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04月13日

palmkunju

     如果说Palm现在困境归咎于Web OS系统不够完善,不够人性化,不够智能一定有失偏颇。虽然Web OS的开发时间不长,不过一家在移动设备上有历史的公司;一家曾经在手持设备上打败过苹果的公司;拥有参与过创造苹果iPod神话的CEO乔恩·鲁宾斯坦,足以让这个新生的操作系统拥有良好的血统;而独道的在手机上构建网络操作系统的想法;独特的卡片系统构建的多任务系统;全键盘下滑盖设计也堪称带硬键盘手机的典范都是这样的血统最好的诠释。虽然给Palm Pre手机套上iPhone Killer的称号有些过度的褒奖,不过一个新生的手机操作系统能够有如此创新一定鲜见。或许选择了CDMA网络制式、选择了Sprint这样一个小运营商独家发售Palm Pre注定了Web OS成为了小众操作系统是今天这样局面最重要的原因。但2009年6月才上市的Palm Pre已经错过了智能手机迅速扩大用户规模的最好发展时期。

     时间沉淀是目前占据智能手机系统分别为第一和第二的Symbian和RIM最好的说明。成立于1998年的Symbian基金会到目前已有12年的工龄,RIM的黑莓手机也有相当的年份。Windows系的手机操作系统现在的市场份额也算是时间积累的产物。不过早期的市场远没有现在的智能手机市场那么激烈,一来芯片的运行速度无法让手持终端像PC那样高速运算;二来2G网络无法让智能手机有足够的施展空间;三者手机终端厂家的造壳工业也足以带来巨额利润。市场空白使得一家做电脑的公司苹果公司有了给手机终端制造商的前辈们一次洗脑的机会。

     iPhone的成功使得智能手机进入了规模竞争的时代。规模竞争的武器就是AppStore。手机所具备的功能已经不再局限于终端厂家开发的应用,而在于更多的第三方应用的开发。在iPhone出货总量还不是很大的时候,时间给了AppStore从0到现在15万数量的发展机会。对于开发者来说,开发iPhone的应用能赚到钱这是AppStore发展的最好理由,因为此前为手机开发应用软件不是一件很赚钱的买卖。从首款Android手机HTC Dream上市时间2008年10月来算,Android的历史也不算长远,不过有着Google的号召力,有着开源免费的诱惑,诸多的终端厂商加入,对Android来说用户规模一直不是问题,虽然为Android开发应用相比为iPhone开发应用不算太赚钱的生意,不过巨大用户规模下的长尾效益,今天不赚钱不意味着明天不赚钱。而单打独斗的Palm公司就没有如此的幸运,虽然开发者抱怨基于HTML/CSS/JavaScript无法开发复杂的应用,此后Palm NDK开发工具的开放也未能拯救水深火热的Palm公司。只占智能手机市场份额1%的Palm公司,只有一家运营的Web OS系统,无法吸引开发者为其开发物美价廉的应用程序,因为为40.8万的Palm Pre/Palm Pixi用户还是为四千多万的iPhone用户开发应用程序?这个选择题本身就不是合格的选择题,因为答案毋庸置疑。

     对于Palm来说,或者对于新的智能手机操作系统来说,如何快速跨过用户规模的裂谷或许成了难题。

2010年04月09日

shoujiliulanqi

     UCWeb通过苹果AppStore的审核多少有些出乎意外。不过同行不同命,对于Opera Mini能否被苹果审核通过或许很多人仍抱悲观的态度。虽然类似iPhone这样在不破解的情况下只能在AppStore下载应用只是个例,虽然安全问题或许是苹果拒绝第三方浏览器最好的理由(Safari的漏洞正在成为破解iPhone,iPad最高效的手段;第三方的浏览器也很难保证不出现这样的问题),但也凸显了第三方客户端软件,尤其是触及手机操作系统核心应用时候的尴尬。

     随着手机CPU的速度提升,手机屏幕分辨率的增加,3G的网络逐渐普及,手机浏览的页面逐渐由Wap变成Web。与传统PC浏览器的市场截然不同,Windows系的手机在智能手机中的市场份额相当有限,况且IE的移动版非常糟糕的变现,给了手机浏览器足够的生存空间。iPhone的Safari浏览器出色的变现,正在让其采用的WebKit内核迅速的扩大着市场占有率。当然苹果不是第一家将WebKit内核引入手机浏览器的厂家(苹果的iPhone在07年才上市),2005年Nokia的S60团队率先将其引入到S60第三版操作系统中。2008年10月Chrome Lite这个Android上缺省的浏览器,成为了嵌入式Linux上第一个采用WebKit内核的浏览器。09年3月上市的Palm Pre手机更将其作为整个操作系统的核心。09年8月开发了同样基于WebKit内核的Iris浏览器的公司Torch Mobile被RIM收购,使得RIM能在10年2月份在MWC上给公众演示了其为黑莓手机开发的基于WebKit内核的浏览器。这些手机终端厂家或者手机操作系统开发厂家对于移动浏览器的重视,足以见其重要性。因为浏览器已经成为手机操作系统重要的组成部分。浏览器的好坏足以影响手机操作系统的成败。以至于手机操作系统开发厂家、终端厂家成为手机浏览器发展的主要推动力量。

     手机操作系统的多样性正在让应用开发者离跨平台的梦想越来越遥远。不断冒出的新的操作系统让开发者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不过手机对于Web的浏览的能力日益加强,甚至在HTML5的规范支持上走在了PC的前面(占据PC浏览器最大份额的IE浏览器不支持HTML5,而WebKit内核已经对HTML5有了很好的支持)。或许跨平台的梦想可以在手机Web网站里实现。Google Voice由于无法被苹果审核通过,开发了网页版的程序以便iPhone的用户也能使用;也在说明在可预见的将来Web网站将在手机应用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随着Web网站重要性的增加,作为网站入口的浏览器自然成了争夺的焦点。

     不过在浏览器的争夺中,与PC浏览器的竞争类似,第三方的浏览器开发厂家与操作系统开发厂家以及终端厂家的竞争并非站在同样的起点。虽然Android标榜所有的App都是平等的,这句话在很多时候确实如此,但在浏览器上却有些偏颇。
  
     移动操作系统提供给第三方的开发环境并非操作系统原生的环境,一来出于安全的考虑,二来可以降低开发的难度,三者手机的Flash内存有限。Android提供给应用程序的运行环境为Dalvik虚拟机,需要使用Java语言进行开发;为iPhone开发应用程序也需要使用Objective-C语言;开发Brew的应用程序虽然能使用C++进行,不过对于底层的操作也需要通过AEE运行环境来与REX操作系统交互;RIM也只为应用开发人员提供类似J2ME的运行环境。或许这样的开发和运行环境对于多数程序已经足够。但对于浏览器这样需要HTML渲染内核的大型程序来说,无法使用这样的环境开发高效的程序。所以只有在Android开放采用C作为开发语言的Android Native Developer Kit释出的时候,FireFox才表示会开发基于Andorid的火狐浏览器。不过即便如此,今年4月1日完成的名为Fennec的FireFox for Android版本,几十M大小的安装文件,复杂的安装方式,没有流畅的使用体验没有理由让用户放弃Chrome Lite而选用其作为浏览器。

     或许还有更糟的情况。随着iPad上市,第三方开发人员发现苹果在iBook中使用了大量私有API,致使第三方应用无法实现类似的功能(例如亮度控制和调用字典)。相信这样的案例并非个例。为了保证自有应用程序有足够的竞争能力,为自身的应用开发私有的API或许是最好的武器,何况如此重要的浏览器软件。

     对于第三方浏览器来说,或许只有一条变通的路:类似Opera一样为手机操作系统开发更轻量级的渲染引擎。似乎Opera这样的策略非常奏效,Opera Mobile/Opera Mini正在对广泛的手机操作系统进行覆盖,尽管未被苹果的AppStore审核通过,其在移动浏览器的市场份额已经是数一数二了。而以UCWeb为代表的国内众多的手机浏览器更是轻量级浏览器的代表。而固执的Mozilla基金会一定要将FireFox硕大的Gecko渲染引擎移植到手机的做法,或许会让其输掉移动互联网。

2010年04月04日

ebook2

接上篇:电子书的江湖(上)

终端之外

    要想复制Kindle,除了阅读器终端本身,还需要拥有可出售的电子出版物以及愿意为电子出版物付费的用户,并且都具备足够的规模。或许这正是国内的Kindle复制者最缺的。
   
    国内最有这两项Kindle成功基因的公司非盛大文学莫属。七家文学网站、近500亿字的原创文学版权、每天近6000万字的新增量、日平均访问量4亿次、日最高访问量5亿次,占有网络原创文学90%以上的市场份额、超过4300万的注册用户,这样的优势至少在国内无人能比。专注于网络文学的盛大文学,在拥有性价比较高的海量网络文学版权的同时,但网络文学本身无法对电子阅读终端用户进行有效覆盖。去年年底曾传盛大将推出电子阅读器“锦书”,据传09年12月份还成了一家名为“果壳电子”的公司,专门从事阅读器终端的开发。不过盛大最近却表示未来会将发展重心主要放在内容市场。对于已经成为运营商手机阅读的香饽饽、或许即将成为电子阅读器终端厂家的香饽饽的盛大文学来说,退而进行内容运营或许是明智之举。按照现在的盛大文学,相比其他纯粹的终端厂家更容易实现Kindle式的成功,不过介入终端产业也容易将众多可能合作的公司,比如终端制造厂家、运营商以及其他内容提供商推向了对立面,从而影响整个盛大文学的发展。

    虽然当当网或者亚马逊卓越在商业模式上更像亚马逊,都做图书的B2C业务。都拥有足够愿意为书籍付费的用户,鉴于国内对于出版行业的管制,两家公司做的也只是让书籍的购买渠道电子化,而非出版物内容的电子化。2010年1月8日《图书公平交易规则》的颁布,规定网上书店不得低于8.5折进行图书销售。显示了传统书籍零售商与互联网书籍零售商之间的矛盾。也显示这些互联网图书零售商介入电子出版的道路不会平坦。
   
    北大方正在数字出版积累的优势或许国内目前很难有第二家相匹敌,其旗下的公司方正阿帕比公司,据称中国80%以上的出版社用他们的平台出版发行电子书,每年出版的电子书超过6万种,全国150多家报社的300多份报纸也应用阿帕比的技术发行数字报。方正阿帕比与中搜合资的番薯网也于09年7月15日上线,不过经过8个多月运营的番薯网,丝毫看不出其发展成为自称”全球最大的数字图书门户“的迹象和潜力。今年3月23日更宣称“云阅读”平台上线。虽然“云阅读”发布会有同样做电子阅读器的津科、EDO、金蟾、方正飞阅等终端硬件厂商捧场,但鉴于方正自己发布的“文房”阅读器,或许这些与会的终端厂家各自打着各自的算盘。

    虽然诸多的内容运营相关公司号称拥有相当数量的书籍的数字版权。但内容的运营或许还不在于拥有多少数量的版权,而在于数字发行渠道能否与传统出版渠道拥有同样的地位,在于热门书籍在传统零售书店发售的同时,能否第一时间获得电子出版的发行权限。而这样的地位,需要数字发行渠道能够给版权方带来与传统出版渠道同样规模的收入,至少现在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电信运营商的入局

    不生产电子阅读器终端,不生产内容的运营商握有网络与现成的支付渠道或许是其他公司所艳羡的。不想成为管道的运营商,试图在整个产业链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09年中国移动在浙江设立阅读基地,宣布在5年内将投资5亿元进行基地建设。试图建立包括中国移动、卓望、华为、盛大以及中文在线等公司参与其中的一条完整的手机阅读产业链。与中移动相同,中电信也将阅读基地设在浙江。而中联通也打算在广东选择一家合作伙伴切入手机阅读市场。或许运营商更在意以手机为终端的阅读产业链。在电子阅读器领域,运营商采用的更多策略由第三方定制相应的阅读器终端,至少专用阅读器市场远没有手机阅读那么成熟,毕竟用户使用阅读器的习惯还需要培养。虽然已经有汉王和方正为中移动定制的G3阅读器面世,相比在手机阅读的掌控能力,由于不掌控阅读器终端生产、也不掌控内容,或许更多的时候将会扮演网络管道和支付管道的角色。

黄雀在后

    iPad上市或许会改变电子阅读器市场格局。苹果的A4 CPU说明芯片的功耗还有很大的潜力可以挖掘,能够坚持使用10小时的iPad具备了挑战专用阅读器的资本。Pixel Qi的3Qi显示屏也在预示着TFT LCD也能像E-Ink那样省电,专用还是通用在硬件上不再是问题。或许高昂的E-Ink显示屏,让专用阅读器在价格上很难与平板电脑竞争中占得先机。或许亚马逊的Kindle与苹果的iPad在电子书上的竞争,不仅仅是硬件的竞争;而没有内容支撑的电子阅读器与平板电脑更像是“硬”碰“硬”的较量。预计价格同样在两千上下的平板电脑或许会带给现有的电子阅读器终端厂家严峻的价格竞争压力。

产业链的重构

    在国内很难有一家公司能够拥有苹果或者亚马逊那样的创新能力和足够的号召力,也意味着无法在一个产业形成规模前提前几年完成布局。众多的模仿者也使得原本不大的蛋糕被细分为非常小的份额,市场份额小到不够一个公司持续发展所需的必要规模。而苹果与亚马逊对于上下游渗透所带来在产业链上的主导地位,使得国内的公司都试图侵入原本不属于自己的领域,做终端的希望顺便能卖内容;卖内容的试图自己做终端,在电子书领域很难形成良性的产业链格局。市场份额的分散使得终端厂家在与掌握核心技术的厂家购买核心硬件的时候缺少议价能力。版权相关的产业在国内需要面对严峻的盗版威胁,用户的购买意愿还需要培养。只有数字出版发行公司达到足够的规模,才有足够的资金和动力解决目前盗版的顽疾。
   
    或许未来电子书产业是各家在整条的产业链中重新寻找到各自的定位,并在自身的领域达到足够的规模或许才是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