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着梦想飞行 的评论 http://blog.donews.com/feiblue 难道eternal真的不存在?我不信 Thu, 10 Apr 2008 14:28:00 +0000 http://wordpress.org/?v=2.9.2 hourly 1 就不感冒 对《short cuts directed by Altman》的评论 http://blog.donews.com/feiblue/archive/2004/12/12/200481.aspx/comment-page-1#comment-85 就不感冒 Thu, 10 Apr 2008 14:28:00 +0000 http://blog.donews.com/feiblue/archive/2004/12/12/200481.aspx#comment-85 任何一个国家都有这些非常态的人和事情 <br>导演伟大将之反映出来怎么就成了这个国家不好了 <br>当然你也可以说这个世界没有一个国家是好的 <br>什么叫“身体中流着欧洲文艺血统的美国人” <br>说的除了欧洲人就没人懂文艺一样 还“一点不错”呢 Eurocentrism的人傲慢自大惯了 烦人也很恶心人 任何一个国家都有这些非常态的人和事情

导演伟大将之反映出来怎么就成了这个国家不好了

当然你也可以说这个世界没有一个国家是好的

什么叫“身体中流着欧洲文艺血统的美国人”

说的除了欧洲人就没人懂文艺一样 还“一点不错”呢 Eurocentrism的人傲慢自大惯了 烦人也很恶心人

]]>
小皮 对《sundance 2005 日舞影展2005 coming (1)》的评论 http://blog.donews.com/feiblue/archive/2005/01/22/251014.aspx/comment-page-1#comment-94 小皮 Mon, 02 Jan 2006 10:27:00 +0000 http://blog.donews.com/feiblue/archive/2005/01/22/251014.aspx#comment-94 To 路过 <br>这人已经n久没有出现过了,你只管对风说话好了 To 路过

这人已经n久没有出现过了,你只管对风说话好了

]]>
路过 对《sundance 2005 日舞影展2005 coming (1)》的评论 http://blog.donews.com/feiblue/archive/2005/01/22/251014.aspx/comment-page-1#comment-74 路过 Mon, 26 Dec 2005 01:45:00 +0000 http://blog.donews.com/feiblue/archive/2005/01/22/251014.aspx#comment-74 你说什么那? <br>Grizzly Man是一个记录片,讲的是一个拍熊结果被熊咬死的传奇人物, <br>”我很难想象摄影师在拍摄熊撕裂他们身体的片断时却不去营救。“影片的导演只是把那个传奇人物自己拍的片断整理了一下而已,你到底有没有看过影片啊?? <br>而且里面都都没有那个传奇人物被咬死的视频,因为那家伙在死之前没有打开摄影机盖子,只有一段声音,而且导演也没有公布。 <br>对你这种不负责任的言语表示遗憾。 你说什么那?

Grizzly Man是一个记录片,讲的是一个拍熊结果被熊咬死的传奇人物,

”我很难想象摄影师在拍摄熊撕裂他们身体的片断时却不去营救。“影片的导演只是把那个传奇人物自己拍的片断整理了一下而已,你到底有没有看过影片啊??

而且里面都都没有那个传奇人物被咬死的视频,因为那家伙在死之前没有打开摄影机盖子,只有一段声音,而且导演也没有公布。

对你这种不负责任的言语表示遗憾。

]]>
www.ntfs.com.cn 对《SFU graduate program 2005 stuffs》的评论 http://blog.donews.com/feiblue/archive/2004/06/23/32780.aspx/comment-page-1#comment-84 www.ntfs.com.cn Wed, 16 Nov 2005 15:25:00 +0000 http://blog.donews.com/feiblue/archive/2004/06/23/32780.aspx#comment-84 为了流量,真诚与贵站交换链接 <br> <br>[url=http://www.ntfs.com.cn]数据恢复[/url] <br> 为了流量,真诚与贵站交换链接

[url=http://www.ntfs.com.cn]数据恢复[/url]

]]>
punq 对《wicker park 迷情公寓》的评论 http://blog.donews.com/feiblue/archive/2005/01/29/261090.aspx/comment-page-1#comment-81 punq Thu, 13 Oct 2005 03:28:00 +0000 http://blog.donews.com/feiblue/archive/2005/01/29/261090.aspx#comment-81 很想问,谁有片子的电影原声(找了很久无果)!非常感谢! 很想问,谁有片子的电影原声(找了很久无果)!非常感谢!

]]>
shidong 对《BBC纪录片(zt)》的评论 http://blog.donews.com/feiblue/archive/2004/08/11/65065.aspx/comment-page-1#comment-73 shidong Tue, 26 Jul 2005 13:46:00 +0000 http://blog.donews.com/feiblue/archive/2004/08/11/65065.aspx#comment-73 请问在什么地方可以下载???——希望不吝指教,多谢!!! 请问在什么地方可以下载???——希望不吝指教,多谢!!!

]]>
我不知道 对《上海大众汽车大幅降价(zt)》的评论 http://blog.donews.com/feiblue/archive/2004/06/26/34358.aspx/comment-page-1#comment-72 我不知道 Mon, 23 May 2005 03:59:00 +0000 http://blog.donews.com/feiblue/archive/2004/06/26/34358.aspx#comment-72 我认为你们的产品应该有一定的掉价,因为市场在变。 <br>许多的的物价都在下跌 <br>我认为汽车是人民的主要交通工具。 <br>但金钱使人无法应、、、、、、、、、、、、、、、 我认为你们的产品应该有一定的掉价,因为市场在变。

许多的的物价都在下跌

我认为汽车是人民的主要交通工具。

但金钱使人无法应、、、、、、、、、、、、、、、

]]>
小皮 对《新春寄语》的评论 http://blog.donews.com/feiblue/archive/2005/02/09/272344.aspx/comment-page-1#comment-71 小皮 Tue, 26 Apr 2005 09:06:00 +0000 http://blog.donews.com/feiblue/archive/2005/02/09/272344.aspx#comment-71 卢飞的blog <br>是我见到的第一个blog <br>我甚至因此作了笔记,10.22.2004 <br>但似乎现在已经被主人抛弃了 <br>怎么了? <br> <br> <br> <br>“如果有一天,你去了U岛,请让岩鸽告诉我” <br> <br>已经是第23天了。 <br>丁丁继续在海上航行。 <br>“什么时候才能到U岛?” <br>没有人回答,不会有人回答。 <br>丁丁仰起脸,海风吹得人鼻子发酸,呼吸困难。 <br>他握紧栏杆,向后挺直身体。船依然行得很快。 <br>“就快到了。”迷跳到丁丁脚边。丁丁顺势抱起它,放到木椅上,自己坐了另一张。 <br>“多久?”丁丁在迷的碟子里添了牛奶。 <br>“很快。”迷舔了一口牛奶 <br>“我指具体时间。” <br>“介不介意分我两块曲奇?” <br>丁丁倒空了饼干桶,只剩六块了,他掰碎了两块动物曲奇,泡在迷卡的碟子里,风卷起飘散的碎末,在甲板的缝隙里游走。 <br>“谢谢。”迷颔首。“七天4小时12分钟,据我的分析。” <br>丁丁微笑,往自己杯子里加了些冰水,茶太浓了。 <br> <br>“喜欢在海上吗?” <br>“无所谓。我是要去U岛的。计划了整个春天,还有夏天。 <br>直到朔风花谢了,雨先我去了U岛。我去找他。一个诺言。” <br>“雨?”丁丁想起了那只年轻的猫,白的毛,身上散布着灰蓝色的雨花。 <br>“我去U岛找雨。”迷重复道。 <br>“你们是恋人?”丁丁有些小心翼翼。 <br>“不。我去U岛找雨。一个诺言。”迷又讲了一遍。 <br>“唔。”丁丁又啜了一口茶。“我是很喜欢在海上的,平淡的日子,但是有许多变化。” <br>丁丁停下来,和迷一起,眯起眼睛眺望远方,海总是同一副面孔,紫色的云朵布满天空,不晴朗也并非阴霾。 <br>丁丁慢慢喝完冰冷的茶,把脑袋缩进外套里,用手指梳理额前的被风吹乱了的金发。 <br>迷也吃完了碟子中的食物,丁丁轻轻抓起迷想抱它去顶舱的窝。 <br>“不。”迷轻巧的跳下椅子,“今天会有星星。看,海风把云都吹散了,晚上我想在甲板上休息。” <br>“我也来。可以吗?”丁丁探问道。 <br>迷给了一个微笑表示同意。 <br>“还有我!”柯隆船长从驾驶舱里伸出毛茸茸的大手摇摆着。 <br>“那么我为大家取睡袋吧。”丁丁向内舱走去, <br>浅蓝的球鞋在甲板上渍出水印,天气依然湿冷。 <br>还有七天四小时,U岛就到了。 <br> <br>******************************************************************************* <br> <br>又一天来了,星星渐渐隐去,我醒了。柯隆和迷仍在酣睡中。 <br>我睁着眼睛看天空渐渐变得温暖明亮,胸腔却一如既往的寒冷,如身下无边的海水。 <br>我侧身向远处望去,成群的海鸟开始盘旋,更远处是粉色天空的氤氲,那下面隐隐约约是岛屿的轮廓,航程仍漫长,那许是相像的岛屿,不是U。 <br>U也是冰冷的岛,藏在我的心里,所以我从未觉得温暖。有时它在我梦里,散发着奇异的光彩,让我欢喜的醒来。妹妹穿着白色棉裙,朵朵的向我跑来,手中摇着雏菊,左树永远在他的秋千上摇摆,棕色的头发长过肩膀,做着鬼脸。我在天黑的时候才跑出来,偷偷摇摇他的秋千。 <br> “丁丁,来吃早餐吧。” <br>颜木的声音。她在船上作厨师已经很久了,年轻时随丈夫的商船去许多地方,直到海风染灰她的头发,皱纹如藤萝般爬上面颊。 <br>迷从毯子里钻出来,绕过柯隆的臂膀,轻快的跑进餐厅。 <br>我简单的漱洗,从毯上抽出根棕线,在脑后扎起的短短的发辫。 <br>煎蛋,玉米饼,黑咖啡。 <br>我坐下,掰开玉米饼,颜木看着我,露出温暖的笑。 <br>“真是左树的弟弟,扎起发辫来和他像极了。” <br>我也微笑,我和左树的不同,以后,她会了解的。 <br> <br>吃过早餐,我和迷依然游荡在甲板上。阳光愈加明媚清新。 <br>10月22号,新的一天。 <br>船长醒来就钻进驾驶舱,囫囵吞下他的早餐,航海图腐旧的边角在风中翻转。 <br>空气中飘行着Frank Sinatra 的The foolish things I do,缓慢忧郁。 <br>颜木在安静清洁的顶舱坐下,诵读圣经,在舷窗上留下抚慰人心的侧影。 <br> 卢飞的blog

是我见到的第一个blog

我甚至因此作了笔记,10.22.2004

但似乎现在已经被主人抛弃了

怎么了?

“如果有一天,你去了U岛,请让岩鸽告诉我”

已经是第23天了。

丁丁继续在海上航行。

“什么时候才能到U岛?”

没有人回答,不会有人回答。

丁丁仰起脸,海风吹得人鼻子发酸,呼吸困难。

他握紧栏杆,向后挺直身体。船依然行得很快。

“就快到了。”迷跳到丁丁脚边。丁丁顺势抱起它,放到木椅上,自己坐了另一张。

“多久?”丁丁在迷的碟子里添了牛奶。

“很快。”迷舔了一口牛奶

“我指具体时间。”

“介不介意分我两块曲奇?”

丁丁倒空了饼干桶,只剩六块了,他掰碎了两块动物曲奇,泡在迷卡的碟子里,风卷起飘散的碎末,在甲板的缝隙里游走。

“谢谢。”迷颔首。“七天4小时12分钟,据我的分析。”

丁丁微笑,往自己杯子里加了些冰水,茶太浓了。

“喜欢在海上吗?”

“无所谓。我是要去U岛的。计划了整个春天,还有夏天。

直到朔风花谢了,雨先我去了U岛。我去找他。一个诺言。”

“雨?”丁丁想起了那只年轻的猫,白的毛,身上散布着灰蓝色的雨花。

“我去U岛找雨。”迷重复道。

“你们是恋人?”丁丁有些小心翼翼。

“不。我去U岛找雨。一个诺言。”迷又讲了一遍。

“唔。”丁丁又啜了一口茶。“我是很喜欢在海上的,平淡的日子,但是有许多变化。”

丁丁停下来,和迷一起,眯起眼睛眺望远方,海总是同一副面孔,紫色的云朵布满天空,不晴朗也并非阴霾。

丁丁慢慢喝完冰冷的茶,把脑袋缩进外套里,用手指梳理额前的被风吹乱了的金发。

迷也吃完了碟子中的食物,丁丁轻轻抓起迷想抱它去顶舱的窝。

“不。”迷轻巧的跳下椅子,“今天会有星星。看,海风把云都吹散了,晚上我想在甲板上休息。”

“我也来。可以吗?”丁丁探问道。

迷给了一个微笑表示同意。

“还有我!”柯隆船长从驾驶舱里伸出毛茸茸的大手摇摆着。

“那么我为大家取睡袋吧。”丁丁向内舱走去,

浅蓝的球鞋在甲板上渍出水印,天气依然湿冷。

还有七天四小时,U岛就到了。

*******************************************************************************

又一天来了,星星渐渐隐去,我醒了。柯隆和迷仍在酣睡中。

我睁着眼睛看天空渐渐变得温暖明亮,胸腔却一如既往的寒冷,如身下无边的海水。

我侧身向远处望去,成群的海鸟开始盘旋,更远处是粉色天空的氤氲,那下面隐隐约约是岛屿的轮廓,航程仍漫长,那许是相像的岛屿,不是U。

U也是冰冷的岛,藏在我的心里,所以我从未觉得温暖。有时它在我梦里,散发着奇异的光彩,让我欢喜的醒来。妹妹穿着白色棉裙,朵朵的向我跑来,手中摇着雏菊,左树永远在他的秋千上摇摆,棕色的头发长过肩膀,做着鬼脸。我在天黑的时候才跑出来,偷偷摇摇他的秋千。

“丁丁,来吃早餐吧。”

颜木的声音。她在船上作厨师已经很久了,年轻时随丈夫的商船去许多地方,直到海风染灰她的头发,皱纹如藤萝般爬上面颊。

迷从毯子里钻出来,绕过柯隆的臂膀,轻快的跑进餐厅。

我简单的漱洗,从毯上抽出根棕线,在脑后扎起的短短的发辫。

煎蛋,玉米饼,黑咖啡。

我坐下,掰开玉米饼,颜木看着我,露出温暖的笑。

“真是左树的弟弟,扎起发辫来和他像极了。”

我也微笑,我和左树的不同,以后,她会了解的。

吃过早餐,我和迷依然游荡在甲板上。阳光愈加明媚清新。

10月22号,新的一天。

船长醒来就钻进驾驶舱,囫囵吞下他的早餐,航海图腐旧的边角在风中翻转。

空气中飘行着Frank Sinatra 的The foolish things I do,缓慢忧郁。

颜木在安静清洁的顶舱坐下,诵读圣经,在舷窗上留下抚慰人心的侧影。

]]>
oldneil 对《Chick Corea的嘴长在了手上,McFerrin的手长在了嘴上。》的评论 http://blog.donews.com/feiblue/archive/2004/12/18/206302.aspx/comment-page-1#comment-83 oldneil Fri, 11 Mar 2005 02:40:00 +0000 http://blog.donews.com/feiblue/archive/2004/12/18/206302.aspx#comment-83 Bobby McFerrin 和 YO YO MA 和过一张专辑 《hush》 Bobby McFerrin 和 YO YO MA 和过一张专辑 《hush》

]]>
puhong 对《wicker park 迷情公寓》的评论 http://blog.donews.com/feiblue/archive/2005/01/29/261090.aspx/comment-page-1#comment-80 puhong Mon, 28 Feb 2005 12:43:00 +0000 http://blog.donews.com/feiblue/archive/2005/01/29/261090.aspx#comment-80 “正如影评家们所预料的那样,这部重拍片用漂亮的演员掩盖了电影的种种平庸。由于电影省略了过多的原著中的故事情节,使得观众在欣赏电影的时候对于电影情节的理解感到十分的晦涩,难以理解。实际上,导演和编剧越是试图让观众更好的了解故事,却适得其反” <br>漂亮演员的脸蛋,何来之有?片中真正的主人公并不漂亮。还说情节难懂,体会不到哪份深沉的感情,没有哪种资格,就不要随意发言,人要有自知之明!,还言其与原作不一样,一样了还改何用,哈哈! <br> <br> <br>“本片的另一个问题是有关于演员们的,这些时尚的年轻演员确实很吸引观众的眼球,但他们无法深层次的诠释角色的内心世界,他们漂亮的脸蛋并不能打动观众,让观众对他们留下深刻的记忆” 本片恰好把人物的内心刻画到了及至。 <br>这就应了失之毫厘,谬论千里! <br> “正如影评家们所预料的那样,这部重拍片用漂亮的演员掩盖了电影的种种平庸。由于电影省略了过多的原著中的故事情节,使得观众在欣赏电影的时候对于电影情节的理解感到十分的晦涩,难以理解。实际上,导演和编剧越是试图让观众更好的了解故事,却适得其反”

漂亮演员的脸蛋,何来之有?片中真正的主人公并不漂亮。还说情节难懂,体会不到哪份深沉的感情,没有哪种资格,就不要随意发言,人要有自知之明!,还言其与原作不一样,一样了还改何用,哈哈!

“本片的另一个问题是有关于演员们的,这些时尚的年轻演员确实很吸引观众的眼球,但他们无法深层次的诠释角色的内心世界,他们漂亮的脸蛋并不能打动观众,让观众对他们留下深刻的记忆” 本片恰好把人物的内心刻画到了及至。

这就应了失之毫厘,谬论千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