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下午,突然被主管拉出去谈话,惊闻:同事杨爆发了!他在与组长发生一些口角后终于爆发,爆发原因竟然还是因为我上午的一句话,当然还有长期以来历史事件积累!

       初始的惊讶过后,却也是意料之中的。因为这好像是与同事杨的第三次冲突了,只不过这次顶到经理那儿去了!回想前几次与他的冲突,这级别还真的成阶梯上升趋势,最早闹到我们主管,然后是组长,这次是部门经理,看来下次就是部门主管了……

       同事杨是个研究生,而我一个本科而已。一般来说,应该是我面对他,会有压力。可事实,按照组长告诉我的,是他面对我有压力,甚至是怕与我交流。于是我仔细回顾了他这几次爆发的经历。

        第一次,我实习即将离开时,需要将手中的设备转接给他,因为当时比较忙,在告诉了他一遍设备名称及位置后,就准备自己的事情去了,结果一会儿后,他再次过来,要我再说一遍,很无奈,但是准备再说一遍时,结果他说要准备贴纸记上,ok,但之后,他竟然一张一张贴纸写起名字来,看着20张左右的贴纸,我自然不想等他,而且比较反感他这种求人办事,还要人干等的做事风格,说了句“完事儿叫我”,就立即走了 ——尽管他在后面喊了几声,也没搭理。于是,他第一次爆发了,闹到主管那儿去了。至于事后,真没有什么印象了,这次能记这么清楚,可能是因为这是我工作中第一次与人冲突。

        第二次,差点记不起来了,幸好最近发生了一次同样的时间,回忆起来一点儿。当时好像是在整理设备时,我不小心将他的环境总电源碰掉了,道了声歉。不过一会儿后,我的环境也全部断电,而他那时刚好在我的环境附近。当时我真的很生气,有必要这么睚眦必报?冲过去对他说了句“你凭什么碰掉我电源”之类的话,掉头就走了。结果他自然没有承认,反而是追过来与我理论,进而闹到主管、组长那儿去了。

        第三次,主管要换一个设备,与同事杨换了后,同事杨再与我换,到我这儿时,我问了下“设备版本是否升级?”,“没有”,“那你要升级后给我啊,不升级不换”。其实,这在我们其他同事更换设备时,是一个基本要求,因为我的设备是最新版本,既然你要与我换,当然要是同样的版本。结果他理解为:我凭什么对他指手画脚,要求他去升级,这不该是他做的!于是他爆发了,还翻了一堆历史事件,证明他在组内(主要针对我,好像还指组长)受到歧视。

       三次经历就是如此,到现在,我也觉得很无稽。到底因为他太敏感了,还是我太不会做人了?反正不论哪一次的结局都是,老大事后后“同事杨就是这种性格,大家要迁就之类的,说话要注意等等”,这一次还说道他压力过大。我就奇怪了,都是年轻人,甚至我比他们都要年轻,为什么他就可以有这种性格,大家还要迁就?工作时间长的,会做人,会转移视线,会放马后炮,但我呢?工作甚至一年不到的一个本科生,就不能有性格?就得去迁就所谓的有性格的人?要成熟?要没有棱角?

        真的应该如此吗?我迷茫过,但最后我的结论是,年轻人,得有冲劲,得有韧性。否则整天一个毫无棱角,温温热热的生活有什么意思?看着我的主管快30的人,在我们发生冲突后,经常就是一些马后炮的话,在我看来毫无意义,这些话谁心里都明白,但年轻人之所以是年轻人,就是得有自己的个性,坚持自己的原则!我已经23了,年轻的时间不多,我还想到处去闯一闯!还想让自己的生活充满朝气!

        再想一想现在的工作环境,公司搞了个大跃进似的5个目标;组与组之间充满矛盾,“一致对外”的话都能说出来;组内还时不时的需要接受同事杨的爆发?这些问题,压在我身上,真的很累,我有逃避的想法,但我明白自己现在肯定不会,玉不啄,不成器,扛过这次压力——这是我对自己的挑战!

        这次过后,大约是明年吧,我想我会离开福州了。也许其他地方,这种事儿更多,但有什么关系呢?不去见识下,谁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不是更精彩?失败了大不了从头再来!成功需要自己去把握,在未来有限的时间里,加油吧!奋斗吧!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