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此,希望所有能够看到帖子的朋友,都在2005年有一个好的过程和结果,给身边的人带去更多一些的快乐: )

1.  把握住身边的一些机会

2. 能够畅快的探讨技术话题

3. 能够继续冷静下去

4. 让身边的人相信我


1条评论

  1. 卢飞的blog

    是我见到的第一个blog

    我甚至因此作了笔记,10.22.2004

    但似乎现在已经被主人抛弃了

    怎么了?

    “如果有一天,你去了U岛,请让岩鸽告诉我”

    已经是第23天了。

    丁丁继续在海上航行。

    “什么时候才能到U岛?”

    没有人回答,不会有人回答。

    丁丁仰起脸,海风吹得人鼻子发酸,呼吸困难。

    他握紧栏杆,向后挺直身体。船依然行得很快。

    “就快到了。”迷跳到丁丁脚边。丁丁顺势抱起它,放到木椅上,自己坐了另一张。

    “多久?”丁丁在迷的碟子里添了牛奶。

    “很快。”迷舔了一口牛奶

    “我指具体时间。”

    “介不介意分我两块曲奇?”

    丁丁倒空了饼干桶,只剩六块了,他掰碎了两块动物曲奇,泡在迷卡的碟子里,风卷起飘散的碎末,在甲板的缝隙里游走。

    “谢谢。”迷颔首。“七天4小时12分钟,据我的分析。”

    丁丁微笑,往自己杯子里加了些冰水,茶太浓了。

    “喜欢在海上吗?”

    “无所谓。我是要去U岛的。计划了整个春天,还有夏天。

    直到朔风花谢了,雨先我去了U岛。我去找他。一个诺言。”

    “雨?”丁丁想起了那只年轻的猫,白的毛,身上散布着灰蓝色的雨花。

    “我去U岛找雨。”迷重复道。

    “你们是恋人?”丁丁有些小心翼翼。

    “不。我去U岛找雨。一个诺言。”迷又讲了一遍。

    “唔。”丁丁又啜了一口茶。“我是很喜欢在海上的,平淡的日子,但是有许多变化。”

    丁丁停下来,和迷一起,眯起眼睛眺望远方,海总是同一副面孔,紫色的云朵布满天空,不晴朗也并非阴霾。

    丁丁慢慢喝完冰冷的茶,把脑袋缩进外套里,用手指梳理额前的被风吹乱了的金发。

    迷也吃完了碟子中的食物,丁丁轻轻抓起迷想抱它去顶舱的窝。

    “不。”迷轻巧的跳下椅子,“今天会有星星。看,海风把云都吹散了,晚上我想在甲板上休息。”

    “我也来。可以吗?”丁丁探问道。

    迷给了一个微笑表示同意。

    “还有我!”柯隆船长从驾驶舱里伸出毛茸茸的大手摇摆着。

    “那么我为大家取睡袋吧。”丁丁向内舱走去,

    浅蓝的球鞋在甲板上渍出水印,天气依然湿冷。

    还有七天四小时,U岛就到了。

    *******************************************************************************

    又一天来了,星星渐渐隐去,我醒了。柯隆和迷仍在酣睡中。

    我睁着眼睛看天空渐渐变得温暖明亮,胸腔却一如既往的寒冷,如身下无边的海水。

    我侧身向远处望去,成群的海鸟开始盘旋,更远处是粉色天空的氤氲,那下面隐隐约约是岛屿的轮廓,航程仍漫长,那许是相像的岛屿,不是U。

    U也是冰冷的岛,藏在我的心里,所以我从未觉得温暖。有时它在我梦里,散发着奇异的光彩,让我欢喜的醒来。妹妹穿着白色棉裙,朵朵的向我跑来,手中摇着雏菊,左树永远在他的秋千上摇摆,棕色的头发长过肩膀,做着鬼脸。我在天黑的时候才跑出来,偷偷摇摇他的秋千。

    “丁丁,来吃早餐吧。”

    颜木的声音。她在船上作厨师已经很久了,年轻时随丈夫的商船去许多地方,直到海风染灰她的头发,皱纹如藤萝般爬上面颊。

    迷从毯子里钻出来,绕过柯隆的臂膀,轻快的跑进餐厅。

    我简单的漱洗,从毯上抽出根棕线,在脑后扎起的短短的发辫。

    煎蛋,玉米饼,黑咖啡。

    我坐下,掰开玉米饼,颜木看着我,露出温暖的笑。

    “真是左树的弟弟,扎起发辫来和他像极了。”

    我也微笑,我和左树的不同,以后,她会了解的。

    吃过早餐,我和迷依然游荡在甲板上。阳光愈加明媚清新。

    10月22号,新的一天。

    船长醒来就钻进驾驶舱,囫囵吞下他的早餐,航海图腐旧的边角在风中翻转。

    空气中飘行着Frank Sinatra 的The foolish things I do,缓慢忧郁。

    颜木在安静清洁的顶舱坐下,诵读圣经,在舷窗上留下抚慰人心的侧影。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