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08月01日

    UGC是”User Generated Content(用户原创内容)”的缩写。2007年时代杂志封面那个赫然的三个字母”YOU”或许是对UGC最大的肯定。
 
    人们往往将UGC的概念与Web 2.0联系在一起。不过在Web 2.0之前,BBS就已经是UGC方式来生产和消费信息。内容对于很多网站,至少对于门户网站极为重要,但内容的取得并非是可以免费获得的午餐,除去负责内容的编辑的人力成本以外,门户网站往往需要付出相当的费用用以购买传统媒体生产的内容。相比传统媒体单向的方式不同,双向的互联网使得用户有了贡献内容的可能。而Web 2.0的兴起使得UGC似乎与传统媒体产生的内容有了平起平坐的位置。

    不过正如偶尔得以流行的网络音乐无法本质上冲击传统的音乐工业一样,UGC也没有挽救Web 2.0的跌落。究其原因,UGC产生的内容数量以及质量无法与传统的媒体相比。在互联网上并非所有的网民都有贡献内容的意愿,而各个行业的从业人员有着不同的贡献内容的意愿,使得UGC产生的内容所覆盖的范围非常的不均衡,内容的缺失使得UGC的网站无法全面覆盖网民阅读的需求。超级女声那句口号:”想唱就唱,唱的响亮”,或许只实现了前半句,因为与那些互联网门户来说,个人发出的分贝远远要小于传统的门户网站;互联网能造就一个韩寒,但造就不了一群韩寒。5年前,不少人预想5年后的今天那些门户会在去中心化的浪潮中被逐出互联网的前台,5年后的今天左右着互联网的还是早期那些Web 1.0时代的门户网站;5年后的今天曾经光鲜的Web 2.0的网站却在为自己的存活而苦苦挣扎。我们需要反思的是UGC到底能不能产生足够的内容。

    或许改变这一切的是以Facebook,Twitter这些新兴的社交网站,与Web 2.0的网站用户参与内容的生产不同;在社交网站中,用户更多参与的是内容的筛选和推荐。海量的互联网上的内容已经超越了个人的阅读极限。”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说明相同的”群”或许有相同的阅读喜好,朋友之间的推荐是筛选内容一个不错的出路。或许这是UGC在社交网络新的诠释。UGC本身也从贡献内容转变为贡献筛选。

    如果说社交化的阅读器,Google Reader不得不提。但分享和隐私存在着某种微妙的关系,如果一个人的阅读轨迹被毫不保留的分享那么离侵犯隐私已经不远。所以Google Reader只能以分享这个按钮来让用户决策是否分享。我们不得不承认google reader是个优秀的阅读器,但他离优秀的社交化阅读器还有一定的差距,因为没有有效的激励机制促使用户在发现值得分享的内容的时候去点击那个分享按钮。而相反的是Foursquare在短短一年不到的时间内突破100万用户,其成功得益于对UGC的激励;在不同的地方CheckIn,勋章是一个无形的手。或许在UGC的网站设计中,激励机制应该是考虑的第一要务。

    Twitter和新浪微博Follow的数字的增长也是另外一个无形的激励机制的手。不过Twitter们取得如此的成功或许还在另一个方面:促进了UGC产生的内容流动。社交网站使得内容仅限于好友(双向Follow)或者被Follow与Follow间的互动,信息传递被局限在很小的范围。可喜的是这些网站方便的转发方式解决了各个小范围之间的信息流动。或许这是Twitter们迅速增长的原因。或许信息的流动速度在某种意义上决定了UGC的价值最大化。

    UGC不会消亡,他是互联网精神的最好的诠释。它会在互联网的历史过程中不停地进化,演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