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慧萍的这首《驿》,对钟情于流行音乐考据的人来说,是一个很好的素材,从它出发,我们可以接触和了解许多与它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东西。

《驿》最早收录于林慧萍1991年加盟点将唱片后的首张专辑《等不到深夜》。这首歌因为黄舒骏在开头的一段长长的口白而给人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不同于许多年后在《改变1995》中的调侃和罗列,黄舒骏这一次献声是讲了一个故事,故事来自林清玄先生的散文集《玫瑰海岸》中的一篇,名字叫做《等待的月台》(注1)。

故事涉及到三个人物:“英”、“水”以及作为叙述视角的“他”,关键词是:等待、流逝、永恒、背叛、过客。口白的台词基本上照读林清玄的原文,作了少许删减,但却把林先生似乎精心——假设这真的只是一个故事——要在故事的结尾揭晓的一个悬念去掉了,这样是好是坏,似乎也是难以定论的——我们并不确定,巧合究竟是增加悲剧的力量还是相反?

《等待的月台》和林清玄的许多作品一起,为他在台湾赢得了巨大的影响力,很多人把这个会讲故事的作家当成人生导师和楷模,以至于当他在《玫瑰海岸》出版后不久和结发妻子离婚,这些人难以置信,作家本人17年的感人至深的爱情也像“水”一样地流走了。

我在网上见过一个关于《驿》的善意谎言,它试图解释为什么是黄舒骏会来念这个故事,而且,显得那么深沉。他们言之凿凿地说,因为黄舒骏的公务员父亲就是背信的“水”,黄舒骏就是“他”。这样的联想当然经不起推敲,把黄舒骏推向了自剜伤疤的不堪中了。事实上,在2002年的版本里,口白是林慧萍自己包了,而今年夏天林慧萍演唱会的版本里,口白又换成了林的夫君潘博照略显稚嫩的声音,驿站过客未曾歇。

据说,林慧萍看到这个故事后非常感动,便将文章交给当时的制作人杨明煌,后来由李姚作词,蒋三省作曲,黄舒骏念白,完成了这首《驿》。但其实李姚也没有写什么,只不过给故事加了几句感慨,“人生是一张/泛黄的相片/而我站在车站静止的画面”(注2)。

黄舒骏念了几句后,林慧萍的声音开始加入,但是直到歌曲进行到三分之二她都没有词,一直轻轻哼着一个旋律。很不幸,听起来这个旋律竟和《Almaz》(注3)如此相像,如果作曲者蒋三省真有三省其身的诚恳,倒是该将RANDY CRAWFORD的名字列于他前。《Almaz》又有周启生的粤语翻唱(注4),中文歌坛绵延不息的翻唱传统,却没有孕育出向前辈致敬的习惯,难怪揭发层出不穷。

注1:《等待的月台》全文:

桃园火车站的候车室,时常坐着一位打扮齐整的中年妇人,手里抱着一个老式皮箱,游目张望,似乎在期待什么。

他先注意到的不是那妇人,而是皮箱,那皮箱的外表已经完全剥落了露出皮革粗糙的粒子,皮箱四周镶着红铜的边,他一眼就看出,那曾经是非常精致而且牢固的皮箱,但皮箱的那个时代仿佛已经消蚀了。

第一次见到妇人,是他高中的时候,每天夜里从桃园通车到台北补习,深夜十一点回到桃园,妇人总是准时地坐在候车室的木椅上,等待着的姿势,不安的眼神,端整的打扮,好像等待着某一位约好的人。

起先,他没有特别留意她,可是时间一久,尤其是没有旅客的时候,妇人就格外显得孤寂。有一天,他终于下定决心,在候车室等待那妇人离去,一直到深夜落雨,一直到凌晨一点,妇人才站起来,走到候车室的黑板前,用粉笔写着: “水,等你没等到,我先走了。英留” 那时他才知道,原来候车室长久以来的这则留言,是出自那个妇人。

英是她的名字,水呢?应该是一个男人了,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呢?像水一样地流走?

后来,车站的老人告诉他,妇人已经在候车室坐了二十几年了,有人说她疯了,可是她从不说话,也不知道真的疯了没有。有人说,曾看见她打开皮箱,箱里装的是少女时代的衣服。大部分的人都说,在二十几年前的一个夜晚,英和她的水约好在车站会面,要私奔到某个不知名的地方,可是叫水的那个男人却缺席了。

但是,英与水的故事真相却无人知晓,经过那样长的岁月,真实动人的质素也随一列列开过的火车逝去,成为人们窃窃的私语,到后来,甚至也没有人议论了。

他和叫英的妇人熟悉见过不少次面,才互相打着招呼,他感觉,英的微笑甚至是极老式的,廿年前的那种,还带着少女的矜持。他和英也只是如此,互相间并未说过一句话。他有时候并不立即回家,直到英在黑板上写: “水,等你没等到,我先走了。英留。” 才踩着轻轻的步子回家。在路上他就想,那水的男子是多么幸福,竟可以获得如此深切的爱,而他又是多么可恨呀!

第二天清晨,英残缺的身体被发现在铁道上,皮箱滚到很远的地方。

旅客留言板上有她的字迹,只改了几字:”水,等你三十年,我先走了。英留。”

他靠在留言板的墙壁上,用力捶打自己的心口,因绝痛的心酸而落下泪来,很长很长的时间,他回家的时候总先坐在英坐过的位置,感觉英的脉搏还在那里跳动。每次他走过车站,心口就像被刀子割过。

十几年后他父亲过世的时候,他才知道父亲的小名叫做”水”……

注2:李姚歌词部分:

就这样 断了线 就真这样 不再相见

飞出了时间 飞出天边 飞到另外一个 没有我的天

经过许多年 所有的眷恋 飘浮在时空里 没有终点

人生是一张 泛黄的相片 而我站在车站静止的画面

注3:RANDY CRAWFORD – Almaz

Album : Every Kind Of Mood

She only smiles
He only tells her
that she’s the flowers, the wind and spring
In all her splendor sweetly surrendering
The love that innocence brings

**
Almaz, pure and simple
Born in a world where love survives
Now men will want her
‘Cause life don’t haunt her
Almaz, You lucky lucky thing
Now I watch closely
And I watch wholly
I can’t imagine love so rare
She’s young and tender
But will life bend her
I look around is she everywhere

** repeat

He throws her kisses
She shares his wishes
I’m sure he’s keen without a doubt
With love so captive
So solely captive
I ask if I could play the part

** repeat

Almaz, You lucky lucky thing
Almaz, You lucky lucky thing

注4:周启生翻唱曲:《Anna》

紫色的天空
淡灰的海角
有一个浪漫爱情故事
在这静夜时
痴心的主角
继续继续高呼你
anna
天天想你
我的眼泪
未能收起
你不必伤心
你不必苦恼
anna
日后会没结局
仿佛的风中
依稀的感觉
说一个浪漫爱情故事
不知中开始
不知中失去
每日每夜地想你
anna
深深一吻
你的爱像浪儿翻起
踏遍天涯
遍走海角
不要受尽了别离
anna
u lucky lucky thing…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