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1月03日

上校站在教堂前,仰望白鸽飞过的蔚蓝天空。教堂大钟。十字架。破旧的军装,洁白的修士服。凌乱的胡子,光滑的脸庞。嘶哑低沉的嗓音,清脆好听的吟唱。

神父看见上校的身影,非常意外。他躲在唱诗班的背后仔细整理他的长袍,十字架,《圣经》。粗大的蜡烛紧张得偷窥着神父的颤抖和上校的犹豫。

上帝可以听见人们的企求,赐于人们幸福。神父期待上校的祈祷。因为上校的高贵阻挡了他前往教堂的路,一向如此。他的勋章和一叠战友合影为他赢得全镇人的尊重,如对神的顶礼膜拜。

终于,神父下定决心,吞了吞口水,动了动嘴唇,想让上校低头亲吻《圣经》;上校也下定决心,冰冷又坚定地站直身子,大步走了出去。孤单的身影在夕阳下广场上白鸽中闪着金黄的光芒。他在神父失望的目光中走进了邮局。今天又是星期二。

2004年11月21日

 今天看见语文老师
    他说我这次语文考得很好,好象是年段第一~“““`
 我的那个高兴哟““`好久没有考第一了““嘿嘿“““

2004年11月07日


“当你孤单时你会想起谁?”


 我会想到啊7,FK,猴子,万宾,娟娟,小夏,老白,小微,燕子~~我最好的朋友们。当我一个人蹲在卫生间里抽烟的时候,总会感觉无比的孤独笼罩我,一点一点侵蚀。郭敬明的一句话我印象很深:一个人在旷野是孤独,一个人在人群里是残酷的孤独。无比懦弱地站在网络的一端,把渴望朋友们的问候寄与网络。网络,就是我宣泄孤单,寄存孤单的地方。


当我站在你们面前,我真的不是来玩的。亲爱的,抱紧我好吗?你看见我一个人蹲在门后抽烟的样子吗?你听见我的寂寞了吗?


“当你踏上月台,从此一个人走”


 


我对和我好的女孩说:我不喜欢亲吻,不喜欢拥抱,只需要一个拥抱。


她说:那你就抱吧。


我什么也没有说,紧紧地抱住。


我一直在索取,仅仅索取一个拥抱。听见我在茫茫人海中的无助吗?借个肩膀,给些温暖吧。


2004年11月03日

兄弟  是一片天

  有鸽子在飞翔

  有飞翔的鸽子

                  你 听见鸽子的歌声了吗

 多么辽阔   多么优美

   

  当我离开你们身边的时候

      我的忧伤开满了天空

      随着羽毛飘扬 

 因为我听不见你们温暖的笑容

  我默默祈祷着

 让天空重播那天 云下面的歌声

 风“““`   鸽子 “““  兄弟们““““

兄弟   是一片天

 有鸽子在飞翔

 有飞翔的鸽子

  

我想和你们在一起

 

today 感冒 “`一直咳嗽“`鼻涕流啊流““`

  冬天了“`冷了““我说过  我最喜欢冬天,因为天冷可以掩饰心冷

呵呵  现在可以吸鼻子,还有另一种美妙的掩饰作用“““

   真傻啊“`买5两饭没有给钱就跑`被抓““`汗“““`中午不敢去吃了“`

买了《生如夏花》 ,一直听““`真好““`

   希望我能好一点““

 

 

2004年10月15日

孤独

 是在人群里孑然昂起头

 在天空中寻找你飞过的痕迹

寂寞   是一条绳子

 你在这端  我在那端

却都忘了顺着绳子走到另一端

   walk  lonely  forever

2004年10月10日

 我像牧羊犬

     放牧我的高三

     放牧我的青春

 

你像牧羊人

    放牧我的快乐

    放牧我的忧伤

2004年07月27日

 

2004年07月03日

蓝天,多么清澈的蓝天,像天鹅绒一样美丽。微风轻拂清脆精致的垂柳,树干上的知了不时
地发出点声响,真实得撩起这梦一般的幕。

右七七,垂杆,剑,波纹,胡茬。

忽然,几个黑衣人鬼魅一般从阴影处跳出,围住右七七,剑影似流星,跳着华丽的圆舞,脚
影似鼓槌,敲着疯狂的探戈。枫叶滑落,轻缓得不可思议,
右七七的眼帘刹那间和这故事一般被枫叶染成鲜艳的红色。红,漫天遍野的红。

右七七逃,逃,带着剑。要战到最后一刻,他用力拽着剑。一生的力气都用上了。他像一只
公牛,追逐那片小小的,却是全部世界的红。那个怪笑,躲在
红布后面,却从四面八方涌入右七七的耳中,震耳欲聋:“哈哈哈哈~~~~~~~”

右七七睁开眼,大口大口得呼气,垂杆,剑,波纹,胡茬,一场恶梦。

绿色的大草地,绿色的山,大大小小的坟茔面上长满了绿的霉苔。右七七一身白袍,被鲜血
染红的白袍。面前坐着一个人。

“你心中仍放不下?”

“是,师父。那年的鲜血在我衣服上仍未抹灭,何况是她?”

“你已几年未见她,且相隔万里。”

“无论我在哪,我们只隔一个转身的距离。”

“你们能转身吗?”

“她永远不能转身,因为我只是她的背景,而我不能面对她,因为我要为她面对所有的风雨
。”

“那你又何苦?”
“为了转身.”

“~~~~~~该练剑了.”
“谢师父。”

右七七明白对于她只是一个名字而已,而他却无怨无悔地守护她,一生一世守护她。
右七七也明白,那年因为她,自己被人围攻,因为自己武艺低微,
才逃到这个江南小镇,却一刻也不忘练剑。


血色夕阳。紫霞满天。

右七七风尘仆仆回到这梦里故乡。他武功大成,已具笑傲江湖的剑法。双手抱着一大束丁香
花,因为她最喜欢丁香花,因为她的名字就叫丁香花。

右七七满心欢喜站在村口,她的笑容如天上紫霞铺天盖地。忽然,一阵锣鼓,鞭炮声,一支
娶亲队伍已到眼前。

右七七把满怀的丁香花送进她的怀里,花把她映衬得美丽眩目,如天上紫霞。她客气得道谢
,右七七才看清新郎的模样。那是从小一起喝马奶酒长大的兄弟,
那是他临走把她托付的兄弟。

他哭了,又笑了,然后转身走了。

右七七来到山顶,冲着漫天的紫霞跪倒,用剑插进自己的身体,用他那至高无上的剑法。

后来,那成了一座面上长满霉苔的坟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