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08月30日

2009年04月03日

2009年03月22日

真的有趣

2007年05月29日

五一回家呆了一个月,在枯燥的等待后,整理了思绪。感觉家里很好。山好水好人好。

烈士公园的一处小亭子,周围的草地很好,亭子上爬满了爬山虎,旁边的大叔在玩空竹。

…………………………

DoNews是不是要倒闭了?怎么系统如此混乱?咋连个照片都传不了(70k 600X450 jpg)?

扫兴,好不容易有兴致更新一下blog……

2007年02月25日

今天正式上班,依据这个行业的规矩,要放炮。

鲁谷就有卖炮的点,结果经理和宝到五里店转了一大圈,花了200多买回一堆,大家翻阿翻啊,没发现二踢脚,都询问的望着宝。宝很不耐烦的说,就这些了。

于是大家分头点炮,一千响电光炮很响,36响礼炮也很威风。敬爱的胡姐抢到了一个72响的DD,大家觉得应该会很美。

点燃了,点燃了。

第一个小筒开始温柔的发出火花,大家笑了。看上去是给孩子玩的那种。

一个接一个,小筒们努力的迸发着,柔弱的火花在阴霾的空气中似乎很温暖。大家也没有歧视这小火花,静静地看着。

突然,一个小筒毫无征兆的爆发,红色的火苗窜出2米高,然后绽放出银色的小花。

这就是火树银花了。

这时节,那些已经迸发过的小筒,正静静地依靠在一起,望着空中的灿烂。他们在想什么?他们只是这场灿烂的前序,但是他们已经完成了使命,有了他们,才有这灿烂的可贵和辉煌。

火树银花的背后,是一时的辉煌,是无法永恒的灿烂。但这些小筒的使命就为了创造着一时的灿烂。难道这一时的灿烂没有为人们带来愉悦?

向你们致敬,一时的英雄。

2007年02月18日

今天值夜班,8点,偷偷回家。

街上爆竹声声,突然觉得这时节可浮一大白。

 

2007年02月11日

单位是建筑业的,所以车多,从50T大吊车到夏利,看起来选择项很多。

自从双环(被我们戏称为奥迪A2)的轱辘连续掉了2次,经理就再也看不上它了,先是借了王工的切诺基(小妾),然后直接从供应商那借了一辆全新的老款捷达。

新车我是没有资格碰的。虽然我有勇气提出来,经理却连眼皮都没抬一下就否了。因为现在捷达就是他的一切……

夏利的离合太高,感觉闸线总有随时绷断的倾向,方向太沉,但是不容易跑偏,刹车时有时无,完全凭运气和人品。但是夏利却是我唯一能名正言顺用的车——实在是看不入眼。

小妾倒是很好用,虽然三元催化直接去掉了,但动力性在那摆着,跑工地和长途最适合了。每次用完我总是不遗余力地捧一下,但王工不为所动,尽可能减少我碰车的机会。也是,除了他女儿,小妾也许比他老婆还重要。

双环自从被经理遗弃后,我就觊觎上了。但是宝同志资历比我老,敏足先登了。也是,人家开双环的时候,我还没来北京呢。

那次去拉油碰了碰金杯,感觉不错。虽然破点,比夏利强。但是没有人赞成我玩那个,说是送死……

就更别提工程车和吊车了。

唉,还是老老实实玩夏利吧。

2007年01月20日

http://www.tudou.com/v/BsVYHbhdfX0,

好多播客都放了,回响不好

2006年11月02日

眼睛。
深邃、冷峻、宁静的眼睛。
这双眼睛,突然泛起一丝漪涟,瞳孔缩小,精光四溢,眼角微微皱起,仿佛狮子锁定了猎物。
J摸索到那根鼻毛,拇指和中指一掐,狠狠拔了下来。在指尖揉揉,拿近了瞅瞅,乖乖,还真是油光锃亮,坚韧挺拔,堪称鼻毛中的极品。
这是今晚的第12根。小心的将其放在烟灰缸盖上,与前11个殉难的弟兄并肩安葬,拇指和中指马不停蹄,接着搜索下一个目标。
电视里刚才仿佛还是一群依依啊啊的小孩在蹦弹,怎么转眼又换了清宫打扮?Anyway,无所谓。L半躺在沙发的另一半里,眯着眼瞧着搁在大腿上的笔记本,挠着头,脚趾起劲的在茶几上搓着。最近公司新来的VP老找他麻烦,那点不多的头发被他挠得无所适从,战战兢兢。
“唉~~~~”J放弃了摸索,暂且饶过鼻毛们。随手掏出一颗烟,点着。
“又叹气?你有什么好叹气的?成天吃饱了睡,睡饱了吃,猪都没你丫幸福。没事打几个电话找找客户,帮我翻译翻译资料。”L抬起头来,指指J旁边的烟盒。
“你TM不是号称戒烟了吗?抽烟对传宗接代不利,小心我告Lisa!”J狞笑着递过烟盒去。
“靠,这包烟不是昨天买的吗?怎么就没了?耍我呢?”L从J手里夺过烟灰缸,在一票烟屁股里认真地搜索着。那些被摁得七零八落的烟屁股们在烟灰缸的各个角落挣扎着,悸动着,仿佛在呐喊“选我吧,选我吧!”选出半颗长得还算差强人意的点燃,L又躺回沙发中去。
房间里回响着电视的声音,J和L盯着电视,眼神空洞。除了一张丑陋的席梦思占去了3/1的空间,一张看不出款式、颜色的沙发,一台20寸彩电,这间不足20平米的小卧室就乏善可陈了。房间的角落里七零八落的扔着IBM电脑包、报纸、烟盒、手机充电器,网线、电话线缠得像蜘蛛网。
电视里开始播放美宝莲净柔水润啫哩粉底广告,J和L同时坐直身子,深邃、冷峻、宁静的眼神再次出现。
“上帝的尤物啊~~~~~~~”J不禁呻吟。
“这妞到底是谁?”L静静的问。
“你丫问了不下百遍了,太执着了吧,小鬼?”J拍拍L,起身去上厕所。厕所传来的仍然是美宝莲的广告歌曲,被J哼得如此的猥琐。
“MD,还能难得倒我?好歹我也是IT精英!”L坐起身来,狠狠地把烟头摁灭在烟灰缸里,搓了把脸,笔记本连上网线,双手在键盘上敲击如飞。
当J从厕所里出来时,L与笔记本之战正如火如荼,只见得笔记本屏幕上不断变幻的窗口倒映在L的眼镜上,倒是令人想起那句谚语——“认真地男人是最美的。”
“咋了?阿扁下台了?超女暴内幕了?”J凑过去。
“这妞有50%可能叫李香缘。”L摸摸下巴,一如在公司会议上作报告。
“什么叫50%?还有50%叫什么?”J有点迷糊。
“貌似有人查证,嗯……也有可能叫李惠思。”这话说得含糊,L也停止摸下巴,改挠头了。
“哪查的啊?”J本阶段非常喜欢看人抬杠,不管什么事,八杆子打不到的杠,只要有人抬,他就有兴趣。
“百度帖吧,都分两派开打了。”L指指屏幕。
待J定眼观瞧,屏幕上一排一排都是充满火药味帖子:
 激动中“`找到美宝莲净柔水润啫哩粉底得广告了““ 
 她是叫李香缘吗= =? 
 【请问她是中国人吗?】 
 【图片】香缘得壁纸~~~~!!!!!最新~~你绝对没有见过~ 
 【取名】大家来想想我们粉丝,应该有个统一的名字 
 我们是李香缘de粉丝团!!! 
 李慧思VS李香缘 
 ~~~各位香水们进~~不是就不要来捣乱~~~~斑竹加精 
 擦亮你们的眼睛吧别把那个Cice Li错当成她了 
 反问一句,如果是李慧思,那么她的个人相册上怎么没有一点她…
 晕啊~~~~~~~~她到底是李香缘还是李慧思啊??????? 
 香缘Q群,有香缘的广告片段哦~~[精品] 
 吧主请拿出你骂人的力气去找些新图来吧 
 大家都来看看啊!!!!!!!李香缘>>>>>>和潘伟伯 谈恋爱啊 
 居然有人拿她和李宇春比,太不应该了. 
 香缘吧的吧主 去慧思吧吧! 
 【最近比较烦】如果你不喜欢李香缘,请你们离开,不要到这来捣乱
 【打黑专用帖】莫辩。莫气。莫激动。此帖专职灭李香缘黑。[精品]
 你们班人说你笨看来还真不假的!!!!!!!!!!!!!!!!
 拜托!拍广告的是叫李慧思!不叫李香缘!!!!!!!(证据) 
 不要再称呼她李香缘了 
……
“真能扯,还有QQ群啊!”J揉揉眼睛,打了个哈欠。“我只是喜欢这个MM的模样,管他香缘还是惠思呢。”
“没出息,连自娱自乐都不投入,活着干吗?”L推开J,继续看帖。
“你出息,你出息咋被新来的VP堵得像个无头苍蝇?”J斜睨着L,站起身来。语气却带上了一丝挑衅的味道。
“找抽呢?滚!”
等到J洗完澡出得厕所来,L的卧室已经关上,但门缝里依然闪着光,偶尔还有键盘的敲击声,J无语的笑笑,转身回自己的屋睡了。
“嘟~~~嘟~~~~~~”J被电话吵醒了,是L。
“说!”被人吵醒是J最忌讳的事,尤其是本阶段。因为能睡到自然醒已经成为他为数不多的优势之一了。
“靠!都下午2点了,你丫还在睡!我跟你说个乐子,今天早上我在公司内部网论坛里发了个帖子,问那个妞到底是香缘还是惠思。你猜怎么着?一上午回帖200多,而且分成两派,贴图的,贴视频的,中午吃饭,两派在食堂里吵起来了,哈哈哈哈……你猜新来的VP是哪一派的,他竟然追着我到楼顶要跟我理论,一点的会都推迟了,老总都怒了……”
话筒那边的L显得有点歇斯底里,J只好把话筒从耳边挪开,疑惑的看看表,下午2:30。拉开窗帘,窗外万里无云。

2006年10月20日

2006年10月20日,让我们记住这个伟大而不平凡的日子吧!

我的路考终于TMD过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