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聊围城]之二:汪太太

很遗憾,我要为这位和我关系暧昧不清的年轻太太写篇小传,却连她姓什么都不知道。这不能怪我,在我们这个文化灿烂的国度里面,女人出嫁之后根本就失去了自己的存在。钱锺书随手给了我们一点关于她名字的信息,但是你可不能随便模仿汪处厚的语气叫她“娴”,如果那样必定会引起她的娇嗔。

她有娇嗔的资本,因为她年轻。嫁给这个半老头子的时候,她年方二十五岁。她肯嫁给汪处厚真是个奇迹,是看中老派名士的习气,还是贪恋前督军秘书的家产?后者的因素可能大些,书里说她嫌同事的老婆寒窘的细节可作佐证。汪处厚太老了!年龄的差距造就了他们之间种种貌离神不合的可能。而汪太太又不是怨妇,不会象几百年前的崔氏那样酸酸地说“自恨妾身生较晚,不及卢郎年少时”,听到汪处厚声明他年轻时如何守规矩时,轻藐地哼一声:“你年轻的时候?我—-我就不信你年轻过。”

她不仅嘴上让汪处厚下不了台,而且在“春假第四天的晚上”,和赵辛楣扭成一团的情形,落在她气急败坏的老公眼里。以后的发展想春天里一场小小的雷阵雨,汪太太表现出来的勇气表明她早已厌倦这桩恼人的婚姻,然而赵辛楣此时亦表现出他少有的“weak”,汪太太受到的刺激可想而知,她的病情由此加重也极有可能。稍后在香港辛楣和鸿渐再见时,鸿渐说她病好了,不过“除非汪处厚快死,准闹离婚”。

倘若—–这世间的事情大多没有按照我们设想的方向进行—–赵辛楣也象方鸿渐在孙小姐的处心积虑下“如在云里,失去自主”同时又“不顾一切”,汪太太兴许真的会嫁给他。汪太太神情象苏文纨,没有血色,白得残酷,有点虚荣,不甘寂寞,在赵辛楣嘴上和心里,和“如何温柔,如何文静”的苏文纨很象。如果钱锺书乐意安排,让他俩结合了,会幸福吗?汪太太的想法我不清楚,赵辛楣我却是了解得很。在吃过苏文纨的亏后,他决计不再爱大学出身的都市女人,宁可娶一个老实、简单的乡下姑娘;逃到重庆之后,又和那个念电机工程的“傻女孩”结婚。他曾经很爱苏文纨,苏甩了他,他很伤心,但看到曹元朗这样的庸物,心安了许多。他是不肯让恋爱以及婚姻在生命中占过重位置的人,所以他虽然有些喜欢汪太太,却不肯为她不顾一切。赵辛楣在汪太太失神的笑声中惶惶离开汪宅时,我真想踢他一脚。

关于汪太太,还要补充的一点次要的东西,那就是她的业余爱好。汪太太会画点水墨山水,据我猜测,比董斜川的太太要差许多。她还会弹点琴,赵辛楣要是娶了他,就不至于整天听那种“春天、春天怎么还不来”的堕落玩艺了。


1条评论

  1. 挺经典的~围城我也是看了n遍,颇为之而倾倒,不过思想落到键盘上…半个字也写不出来了…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