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9月13日

我在五点十二九(http://0529pm.com)圈子里看到这篇文章,随之就摘录了下来:
  提要:《无极》是上映一段时间之后,才被恶搞的,而《夜宴》、《满城尽带黄金甲》还未面世便遭此“厄运”。在这部《真相大揭秘》的恶搞视频中,陈凯歌为挽回面子,派人威胁张艺谋拍一部比《无极》还烂的片子,后转而要挟冯小刚拍一部比《无极》差的片子……
    早在6、7月份,网上恶搞《夜宴》的图片就广为流传,名字被改成了《晚饭》不说,站在红地毯上的章子怡,怀中还被“塞”进了一个自由女神像,旁边配文:不给奥斯卡,神像甭回家,意指美国人要拿一个奥斯卡最佳影片的小金人,来换取被章子怡“篡夺”的自由女神像.类似的恶搞图片有十数张之多。最近,一段名为《真相大揭秘》的视频,也拿《夜宴》开刀,其搞笑程度堪与胡戈的《馒头》媲美。在这段视频中,陈凯歌为挽回面子,派人威胁张艺谋拍一部比《无极》还烂的片子,后因张艺谋有执导奥运会开幕式的重任,转而要挟“任何时候都不会拍古装片”的冯小刚,遭暴打后的冯小刚不得不答应拍一部只能比《无极》差的片子……
  
    同是古装巨作,张艺谋的《满城尽带黄金甲》也没摆脱被恶搞的命运,电影刚刚开拍20多天,网上就出现了一段约17分钟的同名恶搞视频。近日,更有网友截取巩俐等人较为夸张暴露的剧照,以“中国版罗马帝国艳情史”为题在网上传播,以此讥讽《满城尽带黄金甲》刻意而为的情色意味。
  
    《无极》是上映一段时间之后,才被恶搞的,而《夜宴》、《满城尽带黄金甲》还未面世便遭此“厄运”,实在有些委屈。按照“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的理论,恶搞者实际上等于提前下手了,大片被恶搞,几成一种趋势。
  
    不过,大导演们在谴责恶搞者目的不纯的同时,有没有反思过自身的问题?实际上,正是大片及大片制造者身上的诸多毛病,才使得恶搞一发不可收拾。
  
    有大片之名无大片之实,是恶搞频发的主要诱因。大制作的概念刚流行开不过几年,以国内现有制作水平,拍摄不出比肩好莱坞的电影,情有可原。但国内导演的好大喜功,使得大片在他们手中变了味儿。不拍摄一部投资过亿的电影就不是顶尖导演,不在国际电影节上拿一回奖就算不上圈内领袖,在工具主义和个人利益的驱使下,拍摄出的东西形式空洞、内容乏味,空有大片的架子,看不到大片的气势。
  
    虚假宣传和刻意造势让观众对大片产生了厌烦心理。在好莱坞,一部电影的宣传费用会占到整个影片投资的一半甚至更多,也有宣传费用几倍于电影投资的个例。国内一些大片据称也有几千万甚至上亿元的宣传费用,但天知道这是不是一个噱头。由于在观众和媒体中拥有强大的号召力,国内少数几位大腕导演的作品向来被追捧,据称在某名导的新作开机仪式上,不请自来的媒体就有200多家。这种追捧在吊足了观众胃口的同时,也把导演们送上了神坛。制作单位、发行公司甚至包括导演本人,乐得利用免费资源造势,夸夸其谈,故弄玄虚,使每一部大片的开拍成为一个公众话题,而实际上,除非是惊世之作,谁都没法承受住这么高的期待值。过度宣传的结果,只能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让观众大失所望。
  
    对观众智商和审美的低估招致口诛笔伐。上得去下得来才是大师,上得去下不来,只能是被众人参拜的虚假神像,那个位置对艺术家而言,不是神坛,更像祭坛。一部真正有艺术价值的作品,要凭借导演的审时度势和丰厚学识。若想顺便票房也丰收的话,得走进观众中间了解一下他们真正需要什么。一味阐述高深理论,固执地把电影当成体现个人实力的实验品,但到了需要真功夫的时候,却是有想法没办法,甚至只剩下拙劣的借鉴和模仿,这无疑是自绝于电影欣赏水平日新月异的观众。
  
    严肃批评的缺席,致使恶搞流行。恶搞的利与害有待商榷,但有一点必须肯定的是,恶搞说出了真话,或者间接地讥讽了社会现实。比如《夜宴》中的台词:“泱泱大国要以诚信为本”,任何一个对当下人文和商业环境有点了解的编剧,都应能想象到这句在现代社会中当做广告用滥了的话,会像挠痒耙那样把观众惹笑。《夜宴》中其他搞笑台词,无一不点中了在现实生活极为敏感的穴位,好好一部古装片,成为借古喻今的工具,恶搞者岂能放过这一大好机会。
  
    因此,恶搞者的出发点也许并不是出于恶意,被恶搞的导演也不必因此心情不好,谁也没有得罪恶搞者,只是不幸您的作品生不逢时,在一个流行反话正说、正话反说的时代,要么别授人以柄,要么干脆集中智慧,拍一部搞笑大全电影,比如《疯狂的石头》,迄今为止,只听见叫好声,还没发现有恶搞者对其上下其手。
  五点二十九网友对此作了相应的评论与解悉.大家可以去看啊.

2006年07月28日

目前的web2.0网站有:blog,sns,wiki,p2p,rss,网摘,播客,分类信息….
blog :用户给你交钱然后博一下,事实证明,这条路在中国走不通,
SNS :交点钱查看别人的联系方式,除了猎头愿意外,恐怕很少人愿意
p2p :如果有一天某个p2p网站下载开始收取费用,你还用他吗
rss :对与这些高深人士才知道怎麽用的rss,没有他也能找到自己需要的信息
wiki :好东西,想赚钱更难
……….

而分类信息呢则不一样
分类信息其实是C2C和B2C的完美组合,
其中B2C的商业模式是对广告发布者收费,对广告浏览者免费.
C2C形式则对广告发布者和浏览者都免费
B2C的模式商业气氛浓,信息可信度较高
C2C模式网民互动性强,浏览量大

       ebay(www.ebay.com.cn)、淘宝(www.taobao.com),不完全是c2c,因为只有专业的卖家才是他的活动主体,在这个舞台上,专业的个人其实已经属于商家,应该是B,而不是C,在不久的将来收取B的开店费是理所应该的。而上千万的注册用户中,绝大部分是因为跟风,觉得好玩,好奇,然后去上面开店注册,身份证验证等……本人一年前出于好奇在淘宝上面开了一个店,打算买卖手机,现在连登陆名和密码都忘记了. 
        不久的将来,ebay(www.ebay.com.cn)、淘宝(www.taobao.com)、卖掉网(www.maidiao.com)可能只顶的上分类信息网站的一个物品买卖频道,五点二十九网(www.0529pm.com)将会成为一个生活频道,而中华英才网(www.chinahr.com)将可能只顶得上分类信息的一个招聘频道,还有房产频道,汽车频道,征婚交友频道…分类信息网站无时不在显现着自己简单,方便,实用的个性,Craigslist与日剧增的信息量已经让电子商务巨头ebay害怕起来,不惜重金收购股份,投入巨资建立覆盖全球的kijiji…

        说到广告,在这个注意力稀缺的网络时代,在弹出广告,背头广告漂浮广告令人讨厌的时代,在点击欺诈已成为家常便饭的时代,网络广告是否会有一个临界点?

       <北京青年报>,<精品购物指南>等报刊的分类广告收入超过2亿人民币/年,他们是否会因为线上分类广告的兴起而走下坡路呢?

       这个问题可以参考美国的实际情况,如果中国的互联网落后美国10年,那麽这个时间应该是在5年后,如果只是落后5年,则3年内,你将发现,这其实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在竞争异常激烈的分类信息市场上,58.com已经完全将彻底意识到这一点,首页的分类信息版块和商家黄页版块分的特别清楚,这些变化对用户来说是没有任何意义,因为用户不关心你是分类信息还是商家黄页,他只需要找到自己感兴趣的分类就可以,但是对分类信息的经营者来说头脑一定要清醒,做好个人服务:

 

1:方便快捷,简单实用特征必将吸引大量的忠实用户,之后大量的商家自然就开始在这种网站上活动频繁起来这(和Craigslist发展非常吻合)
2:做好分类信息,做好个人服务,吸引足够庞大的用户使用这个解决生活问题的工具,
3:商家在上面发布的广告行之有效,给他带来源源不断的客户,
4:到了一定的时候,收取商家的广告发布费,费用不多,一条信息收5元钱/月,就靠这种方式足以成就一家人数不超过100人的网络巨头看着这个目标前进,难道还有人会说分类信息是在瞎子过河吗?

 

***以上为Serendipity个人观点,转载请注明来五点二十九(0529pm.com)-《人生如狗》圈子
***URL: http://www.0529pm.com/group/topic.asp?gname=人生如狗&id=3525

2006年07月21日

今天收到了敏思博客网(http://www.blogms.com/)发来的暂停运行公告邮件,震惊中衬托着平静。中国的博客网发展到今天,从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引入中国~到2001-2002年的发展~再到2003-2004年的成熟~直至2005和2005的普及甚至泛滥,终于不能承受。最近几年各类博客网如雨后春笋层出不穷,却忽略了用户最基本的感受:速度和稳定;同时看似美好的前景也让博客网们忽略了自己脚下的路是否真如看起来般风光无限:即赢利点。到目前为止,国际上纯博客类网还没有找到一个明确的赢利点,徒有巨大的流量,却换不成黄金,被活活憋死的感觉,一定不好!不过不论怎样,敏思博客还算是二类的博客网站,而且有它自己独特的特色,它的关闭,确实让人惋惜,不过似乎也明证了残酷的市场经济法则:市场决定命运。也向那些已经死掉、快死掉和不知道自己哪天死掉的不知名博客网站们致敬!

以下是邮件原文:

                              关于敏思博客社区暂停运行的公告
 
  由于财政上遇到无法克服的困难,敏思博客社区管理处决定:自2006年8月1日起停止系统运行。

  敏思博客社区将告别广大用户和网民。为此,我们向所有为敏思社区付出劳动的工作人员鞠躬致敬,并向热爱这个社区的用户和网民鞠躬道歉。

  为了避免广大用户的损失,请大家告诉大家,尽快备份自己的文章,另寻可靠可爱的博客网站,继续你们的博客生涯。

  敏思博客社区于2003年10月23日正式上线,到今天整1000天。

  这1000天里,敏思博客风雨兼程地走过来,面对任何艰难困苦,坚定坚持,痴心不改;这1000天里,工作人员枕戈待旦地付出心力,无怨无悔;这1000天里,广大用户真诚地为这个社区添砖加瓦,不离不弃。到今天,敏思博客肯定是中文博客世界中最具特色的网站,其精神价值远远超出了这个网站本身,这一点最可堪欣慰,这一点也最让人感伤。

  我们和大家一样,舍不得。

                 敏思社区管理处
                 2006年7月18日

敏思官方通告原链接:

http://www.blogms.com/blog/AffView.aspx?ActionDo=AffView&BlogAffCode=1000011961
 

本文引用自:五点二十九网《人生如狗》圈子
引用地址:http://www.0529pm.com/group/topic.asp?gname=人生如狗&id=2936

2006年07月07日

因为世界杯转播时的情绪失控,央视体育评论员黄健翔在互联网上引发了争议。
在听到蓼健健翔失控的声音时,很多人的第一反应是担心网民会骂他。这再一次表明,来自“虚拟社会”力量已经深深地干预到现实生活。
虚拟社会与现实的一个明显差别是:由于虚拟社会的非公民制,多数行为与语言是无需负责任的。比如骂人,攻击等等,基本上不会受到惩罚。一方面,这是因为现实社会把互联网定位为“虚拟社会”;二是因为法不责众。
但是,从“铜须事件”来看,现实社会不仅深深地侵略了“虚拟社会”,后者也开始深刻影响现实社会。就“铜须事件”本身而言,无论当事人自身是否有何道德问题,也属于个人隐私,但网民的压力,却将其演变面一场公众事件。如果仅限于侗须等二人的纠葛,也属于虚拟社会范畴,但网民的声讨却来自不折不扣的现实社会。在这个问题上,虚拟社会与现实社会的交集越来越大,界限越来越模糊。
现在出现的问题是:谁来有效规范网民的力量?包括我与你。
一些行为也显现出:在个人行为与公众行为,虚拟社会与现实社会之间,一些行为明显地钻“责任与义务”之间的漏洞。比如,某人在网上发贴攻击某个人的声誉,而引发了不明真相的网民的附和,演变成为公众行为,对当事人带来了伤害。但当当事人试图追究某人的法律责任时,某人却反复辩称“发贴只是其个人行为”。
这确实比较难办。由于网络呈现出的“虚拟社会”特点,现有的法律条文无法对其进行约束。
网民的权利需要保护,比如虚拟财产丢失;同样,网民的行为也需要负法律责任比如恶意攻击,不负责任的攻击对方的名誉等。权利与义务始终是均等的,不能说高喊保护权利时特别积极,要承担责任时却逃之夭夭。
另外,承载网民议论的场所是否也需承担法律责任也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比如,一个论坛,应该在网民集体试法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在足球比赛中,如果某个球队的主场出现了种族歧视等球大忌,国际足联或者本国足协通常会给这支球队一些惩罚,比如接下来的三场不准球迷入场,暂时取消球队主场资格等。
但网站与论坛应该如何承担类拟的责任呢?需要明确的一点是,它们必须承担。它们而言,网民发贴是网站流量的一部分,甚至是核心业务,是直接带来商业利益的产品。
“虚拟社会”已经很难说是真正的虚拟社会了,在针对黄健翔的争论中,很多攻击性的,侮辱性的言辞大行其道。这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如何规范虚拟社会的暴力问题,不仅仅是一个道德问题,更是一个法律问题。我们总不能等到全部的“黄健翔”受到伤害后,才提出谁能在“虚拟社会”保护黄健翔的问题吧。

摘<五点二十九网>

2006年06月27日

我一直以为自己处在一个地狱之中,一个地狱连着另外一个地狱,一个轮回重复着同样一个轮回。我一直以为离开了地狱迎接我的将会是一个美丽的天堂,但是,当我来到了地狱的尽头的时候,我才发现,这个世界并没有所谓的天堂,或许仅仅是对于我来说,我的地狱,就是我的天堂。

     我渴望着天堂,我曾经不止一次的幻想过我的天堂,在那里,我可以自由的张开双臂,自由的呼吸,自由的飞翔,自由的享受着属于我的阳光。为了达到这个愿望,我放弃了在地狱里属于我的一切。可是现在回想起来,所有的痛苦都是回忆里最美好的甜蜜。当你拥有它们的时候,它会毫不忧郁的送给你无情的泪水,而当你失去它们的时候,你才会发现,原来你已经一无所有了。只可惜,我明白的太晚了。

     地狱是痛苦的,也正是因为它的痛苦才被称之为地狱。天堂是美好的,但是这种美好也只不过是痛苦的延续。在黑暗的天空中,梦幻之星也在变的黯淡。我的地狱,就是我的天堂。

2006年06月26日

在世间寻觅爱侣
寻获了但求共聚
然而共处半生都过去
我偏偏又后悔
别了她原为了你
留住爱亦留住罪
谁料伴你的心今已碎
却有她在梦裹
为何离别了
却愿再相随
为何能共对
又平淡似水
问如何下去
为何猜不对

(何谓爱谁让我找到爱的证据)
何谓爱其实最爱只有谁
任每天如雾过去
沉默裹任寒风吹
谁人是我一生中最爱
答案可是绝对


2006年06月24日

不晓得您家们吃过乡里用柴灶烧的大锅饭有?—新米煮,大火烧,再用温火一焖,用黄陂话说:’那个杂事的,香啊,想起来就让人流口水!"那白汪了米饭自不待言,就是那垫底子的锅巴,黄爽了,焦嘣了,嚼起来晓得几过瘾嘞!就是垫底锅巴的魅力.若是因为垫了底子就自暴自弃,烧得湖巴烂焦,那才叫大倒食客们的胃口咧!
D组的伊朗队就是处在这样一个"垫底子"的未路位置—早已出局的他们,跟安哥拉队打不打或是打好打坏,都是要"卷席子去回的.但是伊朗队用他们的顽强,用他们的坚韧不拨,硬是以1:1的比分逼平了安哥拉队就是垫底子也不能当糊锅巴!他们的不屈不挠羸得了世人的敬佩.
世界杯上各国运动员在球场的表现,往小里说,是运动员之间的竞技和较量;往大里说,他们就是自己国家的形象代言人,仅从这一点来讲,他们就不能掉自己国家的"底子",丢自己国家的脸—-打不赢不要紧,但绝不能在场上当"烫饭"!
岔点题外话:曾经有一个企业找我做他们产品形象代言人,我一看他们的产品,太"囊"了,当即谢绝了.是的,做了代言人,肯定会一笔不小的收入.但我不能树了你的形象,丢了我的形象:丢了形象想再捡唦,那就蛮难了啊!

 

 

                                                                                                                摘<五点二十九>

                                                                                                                     http://www.0529pm.com

 

2006年06月23日

在互联网中,donews网站也可以说在博客界里头比较有实力的老大哥了,它的成绩,它的表现,它的年龄等等一系列的都属于高端的阶层.是众多的网民的着落点,这反映了donews的影响力又是如何之大?

我也经常在donews里面写东西,今天再我再次看的时候,竟然有打不开说法.难道donews都不没有思想准备吗?这样会失去很多客户的,一点信誉都没有,最好的办法是提前告诉客户,今天服务器会出现问题,请大家作下准备.这样给大众一个最好的交待,同时人们也快会接受到这种说法.今天的这种事情,我想以后不会再出现了.

2006年06月22日

一年前,当一群随口不离Web2.0的新互联网布道者站在我们面前时,所有人都被这个Web2.0概念镇住。对于饱受张朝阳式挟持尼古拉·庞帝互联网革命理论灌输的中国网民而言,Web2.0似乎给出了一种新的互联网姿态,一种不同于中国传统商业语境,也不同于早年互联网革命布道者口吻的东西。而Web2.0概念在过去一年内被追捧,不仅带动了新一轮互联网创业热,更让风险投资趋之若鹜。方兴东的博客中国首当其冲就拿到了1000万美元,此后奇虎融资2000万美元,千橡拿到4800万美元,土豆融资850万美元,类似的冠以Web2.0概念拿到风险投资的消息,已经不再有任何刺激性。这样的景象让错过7年前第一次中国互联网狂潮的很多人摩拳擦掌,下海试水者中不仅有笃信互联网改变生活的技术主义者,更包括贪迷互联网能够迅速创造财富的投机分子们。

什么是Web2.0,这是一年来很多人都在争论的话题,六度空间理论、去中心化理念、长尾理论,这些基于社会学基础的互联网原理被推崇备至。在中国互联网理论界看来,如何定义Web2.0并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情,低下头搞开发和找投资,把任何新模式和探索都留给美国人就可以了,我们需要的仅仅是本地化的模仿。这种1999年中国互联网大跃进时代的观念依旧盛行,O’Reilly媒体公司总裁兼CEO提姆·奥莱理对Web2.0的看法经常被国内Web2.0参与者拿来说服别人,所有笃信Web2.0要革命的人都念念有词地说:“网络的智能化与社会化带来了新一轮互联网思维模式的根本转变,源自于用户贡献的网络效应是Web2.0时代中统治市场的关键。”

当新浪在2005年底推行博客时,公开名称是新浪Blog bate 2.0,陈彤根本没指望会出现徐静蕾这样的博客典型,但是2.0、bate,这些典型的Web2.0符号,暗示着新浪对Web2.0外在气质的临摹。这种临摹随着博客概念的大众化,几个月内就深入到中国经济社会的毛细血管,我们毫不费力就可以找到冠以2.0的运动鞋、手机和笔记本书包。这时候我们惊奇地发现,中国先锋人士对新潮追求最容易体现在词汇上,一本本扒自博客的新书被摆在了书店的随笔货架上,年轻文艺女青年们不再让前辈给列书单,而是直接伸手要RSS列表。

谁是中国2005年最酷的Web2.0网站,这曾经是2006年春节前后,互联网评论圈内最热门的话题。每个人都试图通过自己的博客来发表点意见,一些模仿硅谷纪事口吻的国内互联网评论人在博客们上玩起了推荐,每个人都会推荐出5个最酷Web 2.0国内网站,豆瓣网、大众点评网、土豆网等一些知名国内Web2.0网站的名字被点到多次。当很多人还犹豫推荐哪5个最酷Web2.0网站时,3月28日,中国互联网协会与IDG风险投资出乎意料地共同发布了一份“中国互联网Web2.0百强名单”,突然让所有人意识到贴着Web2.0标签的网站正在急速膨胀。

VeryCD的掌门人黄一孟第一个跳出来质疑这份百强名单,他在博客上写道:“和大多数技术出身的人一样,其实我到现在都搞不清Web2.0,为啥有些人撞破头皮要给自己或别人标上2.0标签,有些人却对2.0破口大骂。也许2.0没啥不好,只不过现在这个字眼,俗了。”如果你在搜索引擎中敲入Web2.0,中文搜索最多的结果都会指向猫扑和奇虎,两个以论坛模式自称Web2.0的公司,不仅在这一年时间内获得了千万美元级别的融资,更试图抢占Web2.0人流量上的绝对话语权。对此甚至有人写出上联“打虎者骑虎,不扑猪狗者扑猫”,至今也没有人对出下联拿到5万元的悬赏,可这两个网站背后的真正老板陈一舟和周鸿一,却是中国第一代互联网创业者的典型人物,一位把Chinaren卖给了搜狐,另一位把3721卖给了雅虎,都拿到了数亿美元的真金白银,却似乎并不满足,没有亲自登顶纳斯达克看似成了遗憾。直接让他俩成为中国Web2.0浪潮中不得不提及的人物,一位大肆收购中小论坛,另一位在几乎所有Web2.0的技术领域都埋下自己的种子。

美国《商业周刊》可以说是Web 2.0最热衷的媒体追捧者,在其名为《IN》的季刊中大谈创新经济的必要性,更在6月5日的杂志上写道:“Web 2.0不仅改变了互联网用户的生活,也许它还将给商业世界带来一场变革。”但同时,这本杂志也时不时评论一下Web 2.0的新互联网泡沫迹象,在5月25日的杂志上,《商业周刊》的编辑们整版引用Flickr联合创始人卡特丽娜·菲克的一篇名为《现在不适合开公司》的博客文章,来为全球Web 2.0过热做注脚。卡特丽娜·菲克认为,很多所谓的Web 2.0公司都仅仅是功能,而称不上公司,现在的情景仿佛回到了1998年。其实《商业周刊》这种既热捧Web 2.0,又泼凉水的态度,充分影射出目前全球Web2.0的现状。

Web2.0在智能化和社会化方面拓展的意义深远,然而短期内根本无法转化成基于服务的商业模式”,易观国际如此评价2006年下半年的中国互联网趋势,绝对可以给那些整日盲目喊口号的Web2.0狂徒们泼一盆凉水。猫扑为了海外上市的财富目标,只有靠广告收入来扩充现金流量,结果再一次将迷茫的Web2.0商业模式问题带回到了5年前。尽管众多中国的Web2.0新星们信心勃勃,但不妨听听曾经当过甲骨文软件8年首席运营官的雷·瑞恩的说法,美国《商业周刊》硅谷办公室首席代表罗伯特·霍夫采访他时,试图从这位热衷给Web2.0风险投资的前辈嘴中挖出点实话。当罗伯特·霍夫怀疑最近冒出来的Web2.0公司,将来怎么生存下来时,雷·瑞恩毫不掩饰地回答:“他们不会全部生存下来,我看5000家公司中只有300家有机会改变世界。而幸存的Web2.0网站将成为未来互联网的领头羊,人类社会的生产力将因为他们的出现而提升。”

互联网到底对一个社会竞争力有多少促进,这始终仅仅停留在社会科学学者论文探讨的范畴。当耐克跟Google合作搞社区,可口可乐不再热衷罐身图案大抽奖,而是用社会性网站来加强客户服务时,Web2.0已经开始充当软经济的助推剂。对于沉迷在新浪新闻、百度搜索、盛大游戏的中国网民而言,他们已经不再相信互联网依靠技术在改变中国社会。在Web2.0深入中国互联网之前,死气沉沉的互联网生活已经有些模式化了。谁还记得当年那句让民族商业人振奋过的“鼠标加水泥”?这个试图让中国传统经济彻底信息规范化的梦想,似乎至今仍停留在纸上。

新浪这类门户概念,百度这类搜索概念,以及空中网这类SP概念的中国第一代互联网成功者们的成功完全建立在依靠挖掘广告收入和短信经济之上。这些第一代的互联网公司与其说开创了网络商业空间,不如说抢走了传统媒体的广告增长,以及帮助电话公司赚走了更多用户的话费。除了传播学意义上的社会文明促进,第一波互联网浪潮的实质意义只是让胡润这类中国财富榜冒出了几张年轻的黄面孔。

如果说传统Web1.0把工业社会搬上网络,就能实现成功的话,Web2.0则让中国互联网开拓者们第一次触及软经济范畴。一切商业模式悄悄从强制性的市场经验不得不转换到人性化的体验经济下,每一个网民不再是简单的信息消费附庸。不得不承认Web2.0给中国互联网打了一针,中国网络经济从生产到消费的整体价值逻辑正被一点点改写,这种改变不仅仅停留在互联网上,类似“超级女声”的体验经济已经深入人心。

而生产力、民众化的Web2.0与非暴富情绪,在互联网第一波浪潮中从没有勾搭在一起的三元素,第一次因为Web2.0的催化而产生了组合。我们深入体会Web2.0概念被引入中国的这一年时间,完全可以发现很多兼具内敛气质与崇尚Google技术主义者,豆瓣的杨勃、VeryCD的黄一孟、客齐集的王建硕。恰恰是Web2.0概念所推崇的社会性网络的技术特性,让协调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成为了新一轮互联网进步的核心。

2006年06月21日

诅咒老师、惊吓同学、祈求高分———如今孩子们手中出现了诅咒玩具、整人玩具、迷信玩具,这让家长们惊奇之余十分担忧:这样的玩具在培养孩子什么?更令人担心的是,这些玩具在孩子之间确实出现流行之势。

    最近,“巫毒娃娃”成了网络上的“红人”。不过,它不是什么网民,而是受人唾弃的古老诅咒方式“扎小人”的升级版,爱好此道者互相交流价格款式,不但在网上买卖还把店开到了网下。前天(1日)下午,记者在新西宫小商品市场4楼一家商店里看到,短短10分钟内,“慕名而来”的3名女生买走了3个“巫毒娃娃”。其中一名女生进店就问:“有没有让我前男友不得好死的娃娃?我要让他倒大霉!”

    据店主介绍,用麻绳做的“巫毒娃娃”从泰国进口,只有半只巴掌大小,有70多个品种,名字都很骇人,像什么“插心人”“终极木乃伊”“吸血鬼” “邪眼百目鬼”“上吊人”之类的,分别可以诅咒老师、让竞争对手心神不宁、报复同学等。据说,最多的时候,这家店一天之内卖出37个,还有人在网上征集伙伴要来团购。

    记者随后在一些知名网上搜索“巫毒娃娃”一词,出现高达4846条销售记录,价格从20元到45元不等,有的卖家甚至吹嘘说,自己手中的几千个娃娃一天之内就销售一空。此外,某网站贴吧里有专门的“巫毒娃娃吧”,截至昨天下午,共有帖子1476篇。其中一名网友传授报复敌人的经验说:“在毒娃上贴姓名标签,洒满巫毒魔法油,再在娃娃上插针,至少九根,无上限。”

    整人玩具令人惊悚

    在豫园的小商品市场里,大量模样、材质都很逼真的整人玩具也十分抢眼,这些模拟癞蛤蟆、粪便、人体器官的东西,如果儿童在没有心理准备的情况下乍一下看到,难免会吓一跳。但是,它们的销量却很不错,据店家介绍,不少孩子会买回去戏弄同学,春节过后,孩子们荷包里有了压岁钱,整人玩具卖得尤其好。

    除了怪模怪样、令人惊悚的整人玩具,迷信玩具也长盛不衰。占卜算卦的塔罗牌和抽签算命桶、“驱邪”的星座护身符、测风水的游戏软件等堆满货架,店主说比传统玩具更吃香。

    “邪门玩具”究竟害谁

    针对另类玩具风靡校园的现象,不少老师和教育专家指出,学生正处于长身体长智力的关键时期,这时候的教育对他们今后人生观世界观的形成至关重要。“巫毒娃娃”之类的玩具不但宣扬迷信思想,还容易让孩子形成阴暗心理,极不利于他们的成长。玩具市场的这类歪风该刹住了!

http://info.toys.hc360.com/2006/03/03085733827.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