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大学社区[url]www.zhanzuo.com/www.xueshengquan.com/www.jeeyee.com/www.xiaonei.com[/url]
都模仿facebook.com。但是不要忘记了,同样的技术平台,在美国能红火,在中国部一定能红火。美国大学生最缺少的是性、互相攀比、和个性张扬,而中国大学生生最缺少的是每月生活费以及工作机会。

技术平台不是最主要的,消费者的心里和物质诉求是第一位的。技术平台很容易复制。
————————————————————————————————
以下是华盛顿邮报对美国facebook.com的分析报道,中国的facebook们也许能有所收获。

在大学生网络社区Facebook上,有太多东西等待用户去发现,例如哪个引人注目的家伙实际上已经有了女朋友,或者哪个女孩自称是热门人物,但照片却令人大失所望。这样的网络探索被称为“Facebook Trance”,它可以花去用户几个小时的时间。

华盛顿大二学生梅丽莎-多曼(Melissa Doman)表示:“你会长时间关注Facebook,而完全没有了时间的概念。”通过Facebook,用户可以获得更多的社交经验和智慧。2003年冬天,Facebook首先在小范围内投入使用,仅仅一年之后,已经有来自近300家大学的100万名学生在使用这一网络社区。

用户可以在Facebook上浏览他人资料,想象他们究竟是什么样的长相;用户可以同室友作比较各自资料中列出的“好友”人数,以确定谁在Facebook上的“人缘”更好。如果自己的“好友”人数少于室友,用户可以给不久前刚在聚会上认识的人发消息,邀请他(或他们)成为自己的“好友”;用户可以浏览自己感兴趣人的所有资料,通过特定内容,例如他是否喜欢J. Crew品牌和Weezer乐队,来判断他和自己是不是“天生一对”。

在华盛顿大学加入Facebook网络之前,多曼曾经爱上一个男孩子,但并没有赢得他的爱情。华盛顿大学2004年8月连入Facebook之后,多曼查阅了那个男孩子的个人资料,但发现她更愿意同其它人约会。从某种意义上讲,Facebook帮助多曼减轻了伤痛。Facebook由哈佛大学的几位学生创建,它几乎提供了大学生需要的所有日常生活体验。Facebook列出了最酷的人、最怪异的想法以及最流行的音乐,它就像是一个不断变换的年鉴。

Facebook可以从一定程度上弥补大学人际关系的疏远。例如,如果你喜欢某个人,Facebook将向你提供一份双方共有好友的名单。一旦你被拒绝,Facebook将为你提供网络分手保护;如果你遇到忘记名字的同班同学,可以到Facebook班级列表中查找同他相关的各种信息,浏览他感兴趣的内容,以避免在聊天时出现无话可说的尴尬局面。

有人认为Facebook令人恐惧,也有人认为Facebook十分友好,这并不仅仅取决于使用方式,还取决于用户是否容易受到影响。多曼和她的室友卡拉-拉佐(Karla Lazo)都曾在华盛顿大学社区遇到不愉快的事情。拉佐认为,Facebook在一些讨厌人的手里可能会成为“武器”。但多曼一直同一位友善的陌生人保持着即时信息联系,并从中获得了快乐。多曼和拉佐经常同有吸引力的男孩子联系,前者甚至通过这种方式获得了爱情。按照多曼的经验,同陌生人联系必须通过其它人或事物。她说:“你不应该同真正的热门人物,或没有任何共同语言的人联系。”

华盛顿大学学生对于Facebook十分信任,他们大多在个人资料中公布了自己的全名和电子邮件地址,很多人还列出了自己在即时信息服务中使用的名称,甚至是手机号码。这可能因为Facebook对外界封闭,虽然它是一项免费服务,但用户注册时必须提供学校电子邮件地址,而且注册之后只能访问自己学校用户的资料。教员、职工、校友及毕业生也可以访问Facebook,但使用比例远远不及未毕业的学生。据Facebook的一位创始人透露,在华盛顿大学1.06万名学生和1.24万名校友中,共有8520名注册用户。

Facebook可能会以某种方式接管学校文化。通常情况下,学生每天会检查自己的Facebook账户四到五次,并不仅仅为了查看他人的资料,还为了浏览通过Facebook网络收到的个人信息,或者阅读他人在自己虚拟“公告板”上发表的评论。大多数学生每天早上必干的四件事是:起床、上卫生间、检查电子邮件、检查Facebook账户。一位名叫乔-卡尔雅(Joe Karlya)的大三学生表示:“我的很多教友都反对Facebook。我的好朋友泰勒也不喜欢Facebook,但每次完成礼拜,他都请求我登陆Facebook,供他浏览。”

很多学生认为,Facebook已经发展到自身的极致,它甚至创造了一种只存在于网络中的新型关系——“Facebook关系”。主修社会学和人际关系的多曼表示,Facebook是学习人际关系的理想场所。Facebook存在着一些虚假内容,包括好友、个人资料以及用户组,例如用户可以通过修改资料来提升自身吸引力。多曼的另一位室友萨拉-斯卡菲尔(Sarah Schafer)曾试图加入华盛顿大学社区“25名最抢眼女孩”用户组,但并没有成功。Facebook的部分用户组对所有人开放,但有些用户组必须获得认证才能加入。斯卡菲尔表示:“我想那个用户组的创建人可能只允许自己的朋友加入。”

每个人都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在Facebook创建用户组。当一名用户列出自己的兴趣爱好后,Facebook将会显示他感兴趣的组。这些组包括面向吸烟学生的“癌症角”,以及“我希望成为一位成功的妻子,没人可以阻止我”等等。连接到Facebook的每个学校都有一个专用网络,外界无法访问。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