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1月02日

www.flickr.com,然后用你的yahoo账号登录,然后可以看到你放上去的照片,打开你想贴的照片,然后点击照片的上面all size,在下一个页面的available size下你可以看到这张照片的不通大小的版本,从square到large,点击其中一个,你能够在显示的图片下面出现(To link this photo on other websites, you can either)的提示下有两方式将这些照片显示到其他的网页上,如果要往donews上面方就选的一种吧,拷贝其中的链接地址,然后选donews的blog编辑区上面的图片按钮,然后把地址拷贝进去,就可以了,下面就的图片就是来自flickr:

扫描12

第一次打balling,前排最靓的那个是本blog的主人

2005年10月25日

          这次离开河大园,是特别得留恋,就连我自己也有些许的意外。

         我也在不断地问自己:如此挂心与你的究竟是什么?是那郁郁葱葱,错落有致的校园?是那庄严的礼堂、宽阔的广场?抑或是那小桥流水、耸立的楼房?还是西门外拥挤、叫卖的商贩?。。。。。。

          不,似乎都是,又似乎都不是,那是什么呢?如此让人留恋,又似乎有些伤感?

          是什么呢?她好像与其说是存在于河南、开封,更不如说是存在于我的心中,难道,是。。。。。。弃我而去的逝去的时光?是曾经经历过的岁月?是那些或喜悦或悲伤的心情?。。。。。。啊,这是我再也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啊,她竟然凝聚成一个实体,一个阔大的世界,不知何时开始,植入了我的心里!

          我的河大园,好想像个孩子一样面对你没有悲伤没有喜悦地痛快地流一次眼泪呀!那记忆尚清晰的往事是否还发生在你的怀抱?那里是否依旧有我的理想、喜悦、彷徨、和悲伤?那里,我,和他,是否还依旧孩子似地闹着脾气?。。。。。。

         青春时光如水一样哗啦啦地在你的怀抱淌过,我也被推入了另一个环境,继续经历着或喜悦或悲伤的心理变化。过去时光不可追寻,未来光景只存于想象,而现在时刻又在不停流转,这,也许是属于生命的悲伤!而唯一可触的是那越来越复杂、饱满的内心,越来越多的辨不清是喜悦还是悲伤的思绪,思绪中,那河大园总让我魂牵梦绕!

2005年05月23日

    今天因为论文的关系去了图书馆,在我查询的一排书架面前突然有一种想哭的感觉。

     几年来,虽然在内心鞭策自己,但还是浪费了许多时光,此时跃入眼中的名字突然让我感动不已,梁启超、梁淑溟、王国维、冯友兰……都是一代大家啊,看到他们的书,像看到了一个个豪迈、执著、不断求索的先辈。他们的事业与其说是以智慧和学识为基础,真不如说是以“爱”为基础,这是多么令人羡慕和敬佩的呀!

   由“爱”支撑的事业不管多艰难都是快乐的吧!只有内心有坚定信仰的人才能活得如此血气方刚吧!那浸透着“爱”的字里行间不仅成就了学术上的一座高山,更照亮了一个民族的明天!这些可敬的人所写下的“人”字是如此地响当当、亮堂堂!

那时没有想到,仅凭初见匆匆一面寒暄两句,竟使你在我心里留下不可磨
灭的印象。多少次午夜梦回,依稀是你略带不羁的眉宇和澄明清澈的目光。
   此去经年,你杳无音讯,我随母姐寄寓朱门,求得安身的地方。都道朱门
深似海,被称作“尤物”的我,更深味那里面的肮脏。
   七尺昂扬的你,难以设想弱女子寄人篱下仰人鼻息的艰难。你也难以设想,
坚守对你的思念,是我生活其间的唯一希望。
   眼见胞姐堕入火坑,我无力也无奈,可做的唯有拼却自己的令誉,换得一
时的苟安。
   在那个也许只有门前石狮子才干净的朱门里,我只能以反嫖其人的放浪姿
态,来勉力对抗其人淫我的险恶心肝。
   所以在那个萧瑟的夜晚,我借酒佯狂,用浪声笑语洞穿他们的淫思秽想。
   此后我便被贴上了淫荡的标签,只有我自己知道,标签的后面,仍是一个
无暇的身躯和一腔无垢的柔肠。
   这就是我的悲哀是么,二郎?
   我痴迷期盼的,不过是与你一起,守住一生持久的平淡。除却你,他人虽
是富比石崇、才过子建、貌比潘安,对我而言不过是饭袋酒囊。
   他们为我去找寻你了,那些日子,我等你消息的心切,强似一千八百天来
夜夜梦中对你的呼唤。
   你猜不出我在收到你的鸳鸯宝剑时是何等的欣喜若狂,只为多年的念想,
不日便可如愿以偿。
   然而,我以为自此便在天地间有了自己终可依靠的臂膀,却不曾料想,终
见你时,你提出的竟是将这件信物索还。
   是我的“淫荡”让你退缩了么,二郎?那一刻终于洞悉,我逃不脱命运为
我安排的下场。
   所有的坚守等待,转眼成烟淡淡飘散。
   那么好吧。情既无寄,生即无意,何妨以无意的生命返还那段无寄的情伤?
   将剑鞘递交于你,扬眉之间,如霜的雌剑贴上我似玉的颈项,剑锋清冷得
一如我此刻的心境凄寒。
   抬手处,红光浮动,我看见你瞬间凝滞的双眸里似有泪光在闪。
   此前你未曾好好感受过血花绽放的气候吧,二郎?鲜艳如许者,不过刹那
芳华,最终留下的却是一派迷茫。
   那腥红的液体真能把黑漆的猜忌浣洗出原本的清白么?我怀疑。但这已与
我无关。
   我割舍了自己的宿命,也就割舍了对红尘的眷恋对你的期盼。
   再也不会有身心的痛感。昔日种种,连同你,二郎,都将成为不可重复的
隔世梦幻。
   红楼一梦呵,梦中最后的记忆,竟仍是五年前引我藏你于心的那两句对白,
仓促而简短。
   你昂首敷衍地问:“敢问姑娘芳名?”我低眉虔诚地答:“小女子本姓尤,
行三,人称尤三。”

  (转)我不知曹公为何要为你安排因自小体弱多病而不得不带发寄生空门的命运,
我却知晓他的内心对你怀有一份深深的怜惜。否则,他不会为你起一个与宝玉、
黛玉“三玉共存”的法名——妙玉。
   双亲已逝,师尊亦亡。孤苦的你如一缕浮絮飘摇于茫茫天地之间,竟似无
栖身之处。
   于是,你阴差阳错般地来到了贾府。在秀丽出尘的容颜与深谙琴棋诗书的
清华之外,我想,能支撑你不为别人轻犯的,唯有那一腔为世人所诟病的孤傲
怪僻与自命清高。
   有许多日子,正如人言,你象一只骄傲而悲哀的鹤,徒劳地孤高着美丽着,
活在自己的虚空中。
   然而,炽烈的青春情感,原本就深藏在你看似超然的面纱里面。
   你曾以为躲藏于独居一隅的栊翠庵便可以漫看红尘之外的云卷云舒,却不
知咫尺之隔的大观园里,那些莺歌燕语诗词管弦风月旖旎无时不在轻叩你同样
年轻敏感的心门。而从怡红院里传来的那阵爽朗的笑声,更如一粒剔透的玉石
投注波心,在一池春水中激起圈圈涟漪。
   你同样希冀得到一份幸福。
   可是,因为错位的人生,你没有爱与被爱的权利,除了相伴青灯黄卷,无
从觅得一段不离不弃的天荒地老。
   你同样希冀得到一份关怀。
   可是,因为错位的爱恋,你没有相伴相依的福分,除了在偶尔相逢时微露
一低眉晕红了脸的风情,无从诉说一段刻骨铭心的悱恻缠绵。
   你在槛外,他在槛内。
   你是空门一女尼,他是浊世佳公子。
   你无依无靠,他依红揽翠。
   你们之间的距离,纵是咫尺,也隔天涯。
   于是,情感与理智、幻想与现实就这样子漠然地对立着,你只能无助地挣
扎、无援地浮沉,去承受那锥心的煎熬,去倾听自己心弦的碎裂,而无逃避的
余地。
   折下的红梅、品茗的绿玉斗、遥贺芳辰的的柬贴,都是你幽微曲折心事的
流露。你明知对槛内丝丝缕缕的牵挂,对于槛外的你,终究是永无结果的云烟,
你却只能任点点滴滴的心痛心伤,任细细微微的恍惚迷离,且化成清冷午夜里
的一场梦魇。
   欲洁何曾洁,云空未必空,可怜金玉质,终陷淖泥中。也许,没了那场变
故,我会看到,在某个大雪初霁的清晨,在栊翠庵内,你那个绰约的身影,你
那双空朦的眼眸,仍在默默地对着一枝凄艳的寒梅,作无望的凝望。
   而视线的尽头,依稀是一袭猩红的斗篷。

      喜欢自由翱翔的感觉。如果能让生命自由飞翔,我想那是一个人一生最大的成功!

      自由和冰冷、孤独不应该放在一起吧,如果那样,我……不喜欢!

      自由应该和爱情、快乐放在一起吧,她听起来是如此的甜蜜、可爱!

      亲爱的,我……真的……很想与你……一起……飞翔!

   啊,又回来了,陈设依旧,却换了新房子!

   谢谢亲爱的大猪!

   这段时间压力好大,总算可以喘口气了!

   大家都好心情!

 士之读书治学,盖将以脱心志于俗谛之桎梏,真理因得以发扬。思想而不自由,毋宁死耳。

斯古今仁圣所同殉之精义,夫岂庸鄙之敢望。惟此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历千万祀,与天壤而同久,共三光而永光。”
              ——陈寅恪

      最近看了不少书,越看越觉得自己知道得少,并且觉得那是些本来自己应该知道的东西,怎么以前疏忽了!

      看得累了,午饭时间跟同宿舍的理科生说:真想考上博士。

      同学说:你为什么那么想读博士?

     我便脱口:因为可以站得高,望得远;因为可以弄清楚自己想明白的东西;因为可以研究出更有价值的东西;因为可以提高自己的人生价值……

     同学不加思索:那是无底洞!

     呵呵,说完后,我和同学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我笑着大声说:你也不挑个好听点的词,我正奋不顾身地往里跳呢。再说,我又不是想做这个洞的洞主!这个“无底洞”至少可以让我解放思维、释放能量吧,至于开拓“洞”的空间嘛……

朦胧中,高大的戏台下,一个坐着矮凳的小女孩痴痴地望着舞台,那飘舞的水袖、潇洒的举止、美丽的装扮丝丝沁入那小小的心灵,第一次开启了人之初的美感也激活了一个中国式的人生……妈妈的奶水是又香又甜的,它连同妈妈美丽的姿容和潇洒的气质一点一滴渗入自己的血液,进而溶化为那如水的目光、漂洒的思维……

 
如今,坐在电脑前的我已是一个大人了,学了历史也了解了现实,我想,如果中国传统音乐是一个人,那她该有多么的失落和彷徨。她的珠宝翠钿随着一个个身怀绝技的艺术家的逝去和逐渐衰弱的传统渐渐遗失,身旁穿梭着急匆匆的人群,他们可以另外找到自己喜欢的音乐,但却从不用它倾吐自己的心声,也许因为痛得麻木了就不知道痛,也许因为从没有体验过也就无从感觉到,但那目光中分明流露出面对文化的彷徨。

不过,一种优秀的文化注定是要经过千锤百炼的。文明史相对于漫长的人类史是很短的,而我们的文化危机又只是文明史中的短短一瞬,当解决了最初的温饱,人们渐渐开始回过头来珍视自己的文化,人们渐渐明白,没有自己的立场,怎么会有坚定、自信的笑容!

终有那么一天,我们的音乐灵魂会赋予一个朝气蓬勃的躯体——那跳动着时代脉搏,散发着独特东方魅力的浪漫女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