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9-02

胡宁即何能,犹唐宋人所谓那堪。

2013-08-09

初,诚斋先生杨公考校湖南漕试,同僚有取《易》义为魁,先生见卷子上书“盡”字作“尽”,必欲摈斥。考官乃上庠人,力争不可。先生云:“明日揭榜,有喧传以为场屋取得个尺二(谓析尽字)秀才,则吾非将胡颜?”竟黜之。

孙奕《履斋示儿编》卷九《声画押韵贵乎审》

2013-07-23
yolfilm:
想知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的真正意涵,去看同样的名句「相溽以沫」。老子庄子一派人物,看世界,总有一种无可奈何的悲悯之情。那种情感,是寄托於物的。
庄子看到了乾水塘的鱼,和老子看到作为祭品的草扎假狗。其心一同。
失去这个悲悯的前提,来说解道德经,那叫扯淡。
http://www.zhihu.com/question/21362408/answer/18000964
2013-05-22

原文:
田园有真乐,不潇洒终为忙人;
诵读有真趣,不玩味终为鄙夫;
山水有真赏,不领会终为漫游;
吟咏有真得,不解脱终为套语。

译文:
田园生活中有真正的乐趣,但如果不潇洒,也终究会忙碌不堪;
诵读诗书确实有意趣,但是如果不细细体会,最后也还是一个见识浅陋的凡夫;
山水有真正美丽的景致,不心领神会,便最终也只是随意游荡;
吟诗作赋有真正的心得,如果不超脱也便成了俗套之话。

如此译笔,深表遗憾!

2013-05-20

文章做到极处,无有他奇,只是恰好;人品做到极处,无有他异,只是本然。

天地有万古,此身不再得;人生只百年,此日最易过。幸生其间者,不可不知有生之乐,亦不可不怀虚生之忧。

曲意而使人喜,不若直节而使人忌;无善而致人誉,不如无恶而致人毁。

——菜根谭

2013-05-09

1905年起,禺山世次郎(黄世仲,字小配)将所撰《洪秀全演义》连载于《有所谓报》和《少年报》,次年在香港发行完整的六十四回本,上有章氏序文:“演事者,则小说家之能事(根据旧史,观其会通,察其情伪,推瓦屋 意以明古人之用心),而附之以街谈巷议,亦使田家妇子知有秦汉至今帝王师相之业。不然,则中夏齐民之不知国故,将与印度同列。然则演事者虽多皮傅,而存古之功亦大矣。”又说:“近时始有搜集故事,为太平天国战史者,文辞骏骤,庶足以发潜德之幽光,然非里巷细人所识。夫国家种族之事,闻者愈多,则兴起者愈广。”

章太炎《洪秀全演义序》,《章太炎政论选集》第307-308页。
转引自《经与史:康有为与章太炎@章太炎与白话文》,原载于《近代史研究》1990年第2期。

2013-04-24

《华严色相录》,题殿春生撰,或云阙名。

《谭献日记@补录卷二》四月廿一日条云:

阅《华严色相录》。许筱涟为惠山诸丘尼作。如许君者,言愁欲愁,寄慨无端,大有身世之感也。记《明僮合录》亦出此公手,可谓手事也已。

言《华严色相录》乃许筱涟所作,按许筱涟即殿春生,安徽歙县人,与谭献同时。

2013-03-18

网友yolfilm说:

生平大惑,至今一直未能解答。按歷史記載,玄奘譯心經,是在公元649年(貞觀23年)。可是書法名帖,歐陽詢的心經,卻是寫明了貞觀9年。這是怎麼回事?……且不說玄奘赴印度取經 ,是貞觀3年(629年)事,在印度待至643年才回返中土。貞觀9年,玄奘根本不在國內呀。
http://weibo.com/1933585575/znRHvBr0N?sudaref=weibo.com

有福答:

1.据《大唐内典录》卷五,在包括《般若多心经》的六十七部佛经后云:

右大小乘经论六十七部一千三百四十四卷,京师大慈恩寺沙门释玄奘奉诏译。

《大唐内典论》的作者道宣(596-669)与玄奘(602-664)为同时代人,且道宣为弘福寺沙门并译经,玄奘亦出于弘福寺,后移至慈恩寺进行译经活动。如此关系,可知道宣所述当为第一手资料,可信度是非常高的。

玄奘于贞观十九年(645)归国,同一时间,唐太宗作《大唐三藏圣教序》进行褒记,文中云:

以贞观十九年九月六日奉敕,于弘福寺翻译圣教要文凡六百五十七部。

这奉敕译经是玄奘归国后译经活动的开始。而此时,欧阳询(657-641)已逝世四年之久。

《大唐内典录》中所说的大慈恩寺,建于贞观二十二年(648),年底,太宗命玄奘住持此寺,并继续译经,十年后移至西明寺。正是在这十年间,完成了包括《心经》在内的大量译经。

2.与玄奘同时的另一位弘福寺沙门怀仁(生卒年不详),曾集王羲之字成玄奘译本《心经》,于咸亨三年(672)勒石(玄奘逝世八年后),题后有“沙门玄奘奉诏译”字,仅凭“奉诏译”三字,即可证明此经为玄奘归唐后所译。怀仁在玄奘生前就开始操作太宗《圣教序》的勒石集字工程,可以想见与玄奘和太宗在译经方面的交流较为密切,他对《心经》翻译年代的认识是可信的。

3.此《心经》题为贞观九年(635)书,欧阳询逝于六年后的贞观十五年(641),再四年后,即贞观十九年(645)玄奘奉诏译经,又三年后,贞观二十三年(649)起,玄奘在慈恩寺译经十年(649-658),《心经》的玄奘译本出于此十年中,比贞观九年晚了十五年多的时间。

贞观九年,其时玄奘已于三年前离唐取经,距回唐尚有十年。

故欧阳询书《心经》小楷系伪托之作,伪托人照应了欧阳询的卒年,却疏忽了玄奘译经的时间。

4.目前尚无可信的欧阳询的小楷墨、拓真品与《心经》比对,所以从书法本身来分析其是否伪作实在很难。此幅小楷的用笔处处体现欧书的特点,又能照应到小楷结构特点。以欧笔写小楷,并将二者能够融为一体,这幅作品已经做到极好,或许正是如此,历代少有人疑其为托作。

欧阳询官高极品,他在书写时,除非是奉敕、书碑、勒石,或是所书珍重已极的情况下,否则不会记写官职。而这幅《心经》不仅详纪年月,更题“率更令”,且以全名出现,这实在不合常理。

因手头资料有限,无法在文献中查询此帖,察其上多为明清书画家、收藏家印信(日人三井氏活动时间约当于清末),无有官印,表示并未入过内府。欧阳询的小楷,何等珍贵,皇族岂能不收?此亦一疑也。

本答原创,转载请保留网址,感谢。

http://blog.donews.com/fanting/archive/2013/03/18/59.aspx

2013-03-14

金隅花石匠业主论坛(业主自建)
http://gonhi.cn
由小区业主自建,欢迎本小区和周边小区(沉香庭院、自由筑、通和园、华远铭悦)邻居交流,丰富的信息可以方便大家生活。

2013-03-13

今日图书出版界有一个喜欢用阿数的习惯,甚者见数即阿,导致版面支离不堪,美感难寻,更有因改阿数而文理欠考,奇怪如异域之书,实在是中文图书和汉字汉语的大悲哀。

通过阅读编校众多书籍所得之思考,并参考港台图书习例,以及一些出版人的提议,特总结几点中文图书数字用法的建议,以期有出版社及图书公司诸同感编辑商讨,并能运用于所编辑图书,以改今日汉阿囧境。

一、原则:汉数为主,阿数为辅。能用汉数不用阿数,必用阿数方不用汉数。

一、公制英文单位必须用阿数,中文单位用汉数。例:12km、十二千米、3L、三升。中文图书中,除专业性强的图书,应以中文单位为主。

一、公元纪年阿数汉数皆可,其他纪年用汉数。若公元纪年与年号纪年相掺,则公元纪年(农历)必用阿数,年号纪年(农历)必用汉数。如二十三年三月(4月)。

一、融入行文的分数用汉数,用于计算等数学意义的分数用数字。

一、带有小数的数字:对于非数学、数据类书籍,小数能以汉数表达者皆用汉数,例:1.2万->一万二千。局部(如表格)数据用阿数便宜者则用阿数。

一、编号、注号、图表编号汉数阿数皆可用,有内在统一规律因循即可。

未完待续…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