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锺书在《围城》的序里预先讽刺那些喜爱索隐、附会的考据癖患者,但并不禁止我们读书时多想一点点,如果这联想并无恶意,而且还可以博人一笑。我并不是发现了真人实事,却是看到阿了真人实事的一鳞半爪————杨绛也是这么说的。

  唐晓芙是钱先生唯一笔下留情甚至有些偏爱的人物。方鸿渐、赵辛楣、李梅亭、苏文纨、孙柔嘉,以及那些大小配角,哪一个没有被揶揄、讽刺过?唯独唐晓芙是个例外,“一个真正的女孩子”。而杨绛在“记钱锺书与《围城》”中为《围城》的人物作了很多注解,唯独提到唐晓芙的时候语焉不详。她为什么不肯对这个人多讲几句?

  姑妄言之,唐晓芙有一点点杨绛的影子。

  有这么几个小证据:

  “她的眼睛并不顶大,可是灵活温柔。”诸位一定看过杨绛年轻时的照片,钱先生在这里有这样的审美情趣,大概脱不了“情人眼里”的老法则。

  “原来是极平常的政治系。”到清华之前,杨绛曾就读与东吴大学,念的正是政治。

  “唐晓姐不愧是律师的女儿。”杨绛的父亲杨荫杭,曾是上海滩上有名的律师。

  “爸爸妈妈对我姐妹们绝对信任。”杨绛的姐妹很多,父母对她们的信任在杨绛回忆其父的文章里着墨不少。

唐小姐为什么姓唐?书中看起来是为了和苏文纨造成“酥”、“糖”的连读效果,可是杨绛的母姓不也是唐吗?

   如果不是钱先生让唐晓芙在第三章末尾就“fade out”,或许还可以找到更多的痕迹。据说,钱先生到国外访问,有读者追问他关于唐晓芙的人物原型,他笑说:“难道你非要我承认她是我的梦中情人吗?”他们这对伉俪相濡以沫一辈子,彼此都是对方身边的梦中情人吧。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