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06月11日

http://www.people.com.cn/GB/32306/54155/57487/4622933.html

 

http://www.chinaelections.org/NewsInfo.asp?NewsID=588

http://theory.people.com.cn/GB/40764/55946/index.html

专栏

2007年06月10日

http://blog.aflcio.org/2007/06/09/clinton-under-bush-working-people-have-been-invisible/

希拉里去拉工会的票了。总结布什政府:

A lot of hard-working people in this country have been invisible to this administration.

看到这个clinton,想到那个clinton。

不过这篇博客下面目前的三个留言对希拉里都是不满的。

有一位甚至提议要建立工会自己的政党……

3. by BKarloff

Hillary Clinton has never been a friend of the labor movement, and it’s time we started making these “democrats” who come to us for our endorsement every year work for our vote. Nothing from them, nothing for them. Personally, I think it’s way past time we began to build a mass party of our own, based upon the only truly democratic institution in this country, the labor movement.

 

劳联产联到底会支持谁捏……会是这个clinton么。

2007年05月26日

http://www.aflcio.org/issues/jobseconomy/globaleconomy/upload/Lee_Testimony_03282007.pdf

 

Testimony of Thea Mei Lee
Policy Director
American Federation of Labor and Congress of Industrial Organizations
Before the
U.S.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
Committee on Foreign Affairs
Subcommittee on Terrorism, Nonproliferation and Trade
On
“Trade, Foreign Policy, and the American Worker”
March 28, 2007

http://www.unionvoice.org/campaign/EFCA_senate_card_home

Sign the Online Card to let your senators know you support the Employee Free Choice Act. Our goal is to collect 1,000 signed online cards in each state, combine them with the thousands that are being collected in communities across the country and deliver them all to the U.S. Senate. We need your help to reach this goal and to send a clear message in support of working families.

America’s middle class is disappearing, good jobs are vanishing and health care coverage and retirement security are slipping out of reach. To get ahead economically, working people need the freedom to choose for ourselves whether to join together in unions to bargain for better wages and benefits. But the current system for forming unions and bargaining is broken. Corporations routinely intimidate, harass, coerce and even fire workers for trying.

The Employee Free Choice Act would change that by restoring workers’ freedom to form unions and bargain—without management interference.

Please sign the Online Card and let your senators know you support the Employee Free Choice Act.

Send this Online Card to:

  • Your Senators

I recently participated in the AFL-CIO Working Families Network’s e-Activist campaign to collect 1,000 signed Online Cards in each state in support of the Employee Free Choice Act (S. 1041).

The system for forming unions and bargaining is broken. But you can fix it and help improve the lives of working families.

America’s working people are struggling to make ends meet, and our middle class is disappearing. The best opportunity we have to get ahead economically is by uniting with co-workers to bargain with our employers for better wages, benefits and working conditions.

More than half of U.S. workers–nearly 60 million–say they would join a union right now if they could.

Every day, corporations intimidate, harass, coerce and even fire people who try to organize unions and bargain. This is an urgent crisis, blocking our free will and our ability to get ahead.

The system has to be changed to give all working people the freedom to make our own choice about whether to have a union and bargain for better wages and benefits.

The Employee Free Choice Act would restore workers’ freedom to form unions and bargain by (1) strengthening penalties against companies that coerce or intimidate employees, (2) establishing mediation and binding arbitration when the employer and workers cannot agree on a first contract and (3) enabling employees to form unions when a majority signs authorization cards.

Again, I urge you to support the Employee Free Choice Act.

Signed by:
[Your name]
[Your address]
——————————————————————
美国中产阶级真的正在消失?
美国工人阶层的组织工会的权力受到限制。
 The Employee Free Choice Act

2006年07月27日

终于到了说再见的时候了。我已经忘记了是什么时候什么情况下看了这部剧集的第一季第一集。

不过今天终于和它说再见了。

第7季。它肯定陪伴很多人从1999年走到今天,从那个克林顿时代走过来。当然我不是。顶多,陪了我四年了,当然,这也不是一段很短的时间了。忽然我想起,其实我在上海时候就开始看这部剧了,算来到现在,真的不止四年,而刚才某个刹那,我几乎要打出两年来。时间仿佛停顿了好几百天似的。

leo终于离去。他是真的离去了。当john spencer离开我们的时候,leo也注定成为他最后一个,也是最出彩的一个角色。心脏病,可以这样轻易的夺取spencer的生命,就好像同样的夺走了leo的生命一样。没有他的第七季真的让我黯然。他没有出场的那场死亡之戏,真的让我流泪了。因为,早在那之前,他,已经死去了。如果没有他的bartlet for america,又哪里来的the west wing。

josh和donna终于走到一起。当我对其中的政治争论有一点点厌倦的时候,他们之间那种似有似无但又好像可以生死相许的感情让我不知道google了多少回,而且我知道不仅仅是我一个这么着迷于编剧设计的这一对终于可能的impossible couple。他们是一起成长的患难之交。彼此最艰难的时刻,从没有离开过彼此,除了那一次,josh那样的对前来应聘的donna说,i can make some call。donna噙着泪离开的背影。不会忘记。

当cj对那位老人说,她不在白宫工作的时候,她终于可以不再做一个全美国最忙碌的女人了。她可以拿着那一千万美元去修补这个破烂的世界了。她终于可以当某个人的妻子某个人的母亲了。8年的黄金时光,就此完结。并不是没有遗憾的,但,就好像bartlet说的,我们想的,应该是明天。

toby。你可曾后悔过,做了那样一件事情。也许事情重来一遍,你还是会做那样的选择。你还是会忠于你的宇航员哥哥,你还是会由着你那火爆性子。总统赦免了你。他必定想起了,当年,你是唯一没有被leo解雇的助理。我到现在还记得你那时候脸上的表情呢。想起来就要笑。

sam。你老了。你回来了。你曾经也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可惜,你后来离开了。我几乎都淡忘了你。即使这一次你是以和当年如出一辙的方式回来。但是,这已经是第七季了。你不觉的遗憾么。

charlie。你不再是那个只是来应征一个信差工作的高中毕业生了。你带着这么多年的在白宫的工作经验,去读法学院。也许某天,你又回回到这个你熟悉的白宫来,以另一种身份。

vinick。你是我非常非常喜欢的总统。虽然你从来没能够当上过总统。也许那是因为你过于追求完美。也许,你聪明但不够残忍不够卑鄙。难道你还不明白政治的血与肮脏么。也许,编剧在你身上也还是寄托了他一直在寄托的某种理想的完美的政治理想。这样的总统,是国家之福还是国家之祸?即使,你最后变成了你竞争对手的国务卿,我也依然认为,你才是那个真正的总统。是的,我是这样认为的。

santos。原谅我。我无法喜欢你和你的夫人。不是因为你不够帅,当然,你也的确不够帅。你不但不够帅,你有时候还非常冷血,薄性,缺乏礼貌,你的夫人,她有时候有点见识短浅,过于执着某些鸡毛蒜皮,有时候又和你一样缺乏礼貌。你们两个,那种骨子里的缺乏底气的傲慢。如果是你们塑造出来的,那我恭喜两位演员。你们,真的太成功了。因为我太讨厌你们了。

bartlet。我那么喜欢你的手下们。不过,我可没有喜欢你的属下那么喜欢你,当然,你比santos好很多。我倒是很喜欢你的夫人。她是一个聪明的骄傲的美丽的女人。总之,你何其有幸。有那么好的手下和爱人?也许完全是因为你的那些我看到的和我没看到的魅力和美德。我祝你在新罕布什尔的农场里过的快乐,建个巨大的总统图书馆。

到此为止吧。我爱的你们。我恨的你们。感谢你们陪伴我的四年时光。一生中最难忘的四年。

2006年07月25日

美国遗产税

www.ctaxnews.com.cn  2006-03-29 中国财经报 刘佐

  美国遗产税于1797年首次开征,其目的是为该国海军的发展筹集资金。此后,遗产税时征时停,直到1916年才成为固定性税收。现行联邦遗产税的基本框架是1976年通过的税收改革法案确定的,30年来税制几经调整,此项税收占联邦税收总额的比重始终保持在1.5%左右,年收入也从1976年的50亿美元增加到2002年的265亿美元,增长了4.3倍。

  由于对遗产税的看法截然不同,近几年来美国围绕遗产税的保留与废止发生了一场颇有戏剧性的风波,至今余波未平。

  1999年和2000年,美国国会曾经先后两次通过关于逐步废止遗产税的法案,但是最终被当时的总统克林顿否决。

  美国现任总统布什早在就任美国总统之前就表示:每一个家庭、每一个农场主和每一个商人,都应当自由地将其一生的勤劳所得留给他们所爱的后人。因此,美国应当取消遗产税。

  2000年布什当政以后,立即将他的主张付诸实施。2001年2月8日,布什总统向美国国会提交了关于近期内大幅度削减遗产税的提案。此后,国会众议院、参议院分别通过了该项提案。同年6月7日,经过布什总统签署,该项法案成为正式法律,于2002年1月1日起实施。根据该项法律,从2002年到2009年,美国遗产税的税前综合扣除额将逐步增加:2001年为67.5万美元,2002年增加到100万美元,2004年增加到150万美元,2006年增加到200万美元,2009年增加到350万美元。与此同时,遗产税的最高边际税率也将逐步下降:2001年为55%,2002年降低到50%,2003年降低到49%,2004年降低到48%,2005年降低到47%,2006年降低到46%,2007年降低到45%.2010年停止征收遗产税1年。2011年将遗产税恢复到2001年的状况。

  对于遗产税的这些重大调整,起初美国国会有比较大的分歧,共和党议员大多支持布什的提案,而民主党议员则大多持反对态度,但是后来一些反对者改变了立场,转为赞同这些调整,从而最终使调整遗产税的法案得以顺利通过。

  2002年和2003年,美国国会先后两次审议关于永久取消遗产税的议案。这项议案先后两次在众议院表决的时候获得通过,但是在参议院表决的时候搁浅,布什总统对此表示失望。

  2004年布什再次竞选总统获胜以后,提出了继续减税的主张,但是迄今尚未见到他对遗产税问题发表新的意见。

  从美国的社会舆论来看,对于遗产税的改革也有截然不同的两种看法。虽然取消“劫富济贫”的遗产税将给拥有巨额财产的最富有阶层带来巨大的利益,也有人指责布什总统提出的取消遗产税的计划是向富人献媚,但是,富翁们并不领布什总统的情。出乎许多人意料的是,率先反对取消遗产税的不是“无产阶级”———贫困阶层,而是一群亿万富翁:2001年2月,由拥有数百亿美元资产的世界第一富豪比尔。盖茨的父亲威廉。盖茨,世界第二富豪、著名投资家、享有“股神”之称的沃伦。巴菲特,“金融大鳄”索罗斯,金融巨头洛克菲勒等120名亿万富翁联名向美国国会递交请愿书,反对取消遗产税,并在《纽约时报》上刊登广告:“Pleasetaxus”(“请对我们征税”)。

  为什么要保留遗产税?亿万富翁们在向美国国会递交的请愿书中说:取消遗产税将使亿万富翁的孩子不劳而获,使富人永远富有,穷人永远贫穷,这将伤害穷人家庭。

  2003年1月27日,威廉。盖茨又在其题为《遗产税万岁》的署名文章中写道:取消遗产税将使美国政府在未来的十年中减少8500亿美元的财政收入,从而减少政府对于社会保障、教育等领域的资金投入。今天遗产税只影响了美国家庭中不足2%%的最富裕的家庭,一旦取消遗产税,全体美国人都要为此付出代价。财富过于集中有悖社会公平,而且会威胁美国的民主制度。

资中筠:美国还要向右走多远——从遗产税之争看美国政治走向
——————————————————————————–

时间:2006年7月22日 作者:资中筠 来源:美国政治与法律网

2001年布什上台之后,对内政策全面右摆。“9·11”之后,侵犯美国基本民权的措施陆续出笼,已引起国内外瞩目。但是有一件事外人不大注意,那就是取消遗产税的问题。这是布什上台后提出的第一批举措之一,在“9·11”之前,与反恐无关。这个问题看似不大,对美国政治、经济、社会却意义重大,在美国国内有很大争议。果真“取消派”获全胜,对美国式的资本主义可能产生深远影响。

取消派:政府惩罚成功者

布什上台后第一批政策措施之一就是提出题为“经济增长与缓解税收法”的一揽子法案,包括把最低所得税由15%减至10%,最高由45%减至33%,同时逐步取消遗产税。其方向与里根政府被称为“劫贫济富”的政策有类似之处。经过激烈争论后,国会两院通过修正后的税法,并由总统于2001年7月7日签署。有关遗产税部分规定从法案生效日起,逐步递减,到2011年全部取消。但是又加一条补充规定:到2011年重新回到2001年的征税水平,这一条称作“夕阳条款”。也就是说,减免是暂时的,10年以后从头再议。当然这一条是反对取消者力争得来的。取消派于心不甘,到2002年7月同一届国会(第107届)第二次会议时,又提出删去这一保留条款,使取消遗产税成为永久性的。此案在列入日程前达成一项协议,即参院必须有60票,而不是简单多数通过。结果众议院通过后,参议院表决是54:44,未达60票,没有通过。那是中期选举之前,当时参议院民主党尚占多数。投票之后,布什总统表示:这一结果令“美国人民”失望。

布什及拥护派的理由是:此法案实施的10年中,那些本应交税的人将少交2360亿美元,而他们用这笔钱投资所得利润将使政府增加比这更多的税收,既符合增长又符合公平原则,与整个减税方案一样,有助于鼓励人们承担风险和创造财富。现行遗产税挫伤储蓄和投资的积极性,对于那些凭自己的努力和才能积累了财富的人不公平。而且,同一笔财产在生前已经交过所得税,死后再征税,等于重复征税,这是“政府惩罚成功者”。特别对那种世代相传的中小家庭企业和农场打击最大,有的下一代因交税后产业缩水而无法继续经营下去。因而使这些企业和农场主在生前不集中精力经营其产业,却要花很多时间根据遗产税策划死后的财产。2002年共和党人在国会中再次提出取消这一条款时,还是以维护中小企业利益为辞,说如不取消这一条,10年以后,遗产税又会“从坟墓里钻出来”危害中小企业,实际上他们在这10年中也不得安心。这一派人把遗产税简称为“死亡税(death tax)”,布什总统在正式讲话中也用了这一名词。

反取消派:法案动摇美国立国基础

另一方面,反对这一法案最力者正是美国最富有的慈善家。2001年2月,布什的方案刚一提出,盖茨基金会会长老比尔·盖茨(比尔·盖茨之父)立即发起向国会请愿书,得到乔治·索罗斯、大卫·洛克菲勒、斯蒂夫·洛克菲勒(洛克菲勒兄弟基金会会长)等120名美国富豪联名签署,要求不要通过这一计划。他们都是在遗产税起征线以上的富豪,也就是说,其后代是布什方案的受惠者;但他们同时也多与公益事业有关,相信取消遗产税会损害公益事业。比尔·盖茨夫妇没有签名,但表示拥护这一请愿书,并表示准备在有生之年把所有财产都捐出去。老比尔·盖茨还在《华盛顿邮报》发表个人署名文章,全面阐述他对这一问题的看法,包括他对美国社会贫富悬殊的批评。

概括起来,这一派的理由大体是:遗产税是对大量集中的财富和权力一种切实的、民主的约束。废除遗产税将扩大富人和普通美国人对经济和政治的影响力的鸿沟,只能使美国百万、亿万富翁得利,而损害那些入不敷出的穷人。 “死亡税”是故意混淆视听的恶名,似乎多数美国人都要付这种税。事实上,遗产税是财产税,它只涉及占2%的最富有的美国人。1997年,大约一半的遗产税是2400份500万元以上的遗产所付。废除就意味着在今后10年中给美国最富有的继承人减去2940亿的税款(按:此数大于布什的估计)。第一个10年中联邦税收减少2940亿,到第二个10年的损失就会膨胀到7500亿。目前遗产税所带来的财政收入(1999年为280亿)相当于联邦政府全部用于补贴住房和城市发展的支出。政府的损失要么靠向支付能力更弱的人征税来弥补,要么削减社会保险、医疗补助、环保和其他对公众福利至关重要的政府项目。 这一措施还将在美国经济中产生涟漪效应,不仅联邦税收而且州政府税收都将减少。现在由于经济紧缩,各州已经在缩减支出。正当帮助老人和儿童的关键项目面临削减的危机时,给富人以这样丰厚的减税待遇是违背良心的。另外,几代以来,遗产税是刺激最富有的人进行慈善捐赠的强有力的因素。废除法取消了富人向公益事业捐献的一大动力,据美国财政部估计,1997年来自遗产的慈善捐赠达143亿,其中3/4来自每笔500万以上的遗产,60%来自2000万以上的巨额遗产,完全废除遗产税之后,对慈善事业的捐款一年将减少60亿,因此对非营利组织———从教育机构一直到帮助贫困无助的人的宗教组织的打击是毁灭性的。至于中小家庭企业的利益,1997年的税制改革法已经给予了充分照顾,还可以进一步提高个人付税的起点。

老盖茨还说这一法案将使“美国的山水都留下疤痕”,因为诸如“自然保护”等一些土地信托机构极大地受益于遗产税鼓励下的大片空地、农场和旷野的捐赠。 另一位在《福布斯》杂志上名列第二的保险业巨子巴菲特(Warren Buffett)也强烈反对这一法案,他说他没有在盖茨请愿书上签名是因为这份文件对其危害性还强调得不够。他认为,除了经济损失外,更重要的是破坏了美国赖以建国的社会基础,那就是凭个人贡献而不是凭家世致富。以保留遗产刺激创业就像挑选冠军的儿子参加奥林匹克运动会一样错误而荒唐。 老盖茨和巴菲特等人提出的反对理由应该说是真诚的,因为他们都不准备留给子孙大笔遗产,他们对公益事业抱有信仰,也关心贫富悬殊的扩大。实际上他们也反对布什整个减税方案,不过特别反对取消遗产税,认为影响太深远。

保守派会不会得意忘形

围绕取消遗产税之争实际上反映了美国一直存在的两种思潮,也是美国百余年来政治生活中钟摆摇摆的两端。正反两派在论战中都以美国传统为根据,而且都强调自由、公平和个人奋斗的原则。但是对自由竞争和社会公平的侧重面不同。

现代资本主义国家大多征收高额的遗产税,这与累进制的所得税的原理相同,是作为缓解贫富差距的杠杆。美国1916年开始正式征收所得税,也包括遗产税。当时所得税定得较低而对待遗产税比较苛刻,不到1万美元就开始起征,而且税率很高。主要是为防止出现世袭的贵族阶级。后来逐渐放松,税率历届政府都有变化,到小布什上台时,遗产税的起征数是67.5万,税率从37%开始累进,到300万税率达55%,到1000万以上再加5%。其中对家庭农场和家庭企业放宽,起征数是100万。在克林顿执政时期国会就曾通过逐步取消遗产税的法案,为克林顿所否决。布什用了“政府惩罚成功者”一词,道出了他这一派理念的核心,就是那些富人是“成功者”,首先应予鼓励,也就是所谓“滴漏(trickling down)”原理,还涉及政府对社会福利负多大责任的问题。

事实上,美国社会的自然趋势是贫富差距不断扩大,端赖强大的舆论压力和各种公益事业以及政府抑富扶贫的政策予以平衡,起到了调节矛盾,推动渐进改良的作用。累进税制和遗产税都是这一平衡器的一部分,自从建立以来,税率不断浮动,但是在政策最右时也没有根本取消遗产税之说。现在共和党极有可能乘在国会两院都占多数的优势,在布什任期内加劲推动永久取消的方案,使其成为既成事实。果真如此,将是一件大事,其影响深远,难以估计,既有象征意义,又有实际意义。正如巴菲特所说,此事涉及了美国民主理念的基础。承认了世袭富翁的合理性,是违反美国看重个人奋斗、白手起家的传统价值观。自从小罗斯福“新政”以来,美国一直存在一股保守势力企图改变“新政”所代表的民主政府的理念。现在小布什的内外政策向右转是全面的,已经做到了战后历届政府所没有做到的程度。遗产税问题是一个象征,因此引起有远见的,也代表美国主流的大富豪的警觉和反对。按照常规,到这个程度,钟摆该往回摆了,但是由于美国人被恐怖主义吓住了,甘心给总统以空白支票,只要保证安全,一切可以委曲求全。这是本届政府所处的极为特殊的环境。现在共和党又在两院都占多数,这是否会让保守派得意忘形?美国政治向右还要走多远?钟摆何时或者是否还会摆回来,将是对美国民主活力的考验。

(2003年1月10日)

美国政治与法律网(www.acriticism.com)发布 2006年7月22日

2005年11月03日

美国司法制度的历史渊源 鍩顰v0v?lt;?
与世界上许多文明古国相比,美国是一个年轻的国家。自1776年北美13个殖民地宣布独立至今,美国才走过200多年的历程。即使追溯到“五月花号”船在普利茅斯登陆的1620年或者英格兰移民在詹姆斯敦建立第一个殖民区的1607年,美国的历史也不过400年。 恠iu#W陮5
[? 閤穲
着殖民区生活的安定和人口的增长,人们逐渐认识到,维护正常的社会生活秩序离不开司法机构。詹姆斯敦的移民在1619年按照英国的模式建立了北美第一个法院,审理各种民事纠纷和刑事案件。尔后,其他殖民地也纷纷效仿。这些法院名义上是由英国国王下令设立的,但实际上是由当地居民组建的。法官由殖民地的行政长官兼任或者由当地居民推选。 床翥澒逦悓
k拸绞<4??
在早期的刑事审判中,北美殖民地法院普遍采用控告式诉讼制度,即由原告提起诉讼,被告进行辩护,法官审查双方的证据并做出判决。起诉者可以是受害人或其亲友,也可以是警务官和司法行政官等地方官员,但这些官员也是以私人名义把被告人送上法庭的。这种制度与当时英国的“私诉”制度大同小异。 a?aO]経
?v+J橈s?
可是没过多久,殖民地的刑事起诉制度就开始背离英国的“私人起诉主义”,逐渐转向公诉制度。在这一演变过程中,起诉权首先从被害人扩大到一般民众,即与案件无关的公民也可以行使起诉权,一些殖民区还开始在重大犯罪案件的起诉前召集当地居民代表对案件进行审查;后来又出现了专门负责刑事起诉的大陪审团和检察官。 n??驡U猅C
硎|IG枡Jt
1635年,马萨诸塞建立了北美殖民地上第一个大陪审团,其目的是为了防止居民或官员滥用起诉权力。1641年,弗吉尼亚也建立了大陪审团。大陪审团的基本职能是对犯罪指控进行调查并决定是否将案件提交审判。1643年,弗吉尼亚殖民地任命了美国历史上第一位检察长。作为英国国王在该殖民地的代表,检察长的主要职责是在法院审判中提供法律咨询并维护国王的利益。随后,其他殖民地也相继设立了检察长,其中有些检察长已具有明确的刑事起诉职能。例如,马里兰在1666年设立检察长,其职责就是向大陪审团提交刑事起诉书并以总督顾问的身份出席刑事案件的审判。 ?s[1耝櫷
7殥潃U洶%
虽然英国也有检察长,但是殖民地检察制度的发展很快就超越了英国的模式,因为那里有更为丰富多样的法律文化传统的影响。例如,17世纪中期纽约地区(当时叫“新荷兰”)的居民结构非常复杂,包括荷兰人、法国人、英国人、德国人、丹麦人等。由于荷兰人最先在那里定居而且已经统治了数十年,所以该地区的法律制度以荷兰传统为基础。1653年,该地区建立了一个以荷兰法院为模式的殖民地法院,由1名首席法官、3名法官和1名司法官组成。该司法官的主要职责就是在刑事案件的审判中提起公诉,因此他实际上是北美地区最早的地方检察官之一。1664年,英国获得了对纽约殖民地的管辖权之后,其行政长官理查德·尼科尔斯开始修改当地的法律制度。然而,他并没有全盘否定荷兰的法律制度,而是逐步修改,使英国的普通法与荷兰的法律传统融合在一起。虽然原来设在法院中的司法官被取消了,但是其公诉职能却由英国传统的司法行政官继承下来。 K s?莆?
曒 -Opc?
在北美殖民地的县一级政府中设立检察官,标志着地方检察制度的形成。在这一方面,康涅狄格殖民地是先驱者。1662年,康涅狄格率先设立县检察官,负责刑事案件的起诉。1704年,康涅狄格又成为北美第一个明确建立公诉制度的殖民地。其法律规定,无论受害人及其亲属是否提出指控,各县的检察官都有权代表地方政府和人民对所有刑事案件提出起诉。 这种“康涅狄格模式”很快就被其他殖民地效仿。 ^怢#rR
由于殖民地的检察长是英国政府的代表,而县检察官是地方任命的官员,所以二者之间不可避免地经常产生职权上的冲突。例如,宾夕法尼亚的费城县于1686年任命了当地的检察官,负责刑事案件的起诉。不久后,宾夕法尼亚总督任命的检察长又给该殖民地的每个县任命了—名代理检察长,也负责各县的刑事起诉工作。县检察官和代理检察长经常在行使公诉权的问题上发生冲突。然而,地方分权和地方自治代表了北美殖民地的发展趋势,因此在地方与“中央”的公诉权力之争中,地方逐渐占据上风。一方面,各县检察官相继巩固了自己的地位;另一方面,一些代理检察长也以不同方式脱离殖民地检察长的控制,转化为地方官员。 撕潰凈8U3
\3~?粢弾?
美利坚合众国成立之初,联邦总统需要一位法律顾问来帮助他处理各种法律事务。1789年,国会第一次会议通过了一项法案,授权总统任命一名联邦检察长。其职权包括:在联邦最高法院审理的刑事案件中提起公诉;参与联邦政府可能为一方当事人的民事诉讼;应联邦总统或各部首长的要求提供有关法律问题的咨询意见等。 \~I^B制
◣A囙簫矝K
联邦地区检察官的设立是由1789年的“司法条例”(the Judiciary Act)规定的。地区检察官统一由总统任命。他们负责起诉那些应该由联邦法院管辖的违法犯罪案件,而且他们在自己的司法管辖区内享有几乎毫无限制的独立的公诉权。联邦检察长虽然被视为联邦政府的首席法律官员和首席公诉官员,但他与各地区联邦检察官之间并没有隶属关系。他无权干涉地区检察官的事务。 甃?BLdo?
JkA??棗8
实际上,联邦检察长在很长一段时期内都是一个非专职的政府法律顾问。他可以从事自己的私人法律业务,而且直到1853年他才被要求把办公地点设在联邦政府内。 至此,最能代表美国司法制度特点的检察体制已具雏形。 e@2?盛镓
瓅M姢E-
美国的审判机关 B_,?y?
美国共有52个相互独立的法院系统,包括联邦法院系统、首都哥伦比亚特区法院系统和50个州法院系统。虽然联邦最高法院是全美国的最高法院,其决定对美国各级各类法院均有约束力,但是联邦法院系统并不高于州法院系统,二者之间没有管辖或隶属关系。从一定意义上讲,美国的法院系统为“双轨制”,一边是联邦法院,一边是州法院,二者平行,直到联邦最高法院。 .u廡唚g?
掩躶RPご羟
 联邦法院和州法院管辖的案件种类不同。在刑事领域内,联邦法院审理那些违反联邦法律的犯罪案件;在民事领域内,联邦法院审理以合众国为一方当事人、涉及“联邦性质问题”、以及发生在不同州的公民之间而且有管辖权争议的案件。州法院的管辖权比较广泛。按照美国宪法的规定,凡是法律没有明确授予联邦法院的司法管辖权,都属于州法院。在实践中,绝大多数刑事案件和民事案件都是由各州法院审理的。在诸如加利福尼亚等大州,州法院一年审理的案件总数可以高达百万;而所有联邦法院一年审理的案件总数不过其四分之一。 铗i乀?嵽g
濠軱? J0?
联邦和大多数州的法院系统都采用“三级模式”,只有内布拉斯加等几个州采用两级模式。所谓“三级模式”,就是说法院建立在三个级别或层次上,包括基层的审判法院、中层的上诉法院和顶层的最高法院。当然,各州所使用的法院名称并不尽同。例如,在纽约州,基层审判法院叫“最高法院”;中层上诉法院叫“最高法院上诉庭”;实际上的最高法院则叫"上诉法院"。 ]<4)a?j蓼
ニ植ST?
“三级模式”并不等于“三审终审制”。实际上,联邦和大多数州采用的是“两审终审制”,即诉讼当事人一审败诉后只有权提起一次上诉。从理论上讲,当事人在一审之后可能还有两次甚至三次上诉审的机会。但是,请求上诉法院再审是当事人的权利,请求最高法院再审就不是当事人的权利,而是最高法院的权力了。“权利”与“权力”,虽仅一字之差,但意义相去甚远。在前一种情况下,法院必须受理当事人的上诉;在后一种情况下,法院没有受理的义务,只有当法院认为必要时才受理。当事人若想获得后一种上诉审,必须得到法院的“上诉许可令”(Leave to Appeal)或者“调卷令”(Writ of Certiorari)。 昶<?fn姄?
琶M*]铔G凬
当然,也有一些州的法律明确规定了“三审终审制”,或者规定在某些种类的案件中采用“三审终审制”。例如,在纽约州,绝大多数案件的当事人都有两次上诉的权利;在加利福尼亚州,法律规定凡是被告人被判死刑的案件都适用“三审终审制”。另外,某些在州法院系统败诉的当事人还可以得到联邦最高法院的“四审”。当然,究竟什么案件可以得到这种特别的关照,法律上一般不做明确规定,决定权掌握在联邦最高法院那9名大法官的手中。 阳 "騑O?
槱u搘艖?
无论是联邦法院还是州法院,无论是普通法院还是特别法院,都可以根据基本职能不同而分为两种:一种是审判法院(Trial Courts),一种是上诉法院(Appellate Courts)。一般来说,美国的审判法院和上诉法院之间的职责分工是明确和严格的。审判法院只负责一审;上诉法院只负责上诉审。但是联邦最高法院和某些州的最高法院例外,它们既审理上诉审案件,也审理少数一审案件。 端瀔K辁6h
劧y堓⒖阍
美国的审判法院一般都采用法官“独审制”,即只有一名法官主持审判并做出判决。上诉审法院则采用“合议制”,即由几名法官共同审理案件并做出判决。合议庭的组成人数各不相同。一般来说,中级上诉法院的合议庭由3名法官组成;最高法院的合议庭则由5名、7名或9名法官组成。此外,根据案件的种类和当事人的意愿,审判法院的审判可以有两种形式:法官审(Bench Trial)和陪审团审(Jury Trial)。 N津D6熟?
K5 皿rO?
在此值得专门介绍的是合众国最高法院(the United States Supreme Court)即联邦最高法院。它是美国惟一由联邦宪法直接设立的法院。该法院位于首都华盛顿。其职能包括审理联邦上诉法院的上诉案件,审理各州最高法院的上诉案件(如果涉及联邦法律问题的话),以及审理宪法规定其可以直接审理的一审案件。一审案件的数量很少,不足其审理案件总数的十分之一。一审案件往往涉及两个或多个州之间的纠纷,而且多与地界有关,如因河流改道而引起的土地归属权纠纷;也有些案件属于两个或多个州对某亿万富翁的财产征税权纠纷。 %g竿€Ri?
:匇N%咱x谺
最高法院受理上诉案件的途径有二:其一是上诉权;其二是调卷令。当事人有权上诉到联邦最高法院的案件非常少。按照法律规定,只有当联邦地区法院的判决是由3名法官组成的特别合议庭做出的时候,当事人才有权上诉到联邦最高法院。如前所述,审判法院一般都采用独审制,但是在两种情况下可以组成合议庭。一种情况是重新划分立法区;一种情况是国会希望快速解决某个宪法争议问题。在1990年的“合众国诉伊奇曼”一案中,为了迅速解答国会禁止非法焚烧美国国旗的法律是否违宪的问题,联邦地区法院就采用了合议庭审判。这种合议庭由两名联邦地区法院法官和一名联邦上诉法院法官组成。 /瑕窉O谭z?
?)w鍽&?
调卷令是最高法院受理上诉案件的主要途径。要获得最高法院的调卷令,诉讼当事人首先要提出申请,然后由大法官们投票决定是否受理。最高法院每年收到的调卷令申请在6000件左右,但是其受理的案件一般不超过200件。最高法院认为其主要职责不是纠正下级法院的错误判决,而是在更广泛的意义上维护联邦法制。因此,其发布调卷令的案件中往往涉及不同法院对联邦法律的不同解释,例如,两个联邦上诉法院对某一法律的解释有冲突;联邦上诉法院和州最高法院对某一法律的解释有冲突;或者联邦上诉法院对某一法律的解释与联邦最高法院以前的判决有不一致之处等。 n鰢?翢t?
O彿V?遟鼩
自成立以来,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人数并不是固定不变的,最少时为5人,最多时为10人,目前由9名大法官组成,其中一人为首席大法官。最高法院审理案件时由9名大法官共同组成合议庭。包括首席大法官在内的9名大法官的主要职责就是审判,他们并不承担中国法院院长们所熟悉的行政管理职能。 ?镊??
橘"3 dH?;
绌N:@???
美国的检察机关 ?躟?O_|
樯?眝#熟
美国的检察体制具有“三级双轨、相互独立”的特点。所谓“三级”,是指美国的检察机关建立在联邦、州和市镇这三个政府“级别”上。所谓“双轨”,是指美国的检察职能分别由联邦检察系统和地方检察系统行使,二者平行,互不干扰。美国的检察机关无论“级别”高低和规模大小,都是相互独立的。 ┦Ei躺髕V?
容矅+W涤 .
美国的联邦检察系统由联邦司法部中具有检察职能的部门和联邦地区检察官办事处组成,其职能主要是调查、起诉违反联邦法律的行为,并在联邦做为当事人的民事案件中代表联邦政府参与诉讼。联邦检察系统的首脑是联邦检察长,同时也是联邦的司法部长。虽然他是联邦政府的首席检察官,但他只在极少数案件中代表联邦政府参与诉讼,而且仅限于联邦最高法院和联邦上诉法院审理的案件。其主要职责是制定联邦政府的检察政策并领导司法部的工作。实际上,司法部中的大多数部门都与检察工作无关,只有几个处具有检察职能,其中最主要的是刑事处。美国共有95个联邦司法管辖区,每区设一个联邦检察官办事处,由一名联邦检察官和若干名助理检察官组成。他们是联邦检察工作的主要力量。在一般案件中,他们自行决定侦查和起诉,但要遵守联邦检察长制定的方针政策。在某些特别案件中,如涉及国家安全的案件和重大的政府官员腐败案件,他们往往会寻求司法部刑事处的支持和帮助,而且要得到联邦检察长或主管刑事处工作的助理检察长的批准才提起公诉。 y1" ?p?
?N]窂?
美国的地方检察系统以州检察机关为主,由州检察长和州检察官领导的机构组成。州检察长名义上是一州的首席检察官,但他们多不承担公诉职能,也很少干涉各检察官办事处的具体事务。在大多数州中,州检察长与州检察官之间都保持着一种顾问指导性关系。州检察官的司法管辖区一般以县为单位。他们是各州刑事案件的主要公诉人,通常也被视为所在县区的执法行政长官。一般来说,各地警察机关在刑事案件的调查中都会接受检察官的指导乃至指挥。 {嶊潎~?
橷磣?玛(W
市镇检察机关是独立于州检察系统的地方检察机关,但并非美国的所有市镇都有自己的检察机关。在有些州,市镇没有检察官员,全部检察工作都属于州检察官的职权。在那些有自己检察机关的市镇,检察官员无权起诉违反联邦或州法律的行为,只能调查和起诉那些违反市镇法令的行为。这些违法行为称被为“微罪”,多与赌博、酗酒、交通、公共卫生等有关。不过,市镇法令中有关“微罪”的规定与州法律中有关“轻罪”的规定相重复的情况屡见不鲜。 麗鋉輏嚲褦
園€呲牠櫙?
多样性是美国检察机关的基本特征。这有三个方面的原因:其一,检察机关的职权范围不同,或者说其负责的案件种类不同,所以其职能部门的设置有所不同。例如,联邦检察机关和州检察机关负责调查和起诉的分别是违反联邦法律的犯罪和违反州法律的犯罪,因此其设置职能部门时必然要以其负责的案件种类为依据。其二,检察机关的规模大小不同,或者说其工作人员的数量多少不同。例如,伊利诺斯州库克县(含芝加哥市)检察官办事处的工作人员多达900人;而内布拉斯加州斑纳县检察官办事处的工作人员仅1人。芝加哥市检察官手下有230名“助检”;而与之相邻的埃文斯顿市检察官手下只有3名“助检,而且该检察官本人还同时兼任另外两个城市的检察官。其三,检察机关的专业分工不同,或者说其人员的专门化程度不同。毫无疑问,小型检察机关内很难有正式的专门化分工,因此这种分工主要在大中型检察机关中。专门化分工有两种基本模式:一种是以纵向分工或程序分工为主;一种是以横向分工或案件分工为主。纵向分工犹如工厂里生产“流水线”上的分工。检察人员根据工作程序上的阶段划分,分别负责收案、预审听证、大陪审团调查、法庭审判、上诉等阶段的检察工作。横向分工是根据案件种类进行的分工。而这种分工可有不同层次:首先,一般检察官办事处负责的刑事案件可分为重罪和轻罪两大类;其次,重罪和轻罪都可以分为侵犯人身罪和侵犯财产罪;再次,侵犯人身罪和侵犯财产罪又可以具体划分为杀人罪、强奸罪、抢劫罪、盗窃罪、诈骗罪等,而且每一种犯罪仍可以进一步划分。目前,美国的大中型检察机关多采用纵向分工与横向分工相结合的模式,但具体情况又有所不同。检察机关的多样性有利于充分发挥各种检察人员的专业能力和积极性,可以使不同检察机关的内部结构更好地适应机关的任务性质和工作量,防止出现人浮于事和工作分配不均的现象。但是,检察机关的多样性也在很大程度上阻碍了整个检察系统的协调发展。在这种体制下,人们很难制定出行之有效的整个系统的运作标准,也很难提高整个系统的效率水平。由于检察机关在社会的执法活动中起重要作用,所以美国检察系统的这种不平衡发展也对社会产生了消极的影响。近年来,美国一些学者在不断呼吁改变检察系统的不统一现状,一些地区也做出了改革的努力。然而,分散制仍然是美国地方检察系统的基本特征。 紏漪耬s 
蓀泒rI髍謚
p揯W菷 ?
美国的警察机关 倳?U峹?J
X -?犁f帬
美国的50多万名警察分属近两万个相互独立的警察机关,平均每个警察机关的警员不足30人。然而,一些大的警察机关人员上万,所以,实际上美国有很多警察机关的人员不足10人,其中最小者只有警察局长1人,真是名副其实的“光杆司令”。然而,这些警察机关无论大小,都是相互独立的,在辖区内享有独立执法权。美国的警察机关分别隶属于联邦、州、县、市镇四级政府。 冾鹃??觙
j? hF線€?
美国联邦负有警察职能的机关多称为执法机关。主要的执法机关分别隶属于司法、财政、内政和国防四个部。其中,司法部下属的有6个,即联邦调查局、毒品管理局、移民归化署、监狱管理局、联邦法院管理局和联邦法警局;财政部下属的有5个,即烟酒火器管理局、国内税收署、联邦保密署、联邦海关署和总督察署;内政部下属的有5个,即印弟安人事务局执法处、国家公园管理局森林警务处、鱼类和野生动物管理局、国家公园警察局和总督察署;国防部下属的有8个,即总督察署、国防调查署、陆军部犯罪调查局、陆军部情报及保安局、陆军部军事警察总队、海军部调查局、空军部保安警察处和特别调查处。此外还有联邦邮政总局的邮政稽查署等等。 ?mE^矜?
`映腥e住?
美国各州法律制度的传统和现状并不相同,因此其警察机关的体制也不一样。从名称上来看,有的叫州警察局,有的叫州公路巡警队,有的叫州执法局,有的叫州公安局。这种名称上的不统一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美国分散型警察体制的特点。 X噹ヲ^?q?
嫇?叁h栘
美国的州警察机关主要有三种模式。第一种是巡警模式,或称巡警型警察机关。这种州警察机关的主要职责是实施州交通法规、调查和预防交通事故、纠正和处罚交通违章行为、保障公路安全。加利福尼亚州的公路巡警队就是这种模式的代表。第二种是执法模式,或称执法型警察机关。这种州警察机关负有完全的执法职责,包括犯罪侦查、维护治安、实施法令、公路巡逻等。伊利诺斯州警察局是这种模式的代表。第三种是两元模式,或称巡警-执法模式。这种州警察机关分为两个独立的实体,一个负责公路巡逻,一个负责一般执法工作。例如,佛罗里达州的公路巡警队负责州公路的巡逻和发生在州公路上的轻微刑事案件的侦查;而佛罗里达州执法局则负责一般性执法工作,包括发生在州公路上的严重刑事案件的侦查。 ??Gd5縑?
訆霫烀’p
除上述三种类型的州警察机关外,美国各州还有一些较小的州警察机关和负责某个领域的专门执法机关。前者如州立公园警察局和州立大学警察局;后者如州毒品管理局。从理论上说,州执法机关有权在全州范围内执行警务。但是在实践中,州警察机关一般都避免介入市镇警察局的管辖范围,而把执法力量集中于没有建立自治警察局的地区和州属公路上。当然,由于州警察机关往往具有经验丰富的侦查人员和先进的仪器设备,所以它们经常向州内较小的警察机关提供疑难案件侦查、法庭科学鉴定、信息情报检索和各种专业培训等方面的服务。 烤 d食w`?
?]]i0
美国共有大约3000个县级执法机关。这些执法机关主要有两种模式:一种是县司法局模式;一种是县警察局模式。前者是美国传统的县级执法机关模式,县司法行政官是县的执法长官,负责本县的警务。目前美国的绝大多数县都采用这种模式。后者是一种较新的县级执法机关模式,县警察局长是县的执法长官,负责本县的警务。目前美国仅在一些县市合一的地方采用这种模式,如佛罗里达州的杰克逊韦尔县。这种县警察局的体制与一般市镇警察局的体制相同。 嘧4? ?
縏?浧a?
根据执法权力的大小,县司法局模式又可分为两种:其一,县司法行政官的职权仅限于管理监狱和维持法庭秩序,即仅有狱警和法警的职能;其二,县司法行政官的职权包括犯罪侦查、维护治安和交通管理,即负有全部执法职能。在第二种情况下,县司法行政官手下多建有专门的警察局,有些地方的司法行政官就兼任警察局长。 ?-關22 $
旖韯~I馤’3
市镇警察是美国警察的最主要力量,其人数约占美国警察总数的四分之三。美国的城市一般都建有自己独立的警察机关,或称“自治警察机关”。不过,这些市镇警察机关的规模相差甚远。例如,库克县境内有121个市镇警察局,共有警员1.6万多人。其中,芝加哥市警察局有警员近1.3万人;此外还有5个警察局的人数在百人以上;而绝大多数警察局的人数只有几十人或几个人。

2005年10月29日


50年前因拒绝给白人让座被捕,引发美国黑人民权运动风潮

  1955年12月1日,当42岁的黑人妇女罗萨.帕克斯拒绝在公共汽车上站起来为白人让座时,她开启了一个整个种族为争取人权而站起来抗争的时代。帕克斯拒绝为白人让座的行为违反了种族隔离法,她随即因此被捕。1956年,美国最高法院裁决公共汽车上种族隔离的做法违背宪法。这最终导致1964年《联邦民权法案》的出台,该法案禁止公共场合的种族歧视。

  本报综合报道20世纪50年代美国民权运动的传奇人物,被人称为美国“民权运动之母”的罗萨.帕克斯当地时间10月24日去世,享年92岁。据称,帕克斯平静地死于家中。

  从一定意义上讲,一部美国史,就是一部种族斗争的历史。在这中间,罗莎.帕克斯无疑是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人物。1999年11月,她被授予国会金质荣誉奖章,受此殊荣是因为她被国会议员视为“美国自由精神的活典范”。


  “我只是讨厌屈服”

  “她静静地坐在那儿,然后世界就为之改变”人们这样描述罗萨.帕克斯。

  1955的蒙哥马利市是黑白不平等的地方。那时的公交车,70%的乘客是黑人,但前面的座位预留给白人,后面的座位在没有白人乘客站立的情况下黑人才可以坐,中间的座位则由司机决定该怎样分配。

  1955年12月1日,裁缝女工———42岁的黑人妇女罗萨.帕克斯在亚拉巴马州蒙哥马利市乘坐一辆公共汽车时,拒绝将她的座位让给一个白人男子。白人司机命令坐在黑人部分前排的4个乘客起来。3个人站了起来,只有帕克斯太太坐着不动。

  “你到底起不起来?”司机问道。“不。”“天啊,我要让你被捕”。“你随便吧”。帕克斯平静地说。日后,她说她厌烦了每天在生活中所受到的不公平对待,“我只是讨厌屈服”。

  为权利而抗议的权利

  帕克斯被捕了,理由是蔑视蒙哥马利市关于公共汽车上实行种族隔离的法规。

  法院判处她14美元的罚款,她只需交这笔罚款即可获释,但她拒绝这么做,她在法庭上对种族隔离提出了挑战。

  很快,马丁.路德.金来到蒙高马利市和帕克斯见面,金号召蒙高马利市的黑人组织起来联合抵制公共运输系统。他告诉他们“民主的伟大之处是为权利而抗议的权利”。

  4天后的12月5日,当罗萨.帕克斯一案开始庭审的时候,蒙哥马利市数千名黑人自发地拒乘公共汽车,这次行动被称为联合抵制汽车运动。

  联合抵制汽车运动共进行了381天,由于乘车的70%是美国黑人,公交公司因此遭受了重大损失。

  1956年11月13日,美国最高法院裁定公共汽车上的种族隔离违宪,这是最高法院继1954年在布朗诉教育委员会案中宣布学校实行种族隔离违宪后的又一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判决,它为1964年的美国《联邦民权法案》的出台铺平了道路。

  同年12月20日,裁决得以强制执行,第二天早上,马丁.路德.金即和一位白人官员同坐在了汽车的最前排。而美国南部的种族隔离体系也在法律上瓦解。

  植根到基因里的反抗精神

  “她坐在那里(没有起来),因为压在她身上的是多少日子积累的耻辱和还未出生的后代的期望。”当年马丁.路德.金在事发后的讲演中说。

  帕克斯牢坐不起的举动不是偶然的。在这个事件之前,帕克斯就有一种改变不公正事物的坚定而沉静的力量。她曾在“全国有色人种协会”(NAACP)做秘书,后来还加入一个叫作“选举人同盟”的团体,做过“全国有色人种协会青少年理事会”的顾问。

  对种族隔离的厌恶与帕克斯的早年经历也有关系。

  帕克斯1913年2月4日出生在亚拉巴马州的土司克吉(Tuskegee),她的祖父从她幼年起便教导她不要屈服于歧视和虐待。“这个观点几乎被植根到了我的基因里。”帕克斯1992年在她的自传《我的故事》中写道。

  被迫移居密歇根

  尽管联合抵制汽车运动成功了,但帕克斯却因此丢掉了工作。

  1957年,经常面临死亡威胁而且丢了工作的帕克斯不得不从亚拉巴马州搬到了密歇根州定居。1965年,帕克斯成为密歇根州民主党众议员约翰.康耶斯的助手,继续为民权自由而呐喊,直到1988年9月30日退休。

  1992年,帕克斯在提及她当年的行为时说:“我拒绝站起来的真正原因是认为自己有权和其他乘客一样享受到同等的待遇,我不愿再被当成二等公民,我们黑人忍受歧视的时间太长了。”“当我被捕的时候,一点也没想到事态会发展成那样,那一天就像其他日子一样平常,惟一让它变得不同寻常的原因是数百万民众的觉醒。”她回忆说。


2005年10月20日

http://cn.news.yahoo.com/051004/1028/2fbqj.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