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3月19日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去寻找光明。

     每个人都是有翅膀的天使,虽然被命运折断双翼,送到人间,可心中还保留下想飞的渴望。可是,我亲爱的你,岁月的狂风暴雨、长路的坎坷崎岖是不是让你忘记了曾属于自己的那片天空?衣衫褴褛的窘迫、食不果腹的萧瑟是不是让你熄灭了自己心头的火?无人安慰、白眼向人,烈火变成了寒冰。

     当阳光再一次撒满我的肩膀,眼前不知道还有没有方向。走过的路,唱过的歌,喝醉的酒,醒来的梦,在黑与白的边缘我听见一声春的消息。柳树孤单的枝条下、大地苍白的颜色中、远方淡漠的天色里、冬日恒久的

一场喜剧……是谁策马狂奔,踏落如血的残阳?

    等待,等待是一种死火在奔腾。

    我突然哭了,在你的身旁,却不会望你的眼睛,整个世界和你都在抚摸我的肩膀。我真的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