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06月27日

   手机操作系统的竞争或许是未来移动互联网的制高点之争。苹果利用iPhone在移动互联网领域实现了完美的开局;Google的Android利用免费开源,借力于手机终端厂商:HTC、Moto、三星等也取得了不错的市场份额。移动互联网的老兵微软、诺基亚也试图分别借WP7,MeeGo弥补最近几年在移动互联网的失误;联想的乐Phone也在强化手机的用户体验,试图在中国复制iPhone的模式。

    不过手机操作系统的竞争正在从操作系统本身转变为App之争。iPhone良好的触屏操作体验无法成为苹果的专利,Android、WP7、Palm Web OS正在弥补着与iPhone操作体验的差距;多点触摸、手势系统正在成为智能手机操作系统的标配。仅仅操作系统本身无法甩开与对手的差距。手机作为随着携带的电子设备,通话、短信仅仅是手机功能的一小部分,手机需要借助第三方的App使其成为随身携带的电子瑞士军刀。如何让开发者乐意为其系统开发应用成为了手机操作系统未来竞争的重点。

    号召力或许是苹果与Google共同拥有的资本,以致在iPhone、Android手机还未达到足够用户规模的时候,开发者已经为未来美好App的盈利能力提前买单。此后随着用户规模的逐渐增大,AppStore的模式造就了不少一夜暴富的传奇,不过随着AppStore上的软件数量突破十万,这样的传奇发生几率越来越趋于零。为了能够安装盗版的软件越狱成了很多人拥有iPhone后必做的功课,而Google一直没有很好解决Android系统上应用软件被非法盗用的问题。如何让开发者获利,或许是未来手机操作系统生存的根本。
   
    开发者可以通过出售软件获利,或者依赖于传统互联网的模式:广告。AdMob使得应用开发者通过广告的模式获取收益成为可能。或许苹果与Google天生对于手机操作系统未来发展的洞察力,收购AdMob成了两家公司不约而同的决定。7.5亿美金:Google收购AdMob的价格或许出乎多数人的意料之外。不过花7.5亿买一个手机操作系统的未来或许是个不错的买卖。占据了iPhone嵌入式广告80%份额被Google拥有的AdMob对于苹果来说无疑是一匹特洛伊木马,收购Quattro Wireless,发布广告服务iAd或许是苹果自然而然的应对。

    微软即将上市的Windows Phone 7是微软能否在移动互联网复制其在PC互联网领域的强势地位的关键。采用Silverlight和C#作为开发工具或许是WP7讨好开发者最好的举动,类似Flash的Silverlight可以带来不错的用户体验,微软.NET战略使得其在传统互联网积累了大量的C#的程序员。在移动互联网领域微软的号召力或许仅次于苹果与Googe。或许号召力只是基础,如何让开发者盈利是关键。在在刚刚结束的第57届戛纳国际广告节上,微软带来了名为Microsoft Advertising的手机广告平台。

    未来Google的AdMob,苹果的iAd,微软的Microsoft Advertising或许是其各自手机操作系统竞争底牌之一。或许这一次诺基亚又落后了。

2010年05月27日

pinfendianxia

    (由于个人一些事情的原因,本Blog有一个月未更新。不过个人的事情到现在基本上告一段落)

    2010年5月27日对于苹果公司来说或许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因为这一天苹果按照市值计算已经超过微软成为最大的科技公司。多年来苹果与微软的角力,如果以安装微软操作系统的PC所占的市场份额足以说明这场战斗的成败,不过借助iPhone的成功,苹果在移动互联网开辟了自己新的领地,在这一领域取得叹为观止的成就。

    尽管PC仍然是个人最重要的运算工具(当然不是简单的计算算术题,包括Web浏览,客户端软件等),但PC的产业链长度也决定了微软与Intel虽然在产业链中扮演主导的角色,但无法像苹果公司在手机领域那样依赖硬件(iPhone)、软件(OS X)再到平台(iTunes,AppStore)在整个完整的产业链中分别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当然这个还是次要的,关键的原因还在于PC作为个人运算唯一工具的历史正在被改写,运算的结果不但显示在PC的屏幕上,现在手机的屏幕也正在成为重要的运算输出界面,或许还应该算上电子阅读器的那个E-Ink屏幕,不具运算能力的TV以及仅仅负责数据传输的机顶盒正在往智能化的方向发展,未来或许还有车载娱乐系统。不同的屏幕正在瓜分着PC原来牢牢占据的市场份额,屏分天下的局面正在形成。

    十年前,那个主要用来拨打电话和发送短信的手机开始出现彩屏的时候,还有不少人质疑手机使用彩屏的必要性。十年后的今天,手机的彩屏成了标配,分辨率也已经接近PC。几年前或许还有人质疑手机配置摄像头的必要性,或许还在质疑手机能否拍出数码相机那样质量的相片,但NOKIA今年4月发布的N8手机,1200万像素的光学镜头已经超过了不少数码相机。几年前我们还在赞叹Sony PSP的精巧,但现在iPhone和Android手机上的游戏已经可以媲美专用的掌上游戏机PSP,甚至在尺寸上更加小巧。

    微软在1999年提出“维纳斯计划”,试图在非PC领域扩展自己的业务。或许生不逢时是最好诠释“维纳斯计划”夭折的最好的理由:当时Arm芯片的运算能力有限,当时的网络环境不具备承载“维纳斯计划”的能力。如今Arm的运算能力已经接近PC的芯片,Intel也在为自己的移动计算芯片节能减排。光纤到户已经不是奢望,3G网络在全球范围的覆盖已经相当可观,更加高速的4G网络也已经在试点。更重要的还在于更加低价的芯片,更加便宜的网络费用,正在让这些移动运算工具成为大众的电子消费品。

    或许对于PC最大的冲击还在于像iPad那样的平板电脑。不过与其说对PC产生冲击,还不如说对传统的纸质承载业务的冲击。在iPad的广告中,iPad可以作为图书的阅览工具、医生的病历卡、钢琴家的乐谱、电子相册、电子地图。这些无一不是对传统行业的颠覆。在这个意义上iPad是电子消费品而非传统意义上的个人PC。只不过此前传统的PC无法具备平板电脑那样对这些传统纸质承载业务产生的如此颠覆。不过现在最大的问题还在于平板电脑无法做到足够的便宜,短期内还无法实现无纸化的梦想。

    或许下一个像iPhone AppStore这样平台的机会在于TV,Google试图凭借Android的力量切入这样的领域。或许车载系统是另外一个金矿,诺基亚正在联合德国马牌开发Terminal Mobile。还有电子阅读器,或许还有更多的设备正在瓜分着PC屏幕占据的市场。屏分天下或是大势所趋。

2010年04月13日

palmkunju

     如果说Palm现在困境归咎于Web OS系统不够完善,不够人性化,不够智能一定有失偏颇。虽然Web OS的开发时间不长,不过一家在移动设备上有历史的公司;一家曾经在手持设备上打败过苹果的公司;拥有参与过创造苹果iPod神话的CEO乔恩·鲁宾斯坦,足以让这个新生的操作系统拥有良好的血统;而独道的在手机上构建网络操作系统的想法;独特的卡片系统构建的多任务系统;全键盘下滑盖设计也堪称带硬键盘手机的典范都是这样的血统最好的诠释。虽然给Palm Pre手机套上iPhone Killer的称号有些过度的褒奖,不过一个新生的手机操作系统能够有如此创新一定鲜见。或许选择了CDMA网络制式、选择了Sprint这样一个小运营商独家发售Palm Pre注定了Web OS成为了小众操作系统是今天这样局面最重要的原因。但2009年6月才上市的Palm Pre已经错过了智能手机迅速扩大用户规模的最好发展时期。

     时间沉淀是目前占据智能手机系统分别为第一和第二的Symbian和RIM最好的说明。成立于1998年的Symbian基金会到目前已有12年的工龄,RIM的黑莓手机也有相当的年份。Windows系的手机操作系统现在的市场份额也算是时间积累的产物。不过早期的市场远没有现在的智能手机市场那么激烈,一来芯片的运行速度无法让手持终端像PC那样高速运算;二来2G网络无法让智能手机有足够的施展空间;三者手机终端厂家的造壳工业也足以带来巨额利润。市场空白使得一家做电脑的公司苹果公司有了给手机终端制造商的前辈们一次洗脑的机会。

     iPhone的成功使得智能手机进入了规模竞争的时代。规模竞争的武器就是AppStore。手机所具备的功能已经不再局限于终端厂家开发的应用,而在于更多的第三方应用的开发。在iPhone出货总量还不是很大的时候,时间给了AppStore从0到现在15万数量的发展机会。对于开发者来说,开发iPhone的应用能赚到钱这是AppStore发展的最好理由,因为此前为手机开发应用软件不是一件很赚钱的买卖。从首款Android手机HTC Dream上市时间2008年10月来算,Android的历史也不算长远,不过有着Google的号召力,有着开源免费的诱惑,诸多的终端厂商加入,对Android来说用户规模一直不是问题,虽然为Android开发应用相比为iPhone开发应用不算太赚钱的生意,不过巨大用户规模下的长尾效益,今天不赚钱不意味着明天不赚钱。而单打独斗的Palm公司就没有如此的幸运,虽然开发者抱怨基于HTML/CSS/JavaScript无法开发复杂的应用,此后Palm NDK开发工具的开放也未能拯救水深火热的Palm公司。只占智能手机市场份额1%的Palm公司,只有一家运营的Web OS系统,无法吸引开发者为其开发物美价廉的应用程序,因为为40.8万的Palm Pre/Palm Pixi用户还是为四千多万的iPhone用户开发应用程序?这个选择题本身就不是合格的选择题,因为答案毋庸置疑。

     对于Palm来说,或者对于新的智能手机操作系统来说,如何快速跨过用户规模的裂谷或许成了难题。

2010年03月17日

androidjiaoliang

   前言

    开源这个开放源代码的中文缩写,这个承载了软件行业光荣与梦想的单词,造就了Emacs、Linux、Netscape、Firefox、MySql、Apache、JBoss这样可以与商业软件媲美的自由软件。开源也在让Android在短短几年间就成了移动操作系统不能被忽视的力量。

    但梦想终归是梦想,当Sun收购Mysql,然后被Oracle收购;当RedHat收购JBoss;当Eclipse背后晃动的IBM的蓝色身影;当RedHat、Novell、Intel在贡献着Linux Kernel大部分代码,当70到95%的开发者是拿着报酬写着一行一行的Linux Kernel的代码。那个Stallman的GNU的梦想与现实的软件产业已经分道扬镳。开源之路不会终止,因为它已经是商业公司达到某一商业目的的手段,Android亦如此。

    但开源对于商业公司来说终归是一件危险的行为。如果丧失了对开了源的软件控制力,那么悲剧或许会上演。悲剧不乏先例,被WebKit边缘化的KHTML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或许很多人知道苹果的Safari、Google的Chrome浏览器、Google的Chrome OS、Palm的WebOS都拥有相同的心:浏览器渲染引擎WebKit。但你如果不熟悉Linux,你或许没听说过KHTML、以及以KHTML为核心的Konqueror浏览器。当2002年苹果公司选用KHTML作为自身浏览器的引擎的时候,KDE还在期待苹果为KHTML带来新气象,毕竟同时要面对微软的Internet Explorer以及同样开源的Mozilla,KDE自身的力量太过渺小。但当脱胎于KHTML的WebKit与KHTML越来越多开发模式的分歧,双方的代码无法兼容。KDE正在丧失浏览器渲染引擎的控制力。有苹果公司支持的WebKit如日中天,而KHTML依然默默无闻。

    Google:领导者的角色不容挑战

    Android的开源对于Google这样的公司符合商业逻辑。在拥有Android前,Google在即将到来的移动互联网时代没有任何资本。除去手机终端厂家以外,微软这个Google的老对手的Windows Mobile正在试图一如PC操作系统那样统治着手机操作系统。与移动通讯本来毫无关系的苹果公司的iPhone正在带领着手机行业进入互联网时代。开源免费或许是Android这个移动操作系统后来者要想实现成语“后来居上”唯一而且最有效的手段。因为Google是一家互联网公司,一家互联网软件公司,而非手机制造商。获取手机操作系统的授权费对于Google来说相比其未来移动互联网的地位和利益过于微不足道,因为后者关乎Google这家公司的存亡。

    但Android并不是像Linux Kernel、Apache Web Server那样纯粹意义的开源软件。Google牢牢控制着Android的代码开发。因为Google一旦丧失Android的控制力,那么KHTML那样的悲剧或许会重演。当别的开源软件及时的发布着未来版本的测试版代码的时候,Android却在玩着时间差的把戏。当搭载Android 2.1系统的谷歌Nexus One上市的时候,Android Git服务器(分布式版本控制软件,Google通过git.android.com服务器发布源代码)上却找不到2.1版本的任何代码,即便稍后发布的2.1的SDK也没有2.1版本特有的动态桌面。这样的做法并非偶然,因为在08年为了吸引开发者开发Android应用的ADC(Android Developer Challenge)大赛中,不更新SDK长达4个月,仅仅ADC第二轮选手获得了1.5版本的SDK,而其他的开发人员只能使用1.1版本进行开发。时间差对于Google来说是有效防止Android出现其他重大分支最好的办法。因为当你拿着Android代码进行开发和增加新功能的时候,新版本Android的突然释出,很可能让你的努力付诸东流,因为你修改的代码或许无法合并到新版的系统之中。

    没有Gmail、GMap、GTalk、Google Market的Android手机或许称不上合格的Gphone。这些Android上的重要应用包含在GMS(Google Mobile Services)中。这些与Google的服务紧密结合的软件并非开源软件,你也无法在Android的Git服务器获取这些软件的二进制代码。GMS二进制代码的获取需要Google授权,这或许是Google另外一种控制力把控的手段。

    2010年1月6日Google自主品牌的Nexus One上市,虽然很大程度有考虑与苹果公司iPhone竞争的因素。但Moto Dorid上市74天售出100万部的业绩或许让Google有些担心,一旦一个终端厂家在Android的市场份额中占据相当的比重,那么这家公司在Android的生态链中,或者说在OHA联盟(Google android手机开放联盟)在话语权就会上升。一旦该厂家在Android系统中自主产生重大分支,那么类似Linux发行版分裂的局面就会出现,或许这是Google最不愿意看到的。尽管Nexus One销售业绩不甚理想,74天只售出13.5万部,但Google在Android系统中的主导权得到进一步维护。

    终端厂家:寻找核心竞争力
   
    HTC与MOTO应该是目前Android系统最核心的两家手机终端厂家。或许也是在Android收益最大的手机生产商。不过开源的Android,随着更多的Android手机上市,在可预见的将来势必会带来激烈的同质竞争。虽然与Google有着良好的合作关系,但Android系统本身无法给两家公司带来有别于其他终端厂家的核心竞争力。Moto的第一款Android手机CLIQ就采用了MOTO自主开发的Moto Blur界面,而HTC也在Hero手机上首次采用了自有的HTC Sense界面。殊路同归的做法,无非是两家公司希望能够在Android系统之上定制个性化的东西,以期待将来的竞争中有自己的核心竞争力。Nexus One的上市或许让刚刚压了全部身家到Android系统之上的Moto相当的不爽。Moto在2010年曾经指出自己生产的GPhone手机可以非常方便的替换手机内置的Google搜索引擎为第三方搜索引擎。2010年3月12日Moto更宣称在中国上市的Android手机将会默认采用微软的必应作为内置的搜索引擎。同时Moto自主的Android应用商店Shop4apps也已经在开发日程之上。

    联想手机在与中移动合作开发基于OMS系统手机O1尝到了甜头。在CES 2010展会上,同样基于Android改造的联想自主的系统乐Phone得以面世。而联想集团在09年年底2亿美金回购联想手机也说明了联想集团在手机领域的野心,一个苹果公司式的野心。而这样的野心如果寄存在原生的Android系统之上,联想还不够有底气。而乐Phone系统的开发使得联想有了自身的控制力,一个不完全受制于Google的控制力。
    OMS:业务控制力的代价

    互联网带给运营商不断增长的互联网接入收入的同时,也在使得运营商逐渐被管道化。运营商在收取宽带接入费用的同时,更多的时候成了互联网的看客。因为互联网的发展让人与人的联系越来越与电话无关,在互联网上人与人的沟通更多的是通过即时通讯软件以及Email。而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对与运营商来说或许会是传统互联网的尴尬局面再次重演。不过有别于传统互联网PC操作系统Windows一家独大的局面无法改变,智能手机操作系统竞争的序幕刚刚拉开。即便占据市场份额最大的Symbian系统也只有十二年不到的历史。但由于运营商不生产手机,也不开发手机操作系统。在手机终端的控制力相当有限。虽然NTT DoCoMo曾在手机操作系统与Symbian有过合作,不过也就是Symbian为NTT DoCoMo的FOMA手机提供源代码,以便为终端厂家开发FOMA手机提供必要的支持。开放源代码的Android,而且基于Apache License的授权方式,给了运营商一个从手机操作系统层面控制业务提供了一个手段。有着UT背景的博思一如小灵通引入中国的拿来主义路径,在Android上开发了OMS这个中国移动“深度定制”的移动操作系统。OMS在终端手机上完整深度订制了“飞信、快讯、无线音乐随身听、139邮箱、移动梦网、号簿管家、百宝箱等”中国移动数据业务。

    但事情并非一如中移动所期待那样发展。在获取了更大的业务控制权的时候也带来了负面的影响。Android在去年高速的版本升级,让基于Android 1.5开发的OMS非常尴尬。修改了大量代码的OMS,要想跟上Android的版本更新相当的不易。博思公司相比Google的开发能力,二次开发的系统无法做到原生Android系统那样稳定,况且Android在1.5版本的时候本身就不够稳定。二次授权的OMS,一定也无法获得Android上关键应用GMS的”批发”权限。使用OMS系统的手机,没有Gmail、GMap、GTalk、Google Market,缺少吸引力,甚至无法稳定运行为Android开发的应用程序。OMS的存在或许还带来另外一个严重的负面问题,中国移动用户或许无法拥有一款基于原生Android系统的TD-SCDMA的手机。作为MOTO Sholes(该系列在国外有:dorid,milestone,在国内有:XT800,XT710,XT701)的TD版本的手机XT701在上市的时候已经被更换为了OMS,而非Android 2.0系统。
   Android上的博弈或许才刚刚开始。

2010年03月04日

phonead

    承上文:AppStore式的成功国内难以复制

     免费模式或许谈不上是商业模式,因为在对直接用户免费的同时,你需要找到另外的商业模式,也就是获取其他的收入以维持项目的正常运转,而广告往往是最直接获取其他收益的手段。整个互联网或许就是在这样的模式下成长。在手机应用商店中,免费的应用软件也占据着相当的比率。最近来自荷兰的Distimo公司对几个规模最大的手机应用商店进行了跟踪统计,表明在iPhone的AppStore中有25%的软件为免费,而Andorid Market中,免费的软件更加高达57%。

     我们可以将免费手机应用软件来源进行分类。首先应该是互联网企业将其传统互联网业务延伸到手机,在其传统互联网上的免费模式自然延伸到手机,这类比较典型的是Google Map,QQ等。其次是软件自身有其他的盈利模式,这类非常典型的是UcWeb以及某些手机网游游戏(软件本身免费,收益靠出售道具或者点卡)。还有一类软件出于个体开发者的兴趣爱好,开发软件本身就不为获取收益。除了上述三类以外,目前还有一个重要的类别就是嵌入式广告,如果你使用过iPhone或者android的手机,相当数量的免费软件都会在下方显示AdMob的广告。

     在软件里面嵌入广告在传统互联网行业已经相当普遍,网际快车、暴风影音应该算是此类模式的典型。但手机不比PC,众多的手机终端类型,众多的手机操作系统都需要单独适配。而随着AppStore的红火,独立开发者在手机应用软件开发商中占有了越来越大的比重。注定了手机应用软件难以形成PC上某些软件的规模。小众软件难以独立承接广告业务。以致类似传统互联网的AdSense这样的广告交易平台在更容易在移动互联网领域生存。随着移动互联网的爆发式发展,有野心的公司都不会轻易放过这样的平台。Google曾试图将AdSense业务扩展到手机领域,自然就有了Google AdSense for Mobile这样的产品。但是基于WEB/WAP的Google AdSense for Mobile并不容易轻松地嵌入到客户端软件。而成立于2005年,位于美国奥兰多的AdMob却已经走得比AdSense更远,独立开发者可以在Admob网站上下载相应的手机平台的Admob的SDK,可以轻松地将AdMob的广告嵌入自己的应用程序之中。接下来你要做的是,就是将你的软件做的更好,以便更多的人下载和使用你的软件。或许是AdMob在正确的时间做了正确的事。据AdMob官方网站披露:2006年1月-2006年6月,累计达3000万次;2006年7月-2007年1月,累计达10亿次;2007年2月- 2007年4月,累计达23亿次。“3000万”,“10亿”,“23亿”是指AdMob公司的广告被点阅的次数,在不到一年半时间,从3000万到23 亿,近80倍的增长,增速之快令人唏嘘。占据着iPhone嵌入式广告80%的份额的AdMob最终被Google以7.5亿的价格收购。

     传统互联网的企业正在试图让广告更加有效,因为那句经典的名句:“在互联网上有人知道你是一条狗”。注定了广告发布商很难了解你的真实身份,从而无法了解你的喜好,以致无法有效地投放广告,很多的广告资源被浪费了也是共识,况且一台电脑在某些情况下并不是为单一个体服务。当然分析不了你,可以分析你的行为。Google AdSense的成功在于它能分析你所访问的网页,然后投放与当前网页相关内容的广告,广告就能更加有的放矢。移动嵌入式广告不仅仅是传统互联网广告的拓展。作为个人通讯工具注定了是私人的移动计算平台。通过获取手机的IMSI,针对特定的IMSI进行行为分析,那么你的喜好很容易被获取和分析。同时嵌入在特定移动应用程序上的广告,由于你对该应用程序的喜爱或许也在泄露着你的喜好。更高效的广告形式可以让你更高效的获得广告的收益,提供免费的应用程序成为可能。与应用开发者与用户应该都算好事。虽然单一的嵌入广告模式可以养活开发成本不高的应用,但类似EA在iPhone上开发的游戏成本较高,或许无法通过这一模式获取足够的收益;类似一些单机游戏无须网络,无法有效地投放广告。不过如果整个应用商店通过嵌入广告模式发展到相当规模,在一定规模数量的用户下,或许那些百分之一愿意付费的用户足以养活这些收费的应用。

     对于那些iPhone AppStore的路径依赖者来说,很难复制iPhone AppStore很多生存和发展的必要条件,其中包括:苹果公司巨大的号召力,封闭的系统,单一的操作系统和产品线,以及良好的工业设计。搭建一个类似AdMob的移动广告交易平台,对应用开发者来说有收益,对直接用户来说又可以免费使用。或许是众多应用商店跨越发展初期的裂谷最好的方式。

2010年02月02日

    由于本文是给mobile20.com.cn的供稿,所以原文不在这里发布。如果需要阅读请移步到 http://www.mobile20.com.cn/android-growing-pains/

2010年02月01日

att2

      iPhone对于苹果来说是个举足轻重的产品。作为MP3或者MP4的iPod以及iPod touch毕竟针对的用户有限。随身携带的最好载体不是可以随时听音乐的八音盒,而是可以随时与人沟通的手机。对于苹果来说iPhone的市场占有率有着双重的意义,一来可以赚取手机该赚的钱;二来有了足够的用户规模,才有了与第三方合作时主导的话语权,才能使得iTunes中不可置疑的每首歌曲0.99美金零售价,才有了EA和暴雪这样的一线公司乐衷于开发AppStore的应用,iTunes音乐商店的红火,APPStore的火爆,更使得终端的销售量与日剧增,如此良性循环。毕竟在07年9月,在苹果公司没有足够话语权的时候,与NBC Universal合作中,由于NBC要求电视节目的零售价由每集1.99美元增长到4.99美元,导致谈判破裂。试想如果2年多后同样的局面再次出现,NBC的坚持的结果只能是自身收益的下降。

      但在达到良性循环的规模前,苹果不想放弃iPhone高额的利润,同时又希望给带给用户一个足够低的3G网络使用费,那么与运营商合作是个不错的主意。因为在美国运营商补贴手机终端已是传统,签署合约以后199美金价格的iPhone有足够的吸引力;同时AT&T也想借助一款足够强大的手机,在3G网络的市场份额中重新洗牌。所以就有了苹果与AT&T的合作。不过iPhone对于AT&T带来不仅仅是用户的爆发式增长,还有巨额的终端补贴成本以及日益拥塞的网络。

      在完成用户规模扩张以后,苹果在与运营商的合作中的主导地位已经无须质疑。深受网络日益拥塞之苦的AT&T只能再投下巨资来完善网络,因为苹果已经绑架了AT&T的用户,如果不想失去用户,那么花钱在那个已经受3G技术限制而几乎无优化空间的网络,也成了不得已而为之的事情了。更不幸的事情是,AT&T获得独家运营iPhone的资格在今年到期,有消息表明苹果与美国最大运营商Verizon合作推出的支持CDMA或者LTE网络的iPhone已经在开发的计划之中。

      iPad只能使用Micro SIM卡上网,与其说是苹果公司对于AT&T的一次补偿(防止iPhone的用户与iPad共用一张SIM卡,导致AT&T的收益下降),倒不如说在iPad在市场前景未明前,希望再次复制iPhone的模式,借助于运营商完成初期的规模积累。因为在成为Kindle的相同重量级别的对手前,用户规模是iPad唯一的软肋。

      对于运营商来说,苹果不是图灵咬了一口的苹果就是白雪公主的苹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