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1月23日

打开中文Google,输入"办证",哈,在赞助链接中有一串代办证的广告,就要赶上公交车站台前深南大道路面上那一片片涂鸦了。

Adwords广告的底线在哪里呢?

P.S.有人知道Karen现在哪里或在哪个论坛活跃?我想读到Karen最新的文章

2005年11月15日

像年轻的妈妈教她成年的儿子一样
帮我系好了鞋带
哈,我又可以走更远的路了

是啊蝴蝶结
现在还停留在我的鞋面上
不忍心捉它到我的掌心
怕惊扰翅膀下那个香梦

看着你一会儿恼
又很快破涕为笑
我真的有点儿不知所措

北京GG还在我耳边讲着
人生,还有人性
我和你并排坐着
眼睛望着眼睛
哈,像爸爸带着女儿来看大夫

2005年11月09日

住在深圳竹子林,公司的集体的宿舍,楼房属于三建公司的员工楼,年代属于比较久的那种,外面一下雨,楼房走道里就散发出阵阵臭味。

我的邻居们,大部分是三建公司的员工和家属,听我们经理讲他们是工程兵。既然是工程兵,那应该是深圳最早的建设者了,说不定地王大厦一些让人目炫的楼房就是他们建的呢。

不过现在我的邻居们可能碰到一些小麻烦,先是我们所住楼房以及后面几栋楼房的人,连续几个早上在三建大厦门口前集体静坐,下班有时候看到也没有散去的意思,看到男男女女们在争吵,吃饭的时候就问同事怎么回事,呵呵他们讲可能楼房要拆迁,补偿不公平什么的。

再后来,早上五六点钟,我睡的最深的时候,就被楼下的大妈用口音很重的大嗓门喊着什么"大家都出来呀""你们不想要自己的退休金了",吵,一直吵,直到我把头蒙住又沉睡过去。

八点钟了起来上班,看到小区车库门口前面一些小车在排队,从车库到马路口短短几十米的距离就有五六辆车排队等着,继续往前走,发现警车和警察,一个警察还在理论着什么,走到路口才看到两个车道的路被大妈们用超市前的玻璃钢座椅挡住了,哦他们把事情搞大了。

中午,把三建大厦的门口堵住,里面的证券公司航空票务公司的一些白领就不能出来了,我看到有人通过窗口递送盒饭,中午饭桌上,问同事为什么那些保安不敢动呀,呵呵他们讲保安怎么敢,那些工程兵的老婆会动手打人的。

晚上,一些上级的文件贴在三建公司楼房大门处,一个领导模样大声讲着什么,下面的人在问一些东西,低头听,又大声讲,演讲结束,一些掌声和喊好。哦问题解决了吗。

过了几个安静的早上,上周日从何香凝美术馆出来,那里有一个德国GG的戏剧题材摄影展,跳上公交车(再次搭错车,自我责备中),车行到竹子林站,密密麻麻一两百人,交警和警车,纳闷中,看到深南大道南头方向的车道已经被堵住,路上车已经排起长龙。

呵呵周一晚上去华侨城打篮球,被告知不要走深南大道,我们就绕道出发。

我的邻居们,工程兵和他们的家属,我的经理的妈妈对他们没有好感,因为商场的打特价的水果和蔬菜总会被他们抢购一空。去年刚来到深圳的时候,对周边的环境也偶有抱怨,说这个和内地的一个小镇没有任何区别,小餐馆的污水乱倒乱流,小诊所,5块钱的理发馆,走在马路上的刺鼻的恶臭味,路灯下扑克牌,还是扑克牌,大声的讲话,方言,人,一个挨着一个的人,站在路口,坐在车库栏杆旁。

但是,他们是工程兵,他们是我这个后来者所喜欢的城市的第一批建设者,我现在也是一个普通的工作者,他们是我的前辈,他们应该受到这个美丽城市的尊敬,而不应该被边缘化,住在这个肮脏的社区。他们和他们的家属也许所受的教育有限,生存能力也不会太强,但他们是我的邻居。他们会羡慕路另外一侧的这个花园,那个花园,他们告诉我深圳就是这么现实,一路之隔是两个世界。

晚上抬头看到三建公司大厦的楼顶处的大字已经改为鹏城建筑集团,同事讲几个星期前就改了。

update: Goolge Blogsearch "深圳 工程兵" 结果
update: Technorati Search "深圳 工程兵" 结果

2005年11月02日

和你一起走在马路上
最爱做的事情就是偷偷看你的眼睛
那双和孩子一样的眼睛

现在脑子里到处是你调皮的笑脸
躺在床上
又坐起来
好像你还在我身边

又开始傻笑了
只有我知道我是多么幸福

朋友总批评我没有自己的人生目标

让你开心
可能是我今后最大的目标了
I will show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