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06月24日

毛孩子:
   看见她,是在闷热的下午,是在拥挤的公交车上。

  车拐了一个弯,停在铁轨前,红灯在闪,火车要通过。司机忽然放歌来
听,我听见<<三年二班>>的轨迹在车上的喇叭中在一车的学生
的兴奋眼神中飘扬。

   我抬起头看车窗外电线杆上滑过的小鸟,灰蒙蒙的阴天,我
一扭头,看见了她。

   她的恬静从车上的前部穿过庸庸碌碌的攒动的头闷热的汗
味流进车尾的我的眼里我的心里。世界在一瞬间变成黑白的,唯有
她橙黄的衣服鲜红的嘴唇,发现我注视着她,她看着我。几秒后,我
慌乱地看着车外呼啸而过的火车。

  我毫不留情地批判周围的人们的庸俗,前面的胖子,后面叽
叽喳喳的鸡婆,左边满脸瘩瘩的芝麻饼,右边穿着紧绷绷的裙子满
面姻脂的丑八怪。脑子里不断轰鸣着段誉初见王语嫣的第一句话:
“神仙姐姐”。

   ”今天,我要表扬一位同学,他为校争光,我们要向他看齐”。
我听到”我们要向他看齐”马上一扭头,向她看去,没想到却见到了
她的目光。我羞涩一笑,低下了头。

  真想挤过去问问她的QQ,再慢慢接近,不可以,她会觉得我
很鲁莽的,只能一次一次看着她安静的笑。

  “我一定会呵护着你也逗你笑,安静地听你撒娇看你睡着……”
真想有个麦克风大声唱出我的想法。

   那辆公交车一直开,希望它就这么行驶,永远没有终点。那
么漫长的几分钟,”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一见钟情”?还是”我遇见谁,会有怎么样的对白,我等的人,她在多远
的将来,我听见风来自地铁和人海,我排着队,拿着爱的号码”……

   还是到站了,我简直是爱上了这辆公交车,但还是不得不恋恋
不舍地下车了。

   夕阳终于出来了,暧暧的阳光洒在我白色的无袖运支衫上,配合
地为我的形象镀上一圈金辉,亲爱的夕阳,你真是太可爱了!
 

 

faysnow:
   今天,我在公交车上看见一个男孩子,他脸上有一块粉笔
灰,灰头土脸的西西~真是太好玩了。

2004年06月17日

几年后重回此地,早已是物是人非,站在街道的一头,看着夕阳把街道另一头的大桥抹成金黄色,恍若隔世。

街角的书店亮起了灯,白色的,那么熟悉,书店的两个小姐最先发现了他,半晌,跑过来,大声地说“刚开始的时候还以为你不来了呢,才知道你是走了”

他俯下身,挨个吻了下去。望着满脸通红的两姐妹,说“明天晚上,剧场,我演出”

第二天,睡得很迟。翻着从书店拿来的《小丑》,听着王菲的CD,一切又回到从前,一切又翻天覆地。

太阳谢幕,夜晚在霓虹灯的打扮下浓妆淡抹,像个妖艳女人。

剧场露天,前后各一个舞台,同时上演,中间为观众,凭喜择戏。

前边台上一个女子摇着最流行的缠绵悱恻,书店的姐妹站在后面的台前,穿着最酷的衣服,准备随他当年的要滚狂潮一起high。

架子鼓没有响起,古老的木制吉他划过了时空,穿透的爱情在低缓的流声中发出奶息的甜味。没有张扬的爆炸头,没有油亮的黑皮裤,仿佛过了一个光年,他穿着类似和服的繁重的古装,金黄的花纹在宽大的袖口徘徊。经过了一个轮回的时间,他的声音缓缓地扬起。

“爱上一个天使的缺点,用一种魔鬼的语言,上帝在云端只眨了一眨眼,最后眉一皱头一点······”

轻柔,很安静地唱,一点也不调动观众的情绪,只在意一个人的感受,低回地寂寞地摆动衣服的下摆,全身上下的花纹流光溢彩。前面舞台上的女子停下舞步,伫立在舞台中间,看着他,他凝视着女子的双眼停下歌唱,说:我也许会忘记你爱过我,但是我永远记得我爱你。
五月的晴天闪了电““`那女子一下子泪流满面。

声音通过话筒回荡在全场之间,观众鸦雀无声。二人原是对台戏,忽然间融为一台戏,两个戏子在各自的舞台,望着对方,木吉他一遍又一遍地重复一端间奏。

静立良久,他扑倒在舞台,用低迷的嗓音仍然寂静得唱着:“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手心忽然长出纠缠的曲线~~~~”唱了五遍,声嘶力竭,遂翩翩起舞,或缠绵,或留连,每一颦如旧电影胶卷重放于心。

散场,他与女子至咖啡屋小聚,“懂事之前情动以后长不过一天,终不能幸免地囚禁在你天真的笑容,直到我爱你的那一天,那一天让一生改变~~~”

女子醉倒,当夜留宿他处。晨至起床,人已去。留笺于桌,承诺十六年后娶她。

女子潸然泪下。

1.那些地方那些人

南门街·鸟鹏
传说中的南门街
想站在街口
看夕阳在街的另一边落下
却因为一个小小的原因无法实现
不是因为我离去
而是因为这是南门街
另一头是朝南的

沿河路·啊七
想在二中的宽阔大落上
骑着单车 唱着歌
迎着风 载着花儿
看着太阳吗
我一样看过去
看见了啊七的家
窗口上挂着个夕阳的笑脸

龙岗巷·啊文
寂静的龙岗巷
因为我们的歌声更加寂静
无悔的青春岁月
因为我们的年轻更加珍贵
站在人来人往的一头
龙岗巷像啊文的眼睛一样深邃
那一头还亮着灯

榕树·我们
当流星划过这城市
当烟头在黑暗中燎着时间
榕树下扫地的人
换了一批又一批
石凳上的人换了一拨又一拨
我们在榕树的顶端干杯
还是在榕树下面安静得睡着

2.背包里的翅膀

以前我有一对白色的翅膀 可以飞翔
 可是现在他们把我的翅膀折了
我只能把受伤的翅膀藏在 我的背包
 只有晚上把他们拿出来偷偷哭泣
刮风那天秋天的叶子飘了 没有踪影
 一点点一渐渐你们离开我身边
下雨那天你们的微笑在变 被人放弃
 我多么想在晴天回到你们身边

3.天蝎座流星

一直以为,流星是被星星们抛弃的,孤单得穿过星空,像一颗泪珠滑过脸颊,天下的人以为流星很美丽,纷纷祈祷,许愿。可是谁了解真实的流星呢?仰望星穹,星光璀璨,真想融入其中““

直到我也变成一颗流星 - -天蝎座的流星

那一场流星雨,我们原来说好一起飞,可是到了后来,还是各奔东西。地上的人看啊跳啊:“天蝎座哭了!”可我们看见天蝎分明是笑的““
他们对着我许愿,终于,我放弃了陨落。
但我选择无休止得孤独旅行~~

因为我是天蝎座的流星

青春是什么

又在哪

希望这些图片能帮助我慢慢寻找

 

 

2004年06月11日

 

>

From: 

>To: scorpiofay@hotmail.com
>Date: Sun, 14 Mar 2004 14:12:42 +0800 (CST)
>
>好久没联系了,过的怎样?
>我看你在QQ群里说的话,是想回永定一中吗?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回来的
>应该不是钱就是关系吧,知道你很想这里的朋友,也很想回来让他们看看你的厉害是吧,
不过这不怎么现实啊,既来之,则安之,在龙岩自己照顾自己,好好混啊!
>顺便告诉你,我有男朋友了
>好了,时间有限,随便说说
>天天快乐啊!!!~
>
BAI
>
>
>
>———————————
>Do You Yahoo!?
>完全免费的雅虎电邮,马上注册获赠额外60兆网络存储空间

才离开没多久就开始担心今天的你过得好不好
整个画面是你想你想的睡不著
嘴嘟嘟那可爱的模样还有在你身上香香的味道
我的快乐是你想你想的都会笑
没有你在我有多难熬
(没有你在我有多难熬多烦恼)
没有你烦我有多烦恼
(没有你烦我有多烦恼多难熬)
穿过云层我试著努力向你奔跑
爱才送到你却已在别人怀抱
就是开不了口让她知道
我一定会呵护著你也逗你笑
你对我有多重要我后悔没让你知道
安静的听你撒娇看你睡著一直到老
就是开不了口让她知道
就是那么简单几句我办不到
整颗心悬在半空我只能够远远看著
这些我都做得到但那个人已经不是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享用世界上最大的电子邮件系统— MSN Hotmail。
http://www.hotmail.com

呵呵,干嘛?我知道你喜欢这首歌拉,那也用不着把歌词抄给我

啊,等等我误会你喜欢我啊哈哈。

上次我没去你生气了吧,可是我真不想去卢起勋那里,而且我也

挺怕看到郭志宏的,应该会很尴尬吧,所以让你没面子拉,对不

起~~

现在我上网的频率好低啊,半个月才上一下,不去网吧了,没什

么好处,我不象你会破密。狗鹏,说实话,在我心里你一直是很

厉害,很聪明,以后会很有本事的人,所以要好好为将来打算,

要是我以后受打击了,没饭吃了还有地方蹭啊。

在永定每次看到“小草鱼”就会想到你。最近还好吧,记得不管

过得怎样有我站在你这边,就不会很难过

老友:BAI
———————————————————————————————-

那片笑声让我想起我的那些花儿
在我生命每个角落静静为我开着
我曾以为我会永远守在他身旁
今天我们已经离去在人海茫茫
他们都老了吧?
他们在哪里呀?
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
啦……想她。
啦…她还在开吗?
啦……去呀!
她们已经被风吹走散落在天涯
有些故事还没讲完那就算了吧
那些心情在岁月中已经难辨真假
如今这里荒草丛生没有了鲜花
好在曾经拥有你们的春秋和冬夏
啦……想她
啦…她还在开吗?
啦……去呀!
她们已经被风吹走散落在天涯
他们都老了吧?
他们在哪里呀?
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
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
where the flowers gone?
where have all the young girls gone?
where did they all gone?
where have all the young men gone?
where the soldiers gone?
where have all the graveyards gone?
where have all they gone?

小石的指甲就停格在地图上,那一块小小的地方,心中充满了向往,那不是和对麦当劳的向往对大学的向往那样,而是特别清澈单纯的冲动,仿佛生来就应该在那一样

电波从小雨中传进桌上的收音机,再暖暖得播放出来,磁性的声音柔和得感染城市的上空,和这个粉红色的季节。DJ在安慰那些为爱守候为爱伤心的孤男寡女们,小石忽然觉得这个城市里生活在感情的角落里的人不止他一个,一时间对上海的冲动降低了一些。

小石从抽屉里抓出一把咖啡糖塞进衣兜,走了出去。蒙蒙细雨如丝如絮很随意得飘着。忽然间,一句歌一段旋律飞过心头:

“爱是什么,我不知道,我不懂永远,我不懂自己······”

怎么会想起这个呢?······街道边的花店顿时忙碌了起来,剪花插花,再传递着情人们幸福的甜蜜,泥泞的雨水里,那一堆被剪下的叶子比它们手上艳丽娇羞的玫瑰更刺眼。“嘭”口内的硬糖被咬碎了,小石拐进一条巷子里。

青石板铺路的小巷,一对一对鲜艳的春联染红了墙根的雨水,泛黄的旧春联残留的部分还在滴水,滴在春节的雨季。岁月一块一块得在墙上剥落,透过潮湿的土墙,小石看见小时候擎着风车在巷里跑过的样子,书包里叮叮当当的铃声似乎还清脆得在耳畔响着。

爆竹味和巧克力味的甜味夹杂在温馨的花香中,就像这零星的雨丝一样,包围着空气,在小石的脑海里勾勒出老上海的样子:

黄金葛爬满了雕花的门窗,每一片叶子都泛着夕阳的金辉,班驳的砖墙上,寥寥人影默默蠕动,小石和小小牵着手,走过外滩,小小的吴侬软语,小小的罪人眼波,都雕刻在黑白相片里。

那年夏天,三楼的窗口,大樟树茂密的叶片在摇曳着阳光和蝉鸣,小石和小小就在老师的眼皮下面偷偷地丢字条。呼““一架纸飞机飞过去,呼,又一架纸飞机飞过来。想着想着,小石笑了出来。

稠密的雨丝漫天飞舞,淋湿头发,像小小淋湿的睫毛。天地间似乎换上了一面巨大的屏幕,小小的眼神是闪亮的星穿过时光,在无言地播放。

小微曾说小石是感性的人。
小石坐公交车回家,倒数第二排最左边,是固定的位置,通常是缠绕着耳机或者靠着玻璃窗看《萌芽》,很认真地看,全然忘了周围的一切。看着才子才女门诠释的爱情,总是不由自主的拿小小来比。然后瞪着“上海巨鹿路675号”“萌芽出版社”发呆,上海有周嘉宁的《流浪歌手的情人》,而小石的感性在、对小小却一点也没有作用。

分手整一年,是元旦。小石抖抖嗦嗦地在电话亭里挂电话给小小,告诉她常常会在夜里爬上宿舍的屋顶喝酒,然后在屋顶唱着你的歌,小心翼翼得问她能复合吗。小小猛得挂下电话,
小石在电话亭里默默得流泪,一夜无眠。

分手整两年,是春节。小石打手机给小小,说我爱你,我还在等你。小小说你真傻。
小石说对,不然我当时就不会和你分开。

小石为自己倒了杯咖啡,坐倒在沙发里,望着墙壁发呆,猛得拉开抽屉,里面放着小小送的东西。正像小石手上的咖啡,又浓又苦。一样一样得抚摩过去,消逝的旧时光在回忆的路上慢慢地流淌,被枫叶染红的故事回头看有一些风霜,都属于那年代白墙黑瓦的淡淡的忧伤。

回过神来,雨已停,夕阳斜斜映在班驳的砖墙。有个风头正劲的年轻作家老是嚷嚷:青春是道明媚的忧伤。小石沉醉于黄昏,在这黑夜与白昼交替的瞬间沉醉无比,像站在爱与痛的边缘。墙上,地图和小小的照片贴在一起,难以割舍的两段感情,是那么相同。

小石一直向往上海。
小石依然向往小小··· ···

 
这是八十年代尤其是后八十年代出生的人无法忘怀的东西。
 
这是很多人心里的麦加,虔诚的趴在他面前,铺倒在神坛下。
高晓松在《青春无悔》专辑的序里写道:感谢好朋友们,感谢你们还能记得那些日子,唱那么多年前的歌,感谢你们在录音棚里还能流下眼泪,洗刷这个肮脏名利场带给我们的羞耻。成长是憧憬和怀念的天平,当他已倾斜得颓然倒下时,那些失去了目光的夜晚该用怎样的声音去抚慰。你们让我快乐,也让我难过,让我放歌,也让我沉默,别怪我。

高晓松,老狼的那个时代是个白衣飘飘的时代,充满才气和风情,膘悍和温暖,与现在这个充满了冷漠的网络和充满了绝望的滑稽世界截然不同,我们可以怀念,可以高歌,听听叶培的蓝色回声,在那个白衣胜雪的年代,在那个冬季校园,在B小调雨后,你听,你听见了吗?
    最熟悉你我的街,已是人去夕阳斜,人和人互相在街边道再见~~~

不容置疑,现在的校园民谣是夹在日记本里的红叶,上面刻着两颗心的青春纪念,现在流行的是漫步,海盗城堡,即使是说周杰伦划开了流行音乐新时代,但校园民谣作为一个历史的里程碑,一种文化的升华,甚至推动了时代的发展。

仔细聆听从小柯的键盘下流淌出来的河流,那无数次涌上心头的甜蜜和忧愁,那无数个夜晚和长街,那些路灯下一去不复返的告别,艳羡早我出生五六年的人们,不然我也可以见着老狼在舞台上唱《同桌的你》,为叶培尖叫,为沈庆李晓东厮吼,和他们一起纵声,好风长吟,恋恋风尘,美人~~~~~~~~

而如今,只能听卡带机里传出的声音,用尽所有的勇气开大所有的音量,再开大,然后沉醉在从我们指间划过那些叫做岁月的东西,一起涌上心头,你听白桦林吗,你听我去2000年吗,你听生如夏花吗?
  我是最耀眼的瞬间,是划过天边的刹那火焰~~~~~~~

现在是午夜了。下了一个晚上的雨终于休息一会儿了,滴滴答答的声音,仿佛又听见那首永远不能忘怀的旋律:
 开始的开始,是我们唱歌;
 最后的最后,是我们在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