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4月08日

ざ溺水惜缘な 22:28:25
不在哦~~`
  
簡簞_鋅褔. 06:29:36
在啊 
ざ溺水惜缘な 22:33:32
哈哈~~5星~?~
 
ざ溺水惜缘な 22:33:37
 
  
簡簞_鋅褔. 06:29:51
你在几号
 
ざ溺水惜缘な 22:33:45
不在哦~~
  ざ溺水惜缘な 22:33:52
偶跟同学在一起咯
  
簡簞_鋅褔. 06:30:06
你在那西 
ざ溺水惜缘な 22:34:03
猜~~
  
簡簞_鋅褔. 06:30:30
我那么晓得列说不说不说我走的 
ざ溺水惜缘な 22:34:34
……
 
ざ溺水惜缘な 22:34:51
 就会威胁偶
  
簡簞_鋅褔. 06:31:18
在那西阿 
ざ溺水惜缘な 22:35:11
你不是说不发工资不回来的么~?“ 
  
簡簞_鋅褔. 06:31:40
在那西
簡簞_鋅褔. 06:31:45
你不说我真的走的啊 
ざ溺水惜缘な 22:35:35
2%拉““
 
ざ溺水惜缘な 22:35:49
 再威胁偶`偶就杀了你“当寡妇去
  
簡簞_鋅褔. 06:32:18
我日
 我老子死得不克那西克的
   你有力       我叫你来列西你不来  害的我在你的屋门口等了一个多小时 
ざ溺水惜缘な 22:36:31
 等偶~?~
 
ざ溺水惜缘な 22:36:39
偶前天就说好了陪同学地哦
  
簡簞_鋅褔. 06:32:58
我列时候赫气 
ざ溺水惜缘な 22:37:06
 不气哈`乖哦`!~乖宝宝最讨人喜欢了
  
簡簞_鋅褔. 06:33:42
死开
    就一句话       你是不是到2%玩通宵的 
ざ溺水惜缘な 22:37:41
 给你发现了哦“
  
簡簞_鋅褔. 06:34:03
我叫你不到那里玩肯不肯

ざ溺水惜缘な 22:38:07
谁让你每次玩通宵半夜都赶偶走~~`
 
ざ溺水惜缘な 22:38:20
 你的错
  
簡簞_鋅褔. 06:34:32
算了可以吧
 你陪你的同学克 
ざ溺水惜缘な 22:38:38
恩恩~~88咯~!~`
  
簡簞_鋅褔. 06:35:00
好好你有狠
  
ざ溺水惜缘な 22:39:11
偶前天就跟她说好的啊“
  
簡簞_鋅褔. 06:35:36
你叫、她  换网吧撒
簡簞_鋅褔. 06:35:44
要不要我来找你 
ざ溺水惜缘な 22:39:50
不用吧~`来了也冒位子哦~`
  
簡簞_鋅褔. 06:36:09
我来找你换位置
 
ざ溺水惜缘な 22:40:03
明天早上可以玩哦~!`
  
簡簞_鋅褔. 06:36:16
换个网吧 
ざ溺水惜缘な 22:40:13
晕~!那偶还不如自己去`
  
簡簞_鋅褔. 06:37:06
我马上到深蓝克的  来不来随便你
 如果说你 不来的话                 我们之间也没的母子说的啦
   
ざ溺水惜缘な 22:41:19
 这么简单~?~““`哎~~算哒“不说哒
  
簡簞_鋅褔. 06:37:43
你来不来的 
ざ溺水惜缘な 22:41:38
不来了啊“
  
簡簞_鋅褔. 06:38:29
不说哒 
ざ溺水惜缘な 22:42:50
88
  
簡簞_鋅褔. 06:39:11
从今以后你不要跟我说母子了
          听到冒有
          一点钟之前没到深蓝的话         那就算了

慯お芯 21:27:03
你是那个啊
 告诉我好不
ξ偏偏鱚歡鲵 21:20:43
我也想问你是哪个咧?
慯お芯 21:27:26
你是什么地方的?
ξ偏偏鱚歡鲵 21:21:20
湖北荆洲的
这个是我妹妹的QQ
ξ偏偏鱚歡鲵 21:21:32
你是我妹妹的同学吗?
慯お芯 21:28:11
你的妹妹叫什么
ξ偏偏鱚歡鲵 21:21:56
龚丽娟
ξ偏偏鱚歡鲵 21:22:12
小朋友你叫什么呢?
慯お芯 21:29:01
曾启
 我不认识你的妹妹啊`
    你是那个县的
ξ偏偏鱚歡鲵 21:22:42
湖北荆洲
慯お芯 21:29:20
那个县
ξ偏偏鱚歡鲵 21:23:06
5岁以后就去福建了
我妈妈跟爸爸离婚了
我跟了爸爸
妹妹跟了妈妈
慯お芯 21:30:10
你的妹妹是那个县里的
  我的遭遇和你差不多
 
ξ偏偏鱚歡鲵 21:24:02
是监利的
慯お芯 21:30:46
啊““““
           我不认识龚历鹃啊“
慯お芯 21:30:49
我不认识
慯お芯 21:30:57
不过聊过几次天、
ξ偏偏鱚歡鲵 21:24:31

可能是她网友吧
慯お芯 21:31:08
应该是吧
ξ偏偏鱚歡鲵 21:24:39
她无聊就爱加人的
慯お芯 21:31:14
恩         
ξ偏偏鱚歡鲵 21:25:33
小朋友你怎么了呢?
好象很不开心的样子
慯お芯 21:32:21
是啊
慯お芯 21:32:26
非常不开心
ξ偏偏鱚歡鲵 21:25:55
怎么拉?
慯お芯 21:32:32
被人甩啊“
ξ偏偏鱚歡鲵 21:26:00
被甩了?
慯お芯 21:32:36
你不认识的
慯お芯 21:32:40
好丢啊“`
ξ偏偏鱚歡鲵 21:26:11
怎么跟姐姐一样呢
ξ偏偏鱚歡鲵 21:26:24
呵呵
没什么丢人不丢人的
慯お芯 21:33:07

      现在的人啊“
  不说了
ξ偏偏鱚歡鲵 21:26:46

我跟他感情有几年了
说分就分了
只因为他又有了一个她
慯お芯 21:33:40
踩死他
ξ偏偏鱚歡鲵 21:27:18
我打不过他啊
慯お芯 21:33:51
用脚狠滴踩
 
慯お芯 21:33:53
喊人
ξ偏偏鱚歡鲵 21:27:24
而且他这次好象是真的
慯お芯 21:34:06
分了还不是分了
          伤心也不新
ξ偏偏鱚歡鲵 21:27:37
陪那个女孩去了浙江
慯お芯 21:34:20
哦     
       跳江克饿
ξ偏偏鱚歡鲵 21:27:51
你喜欢的人也跟了别人吗?
慯お芯 21:34:30
是啊
ξ偏偏鱚歡鲵 21:28:08
为什么要跟去呢?
跟去了也追不回来啊
ξ偏偏鱚歡鲵 21:28:16
怎么回事?
可以告诉我吗?
慯お芯 21:34:50
不是跟了别人
     是 我们三个人追他
 他不好怎么说       就说三个人都不喜欢
ξ偏偏鱚歡鲵 21:28:41

那你们认识她多久了呢?
慯お芯 21:35:24
我读初三的时候就追起
ξ偏偏鱚歡鲵 21:29:10
那…小朋友你现在念大学了么?
慯お芯 21:35:54

       我才十六岁诶
ξ偏偏鱚歡鲵 21:29:31

还真小啊
慯お芯 21:36:18
恩    
是啊    知道早恋不对还要
ξ偏偏鱚歡鲵 21:30:02
可怜的孩子
慯お芯 21:36:47
是啊““
      着业
ξ偏偏鱚歡鲵 21:30:19
喜欢一个人没有办法控制的
慯お芯 21:36:58
是啊“““
    有母办法咯
慯お芯 21:37:15
如果说他跟了别个我不一刀子桶死他
ξ偏偏鱚歡鲵 21:30:51
既然她拒绝你
那你有没有找过别人呢?
或者可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慯お芯 21:37:41
我不想啊“““`
              心里不高兴还那有心情找别人
ξ偏偏鱚歡鲵 21:31:27
呵呵
专情的孩子不多了
慯お芯 21:38:13
别这么说拉   
      我会脸红的
ξ偏偏鱚歡鲵 21:32:28
那你就一直追了她很多年么?
慯お芯 21:39:09
是啊`
ξ偏偏鱚歡鲵 21:32:42
真可怜
慯お芯 21:39:18
两年了
ξ偏偏鱚歡鲵 21:33:14
看来我妹妹误会你了
慯お芯 21:39:51
?????
慯お芯 21:39:55
他怎么误会我啦
ξ偏偏鱚歡鲵 21:33:34
我妹妹说她QQ上面一个人很欠骂
慯お芯 21:40:32
晕、
     是这样的
    她问我叫什么     我就问他     
      我们老不说
ξ偏偏鱚歡鲵 21:34:29
说叫伤心的
说是甩了她的同学
看你这么痴情
怎么会对不起别人呢?
我想我是妹妹误会了
我帮你说说他
慯お芯 21:41:24
他的同学是谁
ξ偏偏鱚歡鲵 21:35:12
不知道
我没问
她的私事我一向不过问的
慯お芯 21:41:55
你别说她
    那件事是我的不对
慯お芯 21:42:23
我不喜欢他的同学却还和他的同学玩朋友
ξ偏偏鱚歡鲵 21:35:53
不是吧
你这么痴情的孩子怎么会伤害人呢?
我就是太痴情了
才是被伤害的那一个
慯お芯 21:42:43
因为   他的同学是我的小学同学
ξ偏偏鱚歡鲵 21:36:13

那为什么呢?
是为了转移注意?
慯お芯 21:42:55
恩   

偏偏鱚歡鲵 21:36:39
呵呵
那是好的开始啊
为什么不去珍惜呢?
慯お芯 21:43:30
我真的不喜欢那个女孩子
   我知道是伤害了他
ξ偏偏鱚歡鲵 21:37:18

那你喜欢怎么样的女孩子?
看我妹妹合适不?
慯お芯 21:44:05
算了   
           我不想在去伤害另外一个人
ξ偏偏鱚歡鲵 21:38:26
那么说你一辈子都会活在伤心里了?
慯お芯 21:45:04
也许吧
慯お芯 21:45:13
我本来就不是一个爱笑的人   

2006年03月12日

我是天界里一个小小的侍女。
天魔大战的时候,在混乱的战势中受了伤,掉入了人界。
我掉在一片阴森的林子里,毒蛇猛兽闻到血腥味蜂拥而至,我受了重伤,很快败下阵来,终于被蛇尾扫到了旧伤,痛晕了过去。
迷迷蒙蒙中,我感到很暖,睁开眼,发现自己竟然躺在一个陌生男人的怀里,他用一双深不见底的
眸子直直地望着我,那眼神含着些许疲惫和。。。。。。担忧?!我们并不认识啊!
这时才意识到自己还在他怀里,急着脱身,他却抱紧着我,在我耳边低声道:“你伤还没好,别动。”我往伤处一看,以裹上纱布,不算很痛了,显然他替我上了药。我朝他递去感激的一眼,他把我放在床上,然后离去了。
我打量着这里,这是一间竹屋,屋里有几张竹椅,一张竹桌子外加我睡的这张铺了毯子的竹床,很清凉的感觉。
然后我便住在这里,他照顾我的起居,为我疗伤。
他常常用那双深邃的眸子深情地望着我,让我情不自禁地迷醉在他那清澈的眼底,万劫不复。
我计算着伤势复原的日子。7天。还有7天就可以回去天界。但我真的舍得离开吗?我犹豫了。
第7天的时候,他求我留下。我说我可以再想想吗?他说好,你晚上给我答复。
我真的好矛盾,我并不属于这里,但我有舍不得他。
最后我决定为他留下。
当我走到他门前的时候,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
于是透过半掩的门往里看。
一个妖艳的少妇神情哀怨地说:“你可以舍弃我,但我们的孩子要一个父亲啊。”
少妇说着,抚摩自己微突的肚子,露出慈祥的的笑,却又在一瞬间转为哀怨,她用那双水灵灵的眼睛悠悠地望着他。
而他的表情却异常冰冷,他的眼神没有一丝温度,是那样阴冷,那样无情,那样。。。陌生!
我被他的无情吓软了腿,跌倒在门外。
他显然是发现我了,眼神由无情转为惊讶,最后变为最初相遇时的担忧。
他跑过来,把我抱在怀里,说:雪姬,你听到什么?
虽然他把慌乱掩饰得很好,但我依然捕捉到了他眼底一闪即逝的恐惧。
我却无法掩饰我眼底的悲哀,让它和眼泪一起流下来。
我说,我选择离开。
然后背过脸去,怕被他的眼神软化而选择留下。
心底有一个声音不停发疯似喊:他有妻室!他有孩子了!。。。。。
我狠着心走出了竹屋。明知到爱他却依然选择离开。我知道如果和他在一起,我的良心会不安,它会一直提醒我——自己只是破坏别人家庭的第3者。
我只能听着他在我身后解释却不再回头,尽管心里一直情不自禁地喊他的名字——渊。。。渊。。
。。。。。。
我回到了天界,可是我不再有欢笑,失去了渊,我的心仿若被掏空了一般。整日涣涣忽忽的。
不知道又过了多少年。
又是一次天魔大战,我被生擒了。
我和其他被捕的天使一起关在奴隶的笼子里运到了魔界。
恶魔把我们押到魔血殿上交给魔太子处置。
抬起头来的时候,我简直被震住了,那高高在上的魔太子竟拥有一张在我梦中重复了千万次的容颜,只是他眼底的邪气与混身散发的霸道气息让我知道他不是渊,不是我梦里的人。
我成了魔太子的侍女。
他嗜血,他残酷,有他的地方就一定有战争和死亡。
但有一次他醉酒之后,我把他扶回卧室,他说了很多,他说他叫无情,从小他的父亲就没有疼过他,致使他母亲也不理他。。。。。。我知道他醉了。
我想逃,却又舍不得那副容颜。虽然知道他阴晴不定的个性,知道待在他身边随时可能散失生命,但我还是静静听他述说,原来他只是一个孤单的恶魔 …
那次之后,他便待我好了很多,可能是因为我曾安慰过他。
他时常会找我谈心事,会霸气地唤我——雪姬!
他的声音也和渊像极了。
我夜夜梦回从前,梦见我在草地上放风筝,渊从远处跑过来,温柔地唤我——雪姬。。。。
我真的很想渊。他可能已经不在了吧,人类的寿命向来是很短暂的。我开始悲伤,我以后都不可能再尖刀渊了。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无情把我揽在怀里,问我为什么哭,我抽泣着说不出话来。
又过了很久。
无情遭人暗算,魔血殿着了火,侍女卫士们蜂拥逃窜。无情身受重伤倒在王座上,火舌就快要把魔宫掩埋。
他一遍一遍叫我快走,不要管他。我却艰难的将他扶着走出了魔血殿。也许是他眼底相似于渊的担忧震撼了我吧。
我扶着他走了很久,直到他说停下。
(未完待续)

2006年03月05日

绯红的衣裳在风中飞舞,长长的水袖上下飘着,秀发叫风吹散,缕缕飘逸。柔柔的袖口,有一道剑影闪过,是剑!嗤兽的身躯在剑光中消散。我看见那个绯衣女子的脸,苍白的容颜带一抹病态的美,媚媚的眼角藏着的却是一道锐利的锋芒!——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她,水袖。
从那一天起,我便有了依靠。水袖收了我做徒弟,并为我取名唤作月儿。。。。月儿。。。。
苍白的天,血染的地,苍白的水袖躺在高高的山地上,枕着手,叹息着对我说:“月儿。。。你说这天下何时能太平?”
其实她并非要对我说,只是她太寂寞,她的身边,只有一个我。
在这凶恶的乱世中,每一个地方,都被血色染红。我们面对的,除了魔兽,就是惨不忍睹的遗迹,哪里,都是一片荒凉。
水袖说,远古的时候,四界大乱,仙帝和佛祖皆被封印,而魔君十夜和妖皇止战也在那一战消失了踪迹,于是,天下大乱,魔兽和妖怪都从魔妖二界窜逃出来,为祸苍生。也就有了像我一样可怜的孩子。水袖每次说到这里,声音就变得很温柔,不忍心许多像我一样的孩子就那样失去了生命,或者失去家人,在乱世中流连。
水袖修炼的是剑道,飞升后即是剑仙。她的剑很小,和她的衣裳一样是绯红色的,上面雕刻的,是海棠的花瓣,十分秀气,总是藏在袖里,敛其锋芒。而我,作为她的徒弟,却总是无法使出一招半式看得过去的剑法。水袖起初有些伤心,然后便释然道:“也好。不用沾染那些杀孽。”于是我只修炼了些许旁的道法。
7年的岁月,把我从一个幼小的孩子变成婷婷少女。水袖的容颜却没有丝毫的苍老。她的修为,让她有足够的青春可以挥霍。我们的感情好的像姐妹一般,一起仗剑江湖,一起为那些苍生寻找一条救赎的路。我们灭过恶灵,除过蛮妖,可是我们却依然无法改变这个世道。
7年之约,水袖和她师兄的约定。
让他们的徒弟相互比试。
我们按约定来到了天山。这个昔日美丽圣洁的地方也受了邪气的干扰,花都谢了,叶都枯了,树脱掉了华丽的衣裳,染一身苍老。
海棠树下,
我见着了他,
那个陌生却又熟悉的人。
他是水袖的师兄——秋水的徒弟——无剑。
他真的没有剑,或者要说剑就在他的心里,所以他不需要剑。
我败了,没有任何悬念。
当无剑用树枝指着我的时候,落花从眼前飞落。我说:“我输了。”
无剑并没有一点喜悦的味道,他默默从我身边走过,轻轻说了两个字。他说:“止战。。。。”
止战?传说中妖皇的名字。忽然就有点伤心。
止战。。。。止战。。。。。为什么这两个字是如此熟悉?
他的话音刚刚落下,我却泪流满面。
水袖劝道:“月儿,不要紧的。败了就败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别哭了,师傅不怪你。”
我却只能一直一直的哭
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而哭泣

“我认识你么?”我问无剑。
无剑笑,点头。眼睛望向很远很远的地方,他说“前世,你欠我债。知道么?”
欠债?前世?这个世界真的有前世吗?有的话,搁了这个多年代,为什么他还能记得我呢?
过了很久,无剑叹息道:“小丫头。。。。你还是忘了我哦”
他的眼神很落寞,落寞得连我的心都颤动了。比水袖的寂寞却又多了一种说不出的味道。看着眼前这张熟悉又陌生的容颜,感觉好象他是我在这乱世中惟一的依靠。

水袖和秋水带着我和无剑一起历练,路上,他们用剑除去了无数的魔。
有一次,我们见到了一只狐妖,很美的妖,比水袖还要美,她是那么忧郁,在大雪纷飞的冬天抱着她的女儿——一只小小的狐狸,还不能化行,只是一只白毛的狐狸,小巧可爱。
秋水的剑抵着她的脖子,她哭泣说,放了我女儿吧。
她的眼神很悲伤,比水袖比无剑都要绝望,泪一点一点的顺着她的脸颊掉下来,低声地祈求,让秋水放了她的女儿。
这一次连一向温柔和仁慈的水袖都没有软下脸色来说一句放了她们。
狐妖的眼泪好象包含了无数的忧伤,还有绝望,深深的绝望。我一下子就心软了。我说:师傅,放了它们吧。
水袖轻轻地道:她们,是异类,是妖。
秋水说:除妖灭魔是修道之人的责任。
无剑只是看着我,一句话也不说。
忽然就觉得他们好无情,难道就因为不是同类,所以连最起码的生命的权利也不肯放过么?
我有些怒气,急道:我们这样和妖魔有什么区别?不过就有了一幅仁慈的表象而已!
水袖脸色一变,袖子轻轻扬起,重重打在我的脸上,袖里的剑在我脸上留下了一道疤痕,血和泪水混在一起流下来,滴在白色的雪地上。
秋水淡淡地道:妖就是妖,人就是人。怎能相提并论?
一直站在后面的无剑忽然走到我身边,伸出手,抚上我的脸,治愈我脸上的伤痕,他的手有点暖,和这个冬天不一样。

[未完待续]

2005年03月26日

听着小美轻柔的嗓音唱着那首<亲爱的你怎么不在身边>。心里觉得空空的。。 亲爱的,你怎么不在我身边?亲爱的,我们就这样分开了?永远分开了?亲爱的,你确实不在我身边了!亲爱的,你身边已经多了一个她代替我来照顾你。亲爱的,原谅我以前的任性。 亲爱的,我们曾经真的爱过! 亲爱的,不要怀疑我对你的爱,虽然有些残缺不全。 亲爱的,你再也不会陪我整天聊天,嘘寒问暖了。 亲爱的,我再也不会叫你少通宵,多吃东西,自己照顾自己了。 亲爱的,好怀念和你在一起那段开心的日子。亲爱地,你对我,真的没有话说了?我们之间真的就用沉默来取代了? 亲爱的,你不爱我了?我后悔以前没有好好地待你。亲爱的,虽然说要忘记你,可是假如真的爱过,忘记。很难做到。你知道吗? 亲爱的,你还记得吗?记得你曾说过的这些话吗?永远都不会和我说分手吗!亲爱的,我再也不能对你撒娇,要你做这做那了。 亲爱的,你离开我了,这个事实,我说过要忘记,我不想再去回忆。因为每回忆一次。心就会痛一次。我原本破碎不堪的心。已经很难缝合了。 亲爱的,如果有来生,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会好好爱你,紧紧抱住你不放。不要你离开我。亲爱的,如果可以,我们不要再计较以前谁对谁错,只要记住,曾经真心爱过对方就好。而我能做的到吗?亲爱的,知道你和她在一起后,我说随便,我不在乎。其实这全都是假的!我能不在乎吗?我真的很在乎!因为你说过爱我,不会再爱人。 亲爱的,我对你失望了,虽然说你也有权利选择爱你的人和你爱的人。但是,我不喜欢被骗,如果你爱别人,请告诉我,不要说你不会再爱了,因为,假话,让我伤心。 亲爱的,对不起,我没有办法原谅你。如果可以,真的不愿意再想起你。可是偏偏,偏偏脑子里全是你,想着以前,想着你说的话,想着你现在身边有了她。 亲爱的,我选择逃避这些事实,我承认自己懦弱,害怕接受事实。 亲爱的,你让我感受被爱,同样也感受心碎。 亲爱的,让我忘了你,做不到。也许只有时间能够帮助我。可是,亲爱的,过去这么久了,我依然没有办法忘记你!亲爱的,我想了好多好多,其实我们在一起,真是错误的,我们不在一个地方,如果说 要好好去爱你,也很难做到,我们之间,有距离。亲爱的,一个转身的距离,让你爱上了别人,这只能怪我不好。如果我对你好,你的爱,还会不会转移?亲爱的,希望你好好爱一次,不会再受伤! 亲爱的,我不想让自己难过下去,把你拖进黑名单,但是看着以前的聊天记录,有甜甜的回忆在里面,有争吵,有幸福,有离合。一切的一切! 亲爱的,还是会习惯去查找你的QQ,明明自己不想看到的,偏偏每每都想去看看。亲爱的,我的心一次次的破碎了,我找不到坚强的理由。亲爱的,请不要对我这么残忍,我的心,已经承受不了,再也承受不了一次又一次的打击! 亲爱的,这是我最后一个为你发的帖子,以前记得,我在你的帖子里回了一段很长的话。 亲爱的,第一次,我发了这么多,这么长的帖子,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你,就有无数的话想和你说。但,最后还是选择发贴,因为除了这样,我不知道怎么发泄自己心里的情绪。亲爱的,最后一次为你难过,最后一次为你哭,最后一次为你心碎。 亲爱的,记住我说的,如果有来生,我一定会好好爱你,希望我们一转身,就可以看到对方!而不是朝相反的方向离去!亲爱的,最后一次对你说,我爱你

2005年01月22日


假扮天使 17:44:34
-起风了,表停了,停在这一时刻,不再摆动,是累了,还是缘尽了,没有语言,只觉得那段曾经揪心烈肺的感情,就这样被夭折在心中。伤心过后,慢慢恢复往日的神彩,也学会了一笑而过!
 
假扮天使 23:27:13
  我好难过,我难过的是,放弃你,放弃爱,放弃的梦被打碎, 忍住悲哀;我好难过,我难过的是忘了你,忘了你,忘了爱,尽全里力忘记我对你的爱;也许只有放弃,才能让你活得更好;也许只有放弃,才能抹去我对你的爱恋
 

2005年01月20日

  再一次看见你,你身边已有了真的天使,单纯可爱。我知道离别的日子近了,我毕竟不是真的天使。
   不用你说了,我会自己离开,我会学会忘记,忘记你。。。。
   忘记一个人要多久?
   也许要一辈子吧。
   那我要用一辈子的时间忘记你!

   等待,不知道要到何时。喜欢一个人真的很难。我总是在等待中无奈,等你回信息,等你回来。。。。我只是假扮天使,并不是真的天使,我不能像天使一样单纯,无怨无悔地等一个人。我只会在等待中失望,然后一点一点地放弃,我觉得累了,可不可以不做你的天使?

2005年01月13日

深夜,听过周杰伦的歌,他的歌词蕴含的意味和他含混不清的口齿,就在那时清晰的藏进了我的心里。 几年前的一个

2004年的某一天,我独自静坐窗前。耳边传来了一段弦律,有着我熟悉的忧伤,那份凄凉深深的叩动了我的心,同事说,是周杰伦的《断了的弦》。

断了的弦。再一次呢喃这曲子的时候,已经是在冷冷的冬天了。

在此时,我也感觉,我和他的缘份已经走到了尽头。

正如他所说,任何一份真实的爱恋,它的生存期都不会超过18个月。呵呵,才几个月啊。他的身边就有新欢。是啊,他的身边永远有女人,当另外一份新鲜的感觉浸润了他的思维和心的时候,就是我应该离开他的时候了。至少在他的眼里,我成了褪色的爱人,而过往的情感已经苍白。

我有点难过,因为在他的生命中,永远有比我更重要的女人。

我内心深处一直是明白着的。我欺骗着自己,久久不愿醒来。他的离开,只不过是时间迟早的问题。

往事的点点滴滴风起云涌。它只会换取女人的留恋和缠绵。而对于苍白的旧爱,男人心里有的只是忘记和漠然。呵呵!

不是说对事情的不彻悟和坚持。女人的固执也是可怕。女人对于不爱她的男人,仍然还会坚持着温情的付出。女人对待感情,通常是以燃烧生命为代价。而男人,只是一句轻轻淡淡的再见,就可以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的潇洒。

断了的弦,再弹一遍,你的世界我早已不在里边,我的指尖已经出茧,还是无法留你在我的身边“““

听着这样的歌,不知道会有多少的女人心碎情伤啊。

许多的男女之爱往往是这样。做不了情人,便只能成为陌路,要一个男人意识到不再爱你了,或者对没有结果的情仍然心存爱意,也定然是不可能的事情。情份的存在,需要这个男人有这样的境界。但关键是,你永远遇不上这样的男人。呵,因此,通常面对男人的远去,收拾爱的残局的,往往是个眼泪汪汪的女人。

其实过去就是过去。断了的弦,永远无法再续。

他要走,终归还是要走的啊。呵呵,我有点伤心,可是我还是有许多的夜路要走的啊。我明白独自一个走在这样的路上,也许会有满心的凄凉。

总归还是要挥别过去的。雨后,也终有阳光吧。如果一个自己一直珍惜的用生命燃烧的情感已不再让他感动和爱恋了,也许最明智的,就是让自己学会放弃它。不要抱怨他,也不要抱怨生活。也许我终会明白,一个女人的成熟也许就是在不断的放弃中得来的。

断了的弦,有时候确实没有必要再续,就是续了,也再也无法恢复它的曾经美丽的音色。不如就让它安静的呆在一个无人的角落,永远的忘记它。在未来的生活中,一定会有更好的弦来等待着我的弹奏,也许我会把它弹奏的更好更动人的心弦。

2005年1月份的这一天。 我用周杰伦的《断了的弦》这首歌,纪念一个走出我生命中的男人和一段不能再回去的爱恋。

 在电脑前,用键盘,曾经一个一个敲下了我无数的寂寞与思念,保留着你留下的,却不敢去触摸,生怕一个不小心,我心深处的柔软,会轻易地被剥去坚硬地外壳。

  我是如此思念,却又如此无情,我是如此软弱,却又如此坚强。

  那一天,我们相遇了,在这虚拟地网络世界,一句你还好吗?勾起了所有的曾经,那些让我不敢独自一个,不敢面对夜,以及对你所有的所有,你还记得长夜下的傻言傻语吗?你还记得,那个要以天为被以地为床最后被你取笑的小事儿吗?你还记得,我会矿泉水刷牙洗脸得浪费吗?你还记得吗?我的那双破了补,补了破依旧舍不得扔的小鞋子吗?还有,还有,还有那有着淡淡味儿的野花,那土土的有些斑驳的珠链……

  很多,很多,一刹那间仿佛都又回来了,就那样的突然间回到了眼前,却不敢说,因为一切的一切都已经过去了,所以,只能浅浅地,问声好,浓浓地,开着玩笑,俺饰着,除了历史,我想应该是心痛,与不忍。

  你现在快乐着,幸福着,虽然也有不少地麻烦,虽然也有许多的郁闷,我却只愿作个认真而专心地听众,为了什么,为了你吗?也许不,只是为了我自己吧,也许只有这样,我们还是朋友,起码,起码还是这样。
  
  但是,但是,为什么,在深夜里,面对月亮,我会迫切地想要记起你的样子,不是说过,记忆越来越深刻吗?不是说了,有些东西,不再提起,只是刻入骨髓,那为什么,如此的印迹,怎么可以就这样呢?怎么就会忘记了呢?怎么就会怎么都想不起来呢?

  想去看一看相片,我有的,不是吗?

  不,不,不行,我忘了,我真的忘了,拿起相片,也许会让我心更痛,看到的也许是一张已经陌生了的面容,那会让我受不了,我如何面对自己内心的爱恋呢?

  那样的深刻,曾经深刻,如今也夜夜缠绕的深刻。

2005年01月12日

我叫无心,在我还是只小狐狸的时候,我就叫这个名字了,虽然这个名字听起来有点看破红尘的味道,但我还是喜欢它,因为这是娘起的。
我没有见过娘,听其它狐狸说,娘曾是山林里最漂亮的狐狸,有着一身火红的皮毛和一双漆黑如星的眼眸,还有个好听的名字叫翩翩。可在她化身为美女到人界N年回到山林后,她一身的皮毛变成了雪白,眼睛的颜色变成了一种深不可测的暗紫,而且还怀着我。这当时在狐界是个不少的轰动,但在还没有人想出对策时,娘生了我。她把我交给她一个要好的姐妹,只告诉她我叫无心后就失踪了,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也没有人知道我的爹是谁,我从那天起就成了名符其实的孤儿。

不知为何,千年之后想起我的心还隐隐作痛,是什么让娘遗弃了我,而我的爹又在哪里呢?娘曾叮嘱过她的姐妹不要让我再涉及人界,可她终未料到千年后的山林只存在古老的梦里,狐狸们各奔东西,而我只能独自在四处漂泊后来到人界,这也许是一种宿命吧。
缘于娘的缘故,我的皮毛也是狐界罕见的淡紫色,在阳光的照耀下常显出一种奇异的光芒,我的眼眸也是深不可测的暗紫,像娘。而且与其它狐狸不同的是,我的真身是个人,一个头发柔顺的撒落到腰间和有着一双忧郁的紫眸的女孩,所以我不必担心在人界会不小心露出我的尾巴。我只有在想念山林的时候,才会变成一只狐狸,一只忧伤而孤独的狐狸。

我在狐界修行了2600年,介于狐界与人界的不同,所以我在人界的年龄是26岁。由于人界的约束,我也煞有其事的找了份工作,虽然我可以幻化出我在人界生存的一切必需品,但是我知道有很多东西我还是无法得到的,例如亲情、感情、爱情。。。
缘于先辈N次狐狸与人类恋爱的惨痛悲剧(不知娘是否也算其一),狐界有个不成文的规矩:不得与人类相爱。为此,我常常觉得我的身份尴尬,我不知该归类自己是狐还是人,我只知道,虽然我的真身是人,可我骨子里流的是狐狸的血液。

现在的人界在很多代替行走的东西,例如汽车、火车、飞机等等,在因新奇而经历过几次呕吐的惨痛经历后,我还是喜欢狐界的瞬间移动。在人界还有一样东西是令我痴迷的,那就是网络,在网络世界里我不出门就可以遇到形形色色的人,这对寂寞的我常常是一种安慰,我不会用我的灵气去查看他们的真实情况,因为我只是他们生命里的一个过客。
遇到晋本不是件奇怪的事情,在网上你不是遇到这人就是遇到那人,无论你有心还是无意都可以和他或她发展出一段情缘,只是晋给我的感觉是不一样的,至于是哪里不一样,我说不上来,也许就是因为此,所以我对晋留意了起来。
对于我人世的年龄来说,晋比我大5岁,他不经常上网,我只有在偶尔约定的时间里,才能见他一面。晋是唯一让我在网上能用细腻的文字表达我思想的人,用我狐狸的直觉,我知道我也是他的唯一。

我开始在每个夜里梦见森林,清晨的森林和夜晚的森林。清晨的森林有微微的花草清香,树叶在晨光的照射下青翠欲滴,林中深处的那潭湖水微微漾着水银一样的光芒,着紫裳的我坐在湖畔下弹琴,悠悠绵长的琴声袭入森林的每一个角落里。而夜晚的森林漆黑寂静,不时有一声声虫儿的呢喃和偶尔飘过的萤火,风吹拂起的时候引起树叶的沙沙声响,像未知命运前等待的恐惧。但更多的时候,我看到一只雪白的狐狸在瞬间化成人形,忧郁的坐在树下拂琴低唱,哀伤的琴声象一阵烟雾淡淡迷漫了夜里的森林。。。。。在这日与夜交集的梦境惊醒后,我往往是拥被而坐,然后慢慢幻化成一只有着极淡极淡,淡紫皮毛的狐狸,一只看上去孤寂而且被忧郁深深笼罩着的狐狸。
每在这个时候,我就会想起晋,想他那极富才情而温柔的话语。但我只能淡淡的想,因为我们终究会成为路人,知道得太多,并不是一件好事,只是,我并不知道宿命是终究无法逃过的。

又是同样的一个梦醒时分,但不同的是,在这个夜里,我接到了晋打给我的第一个电话,晋的声音是拘束的,紧张得有些结巴,一扫我忧郁的心情,我不由低低笑了起来。此刻我觉得他像个孩子,一个教人心疼的孩子。可慢慢的,晋平缓后的声音是那样的温柔,当他一遍又一遍的轻轻埋怨我随口起的一个又一个名字不真实时,我终于告诉了他我叫无心。’无心,无心。。。’,听他慢慢的咀嚼着我的名字,我的思想也慢慢的漂浮起来,模糊中记得他说他叫晋。
在那个夜里,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或因为是晋的温柔,或因为是我寂寞得太久,我对电话那头的他说尽了封存千年的话语,并且深深的爱上了他。我背弃了人狐不能相爱的规矩,晋就像我等待以久的码头,致使终会离开,但我这次真的想停下憩息。

在晋的想象中,我许是个喜欢幻想和有着一把娇媚声音的女人,他开始给我写信,一封又一封似他温柔等待的心。我喜欢在夜里看他的信,一遍又一遍想象着他写信时的心境,然后在每个夜深人静的时候等待电话的响起,倾听他关怀又爱恋的声音。
晋在千里之外的南方城市里,那有烟雨迷离动人的湖畔和美丽哀怨的动人传说。曾有很多个夜里,我曾动念一瞬千里去看他一眼,但最终还是压下了这个念头,也许是怕现实没有想象中的美,也许因为我是只狐狸。

时间对于我们狐狸来说似乎是静止的东西,因为只要不断的修行,死亡总是离我们遥遥无期,所以过一天和过一年对于我们并没多大区别,只是我现在才知道,上述的这一切只限于无情无欲的狐界生活,在等待晋信的日子里,我真真切切的感觉到秒针滴滴答答行走的声音,等待的岁月象千年一样的漫长。
晋是爱我的吧,每当接到他夜深的电话时我总会这样淡淡的想。他曾问过我多次我的名字是什么意思,我总是笑着答他,也许因为我没有心吧,但是我的心却在隐隐作痛,娘啊娘,我叫无心是否因为你伤了心。

我住在一层公寓的最高处,这给我夜半抚琴带来了不少的方便,至少不会有人投诉我扰人清梦,琴声常常随风慢慢的飞扬而去,只是城市里找不到我梦中的森林。很多时候,当我抚弄着娘从人界带回来的古琴,这是她唯一给我留下的东西。我就会慢慢的想象娘在人世间曾有的遭遇,爹会是哪种类型的男子呢,温文尔雅还是气势昂扬,是个书生还是个将士英雄,可惜这一切随着 娘的失踪都沉入大海了,只留下无尽的想象陪伴我度过漫漫的人界生活,而现在又多了个晋。

晋的字写得极其漂亮,在人们已经惯用Email和电话联系感情的现在,他习惯用笔给我写信,每一封信的最后,他总是附上一句,宝贝,你要开开心心。
晋的信一星期一封,很是准时,每每阅读他的信就象在聆听他跳动的心,我常常想象晋是在怎样的月夜里给我写信,怀着什么样的心情。偶尔我也会打个电话给他弹奏古琴曲,电话那头的他总静默聆听,不发一语。
我开始好奇晋是一个什么样的男子,人世间有句俗话叫好奇心死猫,我不知道原来好奇心也可以害死一只狐狸。我想见晋的念头愈发浓郁了。

这天是个月黑风高的好日子,对于我们狐类来说。这个夜里,我第一次运用了狐界的瞬间移动,透过窗户,我看到了晋,他在一个不足40平方米的房间里,正在俯案写信。我隐身屏息站在他的身旁,这是我爱的那个人,凌乱的头发,1.76的个儿,只是我看不到他的眼睛。
人们常说一个人的眼睛往往能代表他的内心,而狐狸的眼睛呢?我下意识的看往他床前的梳妆镜。梳妆镜?门开了,晋顺手用书把信挡住 ,走进一个抱婴儿的女子。晋起身迎去:怎么了?孩子好像有点发烧,那女子把孩子递给晋。我慢慢隐退,原来上网你真的不会明白那边守候的人会有个什么样的环境。

我慢慢的翻看着晋的信,然后点燃一根火柴看着它们慢慢变成灰烬,然后扬琴低唱:
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
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
汉下白登道,胡窥青海湾。
由来征战地,不见有人还。
戍客望边色,思归多苦颜。
高楼当此夜,叹息未应闲。
你我本非夫妇,又哪来边关相思,我苦笑着在琴上睡去。

“无心,你知道你为什么叫无心吗?”,梦里有个紫眸的女子问我,“为什么?”我问,“无心并非无心,无心只因无意”,她轻叹着离去。娘?我惊醒。无心?原来我的名字是无意的意思。也许这世间凡事,也不过如此吧。
次日我辞了职,在离开人界的时候,我隐在晋的窗前,窗内晋与他的妻正在给小孩喂药,我微笑轻拂,无意来人世,相见不如曾相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