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03月16日

玉溪秋月浸寒波
忍持酒 重听骊歌
不堪对 绿阴飞阁 月下羞蛾
夜深惊鹊转南柯
惨别意 无奈愁何
他年事 不须重问 转更愁多。

2007年02月14日

It doesn’t matter

It doesn’t matter what I want.  
It doesn’t matter what I need.
It doesn’t matter if I cry.
Don’t matter if I bleed.
You’ve been and on a road.
Don’t know where it goes or where it leads.
It doesn’t matter what I want.
It doesn’t matter what I need.
If you’ve made up your mind to go.
I won’t beg you to stay.
You’ve been in a cage.
Throw you to the wind you fly away.
It doesn’t matter what I want.
It doesn’t matter what I need.
It doesn’t matter if I cry.
Doesn’t matter if I bleed.
Feel the sting of tears.
Falling this face you’ve loved for years.


2006年12月06日

       十年对于一生而言,是长还是短,只有在生命的尽头才有答案。记忆的消退,十年足够长,但对于有一些,十年不过只是开始。
       模糊的是影象,清晰的是感觉,十年前的海滩与现在并无太多的区别,海依然是灰色的,夜幕降临,海面依然是零星的舟来船往,如果没有轻波涟漪的声响,这样的海景,与星空无异。
       现在只愿那段记忆只属于自己,就像普希金说的那样。

       我曾经爱过你:爱情,也许
       在我的心灵里还没有完全消亡,
       但愿它不会再打扰你,
       我也不想再使你难过悲伤。

       我曾经默默无语,毫无指望地爱过你,
       我既忍受着羞怯,又忍受着嫉妒的折磨。
       我曾经那样真诚,那样温柔地爱过你,
       但愿上帝保佑你,
       另一个人也会象我爱你一样。

2006年11月13日

因为记忆,所以难忘今天,简单的数字,也似乎有了些特别的意义。

2006年11月01日

偶然读到的文章,挺认同。

What I Have Lived For

Three passions, simple but overwhelmingly strong, have governed my life: the longing for love, the search for knowledge, and unbearable pity for the suffering of mankind. These passions, like great winds, have blown me hither and thither, in a wayward course, over a great ocean of anguish, reaching to the very verge of despair.

I have sought love, first, because it brings ecstasy – ecstasy so great that I would often have sacrificed all the rest of life for a few hours of this joy. I have sought it, next, because it relieves loneliness – that terrible loneliness in which one shivering consciousness looks over the rim of the world into the cold unfathomable lifeless abyss. I have sought it finally, because in the union of love I have seen, in a mystic miniature, the prefiguring vision of the heaven that saints and poets have imagined. This is what I sought, and though it might seem to good for human life, this is what – at last – I have found.

With equal passion I have sought knowledge. I have wished to understand the hearts of men. I have wished to know why the stars shine. And I have tried to apprehend the Pythagorean power by which number holds sway above the flux. A little of this, but not much,I have achieved.

Love and knowledge, so far as they were possible, led upward toward the heavens. But always pity brought me back to earth. Echoes of cries of pain reverberate in my heart. Children in famine, victims tortured by oppressors, helpless old people a burden to their sons, and the whole world of loneliness, poverty, and pain make a mockery of what human life should be. I long to alleviate this evil, but I cannot, and I too suffer.

This has been my life. I have found it worth living, and would gladly live it again if the chance were offered me.

我为什么而活

三种单纯然而极其强烈的激情支配着我的一生:对于爱情的渴望,对于知识的追求,以及对于人类苦难不可遏制的怜悯。这些激情犹如狂风,任性地把我吹来吹去,越过苦海,到达绝望的边缘。

我追求爱情,首先因为它给我带来狂喜,这狂喜如此强烈,以致我常常乐意为了几小时这样的欢乐而牺牲其他的一切。我追求爱情,又因为它能减轻孤独—那种 一个颤抖的灵魂在世界的边缘俯瞰着冰冷而了无生机的无底深渊时,所感到的可怕的孤独。我追求爱情,还因为爱的结合使我看到了圣徒和诗人们所想象的天堂景象 的神秘缩影。这就是我所追求的,尽管人的生活似乎还不配享有它,但是我最终找到了。

我以同样的激情追求知识。我想理解人类的心灵。我想了解星辰为何灿烂。我还试图弄懂毕达哥拉斯学说,它认为数字是高居于感性流变之上的永恒力量。我在这方面有所成就,但不多。

爱情和知识,尽其可能地把我引上天堂, 但是怜悯又总是把我带回人间。痛苦的呼喊在我心中回荡,饥饿的儿童,被压迫者折磨的受害者,被儿女视为可厌负担的无助的老人以及充满孤寂、贫穷和痛苦的整 个世界,都是对人类应有生活的潮讽。我渴望能减少这些罪恶,可我无能为力,于是我也痛苦。

这就是我的一生。我觉得这一生是值得的。如果有机会,我将欣然再活一次。

2006年10月23日

似水经年意难平
春风化雨暗夜听
又见春色烂漫时
竹林武乡未可寻
青丝万缕附霜鬓
乌瞳难觅数点星
愿赋长歌风伴雨
莫做逍遥忧我心

当初写下这些时,是某年的初春,在这深秋临近之际,再次读起,往日似又重现。
习惯了在陌生的城市间游走,这些城市不会感知你的到来,亦不为你而伤离别,你来这样的城市的目的,或许就在于离开,平淡而真实。
喜欢行走中窗外点点的微光,当你看见这些光时,它已经成为了过去。此时你不用去想此行的目的,只需静静地体会,沉浸于间,简单的快乐。
孤独是不可以言说的,否则就不成其为孤独,所以更多的是沉默,面带微笑的沉默,此时此景,与大海同色,也是蓝的。

2006年09月27日

个人的力量无法改变社会,然而所谓社会,仅仅是抽象的集合,是由每一个个体组成,我们身处其中,受其支配,可每个个体的所有行为也在不同程度上改变这个抽象的集合。记得一个很极端的比喻,亚玛逊河畔一只蝴蝶轻轻振翅,世界的风暴就此来临。
世间有很多值得敬畏,不经意间,你都会感受到它的力量,受其支配,甚至觉得不可逆转。可决不能因此而陷入宿命的巢臼!做为一个独立于天地之间的“人”,有自己的信念、有坚信、更有执着,纵然在他人的眼里这样的信念只是虚妄,抑或什么都不是,但在这短暂的生命之旅中,那是唯一的依靠。

2006年09月07日

随着暑气退去,气候变得宜人,是该有些改变了。
做出这样的决定确实很难,可在所有的真实都被揭示时,不应再象以往那样觉得不安。与这样的人谈论良知、反省,希望能有所改变,换来的只能是谎言与欺骗,在所有的努力后终于明白,这样的想法正似与虎谋皮,煞是可笑。
当一个人看着你的眼睛时,还能那样的谎言无忌,那还能说什么呢?自己也该好好的反省,用现在社会流行的功利想法问自己,这样值得吗?
忽然觉得很轻松,那些长久以来的疼痛好象也随之而去了,难道这不是一种完美的结果吗?虽然在一定的时间内仍然需要面对,可那只是在坚定了决心以后的小小考验罢了,今天写下这样的愿望:希望所有用谎言伤害他人的人能得到应有的惩罚,希望所有利用金钱来骗取不改得到的一切的人得到应有的惩罚,希望自己能走出阴影,恢复健康。
但愿这不仅仅是愿望。

2006年08月11日

早年读杨牧的作品,只是觉得文字很美,对其中的内涵和其所要表达的意境,好象朦胧地懂得。二十年后再次读起,不能说懂得,而是象替自己所写,奇怪的感觉。

《凄凉三犯》一
来信说你心脏很衰弱
但还是日夜在跳动
始终还是还是
一种生命生命
期待着
雨季到最后究竟是
快结束了。乘它还没有结束
你不如做梦,做好多好多梦
还有什么呢?也许
我应该劝你去旅行
去看海鸥飞,去陌生的
地方住宿。我明天就去
去找一个陌生的地方住宿 

《凄凉三犯》二
那一天你来道别
坐在窗前忧郁
天就黑下来了。我想说
几句信誓的话
像樱树花期
芭蕉浓密的
那种细语-你可能爱听
我不及开口,你撩拢着头发
天就黑下来了。"走了,"你说
"横竖是徒然。"沉默里
听见隔邻的妇人在呼狗
男人坚忍地打着一根钢针
我们在生活。"我在生活"
我说:"虽然不知道为了什么"

《凄凉三犯》三
好不容易揣摩你信里的
意思–我画一片青山
一座坟,成群黄蝴蝶
我画一可白杨树
蝴蝶飞上白杨树
疑虑令人衰老
我逐渐解体,但不能
忍受风化的身后萧条
你要我流动,流动成河流小小
有一天你可以循着河流
来此山中上坟,你或可能迷失
你必须记得我画过成群的蝴蝶
领你走到一棵比画中稍高尺许的
白杨树。我在此……

2006年07月20日

雨是泪,苍天的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