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栏

适当怀旧之二:想起一些老影片

Posted by 冯二马 on Jun 18, 2008 in 乱侃

          在QQ群里看到一个好玩的表情图片:一男子抓住一老者的裤裆,用力一抓,然后是一只鸡蛋被捏碎的画面。这不禁让我想起了一部老电影:《鹰爪铁布衫》。

 

       在1988年前后,中国电影类型甚少,其中武打片是最流行,也是最受欢迎的。那年月,乡下的电影可不是跟现在一样,想什么时候看就什么时候看的。我们管区没有电影放映队,只是邻近一个管区的放映队隔一段时间就来放映。一般是一个月放那么几个晚上,每个晚上放一部或两部影片。

       电影是露天放映的,在一个空旷的院子里,有围墙,门票5毛或者1元,小孩免费。放映机是手工操作的,拷贝是胶片的,音效是在大树上拴一个广播,荧幕是在两根柱子之间挂一块白布,座椅是自备的。虽然场地简陋,但每场电影大多数都爆满,没办法,“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文化需要”在那个时期是飞速增长的。一开始大家基本上是踊跃观看,睹个新鲜,慢慢就挑剔了,如果上映的不是好看的片子,观众也比较少,有时放映队甚至连成本都收不回来。

       放电影的地方就在我们小学学校旁边,晚自修后,我就和同学跑进“电影院”。没有座位,搬来一块石头坐上去,照样看得津津有味。有的人在荧幕前边抢不到位置了,就在荧幕后面看,虽然影像是反的,而且不是很清晰,但总比站在院子外面听声音好。

       我喜欢坐在电影放映员的旁边,看他怎么播放影片。电影机有两个轮子,前面放上满的拷贝盘,后面放一个空的拷贝盘,胶片充当皮带,带动两个拷贝盘转动,一个转完,换下一个。一部电影,一般是3个拷贝,也有4个拷贝的。

      放映过程中经常出现各类故障,比如发电机(那时候我们那里还没有通电)坏了,广播坏了,放映灯烧了等,最常见的是电影胶片烧了。放映灯温度过高,就会烧断胶片,需要用特殊的胶布把两段连接起来。烧掉的那一段情节,自然就没有了。由于拷贝是有限的,所以有的影片几经转折后,可能短缺了一些重要情节,观众虽然看得莫名其妙,但不会埋怨太多。

       那时我还未满10岁,看电影就停留在“看热闹”的水平,谈不上“欣赏”。好看的电影,在我的概念里,就是武打动作激烈、战争场面精彩。我跟大多数同伴一样,最喜欢看的就是武打片和枪战片。从小学三年级到六年级,陆续算来,我也在那个简陋的“电影院”里看了不少电影。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现在脑子里还残存一些记忆的,就有上面所说的《鹰爪铁布衫》,还有《无敌鸳鸯腿》《南拳王》《血战秋风楼》《西安杀戮》《江湖奇兵》,当然还有少林系列:《少林寺》《南北少林》《少林小子》,战争片则有《命令027》和《奇袭》。还有一部我不记得名字了,只记得是上下两集,上集中,“好人”几乎全被杀光了,只剩下几个战士和老人,好像还有一个小姑娘,下集中,“好人”发起反攻,最后歼灭所有“坏人”。

        那时候的武打影星有两个:李连杰和徐小健,李连杰现在还大红大紫,可徐小健就没有多少人知道了,想来真感叹命运的不同。徐小健的电影,当时绝对是票房保证,他在《西安杀戮》《大上海1937》等片中有精彩演出。

      偶尔也会有台湾的悲惨片来让乡亲们掉掉眼泪。当很多伙伴甚至大人们为《妈妈再爱我一次》《寻母两万里》等电影而两眼汪汪时,我却没有泪水,就是眼睛潮红而已。

       到了1993年左右,电影放映队逐渐消失,县城的镭射室、投影厅逐渐满足了人们的“精神需要”。随着影碟机的问世,乡村电影更是彻底走进历史。然后,它留给我的却是一段美好的记忆,它是我少年儿童时代的乐趣之一,它充实了那时的一些梦想。

       现在,看电影方便多了,在广州五星级的影院有好几座,音效环境也比乡村“电影院”好了不少,但我却很少去看电影了。票价高倒不是重要因素,主要是找不到看电影的乐趣了。还有,目前中国的好电影寥寥无几,偶尔叫座的,也是从好莱坞的舶来品。

       但电影不能完全不看的,为了随时了解最新影片,我就在帮看网上设置一个“电影”的关键词,当看到自己喜欢的影片时,就去迅雷或者BT一下,在家里慢慢看。或者在寂静无声的深夜,或者在阳光明媚的午后。

       尽管很难找回从前的感觉。

Copyright © 2014 冯二马的IT生活 All rights reserved. Theme by Laptop Gee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