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03月14日
剪了个短发,被很多人问:“舍得吗?”“有什么特殊意义?”“受什么刺激了?”……
开始还不觉得什么,随口答答就过了,后来被问得多了,自己也疑惑起来:“真有什么,连自己也没有意识到的吗?”
剪发的念头来得很突然。农历正月十四星期六,起了个大早,坐车去东莞考察开会的酒店。一天跑了5个酒店,身心疲累,晕车,在车上也睡不着,戴着墨镜望着窗外退去的风景,突然没由来地觉得无聊,“这么累到底为什么?”瞅着车窗玻璃上映出的自己的影子,瘦脸在长发的映衬下更显得憔悴,不免自怜自艾起来:要改变一下了。
回到家,已是深夜,Amy坐在书房,我冲进去对她一阵狂搂,“明天陪我去剪发吧”。“你舍得吗?” Amy狐疑地看着我,“当然!”我斩钉截铁。然后冲进房间,换衣、冲凉、睡觉。一夜无梦,因为心意已决。
农历正月十五早上,起床,Amy递给我一本杂志,“我觉得这个发型挺适合你,你拿去给5号(我们在“首脑”的御用美发师)看看能不能剪出来”。呜呜,什么叫默契呵。
就这样,我成为当天首脑××分店的第一位顾客,5号在和我家长里短的闲聊中完成了发型的改造。当然没有剪成杂志上的那种,但我觉得更适合我,挺好。
中午,顶着一头短发去看来深圳的大舅和舅妈。琳琳一见我,就惊呼:“换发型了!”我晃晃脑袋,得意地说,“刚剪的,脖子上还有头发渣呢。”看着琳琳的飘飘长发,还好,没有异样的感觉。和初次见面的大舅和舅妈相谈甚欢,他们对我的发型好评如潮,也不知是客套还是真的,反正照单全收。席间,大吃特吃舅妈从家乡带来的腊牛肉、腊香肠,然后摸着滚圆的肚子回家。晚上和AmyVictor吃元宵应节,同样,他们对我的新形象表示了极为乐意的接受。
然后,就是第二天到公司接受同事的评论。迄今为止,大家都觉得适合我,但上面提出的问题也让我对自己的兴起之举有了不多不少的“反思”
 
身体发肤受之于父母,古人对头发很为珍视,要对三千青丝动刀动剪,肯定是了不得的理由。但对于我,却从来没有这样的感受,也许是从小妈妈就对我的头发长度和形状进行了极为宽松的管理。
听我奶奶说,我的头发自出娘胎就很好,又黑又亮,我也记得妈妈的同事常常逗我说我偷偷擦了妈妈的发油。但即使有这么好的头发,我也没蓄过什么长发,小时候为了上学省得每天梳头,我到小学一直都是短发示人,不是童花头,就是女式男头。负责打理我的头发的,是妈妈带我常去的大桥理发馆的那个和蔼的赵师傅,40多岁,还是劳模呢。每次去理发她都喜欢逗我,为了让我乖乖地坐在椅子上不乱动,经常给我准备好看的连环画和好吃的糖果。即使我一个人去,她也不会弄错我要求的发型,反正就两种嘛。那时候,妈妈的头发也是赵师傅给弄的,逢年过节烫个发什么的,隔三岔五就去,现在我还记得理发馆的样子,每次回去都去老地方看看,当然,理发店是早不在了。
整个小学我都是短发,只是在3年级的时候留过很短时间的长发,后来由于被市里游泳队的教练选中成队员,集中培训了1个多星期,每天下到水里清理头发麻烦,妈妈就又给我剪了。结果我记得,剪掉头发的第二天,我就意识到自己不适合游泳运动,毅然决然地离开了游泳队,重回学校读书。
然后,就全是短发的回忆了,一直到高二,为了自己喜欢的男生喜欢长发,留起了长发,一留就是6年多,所以,整个大学时代,我还是赶上了“长发飘飘的年代”,大四,我们开始分手,我一次剪了个有生以来最短的头发,类似于板寸,当时是逆反心理作祟,后来不敢尝试了。
工作后一直属于中长发,近两年因为懒得去美发厅打理,所以蓄成长发省事。所以至今,我还是只会梳马尾和极简单的“公主头”,连麻花辫都不会,更别提风靡一时的蜈蚣头、鹰翘头了。
 
扯了这么多,实际上就是说,我的短发是有历史渊源和心理、生理基础的,所以,诸位不要惊奇。而且,发型的改变不代表心态的改变,我虽然想改变自己,但不会从头发开始,更不会在头发结束。
谨以此文献给对我改变发型之举关心、操心、挂心的朋友们。
好久没写文字了,今天查看自己的博客,最近的一篇是214情人节那天随性记下的,当时以为没上传成功,意兴阑珊了一阵子,现在可好,又捡回来了。现在翻看起来,还记得那天敲文字时,厨房飘出的饭菜香,以及欣肝儿在旁边高兴的尖叫声。
 
春节过得很愉快,好久没有这种轻松的感觉了,回老家也会因为人情客套、奔波权衡而伤很多脑筋,而在妹妹这儿,却单纯得多。三姨、姨父、妹妹、妹夫、表弟、欣欣,还有我,一家7口人每天都乐融融,每天最高兴的是在晚餐桌上,人聚齐了,唧唧喳喳地热热闹闹地吃一顿饭。我也在轻松的气氛中,接替产后瘦身的妹妹,成为新一代的“汤王”。
欣肝儿是个开心果,天生乐观不知愁,每天都有经典的表情和举动成为全家人的笑料。围绕这个小太阳,我们每个人都甘心当路人甲乙丙、大树石头、椅子靠背什么的,众星拱月地呵护着她。我们的作息时间也以欣肝儿的吃喝拉撒为点,看着小人儿一天天地强壮、活泼,幸福的感觉无以言表。
小时候,和妹妹、表弟的团聚习以为常,每个周末都能见面、打架、争吃的,过年就更不用说了,早早地被父母洗刷干净就丢在了一起,往往是三十除夕还在为放爆竹打打闹闹,大年初一就又高高兴兴地扯着衣角走亲戚去了。但现在,要能聚在一起还真是不容易。妹妹年前放假晚,年后上班早,每天晚餐上相聚后,相约着散步,成为我们三个最爱的时刻。最后的一次还遇上了难得一见的小雨夜,那一夜,在厦门高崎机场附近的人们肯定记得在雨中疯跑和疯闹的三姐弟吧。
姨妈和姨父的生活完全被欣欣占据。姨妈年轻时可是方圆几十里有名的美人儿,至今我还能从长辈们那儿听到对“段氏三姐妹”品貌的好评,以及她们当年的轶事。现如今,姨妈已经甘当鬓发纷乱、娇儿满怀的外婆了,每天为欣肝儿的奶粉、米糊、水果如何搭配营养伤脑筋,每天都掐着时间给欣肝儿把屎把尿。你能想象一个酷爱八卦的美妇现如今已经成为一个一开口就报告“欣肝儿今天的拉了几泡屎尿”的标准外婆了吗?
对于姨父,我只能说,半世的英明和神武在欣肝儿的屎尿夹攻、娇笑憨态前也举手投降,乖乖地成了二十四孝外公,也成为欣肝儿最喜欢的肉垫儿和玩具。看着和欣肝儿玩成一团的姨父,彻底改变了年少时对他的畏惧,觉得他是一位好可爱可亲的长辈。
妹夫,虽然我仍然怪他这么早拴住了我妹妹,但我还是很佩服他的眼光的,找到了世间稀有的珍宝,还有他对我姨妈姨父及这个大姨子的照顾,所以,我有那么一点点喜欢他了。
……
以前对自己的文字功底很是自信,但面对这种幸福的感觉,我却难以描述。最高境界的文字,是朴实无华的,所以,请允许我这么絮絮叨叨的大白话。
2007年02月14日

   

   幸福是什么?

       也许,人前的辉煌会让人觉得幸福,工作的顺利会让人觉得幸福,受人尊敬和肯定也会让人幸福,但是——经历了年前的忙碌、会中的光彩,到现在恬居家中的安宁,我觉得,这才是我更爱的幸福。

       10号公司年会的喧嚣还未完全褪去,11号清晨,我已经在身在前往厦门的大巴上了。如今,我和亲爱的欣肝儿已经朝夕相处了两天多了。

        年会如料想中顺利进行,狂欢过后,来不及和同事们K歌庆祝,也来不及换下司仪的正装和妆容,10号深夜的我心急如焚地赶往家里清理行李,只为了能准时赶上11号的长途大巴。一夜未能安眠,眼前老是浮现欣欣的笑颜,想着第二天就能亲到她的小脸蛋,这种幸福的满足感真是无以言表。以前,我认为工作着、充实着是幸福的,现在,我觉得,和亲人的团聚指日可待才是最幸福的。

        其实,这一个月来我都没有睡好过,组织会务兼现场司仪,工作强度和精神压力是无法向人言说的,每天,只是在以能和欣欣见面倒计时的鼓励才让我能撑下去。出发前一个星期,表弟也来了,每天工作、加班完,还要惦记他的饮食起居,一瞬间,姐姐的责任让我又强大了不少。其实,有时候,幸福就是有能力、有条件照顾自己爱的人吧。

        现在,每天都能在欣肝儿的欢叫声中起床,每天都能亲到她的小脸蛋,每天都能让她撕扯我的头发,每天都能哄她入睡、迎她起床,每天都能端她的大小便,每天都能逗得她哈哈笑,这种感觉,真是幸福。能和自己爱的人朝夕相处,我很幸福。

        现在,每天和阿姨、姨父聊聊家务事,吃他们精心准备的一日三餐,听他们的唠叨,我也觉得幸福,终究,有人照顾、被人疼爱是幸福的。

       能将这种幸福感告诉大家,和大家分享,尽我的力量让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觉得幸福,是我最大的幸福。

2007年02月02日
        终于看完了《名声大震》,好累,也好不甘心。
        其实一开始并不看好这个节目,除了少数几个当红炸子鸡,多半是过气的明星加二流的歌星,勉强撑起了这个节目,但似乎所有频道的周五晚间档节目编排实在不出彩,所以在一个月前,也就是赛事开始了一半多后,才渐渐锁定了湖南卫视的这个节目。
        同样,一开始也不看好谢雨欣和郭涛这个组合,主要是掺杂了过多因为谢雨欣先前报道而起的主观看法,记得刚刚开始看的那场,他们也是历经PK后艰难晋级,穿插在节目中的VCR中谢雨欣对郭涛因赶戏而无法抽身练歌还颇有微辞,当时就觉得他们太不搭调,太不默契了,但竟然,一路走下来,反倒是他们这对组合给了我最大的惊喜和感动。谢雨欣很要强,明明很计较得失但就是不让人反感,因为她很认真,有一种“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倔强,几周下来,竟然可以让我心生敬佩;郭涛的高音竟然飙得很不错,尤其是和周晓鸥搭档的《你到底爱不爱我》竟然是由他来唱最难的副歌部分的,居然唱得很好!至于那首“鸟人”版的《飞得更高》是我认为这个节目里非专业歌手唱得最好的了。郭涛用他的坚韧和努力平衡了谢雨欣的锐气,让这个组合呈现出一种柔和的大将之风。
        朴树和刘璇的组合简直是惊世骇俗,除了湖南卫视,大概不会有别的制作方会有这样的创意,敢把这样两个没一点搭旮的人捏把在一起,还闯到了季度总决选。但凭心而论,刘璇唱得不好,朴树带得也不好,所以还出现了两人“唱英文歌比唱中文歌记词还好”(向说出这个评语并进行质疑的谭非评委致敬!)的奇怪现象。
鉴于《名声大震》的评委们都是敢想敢说的主儿,评价也相当中肯,甚至有时毫不留情面,所以我在这里就不做赘评了。
        但,我……我……我……还是不甘心啊!要知道,在主持人和发短信提示一唱一和的撺掇下,我生平第一次发短信支持了08组合谢雨欣和郭涛啊,还一口气发了10条!结果,在按区域记票的规则下,前6个区域里,04号组合朴树和刘璇提前以4个区域的票数领先而获胜,由于时间问题,主持人并没有宣布他们在最后以个区域“华南”的票数,所以,我连谢雨欣和郭涛在“华南地区”的最终票数和相对结果也不知道!太打击我了吧!
2007年02月01日
从早上一起来就觉得自己不对劲。
昨晚明明睡得不晚,但早上就是起不来,头晕得厉害;
肚子痛得难受,冲进洗手间,坐在马桶上,可又没了动静;
从衣柜取衣服,拉掉了一大片,刚把衣服穿在身上,扣子竟然掉了,在洗手台下摸了半天才出来;
梳头发,左手拉住发辫,右手拿新买的发卡,发卡又掉了,镶嵌的闪粒差点没掉出来;
归拢手袋,拿手机的时候,手机链的吊坠叮叮当当掉地了;
开冰箱找酸奶,刚一开冰箱门,里面立着的东西哗啦啦全倒了;
……
看来,今天的气场太衰了,我暗暗给自己鼓劲,一定得顶住,千万别出什么大事啊!
于是,小心翼翼地过马路、上车,战战兢兢地下车、过马路,直到到了公司,安全坐下,才舒了一口气。
上午平安地过去了,中午吃了饭,为免节外生枝,取消了逛街运动,乖乖地回公司睡午觉
下午刚一上班,同事又告诉我,上周谈得好好的工作,刚刚在费用上又有了问题,Faint……
看来还不能掉以轻心,得继续运用我积攒已久的气场来抵御这股来历不明的恶势力!
赐予我力量吧,我是超级无敌不倒翁爱死磕淑女张Linlin
2007年01月29日
有一部电影,无论它重放多少次,我都会看,成为我观影史上的绝无仅有;
有一部电影,虽然惜败于奥斯卡奖,却被所有影迷奉为经典,顶礼膜拜;
有一部电影,历经时间的磨练,仍然能在任何时候直抵人心,荡涤灵魂;
它——就是《肖申克的救赎》。
 
作为一部经典,已经有太多人对它进行了剖析,无论是原作的力量、改编的成功,还是影片的内容和形式的无懈可击,在专业和非专业影迷心中,《肖申克的救赎》都是无法超越的。奥斯卡当年在它与《阿甘正传》的衡量煎熬中最终选择了代表美国精神和历程缩影的后者,使得它的众多拥蹙用一种复杂的补偿心理将它推上了“奥斯卡头号遗珠”的地位,并且以一种更加坚忍和强大的方式成就了比奥斯卡更能赋予它的意义。
 
现在,对它的任何评价都是多余的。但我还是忍不住将我第N次观摩这部电影后的激动和震撼表达出来。第一次在大学看这部电影,完全是冲着斯蒂芬·金作品的名头去的,等到得知它PK《阿甘正传》落败奥斯卡的轶闻后,更是对它凭添了一份特殊的感情。一看之下,蒂姆·罗宾斯和摩根·弗里曼都成为我喜爱的演员,“杜安迪”甚至成为我的理想伴侣。说实话,十多年前看它,惊奇于情节的离奇,以至于只记住了故事梗概,而忽视了很多细节,更不要说作者和导演想要传达的一些东西,但毕竟还是对它留下了一个特殊的印象,也留下了以后频频结缘的由头。
 
后来,随着阅历的增长,观影经验的积累,对它的理解也越来越深切,一些细节已经成为永久的感动瞬间:
忘不了安迪第一次给囚友们放意大利歌剧,整个监狱安静又肃穆地聆听,那一刻,他们对“美”和“自由”的理解一定也是终身难忘的;
忘不了安迪一手创建图书馆,囚友们在自己参与建设、窗明几净的图书馆里读书、听音乐,让自己干涸的人性再一次感受到了甘霖;
更忘不了安迪爬出污秽的下水道后,在风雨雷电交加中举起双手、仰望天空、庆贺自由,那一刻,“自由”的意义更加强大地震撼了每个人……
在精神寄放给上帝、肉体被预警掌握的监狱里,安迪始终是格格不入的,他从来没有放弃对自由的希望,从来没有舍弃对命运的掌控,所以,他能最终靠自己、而不是上帝来完成对自己的救赎,甚至连带拯救了朋友,惩罚了监狱的罪恶。那把放在《圣经》里的石锤和专业的理财技能,是安迪救赎自己的工具;而安迪身上没有泯灭的人性和“自由”的渴望,则是他拯救自己和他人的最终力量。
 
安迪的故事并非仅仅发生在肖申克监狱,人生的牢笼无处不在,每个人都有被禁锢的可能,或被工作、或被情感、或被生活,但安迪告诉我们,只要有希望,相信人性和自由,终究能获得救赎。
2007年01月10日

    近来,疯狂地迷上了火锅,还是自己动手配料做的那种。开年以来,已经吃过三次了,一次朋友家,两次自己家,但还意犹未尽,正在积极寻找和撮合第四次涮锅的机会。

火锅也许是最具有中国文化特色的食品和烹调方式了——

    首先,它将 “火”这个人类文明起源的作用发挥得淋漓尽致,整个烹调和进食的过程都离不开“火”;

    其次,它兼容并济,荤腥不拒,各种爱好的人都能同坐一桌,找到自己能涮的东西,最能体现中国文化的核心——“和”;

    再次,各种配料都有下锅的次序和讲究,各种东西都有各自的火候,所以有的能煮,有的可以泡,有的只能涮,有的可以一开始就开煮,有的必须水开了才涮,还有的只能在最后下锅,这些讲究都能在中国人遵守规矩、次序、度等文化中找到根源;

    还有,……

    ——总之,只要你愿意想,总能找到更多火锅的文化意义,为自己吃火锅的爱好找到高于口腹之欢以外的崇高理由。中国人里面还很少有不喜欢吃火锅的吧?

    虽然日本、瑞士等别的国家也有火锅,但多在精致上下工夫,少了中国火锅这种最能激起人的原始欲望的劲道和味儿!

 

    我爱吃火锅,除了喜欢它简单至极的烹调方法,能同时吃到许多钟爱的蔬菜和豆腐的方便,以及一边做一边吃的乐趣外,最喜欢的就是它能让朋友济济一堂、彼此分享的感觉,不管你来自东西南北,不管你爱吃酸甜咸辣,不管你味重还是喜淡,都可以在火锅里找到适合自己的口味。

 

    来吧,劝君再涮一次锅,与尔同销万古愁!

2007年01月09日

    跨进2007年,由衷地感到危机。今年,我的“奔3即将升级,我将正式迈入“3字头的人生。想到这里,紧迫感油然而生。在长达9天的慎重考虑,外加几乎一个晚上的不眠之夜后,我决定,2007年一定得做些什么,以前做得好的得规范,做得不好的得补救。

         在经济性、可测量、可操作性、可改进等多方因素综合考虑,我决心今年年内务必要做到以下10件事——

         1、逢单日给爸爸打电话(因为单日多嘛,不信你数数日历……);逢双日给妹妹和欣肝儿打电话

         2、至少回家看妈妈1次,向她汇报我的近况

         3、在工作中保持微笑;临睡前沉思,反省一天的得失

         4、每天发现自己的1个缺点并改正;每天赞美别人5次以上

         5、每天必定大笑一次;如有必要,定期大哭一次

         6、去一个从未去过的地方旅游

         7、精通一门以前从未掌握的技能,如做饭、打毛衣、十字绣、剪纸、造导弹什么的

         8、不一定每天看电视、上网、看报纸,但一定每天看书!

         9、原谅、忘掉某些人;至少谈1次有结果的恋爱并享受过程

         10、最后一个——恢复慢跑的锻炼习惯(天知道,我这个习惯已经中断10年了!好吧,咬咬牙提出来吧!)

        

         Come on!大家来监督吧。

2006年12月29日

 

    如果用时髦又俗套的方式来形容2006年的恋情,我想,《悲伤恋歌》和《单身情歌》可以入选,前者代表过程,后者代表结果。

         并非自嘲,这是对自己很勇敢的一个总结。几段或明朗、或暧昧,或荒唐、或精致的感情,终于永远地留在了2006年。

         2006年的最后几天,我终于可以轻松地面对这些我曾经刻骨铭心过、轻描淡写过、小心试探过、大胆表白过的对象,看着他们各自都活得很好,我由衷地高兴。有些人,可能连朋友也不能做了,有些人,可能连面也见不到了,有些人,再也不能交心了,有些人,再也不能接近了……对此,我既感遗憾,又觉庆幸,但从不后悔,因为,我全都真诚、真心、真切地投入过、付出过,因为某些原因,我们没能走下去,但曾经共同经历过一段一起走过的日子,足矣!

         如今,结束掉,就可以轻松上路了。

         嗨!你好,2007……

 

 

耗资近4亿的《满城尽带黄金甲》在视觉上确实是一场盛宴,黄金、琉璃打造的金壁辉煌,华服、皇冠渲染的王者风范,长廊、高檐提升的宫闱氛围,高殿、长梯营造的皇城气派,千军、万马堆砌的逼人杀气,无边无际、无所不在的菊花图腾……这些场景被动辄航拍、俯拍的长镜头尽情地展现在观众面前,使整个剧的形式感达到了极限。

尽管一众演员在首映式上纷纷说“既有形式,又有故事”,但内容的编排与形式相比,仍然差几个档次。张导借了中国现代戏剧的名作《雷雨》的内容,,但改编却有“画皮画骨难画神”的尴尬,给人“心有余而力不逮”的感觉。而对《雷雨》情节的拙劣模仿,让人不仅没有对导演精心移植的这场宫廷政变有所唏嘘,反而对仅仅为了不让王后继续喝药而起兵的造反理由有所疑惑,看着那么多的士兵因为他们的王后不愿喝药而被策反,进而血染菊花,充当炮灰,不仅让人感叹,真是一碗药引发的血案。    

       药,在《雷雨》原著里,是体现封建权威的一个重要表征,周朴园强迫繁漪用药,表明他可以支配她的身体,安排她的生活;而当这个重要的情节被移植到《满城尽带黄金甲》中,大王对药房和药方的痴迷,就只能从心理角度来剖析,应该来自于对权力的执着。从一个小校尉篡权到大王,他应该经过了难以想象的残酷兵变,再加上多年的兵戎生涯,他更喜欢这种于无声、无形中决定人存亡的的权威象征,不动声色地将别人的身家性命玩弄于股掌,也符合大王喜怒不形于外的身份。至于为什么要致王后于死地,是发现了太子与她的私情,是多年的忍耐到了尽头,还是早已发现了王后的谋反之心?我们不得而知。但过早地揭示“草乌头”的秘密,以及蒋太医对女儿小婵的一番提醒,却削弱了“药”在片中的寓意,这是片中每隔一个时辰就由宦官的一片尖鸷嗓音提醒王后吃药的氛围也没法弥补的。

         至于杰王子因为母后的一番告白,就为内心里的谋反欲望找到了一个堂而皇之的借口,更可以看到编剧的无力。很明显,杰王子是大王的三个儿子中最杰出的一个,也是最像大王的儿子。在《雷雨》里,周朴园也多次惊诧这个敢和自己当面叫板、自己管家的儿子,才确实具有自己的某些特质。《黄金甲》里,杰王子早年肯定也有不让老子省心的时候,这也多么象他靠造反起家的老子啊。而且影片最后,大王心力交瘁地在菊花台上说,原本想在典礼之后改立杰王子为太子的。我们姑且不论这是否是大王惺惺作态,但他确实是想借此说明“我给你的,才是你的;不给你的,你抢也抢不走”,说到底,还是强调大王不可违抗的权威。

         用不再让母后吃药来支持自己的造反理由,恐怕杰王子自己也是说服不了自己的。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才让这部剧有了一点悲剧色彩,但,也是最浅层次的悲剧。多少无辜的御林卫、兵部官员在不明不白中称为这场家庭悲剧的陪葬,当他们的血和遗躯被迅速地清洗,战斗的地方重新被铺上红地毯,呐喊过的天空重新飞扬着歌功颂德的华章乐曲,他们的冤魂肯定不会甘心走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