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07月27日

 

2004年07月03日

蓝天,多么清澈的蓝天,像天鹅绒一样美丽。微风轻拂清脆精致的垂柳,树干上的知了不时
地发出点声响,真实得撩起这梦一般的幕。

右七七,垂杆,剑,波纹,胡茬。

忽然,几个黑衣人鬼魅一般从阴影处跳出,围住右七七,剑影似流星,跳着华丽的圆舞,脚
影似鼓槌,敲着疯狂的探戈。枫叶滑落,轻缓得不可思议,
右七七的眼帘刹那间和这故事一般被枫叶染成鲜艳的红色。红,漫天遍野的红。

右七七逃,逃,带着剑。要战到最后一刻,他用力拽着剑。一生的力气都用上了。他像一只
公牛,追逐那片小小的,却是全部世界的红。那个怪笑,躲在
红布后面,却从四面八方涌入右七七的耳中,震耳欲聋:“哈哈哈哈~~~~~~~”

右七七睁开眼,大口大口得呼气,垂杆,剑,波纹,胡茬,一场恶梦。

绿色的大草地,绿色的山,大大小小的坟茔面上长满了绿的霉苔。右七七一身白袍,被鲜血
染红的白袍。面前坐着一个人。

“你心中仍放不下?”

“是,师父。那年的鲜血在我衣服上仍未抹灭,何况是她?”

“你已几年未见她,且相隔万里。”

“无论我在哪,我们只隔一个转身的距离。”

“你们能转身吗?”

“她永远不能转身,因为我只是她的背景,而我不能面对她,因为我要为她面对所有的风雨
。”

“那你又何苦?”
“为了转身.”

“~~~~~~该练剑了.”
“谢师父。”

右七七明白对于她只是一个名字而已,而他却无怨无悔地守护她,一生一世守护她。
右七七也明白,那年因为她,自己被人围攻,因为自己武艺低微,
才逃到这个江南小镇,却一刻也不忘练剑。


血色夕阳。紫霞满天。

右七七风尘仆仆回到这梦里故乡。他武功大成,已具笑傲江湖的剑法。双手抱着一大束丁香
花,因为她最喜欢丁香花,因为她的名字就叫丁香花。

右七七满心欢喜站在村口,她的笑容如天上紫霞铺天盖地。忽然,一阵锣鼓,鞭炮声,一支
娶亲队伍已到眼前。

右七七把满怀的丁香花送进她的怀里,花把她映衬得美丽眩目,如天上紫霞。她客气得道谢
,右七七才看清新郎的模样。那是从小一起喝马奶酒长大的兄弟,
那是他临走把她托付的兄弟。

他哭了,又笑了,然后转身走了。

右七七来到山顶,冲着漫天的紫霞跪倒,用剑插进自己的身体,用他那至高无上的剑法。

后来,那成了一座面上长满霉苔的坟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