门。1997年从麻省理工实验室走出的E-Ink公司坚持到了最后。2004年Sony推出了一款基于该公司显示屏名为LIBRIe的电子书,昭示了电子墨水技术已经成熟。不过E-Ink公司的亏损一直延续到亚马逊在2007年11月推出同样基于E-Ink屏幕的Kindle阅读器,此后诸多的Kindle的复制者拯救了这家执着的公司。

   漫长的十年或许是E-Ink垄断电子墨水屏幕最大原因。不过时间积累的垄断或许会同样被时间抹平。作为电子纸的另外一个供货商SiPix,在明基友达入股后,其董事长刘军廷放出豪言:友达将倾注集团资源挑战全球电子纸霸主地位。使用SiPix显示屏的BenQ nReader k60以及华硕DR-900的上市,宣告了E-Ink垄断的结束。同时黑白16级灰度的黑白显示屏毕竟是个过渡产品,彩色的电子墨水虽未有量产的产品上市,但电子书带来的可观市场,足以让各家公司投下巨额的研发资金。高通的Mirasol显示技术,日本富士通的胆固醇液晶显示技术都有样机面世;据称由广州金蟾软件研发中心有限公司研发并制造的赛伦纸也很快会量产(不过从释出的视频看;像是固定的图像,只是简单的明亮度变化)。即便是传统TFT-LCD厂家也想在电子阅读市场分一杯羹,Pixel Qi公司基于传统液晶屏技术改良的3Qi显示屏可以在关闭背光的情况下,仍能清楚地显示黑白影像,同时在打开背光的时候可以像正常TFT-LCD那样显示彩色图像和高速的刷新,这使得类似iPad这样通用的阅读设备更容易侵占专用阅读器的市场。

终端厂家、出版商的博弈
  
   元太科技在09年9月收购E-Ink以后,控制了产业链上游的这家公司有了更大的野心。因为同样来自台湾的联发科已经给元太做了一个很好的典范。为了加大E-Ink的出货量,元太正在为国内的阅读器厂家像联发科那样提供从硬件到软件的一揽子方案。生产厂家只要稍加修改,就可在短时间内生产出一款电子阅读器产品。而MP3,MP4产业的磨练,使得这些电子阅读器新科厂家有了足够的技术储备,在Windows CE或者嵌入式Linux开发软件已经驾轻就熟。况且开发电子阅读器软件远比开发MP4要简单。而山寨厂家在成本控制上更有优势。为了降低硬件成本,他们可以采用公模,为了降低软件开发费用他们可以选用现有的系统。在淘宝上售价1390元的艾博克斯ERS-600,就选用的宜锐StareBook的公模,而系统采用的福昕(Foxit,一家开发PDF阅读软件的公司)eSlick的系统。这普遍价格偏高的阅读器市场,价格或许是山寨厂家最好的利器。在淘宝上售出数量最多的阅读器台电K3,1250的价格或许是销量最好的注释。

   一线的厂家汉王或许认为山寨厂家不足为惧,理由是山寨厂家没有内容支撑。不过具有讽刺意义的是:由于互联网上存在大量没有版权保护PDF格式的书籍,能否阅读PDF文件以及其他更多格式的文件,已经成了很多用户选择电子阅读器的一个硬指标。对于PDF尤其对扫描版PDF的支持能力,正在成为山寨厂家努力的方向,这一幕犹如VCD行业对纠错能力的执着。这也折射了国内与版权相关的产业的尴尬。为了节省成本,多数的山寨阅读器并不具备WiFi或者3G模块,电子阅读器相比上网本及MID设备,具备联网下载能力对于用户来说并非是必须的功能,也从另外一面说明为内容付费是某些设备厂商的一厢情愿。

   国内要想复制Kindle模式还远非用户购买意愿那么简单。国外的书籍售价要远高于国内,8到9美元的电子书平均价格使得亚马逊有了足够的利润空间。而售价2元的汉王书城上的收费书籍即使汉王能够拿到50%的利润,要想获得其广告投入一样亿级的收入,需要售出一亿本书籍,按照平均每个用户购买20本书来换算,需要发展500万用户。这对于09年售出26.6万台设备的汉王来说绝对是个挑战。这笔账或许汉王算的更清楚,仅仅靠出售内容,无法形成足够的利润,所以汉王在某种意义上来说还是个终端厂家。或许终端厂家在意于销售硬件获取利润,而出版商的利润是第二被考虑的。
  
   出版商对于通过电子渠道出售书籍或许也有自己的盘算。一方面担心阅读器厂商没法做到很好的版权控制,以致书籍被非法盗用;更重要的在于电子出版或许会侵害自身的传统出版行业,或许更在意如果电子出版成为主流的发行渠道以后,自己对于整个产业链控制能力的下降。出版商希望定一个合适的价格,使得电子出版物保持低价的同时不至于过多影响传统的发行渠道。因为iPod的热销,以及iTunes逐渐成为音乐的主要发行渠道,使得唱片公司丧失了自身的定价权,0.99美金这个苹果公司给每首歌曲的定价,已经无法被唱片公司质疑,因为质疑只能导致歌曲下架,只能导致销售额的下降。在Kindle没有成为第二家iTunes前,美国出版商与亚马逊就等价权的争夺不会停止。纽约的电子书出版商理查德·柯蒂斯说:“电子书的前景,出版商掌握自身命运的未来以及未来零售价格的制定正在逐渐定型。” 出版商的坚持,很可能会让用户无法购买到足够低廉价格的电子书。

接下篇:电子书的江湖(下)

2010年03月26日

googletuichu

       其实不大想写Google退出的相关的话题,因为在某种意义上说只是Google搜索搬了一个家而已,至少现在来说我使用Google搜索没有太多障碍。其他与搜索无关的业务比如音乐,比如谷歌金山词霸依然留在.cn的域名之上,相信Android相关业务的团队应该也没啥太大的变动,因为至少这些业务符合中国的法律框架。

       就Google搜索在华的利益我想可以分为两块,一块是国内的供应商在英文网站投放产品相关的关键字广告,另外一块是国内自循环(投放在中文Google搜索,以及投放在其他与Google合作的中文网页上的广告)的关键字广告。由于Google的财报上不是按这样的方式来细分说明,无法知道收入的占比。但鉴于英文的关键字点击价格普遍高出中文关键字价格很多,鉴于中国是个出口大国,前者的收入应该占了相当的比重。即使Google真的离开中国(现在只是搜索搬了一个新家)前者业务的影响应该相当有限,后者至少Google中国公司依然存在,Google官方也说中国的团队依然保留,其中包括销售团队。从某种意义上说Google中国并没撤离中国市场。

       由于最近有几款Android手机在国内密集上市,所以经常被问到Google退出对Android手机操作系统的影响。我想首先这些手机是Moto、多普达或者三星的产品,这些公司没有退出中国市场,所以他们的产品不会有太多影响;Google自主品牌的Nexus one也没在大陆地区上市。即使最后Google的搜索被屏蔽,但鉴于搜索不属于Google GMS(google mobile service)的一部分,在Android系统是以源码的形式存在,终端厂家很容易变更为其他可用的搜索,另外更多情况下Google搜索是以桌面部件的形式存在,开发一个百度搜索的桌面部件,或者必应的搜索部件,熟练的程序员应该几个小时就能搞定。Android里面GMS的大部分服务本身也应该符合法律框架,虽然存在被屏蔽的可能,但几率很小。

       在目前Google没有真正退出中文的搜索情况下,百度并没有得到实质的好处。反而作为第二梯队的搜狗和腾讯搜搜嗅到机会,会投入更多的资金到搜索领域,从而导致中文搜索的市场竞争更加激烈。

       这几天网上盛传在Google搜索上输入“你XX”(后面两个字不大雅观,马赛克了)以后,点手气不错按钮,就去了百度。不明真相的人或许认为Google在宣泄。但情况远非他们想象。后面两个字被Google安全搜索屏蔽了,结果就相当于搜索了一个字”你”,而百度的标题是“百度一下,你就知道”,中间有你字,鉴于百度的PR为9,所以点运气不错,就去了搜索“你”字排名第一的百度。这一情况说明Google一、没有人工干预搜索结果,来排挤竞争对手,二、Google有自身的安全搜索机制,防止用户搜索一些有害信息。但这个事件很好的说明了不明真相的情况下,用户的误解或者恐慌正在扩大这次Google事件的影响。

      或许这次事件本身并不会给Google带来太大的影响,但不明真相的恐慌或许是Google需要面对的。

2010年03月24日

kindle-vs-ipad-top-2-300x281

     iPad即将上市,乔布斯眼中的专用阅读设备和通用设备即将发生短兵相接。但这样的局面未必会出现,因为亚马逊与苹果却是不同性质的公司。苹果总体来说是一家电子消费品公司,即便iTunes和AppStore相当的红火,但至少现在对于苹果的贡献还是相当有限,毕竟结算出去70%的费用后相比出售iPod/iPhone的利润还不在一个数量级。即使苹果CFO也称AppStore和iTunes并非利润来源,而是营销手段。而亚马逊是一家卖内容的公司。卖印刷的书与卖电子书只存在内容寄存的介质区别而已。鉴于电子墨水屏E-ink的一家垄断、鉴于E-inK屏的生产难度较高,存在一个成品率的问题,硬件成本依然高昂。亚马逊很难在硬件上赚取可观的收入。但是书籍是最适合以数字的方式发行,一来可以消灭物流成本,二来单位售价的下降,可以带来更多的购买欲望,三来可以更好的控制产业链。但PC难以做到很好的版权保护,所以Kindle成了亚马逊进入电子书领域的一个工具。

     或许Kindle专用阅读器只是亚马逊的在数字出版的一个尝试。更多书籍如果可以通过非Kindle的方式售出,亚马逊应该也乐得其成。2009年11月亚马逊发布了Kindle for PC软件。2009年12月亚马逊发布了Kindle for iPhone。2010年2月Kindle For BlackBerry软件释出。基于更多硬件载体的软件应该也会相继释出。相比赚取Kindle专用阅读器的利润,亚马逊更在意卖出多少的电子书。如果苹果公司亮绿灯的话,相信iPad上市以后,Kindle For iPad应该短时间内就会面世。当然该软件能否被苹果公司放行,按照苹果公司的一贯性格或许有些风险。

     大号iTouch或许真的很适合作为iPad的外号。10年1月28日在万众期待下,iPad除了价格以外并没带来太多惊喜。平板电脑并非苹果原创,基于手机与笔记本的中间产品,先前各个公司发布的MID和NetBook并未取得如期的成功。iPhone式成功或许很难在iPad上重演。iBooks成了没有亮点的iPad唯一可圈的应用。因为鉴于亚马逊黑白屏的Kiddle都能如此成功,基于AppStore和iTunes已有的成功,所以iPad进入电子书领域或许没有太大的障碍。但如果iPad未能取得如苹果所期待的销量,出版社或许更愿意与亚马逊签约。允许亚马逊在iPad上建立Kindle书城有利于iPad的销售量,毕竟亚马逊现成的用户已经存在,iPad能带给亚马逊的用户相比Kindle专用阅读器更好的阅读体验。但如果苹果更在意iBooks今后的发展,更在意产业链的控制,那么Kindle For iPad或许会成为第二个Google Voice,不被苹果审批通过。

     随着亚马逊在更多的硬件平台上完成布局。即便苹果不通过Kindle For iPad的审核,一家卖电子消费品的公司与一家专业卖内容的公司就卖内容本身的竞争上没有优势。

2010年03月23日

vs360

   免费的360杀毒软件已成了杀毒软件行业的眼中钉。免费与收费的竞争或许可以套以不正当竞争的头衔。不过对于360来说,有着更远大的理想,一个互联网式的理想。毕竟面对7亿的年销售额的瑞星,2亿元的年销售额的金山杀毒(数据可能不一定准确,两家的都不是上市公司)。360不靠免费的杀手锏无法短期内获得足够的市场份额。免费杀死收费的先例,已经由淘宝演绎。淘宝让已经建立盈利模式的易趣在短短几年内淡出了一线的C2C的市场,其中重要的手段就是免费。易趣在于淘宝的竞争中,收费模式没能及时作出调整,毕竟放弃已经成熟的盈利模式是切肤之痛。尽管到08年5月,易趣正式宣布开店终身免费不再为店铺等级收费。但一切似乎来的太晚。对于瑞星或者金山来说,如果再没有作为的话,很容易被360杀毒一步一步的挤出市场,虽然现在就杀毒技术本身来说,360杀毒与瑞星、金山杀毒存在差距,但市场份额的扩大,软件的不断完善,差距会逐渐被流走时间抹平。

   360的免费使得杀毒行业的竞争门槛进一步提高。或许还不仅仅是杀毒软件的竞争,因为360杀毒免费的目的或许是周鸿祎那个占领桌面的客户端软件情节,一个与QQ、或者此前3721中文实名同样的客户端情节,只不过这一次周鸿祎选择了杀毒作为切入点。因为恶劣的计算机安全环境已经成为复辟3721中文实名那样的占领桌面的理想最佳生存土壤。仅仅脱了鞋子(也采用免费模式)与光脚的360竞争,对于瑞星、金山杀毒这样盈利模式单一的公司来说或许不是取胜之道。因为他们与360公司的差别,一家是传统的软件公司、而360是互联网公司。在免费以后,360更容易嗅到盈利的味道。

   对于传统杀毒软件公司给不了很好的建议。或许他们应该补上互联网这一课。不过对于新入行的安全公司或许开源是另一条快速占领市场的路径,这个被360抬高的竞争门槛,或许开源也是唯一的出路。与国外的公司相比,国内的公司不善于利用开源的力量。FaceBook将自己开源分布式数据存储系统Cassandra捐献给Apache基金会。经过两年的发展正式成为Apache顶级项目。不但服务着FaceBook,同样也成为Digg、以及即将成为Twitter的后台数据库。而FaceBook自身可以更加关注社区网站的开发,并从不断改善的Cassandra获得直接的好处。同样的苹果公司的浏览器渲染引擎WebKit,也得益于开源。从而使得Google、Nokia以及RIM都在贡献者自身的力量。

   开放自身的杀毒引擎的源代码,可以有效地借助开源的力量使得软件能否较低的成本下自我发展,降低开发的成本;同时也使得自身的产品保持足够的竞争力。更为重要的是保证软件的透明度,这正是360所缺乏的。当然问题的关键还在于如何有效控制这个开源项目。或许Google给你做了一个很好的典范。

2010年03月17日

androidjiaoliang

   前言

    开源这个开放源代码的中文缩写,这个承载了软件行业光荣与梦想的单词,造就了Emacs、Linux、Netscape、Firefox、MySql、Apache、JBoss这样可以与商业软件媲美的自由软件。开源也在让Android在短短几年间就成了移动操作系统不能被忽视的力量。

    但梦想终归是梦想,当Sun收购Mysql,然后被Oracle收购;当RedHat收购JBoss;当Eclipse背后晃动的IBM的蓝色身影;当RedHat、Novell、Intel在贡献着Linux Kernel大部分代码,当70到95%的开发者是拿着报酬写着一行一行的Linux Kernel的代码。那个Stallman的GNU的梦想与现实的软件产业已经分道扬镳。开源之路不会终止,因为它已经是商业公司达到某一商业目的的手段,Android亦如此。

    但开源对于商业公司来说终归是一件危险的行为。如果丧失了对开了源的软件控制力,那么悲剧或许会上演。悲剧不乏先例,被WebKit边缘化的KHTML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或许很多人知道苹果的Safari、Google的Chrome浏览器、Google的Chrome OS、Palm的WebOS都拥有相同的心:浏览器渲染引擎WebKit。但你如果不熟悉Linux,你或许没听说过KHTML、以及以KHTML为核心的Konqueror浏览器。当2002年苹果公司选用KHTML作为自身浏览器的引擎的时候,KDE还在期待苹果为KHTML带来新气象,毕竟同时要面对微软的Internet Explorer以及同样开源的Mozilla,KDE自身的力量太过渺小。但当脱胎于KHTML的WebKit与KHTML越来越多开发模式的分歧,双方的代码无法兼容。KDE正在丧失浏览器渲染引擎的控制力。有苹果公司支持的WebKit如日中天,而KHTML依然默默无闻。

    Google:领导者的角色不容挑战

    Android的开源对于Google这样的公司符合商业逻辑。在拥有Android前,Google在即将到来的移动互联网时代没有任何资本。除去手机终端厂家以外,微软这个Google的老对手的Windows Mobile正在试图一如PC操作系统那样统治着手机操作系统。与移动通讯本来毫无关系的苹果公司的iPhone正在带领着手机行业进入互联网时代。开源免费或许是Android这个移动操作系统后来者要想实现成语“后来居上”唯一而且最有效的手段。因为Google是一家互联网公司,一家互联网软件公司,而非手机制造商。获取手机操作系统的授权费对于Google来说相比其未来移动互联网的地位和利益过于微不足道,因为后者关乎Google这家公司的存亡。

    但Android并不是像Linux Kernel、Apache Web Server那样纯粹意义的开源软件。Google牢牢控制着Android的代码开发。因为Google一旦丧失Android的控制力,那么KHTML那样的悲剧或许会重演。当别的开源软件及时的发布着未来版本的测试版代码的时候,Android却在玩着时间差的把戏。当搭载Android 2.1系统的谷歌Nexus One上市的时候,Android Git服务器(分布式版本控制软件,Google通过git.android.com服务器发布源代码)上却找不到2.1版本的任何代码,即便稍后发布的2.1的SDK也没有2.1版本特有的动态桌面。这样的做法并非偶然,因为在08年为了吸引开发者开发Android应用的ADC(Android Developer Challenge)大赛中,不更新SDK长达4个月,仅仅ADC第二轮选手获得了1.5版本的SDK,而其他的开发人员只能使用1.1版本进行开发。时间差对于Google来说是有效防止Android出现其他重大分支最好的办法。因为当你拿着Android代码进行开发和增加新功能的时候,新版本Android的突然释出,很可能让你的努力付诸东流,因为你修改的代码或许无法合并到新版的系统之中。

    没有Gmail、GMap、GTalk、Google Market的Android手机或许称不上合格的Gphone。这些Android上的重要应用包含在GMS(Google Mobile Services)中。这些与Google的服务紧密结合的软件并非开源软件,你也无法在Android的Git服务器获取这些软件的二进制代码。GMS二进制代码的获取需要Google授权,这或许是Google另外一种控制力把控的手段。

    2010年1月6日Google自主品牌的Nexus One上市,虽然很大程度有考虑与苹果公司iPhone竞争的因素。但Moto Dorid上市74天售出100万部的业绩或许让Google有些担心,一旦一个终端厂家在Android的市场份额中占据相当的比重,那么这家公司在Android的生态链中,或者说在OHA联盟(Google android手机开放联盟)在话语权就会上升。一旦该厂家在Android系统中自主产生重大分支,那么类似Linux发行版分裂的局面就会出现,或许这是Google最不愿意看到的。尽管Nexus One销售业绩不甚理想,74天只售出13.5万部,但Google在Android系统中的主导权得到进一步维护。

    终端厂家:寻找核心竞争力
   
    HTC与MOTO应该是目前Android系统最核心的两家手机终端厂家。或许也是在Android收益最大的手机生产商。不过开源的Android,随着更多的Android手机上市,在可预见的将来势必会带来激烈的同质竞争。虽然与Google有着良好的合作关系,但Android系统本身无法给两家公司带来有别于其他终端厂家的核心竞争力。Moto的第一款Android手机CLIQ就采用了MOTO自主开发的Moto Blur界面,而HTC也在Hero手机上首次采用了自有的HTC Sense界面。殊路同归的做法,无非是两家公司希望能够在Android系统之上定制个性化的东西,以期待将来的竞争中有自己的核心竞争力。Nexus One的上市或许让刚刚压了全部身家到Android系统之上的Moto相当的不爽。Moto在2010年曾经指出自己生产的GPhone手机可以非常方便的替换手机内置的Google搜索引擎为第三方搜索引擎。2010年3月12日Moto更宣称在中国上市的Android手机将会默认采用微软的必应作为内置的搜索引擎。同时Moto自主的Android应用商店Shop4apps也已经在开发日程之上。

    联想手机在与中移动合作开发基于OMS系统手机O1尝到了甜头。在CES 2010展会上,同样基于Android改造的联想自主的系统乐Phone得以面世。而联想集团在09年年底2亿美金回购联想手机也说明了联想集团在手机领域的野心,一个苹果公司式的野心。而这样的野心如果寄存在原生的Android系统之上,联想还不够有底气。而乐Phone系统的开发使得联想有了自身的控制力,一个不完全受制于Google的控制力。
    OMS:业务控制力的代价

    互联网带给运营商不断增长的互联网接入收入的同时,也在使得运营商逐渐被管道化。运营商在收取宽带接入费用的同时,更多的时候成了互联网的看客。因为互联网的发展让人与人的联系越来越与电话无关,在互联网上人与人的沟通更多的是通过即时通讯软件以及Email。而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对与运营商来说或许会是传统互联网的尴尬局面再次重演。不过有别于传统互联网PC操作系统Windows一家独大的局面无法改变,智能手机操作系统竞争的序幕刚刚拉开。即便占据市场份额最大的Symbian系统也只有十二年不到的历史。但由于运营商不生产手机,也不开发手机操作系统。在手机终端的控制力相当有限。虽然NTT DoCoMo曾在手机操作系统与Symbian有过合作,不过也就是Symbian为NTT DoCoMo的FOMA手机提供源代码,以便为终端厂家开发FOMA手机提供必要的支持。开放源代码的Android,而且基于Apache License的授权方式,给了运营商一个从手机操作系统层面控制业务提供了一个手段。有着UT背景的博思一如小灵通引入中国的拿来主义路径,在Android上开发了OMS这个中国移动“深度定制”的移动操作系统。OMS在终端手机上完整深度订制了“飞信、快讯、无线音乐随身听、139邮箱、移动梦网、号簿管家、百宝箱等”中国移动数据业务。

    但事情并非一如中移动所期待那样发展。在获取了更大的业务控制权的时候也带来了负面的影响。Android在去年高速的版本升级,让基于Android 1.5开发的OMS非常尴尬。修改了大量代码的OMS,要想跟上Android的版本更新相当的不易。博思公司相比Google的开发能力,二次开发的系统无法做到原生Android系统那样稳定,况且Android在1.5版本的时候本身就不够稳定。二次授权的OMS,一定也无法获得Android上关键应用GMS的”批发”权限。使用OMS系统的手机,没有Gmail、GMap、GTalk、Google Market,缺少吸引力,甚至无法稳定运行为Android开发的应用程序。OMS的存在或许还带来另外一个严重的负面问题,中国移动用户或许无法拥有一款基于原生Android系统的TD-SCDMA的手机。作为MOTO Sholes(该系列在国外有:dorid,milestone,在国内有:XT800,XT710,XT701)的TD版本的手机XT701在上市的时候已经被更换为了OMS,而非Android 2.0系统。
   Android上的博弈或许才刚刚开始。

2010年03月04日

phonead

    承上文:AppStore式的成功国内难以复制

     免费模式或许谈不上是商业模式,因为在对直接用户免费的同时,你需要找到另外的商业模式,也就是获取其他的收入以维持项目的正常运转,而广告往往是最直接获取其他收益的手段。整个互联网或许就是在这样的模式下成长。在手机应用商店中,免费的应用软件也占据着相当的比率。最近来自荷兰的Distimo公司对几个规模最大的手机应用商店进行了跟踪统计,表明在iPhone的AppStore中有25%的软件为免费,而Andorid Market中,免费的软件更加高达57%。

     我们可以将免费手机应用软件来源进行分类。首先应该是互联网企业将其传统互联网业务延伸到手机,在其传统互联网上的免费模式自然延伸到手机,这类比较典型的是Google Map,QQ等。其次是软件自身有其他的盈利模式,这类非常典型的是UcWeb以及某些手机网游游戏(软件本身免费,收益靠出售道具或者点卡)。还有一类软件出于个体开发者的兴趣爱好,开发软件本身就不为获取收益。除了上述三类以外,目前还有一个重要的类别就是嵌入式广告,如果你使用过iPhone或者android的手机,相当数量的免费软件都会在下方显示AdMob的广告。

     在软件里面嵌入广告在传统互联网行业已经相当普遍,网际快车、暴风影音应该算是此类模式的典型。但手机不比PC,众多的手机终端类型,众多的手机操作系统都需要单独适配。而随着AppStore的红火,独立开发者在手机应用软件开发商中占有了越来越大的比重。注定了手机应用软件难以形成PC上某些软件的规模。小众软件难以独立承接广告业务。以致类似传统互联网的AdSense这样的广告交易平台在更容易在移动互联网领域生存。随着移动互联网的爆发式发展,有野心的公司都不会轻易放过这样的平台。Google曾试图将AdSense业务扩展到手机领域,自然就有了Google AdSense for Mobile这样的产品。但是基于WEB/WAP的Google AdSense for Mobile并不容易轻松地嵌入到客户端软件。而成立于2005年,位于美国奥兰多的AdMob却已经走得比AdSense更远,独立开发者可以在Admob网站上下载相应的手机平台的Admob的SDK,可以轻松地将AdMob的广告嵌入自己的应用程序之中。接下来你要做的是,就是将你的软件做的更好,以便更多的人下载和使用你的软件。或许是AdMob在正确的时间做了正确的事。据AdMob官方网站披露:2006年1月-2006年6月,累计达3000万次;2006年7月-2007年1月,累计达10亿次;2007年2月- 2007年4月,累计达23亿次。“3000万”,“10亿”,“23亿”是指AdMob公司的广告被点阅的次数,在不到一年半时间,从3000万到23 亿,近80倍的增长,增速之快令人唏嘘。占据着iPhone嵌入式广告80%的份额的AdMob最终被Google以7.5亿的价格收购。

     传统互联网的企业正在试图让广告更加有效,因为那句经典的名句:“在互联网上有人知道你是一条狗”。注定了广告发布商很难了解你的真实身份,从而无法了解你的喜好,以致无法有效地投放广告,很多的广告资源被浪费了也是共识,况且一台电脑在某些情况下并不是为单一个体服务。当然分析不了你,可以分析你的行为。Google AdSense的成功在于它能分析你所访问的网页,然后投放与当前网页相关内容的广告,广告就能更加有的放矢。移动嵌入式广告不仅仅是传统互联网广告的拓展。作为个人通讯工具注定了是私人的移动计算平台。通过获取手机的IMSI,针对特定的IMSI进行行为分析,那么你的喜好很容易被获取和分析。同时嵌入在特定移动应用程序上的广告,由于你对该应用程序的喜爱或许也在泄露着你的喜好。更高效的广告形式可以让你更高效的获得广告的收益,提供免费的应用程序成为可能。与应用开发者与用户应该都算好事。虽然单一的嵌入广告模式可以养活开发成本不高的应用,但类似EA在iPhone上开发的游戏成本较高,或许无法通过这一模式获取足够的收益;类似一些单机游戏无须网络,无法有效地投放广告。不过如果整个应用商店通过嵌入广告模式发展到相当规模,在一定规模数量的用户下,或许那些百分之一愿意付费的用户足以养活这些收费的应用。

     对于那些iPhone AppStore的路径依赖者来说,很难复制iPhone AppStore很多生存和发展的必要条件,其中包括:苹果公司巨大的号召力,封闭的系统,单一的操作系统和产品线,以及良好的工业设计。搭建一个类似AdMob的移动广告交易平台,对应用开发者来说有收益,对直接用户来说又可以免费使用。或许是众多应用商店跨越发展初期的裂谷最好的方式。

2010年03月02日

appstore

    去年不仅是中国3G的元年,或许也是应用商店的元年。苹果的AppStore如此成功,以致引来模仿一片。不仅手机终端厂商建起了各种应用商店,国内的三大运营商也试图路径依赖。中移动的MM应该是运营商最早试水的应用商场,中电信也启动了天翼空间,有消息表明中联通的Unistore也在开始布局。不过鉴于运营商对于手机终端的控制力和移动手机用户的支付意愿,三大运营商的应用商店并不被一致看好。

    一个程序的手机应用商店应该具备几个条件。首先是足够的用户规模,为特定手机开发的应用程序,开发的成本需要分摊,如果无法达到足够的规模,很难形成用户买的起,开发者有钱赚的良性循环。其次是完善的版权保护,或许这是目前最难做到的。iPhone的成功很大得益于iPhone是个封闭的系统,苹果一家公司负责硬件设计,系统开发,AppStore的运营,同时不允许不通过AppStore安装第三方应用软件。虽然iPhone被破解一直是苹果公司头疼的问题,但相比其他手机应用软件以及现有PC软件的盗版率,iPhone也算值得庆幸。第三是良好的支付渠道,与国内不同,国外的应用商店基本上通过信用卡支付,而国内目前相对成熟的为运营商代收费。

 
外来的和尚水土不服

    iPhone的AppStore,Google的Market,Nokia的Ovi或许算是相对成熟的应用软件商店。应用超10万个的appStore与苹果与应用开发者来说都算是不折不扣的摇钱树,造富神话不断在这里重演;虽然Google的Android Market盈利能力一直被人诟病,但鉴于Google的号召力,Android手机迅速增长的出货量,Android Market或许会成为第二个金矿。鉴于金矿已经发掘和开采,苹果与Google在中国不会轻易放弃赚钱的机会。不过国内用户鲜有通过信用卡支付移动应用软件的传统,需要使用美金支付成为这些应用商店在国内发展的巨大门槛。即便将来这些应用商店能够使用人民币支付,国内的收入水平也无法承担美元换算成人民币后高昂的软件费用,虽然在收费比率中占据最大比重的1.99美金价格的软件对于美国的消费着来说不算昂贵,但为这样的软件掏出10多元人民币的用户应该不算大众。
   
    虽然联通版的iPhone已经上市,但鉴于为了能够不付费使用盗版软件,越狱成了很多用户购买iPhone后必做的功课,行货的手机相比水货的手机没有太大区别,加上价格上以及缺少wifi模块的相比水货手机也没有优势,iPhone未如预期那样火爆,即便相比亚洲的韩国与日本,中国巨大的市场却让苹果公司有点可望而不可及。同样的问题也存在于Andorid的手机,相比iPhone的封闭,提取Andorid的应用程序的apk文件太过容易,各大GPhone的论坛正在成为Android应用软件的巨大的盗版基地。

 国内终端厂商:AppStore模式难以复制
    
     魅族或许算是国内终端厂家中最有苹果公司气质的公司。与苹果公司一样手机的产品线都来来源于Mp3产品线的拓展,虽然在硬件上M8几乎与iPhone一代采用相同的配置,在手机显示频分辨率上略胜iPhone,虽然Windows CE系统被改造得更像是iPhone,几乎无微软的痕迹。虽然2000不到的价格非常公道,但魅族相比苹果公司在号召力上的缺失,使得其难以在国内复制苹果式的成功。而一再延期的支持3G制式M9系列手机使得其与苹果公司的差距日益加大。虽然魅族自爆日出货量最高可以达到5000台,但其应用商店Mstore在收入上以及数量上都不足以支撑其应用商店的良性循环。

     联想集团一年多前将联想手机以1亿美元出售给Jade Ahead、小象创投、Ample Growth鸿长企业及Super Pioneer,到2009年年底再次以2亿美元回购,中间分分合合可谓一波三折。个中缘由外界或许很难猜测,但联想希望复制苹果的模式应该也算是重要的原因之一,所以一年多前的“包袱“成了现在的”香饽饽“。联想手机与中移动合作推出的基于OMS的O1,使其走到了国内手机终端厂商的前台,而同样基于Android系统改造的乐Phone也在CES 2010大会上高调亮相。类似中移动的OMS,通过修改Andorid贴上自己的标签的系统,走了一条与HTC和MOTO不一样的道路,很大的原因或许是联想希望能够自主运营自身的应用商店,希望走一条苹果式的路,而非MOTO和HTC那样相对单纯的手机终端厂家销售商的路。但出货量,支付渠道建立对于联想手机来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MTK将自家的芯片组结合Nucleus系统,为手机终端厂家提供了从硬件到软件的一揽子方案,以深圳为基地的山寨手机不仅冲击着国内的中低端手机市场,同样已经在全球市场遍地开花,在东南亚、南亚、中东、拉丁美洲、东欧销量一路攀升。但MTK在提供一揽子解决办法的同时,也抹杀了终端厂家的创新能力;而中低端手机市场也没有应用商店良好的生存土壤。反而成了不良SP的吸费工具。

 国内运营商:对于手机终端控制力有限
     
      运营商做应用商店的历史或许比苹果还早。中移动运营的移动百宝箱以及基于CDMA得益于高通的REX系统的Brew应用商店都有些历史了。但移动百宝箱却未如其名字一样成为移动用户的百宝箱,也没有成为移动应用开发者的聚宝盆。多数基于Kjava的应用软件很难做到很好的版权控制,被移动梦网模式训练的手机用户对于收费的软件更加退避三舍。相比移动百宝箱,Brew应用商店由于高通扮演的重要角色,中低端CDMA手机采用高通REX系统的数量也相当可观,虽然没有AppStore那样红火,但也能赚些小钱,不过封闭的系统,高通不够开放的态度;鉴于二进制代码可能带来的危害,使得Brew软件不得不经过高通公司和运营商缜密的审核,自然使得应用开发对于个体开发者来说有了一定的门槛。

      除了OMS勉强算是运营商自己的系统,运营商在手机终端产业链中更多的扮演者终端销售的角色。如此众多的手机的应用软件适配对于运营商来说一定是个难题,而最关键的问题是iPhone的成功,使得终端厂家都各自有个各自的小算盘。三星、Moto都在打算在国内建立起自身的应用商店。

      或许运营商并不看中应用商店能够带来多大的收益,但3G缺少杀手级应用却影响着3G的普及。为了能够让手机不仅仅是一个通话和发送短信的工具,应用商店的这条路或许一定要走。但没有足够的收益很难吸引高质量的开发者或者开发公司参与其中,从而形成良性的循环。

      接下文 :  嵌入式广告移动应用商店的那根稻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