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不能够理解华生大夫居然能这么长的时间忍受着福尔摩斯。

这位”最好最智慧的人”不但毫不掩饰的自以为是,还成天嘲笑你的智力水平;而且他邋遢的令人难以置信,经常使你们共同的居室处在无法生存的可怕状态之中,就更不用说他那恶臭的板烟丝,经常发出难为气味的化学实验,古怪的提琴演奏,不合时宜的室内枪法练习;他是个不可救药的瘾君子,而且还患有间歇性的狂躁抑郁症,每当他心情不好的时候,就用种种辛辣讽刺的话折磨你,连你好心好意为他写的传记也成了笑柄。

这个人完全以自我为中心,顾你的感受。比如经常是对你一连几天的爱搭不理,你越想知道真相他就越不告诉你,使你的耐心经受着巨大的考验,尽管你几乎是他唯一的朋友和助手。就算他偶尔从你那受到教益和启发,也从来不知道说一句感谢的话。你要小心啊医生,要是你那著名的朋友(他之所以如此有名,很大程度上还要归功于你呢)无缘无故的对你献殷勤,那十有八九你又要倒霉了,不是把你支到荒凉险恶的沼泽地去,就是把你当作入室盗窃的同伙,甚至是让你参与可能致命的毒气试验。他全不管你是个有家有业的男人,在他需要你的时候就毫不客气地用令人难以拒绝的口气把你从忙碌的工作、舒适的生活、可爱的妻子身边拉走,让你三更半夜饿着肚子置身于有任何理智的人都会远远避开的危险地带。

更可恶的是,这个人有着一种爱保密的脾气,总是不肯说出心里话,连你这个他最亲近的朋友,也时常搞不清他心里打的什么主意。他不但老是一惊一乍地吓唬你,还一会儿装病一会儿装死,害得你这个心眼实诚的好人替他担心难过。

唉,可敬的华生医生,你才是维多利亚时代英国绅士的典范–彬彬有礼、谦和大度、充满了责任心和正义感,而且还非常幽默。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会认为和你做朋友是一件愉快的事。

你是那么的谦逊,往往使对你不太了解的人忽视了你在福尔摩斯事业中的地位。要我说,福福遇见了您,可真是他八辈子修来的福气(呵呵,说的好像是娶了个好媳妇~~~~~~~~~也差不多啦,还真有人认为华生是女的呢——表打偶,不是俺说的诶)。

我想介绍他们认识的小斯坦福的种种警告是颇有道理的,尤其是”如果你和他合不来可不要怪我。”没想到,这次的相识之后,华生竟成了在福尔摩斯二十三年的侦探生涯中陪伴了他十七年的人,并且表现出了无比的忠诚、关怀、勇敢和宽容。在福尔摩斯的探案故事中,我们不仅能看到智慧、正义、勇气,还有最最宝贵的伟大的友谊。

华生在福尔摩斯的工作和生活中都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虽然华生在和福尔摩斯一同探案时,显得不是那么机灵,可还是那句话,不是因为华生笨(笨人能当医学博士和传记作家?还能帮助大侦探探案?要是这样恐怕有不少人愿意加入”笨人”的行列),而是因为福尔摩斯太聪明,就像华生自己说的那样,”任何人和福尔摩斯在一起都会觉得自己很笨”,除非你是像雷斯垂德(其实我觉得雷斯垂德是苏格兰场警探中颇为可爱的一位,等我有空再说他)或者琼斯那样的家伙。

让我们来看看华生是如何评价自己在福尔摩斯探案工作中的作用:

“他是一个受习惯支配的人。他有一些偏狭而根深蒂固的习惯,而我已经成了他的习惯之一。作为一种习惯,我好比他的提琴,板烟丝,陈年老烟斗,旧案索引,以及其他一些不那么体面的习惯。每当他遇到吃力的案子,需要一个在勇气方面他多少可以依靠的同伴时,我的用处就显出来了。但除此以外我还有别的用途。对于他的脑子,我好比是一块磨刀石。我可以刺激他的思维。他愿意在我面前大声整理他的思想。他的话也很说就是对我讲的,大抵对墙壁讲也是同样可行的,但不管怎么说,一旦养成了对我讲话的习惯,我的表情以及我发出的感叹词之类对他的思考还是有些帮助的。如果说,我的头脑的那种一贯的迟钝有时会使他不耐烦,这种烦躁反倒是他的灵感更欢快地迸发出来。在我们的友谊中,这就是我的微不足道的作用。”

哦,华生医生你真是太谦虚了,就这一点我们也真应该好好向你学习。我很想知道福尔摩斯看到华生如此的自我评价之后作何感想。

当然华生的作用远不止这些,不过以上所提的作用到的的确确是有的,而却要比华生自已以为的或者表达的重要得多。起磨刀石作用的地方俯仰皆是,我就不举例了,充当勇气上可依靠的同伴的时候也很多,而且或者往往将华生至于很危险的境地,或者是人身安全受到威胁,或者是因触犯法律而有可能而身败名裂。除此之外还有其他一些重要而微妙的作用,

I am lost without my Boswell. ——福尔摩斯如是说。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