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0月12日

!@#$%^&*()

2005年08月11日
在伦敦生活了三年,这个城市的一笑一颦早已经一点一滴地渗进了我的骨髓.这座城市是我的家,是我大部分生活的重心;这座城市记录着我的奋发,也包容了我的沉沦.在这里,还有我的朋友们;他们对生活抱有种种不同的态度,却无不对这座城市心存感恩.
7月1日,我从飞机的舷窗里对她投下深深一眸:伦敦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她的脉搏正欢快地跳动着,尽管头顶上阴云密布.往常,在这样的下午里,我总要坐在肯辛顿公园的长凳上,静静地看着从四面八方而来的人们,汇集到肯辛顿大街上–它是伦敦的动脉之一,与我仅有一墙之隔的车水马龙.而这一天,我甚至没有机会在街头驻足,记住这座城市的音容笑貌.
7月6日,伦敦赢得2012年奥运会的承办资格.当消息宣布的那一瞬间,在电视机前的我同上百万涌上街头的伦敦市民一样,忍不住振臂欢呼:这是对我们的城市的肯定,是全体伦敦人的骄傲.在伦敦的几年中,我亲眼见证了伦敦为了申办奥运所付出的努力,亲身体会到了伦敦人对奥运会表现出的执著与激情.试想2012年夏天,伦敦将再度成为世界瞩目的焦点,她将成为不列颠乃至世界的骄傲;即便不能亲历盛会,只要想想那万人空巷的盛况也让我激动不已.
7月7日,当伦敦遭到恐怖袭击的消息传来,我一时呆若木鸡;如同在梦中被泼上一瓢冷水,寒意彻骨却不明就里.8280公里的距离没能减轻我所受到的冲击:那是我的家园,而今却被人炸了个千疮百孔.木然地盯着电视画面,眼前所见的情景和脑海中的影像交织在一起,像幻灯片一张张一闪而过,让我分不清孰真孰假.看着惊恐而茫然的人群,我不禁问自己:"这,真是我的伦敦吗?"
 
待续
2005年07月13日

!@#$%^&*()_+

2005年05月29日

同题

2005年04月25日

对Donews的Server失望透顶,三天两头故障停机调试,故障停机调试

决定放弃这个Blog,尽管是第一个Blog,可是一个隔三差五“找不到服务器”的Blog已经失去了Blog本身的那些机能

MSN提供的空间虽然不大,但稳定性和站点设计上的自由性还是很值得称道的

通过这一次转移也可以提高Blog的可访问性,更重要的是希望能以此鼓励自己频繁地更新

这个Blog就只作为备份和其他用途了

新的地址是 http://spaces.msn.com/members/ega42/

2005年03月22日

首先产生的是定位的问题,截至目前对我来说都是模糊的.是对NIKE的市场策略做一个纯商业性质的调查,还是在NIKE成功的市场策略背后找到它与中国文化现状的切合点,亦或是介于二者之间?如果定位在后者上,那就需要庞大的时间投入,进行相对深入而不广泛的调查.


从精神和思想层面上来说,这个时间段的中国社会可能比历史上任何一个时候都要混乱。接受的更多,选择的可能性更多,反而更容易产生迷惘和混乱.

稍有异议。现代商业社会应该是在物质上选择丰富,而在精神上相对稀缺的。所谓迷惘混乱和艰难的抉择,大凡是在精神和物质,或是物质与物质之间的的选择。NIKE不同于其他竞争对手之处就在于,它不仅仅销售一种商品,也不仅仅销售一种文化,它把商品作为文化的载体(或者把文化作为商品的载体)来销售,这在行业中是首创。

西方的文化从19世纪中叶开始影响中国,甚至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说,是西方文化和思想改变了中国的国家形态。但是不能忘记一点,西方文化思想和中国一样也是处在不断发展之中,从所谓的雅皮士,嬉皮士,波西米亚文化到HIP-POP文化,到现在,中国文化,东方文化也在影响着西方乃至全世界(这样说难免有把中国置于重要位置的嫌疑)。

随便提一下,西方人学习东方文化一方面功利色彩太重,另一方面多少有点邯郸学步的味道。让我很不能理解是MIT斯隆管理学院的学刊上居然有一篇文章建议西方企业学习中国企业的管理文化……

从一家跨国企业本身的发展考虑,local for local的观念原则是必须贯彻的,但是,总部设在俄勒冈的NIKE在美国创立,在全球发展,它所有的文化基础都来源于美国文化。也就是说,即使HIP-POP文化现在并非美国文化的Mainstream,也应该是其中的一部分,更何况它大有发展的趋势。

恶性发展的趋势

HIP-POP文化的内涵究竟包括什么?是否真的如您所说,“black culture is a pessimistic thing, if not a bad thing, it’s aggressive ad it’s anti-educational, even anti-social. ”我们并非黑人,也不了解黑人,甚至我想几乎大部分的黑人并不真正了解这种文化的所谓含义,只是某些人一定要将其上升到意识形态的高度。那么好吧,就算它上升到一种意识形态的高度,这种文化是否真的有所形容的特质?

他们并不需要在主观上了解这种文化的实质,他们只是通过简单的模仿和拷贝来传扬这种文化,就他们的主体而言是无意识的。

您没有在西方社会中生活的经验,并不知道Black Culture是如何地臭名昭著。近5年来,美国恶性犯罪比例的上升,英国青少年反社会倾向的加剧,Black Culture在其中都扮演了关键的角色。固然这背后有复杂广泛的社会和历史背景,但如同一位美国黑人学者的判断一样,当前的Black Culture决不是一种积极向上的力量。

从NIKE在中国投放的广告和举办的活动来看,我认为它们是起了好的作用,并非“anti-educational, even anti-social. ”比如,“just do it”,”play to win”,”promise yourself a future”,”freestyle”,”i can”,”以你的方式去赢”,宣扬了极富个人主义和理想追求的生活态度,从学生的角度来说,这仅仅只是对自己的一种鼓励,他们并没有将其上升到hip-pop文化的高度,从这些口号当中,自信也许在潜移默化的增加。


这也正是在我在第一篇笔记里提到的,NIKE软化了Hip-Pop Culture里激进的因素,使它更能为中国人所接受。

事实上,所有国外国内的运动品牌都在用“口号”来首先树立自己的影响,从adidas的”impossibl is nothing”,安踏的“一切皆有可能”,李宁的“没有什么不可能”,并非只有NIKE在用它的“个人主义”来影响中国的受众,而中国的受众也并非只受到NIKE的影响。这个年代的中国人几乎接受了所有的外来或者内发的文化。我个人认为,他们的广告和口号是相当出色的,至少要比所谓的“今年过节不收礼,收礼只收脑白金”好得多吧?

在这方面,NIKE是首创。其他企业不过是后来的效仿者而以。也就是说,是NIKE为所有的同行开创了以Inidividualism为核心的中国广告战略。


NIKE主办的一些活动对于青少年来说,我认为也起到好的影响,中国3对3篮球赛、NIKE高中男子篮球联赛、NIKE青少年足球超级杯赛、4对4青少年足球公开赛等活动,选派一批代表美国自由篮球文化的“街头炫技篮球少年”来中国,跟中国的同龄人切磋球技,毛泽东说了几十年“发展体育运动,增强全民体质”的口号,我想如果没有这种现代的商业模式,可能不过是句空话。中国的青少年们接受了“积极运动”的思想,这是好的影响。当然,我也不能否认NIKE的确从中赚到了不少的钱。这是双赢的事情,至少NOT BAD。
同时,一些细节的HIP-POP文化不可忽视,从投篮扣篮姿势,说唱音乐的流行,街头篮球的盛行,甚至到嚼口香糖的神态,但是,这些改变了什么本质呢?


这些改变了中国人传统的思维方式,“Group-Orientated” culture. 中国人习惯用群体来保护自己,群体之外没有太多个人的空间;过分追求大一统式同化而忽视多样性可能性。西方文化中的个人元素的确渗透了群体的外壳,因此我们才能看到今天形形色色的个人主义。这个过程在上世纪90年代开始加速,在时间上与Hip-Pop在中国的流行相吻合。因此不能说Hip-Pop对此没有推动作用。


接着我要说到价值观的问题。这一代年轻人,尤其是大部分NIKE及其他运动产品的受众,还没有形成自我的稳固价值观,生活方式和生活态度。这是一个塑造的时期,追求自我,勇敢尝试,积极参与,这是NIKE给予大部分人的思想态度,我认识这也是属于HIP-POP文化的一部分,NIKE也许正是在这一点上抓到了年轻受众的心。

100%赞成。这个专题的目的并不是要针砭或者驳斥什么东西,而是对现象的客观分析。

而这一点,在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地区,都受到了效果。NIKE并没有“偏心”的将大部分文化分给中国。

NIKE在西欧东欧东南亚西亚南美北美近东中东分别采用不同的文化战略。他们选择中国战略的依据是中国的开放以及中国人的空虚,对于世界其他部分则有相应但各有区别的对策。应该说在中国是NIKE Hip-Pop文化的主要市场。

我也作为NIKE产品的受众,接受NIKE宣扬的文化观念,但我确信没有被其蒙蔽。年轻人还没有把口号上升到意识形态高度的能力。NIKE迎合了文化的发展趋势和大众的需求心理。

它迎合了大众的心理需求不假,至于是不适应和了文化的发展趋势就值得商榷了。

还有一点必须要知道,宣扬文化并不是NIKE的终极目标,那不过是赚取利润的手段而已。 除了HIP-POP文化,并不保证将来不会产生什么别的文化。也就是说,是社会本身人类本身的发展所致,NIKE只不过扮演了其中的一个角色而已。

社会发展决定论并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我们不能否认企业或者个人对历史发展的影响。我们不能否认NIKE的文化输入有能力让中国未来的文化发展偏离原来的轨道。

然后我要简单的从商业的角度来说。
整个体育运动市场仍属于刚刚起步阶段。单单就中国来说,整个市场空间仍是无可限量。(暂时还不包含农民阶层,NIKE的消费对于他们是空谈。)
1972年正式更名的NIKE定位只是一家运动用品生产商,他的对手无数,从互相模仿的ADIDAS,PUMP,二流品牌背靠背,亚瑟斯,到中国的李宁安踏。从原来的单纯的球鞋生产商,到现在的衣裤,背包,球类,各种运动装备,每一项NIKE都在寻求专业化(我好像在为它打广告),从专业品质来讲,目前没有人会指责NIKE的产品质量低劣。对于中国市场,NIKE的价格绝对不低,ADIDAS也没有降低身价,他们的受众主要包括学生,运动专业人员,年轻的专业人士,其中大部分属于定义的中产阶层。这部分人接受西方,尤其是美国文化的能力要比其他人强很多。
NIKE求新求变的产品风格也是其销售量居高不下的主要原因,每一季都有新的款式新的花样出现,按照人类喜新厌旧的思维来说,绝对是正确的。
NIKE的整体营销策略也非常符合中国人的心理,明星云集的广告,炫目舒适的产品,花样叠新的活动安排。在这其中,我想广告并不是起决定性作用的。
篮球,街舞,Hip-Pop Music. 这是对NIKE在中国营销策略的概括。本质上是一个东西,一种概念.

我的目的不是批判,并不在于指责NIKE带来的可能的不良影响.只是做一个客观的观察,和探究现象后的原因.

但是大体的框架依然还不清晰,在这周后的假期里我会逐渐把它们整理出来.

我的目的不是批判,并不在于指责NIKE带来的可能的不良影响.只是做一个客观的观察,和探究现象后的原因.

但是大体的框架依然还不清晰,在这周后的假期里我会逐渐把它们整理出来.

If they war is lost, then it is of no concern to me if the people perish in it. I still would not shed a single tear for them. Because they did not deserve any better.

                                                                                                                                                              ———Adolf Hitler

2005年03月21日

Channel 4意外地在周六晚上播出了Mel Gibson主演的We Were Soldiers,这是一部基于事实的电影,反应的是越战初期美国第7骑兵师(7th Cavalry)的第一营(1st Battalion)被派遣到Ia Drang Valley作战,在那里他们陷入越军一个整师的包围,最终依靠近乎疯狂的战斗精神和绝对的空中优势突围成功。

现实中这个营的指挥官是Lt. Col. Hal Moore,他的部队在这次作战中阵亡79人,另有121人受伤。越共军队的损失数字不详。

在此我无意评价电影的拍摄手法以及它背后的政治,让我感触最深的是Mel Gibson在接到撤离命令后在战场上对随军记者说的那句话:

Tell Amerian  people why we were here, and how these young men fought and died.

第二个问题我们已经在数不清的美国电影中得到了回答。

第一个问题的答案看似简单: Beacuse they were ordered to be there.

美国军队是在毫无思想准备的情况下奉命参战的,没有人预见到他们将在越南作战。美国政府的计划是在短时间内一举摧毁越共武装,而军队则缺乏基本的战场情报,没有长期作战的准备,他们过于自大。

随着战争的深入,越南就象是一片沼泽,紧紧地拖住美国的脚跟,吸血。在越战期间,共有4位美国总统先后执政,其中一位被迫放弃连任。直到现在,越南仍然是美国人内心深处的伤口。流落接头的越战老兵,被人民和他们的政府共同遗忘,仿佛在诉说这是一块怎样的伤疤。

他们是被背判的战士。在越南战争中阵亡的58,000名美国士兵来自美国的各个角落,他们与在La Drang倒下的79名骑兵一样,接到命令,奔赴战场,长眠不起。也许他们心中曾经无数次问过为什么,为什么他们要来到越南作战,为什么回国的日子仍然遥遥无期。但他们的死,打消了这一切问题,也让他们无愧他们的职业:Professional Soldiers。

当打仗和杀人也成为一种职业以后,我们不得不接受这样的现实:这个职业和其他任何职业一样有着他们必须遵守的职业道德,而且我们必须尊重这一道德。

Follow Orders

服从命令,无条件。

不服从命令的士兵,就象做假帐的会计师一样,是受人唾弃的。

那些在越南拒绝向平民开枪的士兵,坚守了作为人的本质,却失去了作为士兵的资格。

战争中一点点人性的光芒就会让人感到无限感动,但那已经超出了战争本身。

几星期前,英国的军事法庭开庭审理一个临阵脱逃的士兵,他曾经在伊拉克服役,后来拒绝参战而从前线逃跑回国。

几天前,女王向另一位士兵颁发了40年以来还没有人能活着领受的维多利亚十字勋章,以嘉奖他在伊拉克战争中两次拯救全排的英勇表现。英国三军总参谋长称赞他的行为“Beyond The Call of Duty”,而一条腿受重伤的他,面对记者则非常平静地说:“这只是我被训练去作的事”。

士兵被训练去服从命令,去作战杀敌,而不是临阵退缩。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反而是那个临阵逃脱的小兵成了舆论的宠儿,一夜之间他就从一个逃兵变成了反抗这场错误战争的英雄。他在大学演讲,向大学生们兜售他的胆怯,坦然接受无数的掌声和鲜花。而在他背后,被他出卖的战友,还在死亡的沙漠上等待着第二天的日出。

美国海军陆战队有这样一条格言

Unit,Code,God,Country

热爱集体,恪守信条,信仰上帝,服从国家

也许正是这样的格言注定了军人沦为政客手中玩物的命运,他们没有选择的余地,只能服从。

克劳塞维茨说过,战争是政治的产物。而作为战争最直接参与者的士兵们,却没有参与政治的权力。

可悲?

几星期前,英国的军事法庭开庭审理一个临阵脱逃的士兵,他曾经在伊拉克服役,后来拒绝参战而从前线逃跑回国。

几天前,女王向另一位士兵颁发了40年以来还没有人能活着领受的维多利亚十字勋章,以嘉奖他在伊拉克战争中两次拯救全排的英勇表现。英国三军总参谋长称赞他的行为“Beyond The Call of Duty”,而一条腿受重伤的他,面对记者则非常平静地说:“这只是我被训练去作的事”。

士兵被训练去服从命令,去作战杀敌,而不是临阵退缩。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反而是那个临阵逃脱的小兵成了舆论的宠儿,一夜之间他就从一个逃兵变成了反抗这场错误战争的英雄。他在大学演讲,向大学生们兜售他的胆怯,坦然接受无数的掌声和鲜花。而在他背后,被他出卖的战友,还在死亡的沙漠上等待着第二天的日出。

美国海军陆战队有这样一条格言

Unit,Code,God,Country

热爱集体,恪守信条,信仰上帝,服从国家

也许正是这样的格言注定了军人沦为政客手中玩物的命运,他们没有选择的余地,只能服从。

克劳塞维茨说过,战争是政治的产物。而作为战争最直接参与者的士兵们,却没有参与政治的权力。

可悲?

2005年03月17日

China’s Middle Kingdom’s hunger to Western gear and individualism
Nike was smart because it didn’t enter China selling usefulness but selling status

Phase 1: getting the Swoosh recognized.
Action:Outfit top Chinese athletes and sponsor all teams in Chinese super basketball league
Confronting Problem:
China’s culture
Education levels and test scores dictate sucess.
Solution:Spread sports among young people(high school league, etc…)
Key Selling point: American Culture

Phase 2:borrowing from black street culture
The idea is to connect Nike with a creative lifestyle, connecting the disparate elements of black cool culture and associate it with Nike.
Action:TV AD,public show,etc…
Confronting Problem:Restriction from the Government
Solution:adopt/transform Chinese “underground” culture to carry out the publicity

Phase 1 created a whole new cunsumer group,the Phase 2 tied them up to Nike.

2005年03月14日

Sunday  May 18 1980

Mount St. Helens,WA

It was a quiet and usual morning.

At 8:32 AM, the volcano sleeping underneath Mount St. Helens erupted.

With an earthquake measure 5.1 on the Richter scale, the north part of Mount St. Helens collapsed in a massive rock debris avalanche. Nearly 230 square miles of forest was burned or left dead. Meanwhile a mushroom-shaped column of volcanic ash rose thousands of feet high then fell onto earth, turning day into the darkest night. The 9-hour eruption changed Mount St. Helens and surrounding landscape dramatically, and claimed 57 lives.

It is the most famous volcanic eruption in recent Amercian history, but compare with all eruptions happened on earth since millions of year ago, it is only a small-to-moderate one. 

Link:Mount St. Helens Volcanic Eruptions: 1980 vs. Now

According to USGS(US Geological Survey)’s measurement, a eruption with the size or magnitude i.e. an erupted volume of about 1 km3 equivalent to that of Mount St. Helens is describes as a VEI 5. A series of small to moderate explosive eruptions from Mono-Inyo Craters Volcanic Chain, California, during the past 5,000 years ranged from VEI of 1 to 3. The 1991 eruption of Mount Pinatubo had a volume of about 10 km3 and a VEI of 5 to 6. The 1815 eruption of Tambora, Indonesia, had a VEI of 7 and a volume in excess of 100 km3. The eruption of Long Valley Caldera about 760,000 years ago had a VEI of 7 and a volume of 600 km3 of material. The largest ever explosive eruption on the figure occurred about 600,000 years ago with a VEI of 8 and a volume of about 1,000 km3 of material. It was at the most famous national park in America, the Yellowstone, and was the third time a VEI 8 SUPERVOLCANO occured at Yellowstone in an interval of 1.6 million years.

The first supervolcanic eruption at Yellowstone took place 2.1 million years ago, follewed by the second one about 80,000 years later. For each time the Yellowstone supervolcano erupted, it brought dramatic and horrifying consenquences to our planet.

To be continued.

  

According to USGS(US Geological Survey)’s measurement, a eruption with the size or magnitude i.e. an erupted volume of about 1 km3 equivalent to that of Mount St. Helens is describes as a VEI 5. A series of small to moderate explosive eruptions from Mono-Inyo Craters Volcanic Chain, California, during the past 5,000 years ranged from VEI of 1 to 3. The 1991 eruption of Mount Pinatubo had a volume of about 10 km3 and a VEI of 5 to 6. The 1815 eruption of Tambora, Indonesia, had a VEI of 7 and a volume in excess of 100 km3. The eruption of Long Valley Caldera about 760,000 years ago had a VEI of 7 and a volume of 600 km3 of material. The largest ever explosive eruption on the figure occurred about 600,000 years ago with a VEI of 8 and a volume of about 1,000 km3 of material. It was at the most famous national park in America, the Yellowstone, and was the third time a VEI 8 SUPERVOLCANO occured at Yellowstone in an interval of 1.6 million years.

The first supervolcanic eruption at Yellowstone took place 2.1 million years ago, follewed by the second one about 80,000 years later. For each time the Yellowstone supervolcano erupted, it brought dramatic and horrifying consenquences to our planet.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