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8月07日

我做事情怎么可以这样拖拉
我自己都不能容忍自己了

有这么多重要的事情
我竟然还在乱逛blog
乱访blog直到头脑麻木掉
然后再抱怨时间不够用
我掉进一个怪圈了

请问有药可治吗?

2006年08月01日

现在除了到图书馆看书
到莲花山公园的长凳上发呆
就没有其他喜好了

有一次走在华强北的人群里
抬头看到熟悉的建筑物
忽然觉得失去了自己的方向
在人群里停下来
想了很多过去的事情
和她一起的时光
恍惚她还没有走远

坐在公园长凳上
湖北老人给我讲
他认为不可思议的男女的求婚方式
给我讲三峡
胡哥访美
儿童医院的手术费和房费
深圳的天气
手舞足蹈
虽然不是很明白方言
但还是随声附和
因为他让我想起我爷爷
我后悔和我爷爷聊天太少了
12:30到
我起身告辞
我要到图书馆去了
和你聊天很高兴

中午在楼下的长凳上躺下来休息
被一华侨城物业保安叫醒
大兄弟能不能坐起来休息啊
我瞄了一眼旁边空着的四个长凳
那好吧
我试试吧
练习一下新功夫
可能我会认为物要尽其所用
他认为华侨城的形象至关重要

对不住,我又制造了一次互联网垃圾

2006年07月31日

我年初下了个决心去毫不迟疑的喜欢一个女生
可我还是失去了她

我现在又要下另外一个决心,去和上司沟通
去和客户沟通
把困难一个个克服
顺利交货,让客户满意,超过客户的期望

现在又开始无休止的对老板抱怨
抱怨我们的分歧太大了
我认为他的做法是在点火
会把和客户建立的两年的合作关系毁灭
他认为客户或我的做法会把他毁掉
而他认为他和公司又是一回事

一方面很消极的对待客户
因为上司决定断我的军粮
另外方面又咒骂自己怎么和上司一个德行

和朋友讲我要辞职了
因为上司不是我的理想合作伙伴
而我又想彻底的休息,我现在的脑壳都不能正确判断和思维,每天都是大脑袋
我只希望接替我的同事能很好的跟好这个客户
最好能够超过我

朋友说你太单纯了
你应该再乐观一些
这样的困境还不是对你是一个很好的磨练
既然客户选择你要长期合作
你也付出了那么多努力
就不要中途放弃,做逃兵
还有要保护好自己
有了资本你就可以重新开始

我听取朋友的建议
我要继续顽强往前冲
我一定要看到一个好结果出来

2006年05月23日

走在深南大道边
忽然想做一棵树
静静生长
不会打扰任何人

2006年04月25日

无边的消沉
开始占据我的大脑

2006年03月18日

很累,,拼命工作,,赚了一些华发
客户又打电话
逼我最快时间去工厂

可我已经在那里呆了快两周了
觉的不能帮上什么
干焦急又有什么用

什么都在等
不想去联系
只想一个人静静的呆着看书

心情很重要吗
我终于发现
失去她
我开始失去信仰

客户的大老板也把电话直接打到手机上
我没有感觉到自己很重要
只是让客户这么焦急
觉的很衰

我知道现在是和客户关系的关键时期
不用你来警告我
客户就像手中的气球
随时都会飞掉

是的更多的折扣
交货期一定要保证住
质量在控制内
快速反应
一体化
无缝合作

最快的开发能力
最强的技术员
还有控制能力

期望
对很高的期望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赶上这段差距

订单再多两三倍
很重要吗
我只是觉得我一个人
在和一个公司抗战

男人应该怕压力吗
但压力的确可以杀死一个人




2006年02月16日

去相信爱
去毫无保留的爱
痛苦也要去爱
少一些怀疑,猜忌,停步不前
多一些信任,理解,宽容,支持,珍惜

没有回报,也要去爱
只要爱的有尊严

听取你内心的原始的召唤
而不是让理智占据你的大脑




2006年02月06日

快乐是一个个简单的快乐组成的
发现和感受身边的小小的感动
这些感动可以来自朋友一个简单的问候
可以是去上班的路上绿草和头顶上一片蓝天
可以是你从图书馆借出的一本书中语句和你心照不宣
也可以是你在画展中的一副画中的感悟和惊叹

我不想有了房子车子之后才开始快乐
我要从现在这一刻就要拥抱快乐
而且只拥抱小快乐






2005年12月28日

你说房子和车子是生活的物质基础
可对我来讲生活为什么不能从现在这一刻开始呢

我们为一栋房子而玩命工作
真的值得吗

我们有了这些冷冰冷的物质后
我们又该去追求什么样的生活呢
生活不是在别处

你说在深圳两三年的工作让人变成非人
我说你只看到深圳野蛮的一面
深圳的温情只有人温情后才能感觉到
否则你眼中只能看到一只巨兽在日夜吞噬那些年轻的生命
看不到在兽心中静静开放的温柔的蔷薇

你说,那你的理想生活是什么
我也用这句话问自己
无语

2005年12月25日

我们在同一城市里
很近
但又很远

你喜欢家,喜欢舒适
我喜欢树,天空还有新鲜空气

你会问新电脑选好了吗
你的公司准备什么开
不要让我等到满头白发

哈你还说给自己两年时间
要和男友一起拼一栋房子
结婚生子






我只会带你去画展建筑展
甚至还妄想把你逼到图书馆去

你说今晚你要留下陪我
我说我还是要赶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