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月 21, 2013

可以预见必应甚至可能与二线搜索引擎中的一家或多家达成服务,但就像之前与百度的合作一样,但在宣传期的热闹过后,仍然只能扮演中国搜索市场的旁观者角色。

入华3年后,微软必应搜索终于有了一个进攻中国市场的方案。在2月20日的媒体沟通会上,微软全球资深副总裁、搜索与广告首席科学家沈向洋介绍了必应搜索在华的最新进展。他透露,未来必应在华业务的核心切入点是满足中国用户的英文搜索需求,在渠道上愿与其他搜索合作,在销售上会与负责MSN在华广告业务的上海美斯恩网络通讯技术有限公司合作。

必应如果现在发力中国业务是一个准确的时间点。在过去数年中,中国搜索市场一直被百度所牢牢掌控,但随着360凶狠的搅局,中国的搜索市场终于有了一丝波澜。必应在这个时候试图施展合纵连横之术乱中获利并不意外。

在沈向洋的讲述中 ,在谷歌退出中国市场之后,英文搜索这一“刚需”一直没有被真正满足,但必应能够帮助其他搜索引擎满足这点,这是必应“纵横术”的有利筹码。媒体沟通会上,微软称目前中国拥有近6000万对英文搜索存在需求的互联网用户。同时微软引用了调研公司iResearch的数据:有80%的搜索引擎用户表明他们需要英文搜索(国际互联网内容),16%的用户严重依赖英文搜索。

但实际上,这是一个看似合理却难以服众的逻辑,早在2011年,百度就与必应宣布就英文搜索内容进行合作,但合作仅仅持续了6个月就宣告结束,而百度在与必应合作期间的市场份额并无明显变动。更遑论若真有16%的用户严重依赖英文搜索,而微软必应又真的在英文搜索水平上与谷歌相差无几,为何这群用户在谷歌退出中国的3年时间里都未能转移到必应搜索上来?

对忙于抢夺百度地盘的二线搜索引擎来说,英文搜索绝非必不可缺的战斗力,而只是锦上添花的一种服务,可有可无。可以预见必应甚至可能与二线搜索引擎中的一家或多家达成服务,但就像之前与百度的合作一样,但在宣传期的热闹过后,仍然只能扮演中国搜索市场的旁观者角色。

与谷歌相比,微软在搜索领域仍有较大差距,但微软仍拥有比英文搜索更能吸引中国二线搜索品牌的服务,例如移动搜索技术;也肯定拿得出比英文搜索更吸引中国二线搜索品牌的合作方式,例如Windows 8的深度合作。之所以微软今天在必应业务上谨小慎微,恐怕与之前MSN在华以市场份额第二的身份,与多家IM软件商大规模互联互通后,不仅没能继续做大反而逐步没落有直接关系。

困扰微软的仍是一个技术换市场的两难问题,拿英文搜索这个筹码出来搅局中国搜索市场并不靠谱,但是拿出靠谱技术之后就真能换来市场么?这是个答案未知的问题。或许微软还是应该在必应搜索本身上多下功夫,否则凭借目前的必应,即使真从其他搜索引擎处换来了流量,也难以长期留住用户。

作者:娄池

Tags: ,,.
02月 1, 2013

高管流动频繁的京东商城,正在努力寻找一套适合自己的管理机制。

昨日京东商城宣布启动高管轮岗、轮训制度。京东商城集团原市场部高级副总裁程峻怡作为公司首批轮岗培养的高管之一,将调任POP开放平台部门负责人。重返回京东商城的徐雷,将任集团市场部高级副总裁,负责集团市场营销相关业务。二人向公司首席营销官蓝烨汇报。

更早之前,京东商城分拆团购业务,由原开放平台副总裁张守川负责。2011年至今,京东商城扩充高管团队,先后引入沈皓瑜、李曦、王亚卿、蓝烨、隆雨、蒉莺春、赵国庆、蓝烨等高管。但同时也不断有高管因各种原因离开,如副总裁姜海东、乙壤月、张川等先后离职。

熟悉京东商城内情的人士透露,京东商城大规模引入豪华高管的同时,也遇到新老派系文化冲突的问题。“新派”是具有国际企业管理经验的空降兵,“老派”则是与刘强东摸爬滚打一起创业的老管理层。

双方之间的矛盾冲突随着京东商城规模的不断扩张以及上市预期时间的临近而成为内部不和谐因素,这也是最近刘强东频频出手调整管理层的重要原因。分析人士指出,刘强东搞出高管轮岗制,一是可以打破原有体系,进行人事制衡;二是防止内部腐败风险。这也说明,公司内部治理正成为京东上市之前刘强东的重点关注点之一。

人事调整逻辑

在宣布高管轮岗制之前,京东商城高层已进行过多次调整。

2012年底,京东商城调整开放平台业务,由首席营销官蓝烨直接领导,张守川不再负责开放平台。此后,京东团购业务分拆,由张守川负责。

前优购网CMO徐雷加盟京东商城后任市场部高级副总裁,原市场部高级副总裁程峻怡则调任POP开放平台部门负责人。

京东商城此番调整背后的逻辑是什么?

关于张守川。有知情人士透露,张守川领导的开放平台业绩出色,之所以调离有两方面原因:一是去年10月份京东充值平台漏洞造成损失,二是部门内部存在腐败问题。当时有消息称,张守川或将离职,而此后张守川转战团购业务,与蓝烨的挽留相关。

张守川调离后,蓝烨直接领导POP开放平台,但这只是过渡期。

关于徐雷。徐雷曾在2009年至2010年期间曾担任京东商城市场营销副总裁。派代网CEO邢孔育这样评价:“徐雷在京东那两年,对京东的成长功不可破,老刘对他的评价很高。”

亿邦动力总编贾鹏雷认为,在整个电商届高管中,徐雷具备三个特质,是现在的京东正需要的:

第一,近两年,京东商城高管变动频繁,需要稳定高管团队。徐雷是京东商城的老人,他的回归,对刘强东推动业务、内部协调是有力的帮助。第二,徐雷品牌出身,曾供职联想、百丽,将有助于京东从一个电商平台成为一个电商品牌。第三,徐雷是为数不多的能够横跨电商和品牌商,经验、管理、内部协调都强的人。

关于程俊怡。“程俊怡以前负责市场营销,在推广上的感觉比较强。开放平台以前是练内功,做好招商和服务,现在程俊怡负责开放平台,将把京东开放平台对外的力量放大,体现了京东对开放平台的重视。”贾鹏雷说。

但亦有观点指出,程俊怡的调岗事实上是刘强东对其不满所致。而蓝烨在京东内部被认为是“对手下人不错”,这明显体现在张守川身上,刘亦不喜张,但蓝烨仍然力保,最终结果是将张守川放在了相对边缘化的团购业务上。程俊怡调岗负责开放平台业务,仍然是向蓝烨汇报,可以解释为人尽其用,但从某种角度上也说明,程负责市场期间的工作并没有达到刘的预期。

新老派系之争

京东中高层的派系从表面看来壁垒分明。“‘老派’是跟刘强东打江山的管理层,从创业初期摸爬滚打起来,现在手握采购等重要业务;‘新派’则是空降高管,多来自大公司,是国际化管理那套。他们是两种不同的文化和风格。”京东商城离职员工透露。

目前京东除创始人刘强东之外的高层架构:副董事长、首席战略官(CSO)为刘强东的中欧校友赵国庆,首席运营官(COO)为百度原高级副总裁沈皓瑜, 首席营销官(CMO)为原方正科技总裁、宏碁中国执行副总裁蓝烨, 首席人力官(CHO)为原UT斯达康副总裁隆雨,CFO一职由京东商城原财务副总裁陈生强出任。原CTO王亚卿去年底已离职。

其中,CMO蓝烨负责的业务最为核心,包括:一是开放平台业务,二是自营采销,三是品牌塑造,四是市场。而COO沈皓瑜则偏向后台,主要负责客服售后、仓储、前台后台、架构、数据等基础支撑类业务,此外还包括成都、武汉、广州、上海、沈阳等区域业务。

但除了上述几个向刘强东直接汇报的CXO外,京东的副总裁、高级副总裁级别高管还有数十人。接近京东商城的人士称,很多副总裁跟随刘强东打江山,目前掌握着重要采销业务。上级“新派”业务推进,有时会受到“老派”的阻碍。

密集引入的高管是否符合京东商城的价值观,是另一个挑战。京东和阿里巴巴非常类似,都是极其强调价值观的企业。原Oracle全球副总裁王亚卿任CTO一职不足一年即离职。据知情人士透露,除了京东商城换系统之争外,价值观不合也是原因之一。“老刘(刘强东)在早会上曾说过,凡是不符合京东商城价值观的就可以离开。一些高管的外企作风并不符合老刘口味。”上述知情人士称。

本文作者:王可心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