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04月21日

地址

http://blog.csdn.net/dugu072/

       今天下午,突然被主管拉出去谈话,惊闻:同事杨爆发了!他在与组长发生一些口角后终于爆发,爆发原因竟然还是因为我上午的一句话,当然还有长期以来历史事件积累!

       初始的惊讶过后,却也是意料之中的。因为这好像是与同事杨的第三次冲突了,只不过这次顶到经理那儿去了!回想前几次与他的冲突,这级别还真的成阶梯上升趋势,最早闹到我们主管,然后是组长,这次是部门经理,看来下次就是部门主管了……

       同事杨是个研究生,而我一个本科而已。一般来说,应该是我面对他,会有压力。可事实,按照组长告诉我的,是他面对我有压力,甚至是怕与我交流。于是我仔细回顾了他这几次爆发的经历。

        第一次,我实习即将离开时,需要将手中的设备转接给他,因为当时比较忙,在告诉了他一遍设备名称及位置后,就准备自己的事情去了,结果一会儿后,他再次过来,要我再说一遍,很无奈,但是准备再说一遍时,结果他说要准备贴纸记上,ok,但之后,他竟然一张一张贴纸写起名字来,看着20张左右的贴纸,我自然不想等他,而且比较反感他这种求人办事,还要人干等的做事风格,说了句“完事儿叫我”,就立即走了 ——尽管他在后面喊了几声,也没搭理。于是,他第一次爆发了,闹到主管那儿去了。至于事后,真没有什么印象了,这次能记这么清楚,可能是因为这是我工作中第一次与人冲突。

        第二次,差点记不起来了,幸好最近发生了一次同样的时间,回忆起来一点儿。当时好像是在整理设备时,我不小心将他的环境总电源碰掉了,道了声歉。不过一会儿后,我的环境也全部断电,而他那时刚好在我的环境附近。当时我真的很生气,有必要这么睚眦必报?冲过去对他说了句“你凭什么碰掉我电源”之类的话,掉头就走了。结果他自然没有承认,反而是追过来与我理论,进而闹到主管、组长那儿去了。

        第三次,主管要换一个设备,与同事杨换了后,同事杨再与我换,到我这儿时,我问了下“设备版本是否升级?”,“没有”,“那你要升级后给我啊,不升级不换”。其实,这在我们其他同事更换设备时,是一个基本要求,因为我的设备是最新版本,既然你要与我换,当然要是同样的版本。结果他理解为:我凭什么对他指手画脚,要求他去升级,这不该是他做的!于是他爆发了,还翻了一堆历史事件,证明他在组内(主要针对我,好像还指组长)受到歧视。

       三次经历就是如此,到现在,我也觉得很无稽。到底因为他太敏感了,还是我太不会做人了?反正不论哪一次的结局都是,老大事后后“同事杨就是这种性格,大家要迁就之类的,说话要注意等等”,这一次还说道他压力过大。我就奇怪了,都是年轻人,甚至我比他们都要年轻,为什么他就可以有这种性格,大家还要迁就?工作时间长的,会做人,会转移视线,会放马后炮,但我呢?工作甚至一年不到的一个本科生,就不能有性格?就得去迁就所谓的有性格的人?要成熟?要没有棱角?

        真的应该如此吗?我迷茫过,但最后我的结论是,年轻人,得有冲劲,得有韧性。否则整天一个毫无棱角,温温热热的生活有什么意思?看着我的主管快30的人,在我们发生冲突后,经常就是一些马后炮的话,在我看来毫无意义,这些话谁心里都明白,但年轻人之所以是年轻人,就是得有自己的个性,坚持自己的原则!我已经23了,年轻的时间不多,我还想到处去闯一闯!还想让自己的生活充满朝气!

        再想一想现在的工作环境,公司搞了个大跃进似的5个目标;组与组之间充满矛盾,“一致对外”的话都能说出来;组内还时不时的需要接受同事杨的爆发?这些问题,压在我身上,真的很累,我有逃避的想法,但我明白自己现在肯定不会,玉不啄,不成器,扛过这次压力——这是我对自己的挑战!

        这次过后,大约是明年吧,我想我会离开福州了。也许其他地方,这种事儿更多,但有什么关系呢?不去见识下,谁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不是更精彩?失败了大不了从头再来!成功需要自己去把握,在未来有限的时间里,加油吧!奋斗吧!

2007年04月14日

        突然发现,繁忙的工作后,回到家里,除了劳累,还有一种莫名的情绪充斥在心,或是彷徨、或是担忧、或是无奈,我也不知道是一种什么样的情绪,总之很负面的那种!至于为什么,我很难说明白,生活的空虚,未来的迷茫,工作的高压等等,原因太多,也许都是,也许都不是。

        也许,学点什么,写些东西,或者偶尔上来发泄下,会好受一些~

        于是,回来了~

 

2005年12月02日

都不说长草了,就说草都没了……

汗就一个字~~~~~~~~~~~~~~~~~~~

2005年08月17日

        今天,随便看了看高中同学群里面的一些同学的资料,无意发现一个很久都没有上过线的头像“帅帅鼠”,这才突然想起来——他是一位我已经故去的同学。

       “帅帅鼠”,名叫陈帅。确实也是一个很帅的小伙儿。他是一个为人处世都很不错的男生,即使是我这样一个在别人眼中不怎么好相处的人,也是很佩服他的。但是很可惜,我一直跟他的关系不算太好,至多也就是一个点头之交,到如今他已经不在了,我也再没有机会去结交他。

          今天看到了他的QQ资料,一句话使我久久不能平静——“请相信,我还在你们身边”。当他写下这句话的时候,是怎样一种心情我不得而知。但是在我现在看来,我马上回忆起与他少的可怜的一些交往片断,发现我始终无法对他作出什么深刻的回忆,只是因为他已经不我们的世界了。

         时间的流逝,很可能我以后没有机会看到这份资料,这里来了一个快照。以作纪念。

                                                 ——深刻怀恋陈帅,我的同学

2005年07月20日

        很早的片了,不过那时候只是看了介绍而已,没有什么感触,而后却也没什么机会去看她。今天终于有机会看了一遍。

        看完电影,我发现我的眼睛竟然有些许湿润,实在是惊讶不已。我似乎很久没有被感动了。其实电影只是一部人神相恋的简单故事。如果是国内的人来拍,她就成了什么龙女啊,牛郎织女啊,或者七仙女的故事啦;如果在安徒生童话里,她也许就是人鱼与王子的故事。然而后几者却是很难感动我——尽管他们都是悲剧结尾,尽管他们都是跨越距离的爱情。为什么这么说?

       我不知道如何去描述我的感受,但我知道我被玛姬片头所表现的那种极其强烈的责任感所打动;我被塞斯不论玛姬的过去甚至现在如何,也愿意付出永生的代价,去追寻那瞬间的爱情所感动;我也被片尾塞斯在承受失去爱人的痛苦后勇敢面对新的人生所激励。

       打动我的,感动我的,激励我的,这些都是那么真实,却又似乎离我那么的遥远。我似乎从来没有这些东西,又似乎一直封印着这些东西?到底是什么,我想现在我不用去找那个答案了。

       我似乎有了自己的方向,不,不是似乎,是真的有了自己的方向。

       最后,我想我应该对Nicolas Cage ,Meg Ryan ,Brad Silberling 致谢!      

2005年07月19日

       本来很早就知道了吉大的好些服务器都有很严重的安全问题,不论是windows还是*nix都是问题多多。但想想这个问题并不完全是网络中心的问题,毕竟他们不可能为每一台服务器去配置。

        然而,以我最近刚刚培训完CCNA的能力,我今天竟然轻松的进入了吉大的十几台交换机。我是初学这些设备,不会太多的操作,但我想让某栋楼断断网总是做得到的,稍微有点技术的,做跳板也可以吧?想想吧,一个初学者就能轻松进入吉大的这么多设备,如果是恶意的攻击者,后果如何?

        吉大的网络工作者们,我知道维持吉大这么大的网络,的确十分费神,但是既然你们是选择了这个工作,请履行你们的义务,给吉大师生们一个安全有保障的网络环境吧!

2005年07月14日

在这儿鉴定的:http://www.xlzx.com/xlcs/zy32.htm

看来,我还年轻哦~

鉴定结果
您的心理年龄20岁


与您实际年龄差-1岁


幼稚度48%


成熟度29%


老化度19%

2005年07月07日

大三生活就此结束了!

现在差不多就是毕业生了~

大学学会了什么?

思索中……

2005年05月28日

需要的朋友直接给我发email,方便我直接邀请~

我的信箱:dugu072#gmail.com(发信请修改#号为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