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4月19日

今天工作的还可以,只是仍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完成自己的任务,不过,我想,我会努力的。

明天希望能够更早一点起床,去图书馆看看书,然后等阅览室开了之后就去查阅一下资料。

在这个“五一”之前一定要把初稿做出来,明天会更美好的。

五一过后,自己就将是一个新的开始了。

2005年04月13日

    当我置身于千万人之中,尽管周围喧嚣繁闹,自己却只感到一种孤独。也许是性格本身的失败,总不能找到一位倾听自己心声的人。伸出双手,想抓住火的温暖,虚空中唯有风的流动。仅有的爱人却不能理解自己,而自己或许也永远不能理解她。难道这种孤独将伴我一生?在荒草离离的大地上,我终将只是一株无用的大树,不遭斧斤,却也只能把所有的话紧紧捏住,化成不会言语却隐藏无数秘密的年轮,一圈复一圈,一日复一日,岁岁年年,花落花开,在循环的时间中耗去再也没有终始的生命。
    夜里无眠,却也没有一种清静的感觉,屏幕前的字与图组合成一个个狂欢的领地,让心灵在麻醉的兴奋之中,逐渐遗忘,逐渐逃避。自己面容枯槁、失魂落魄,偏执地不再说话,在自我放逐的心境下疏远了一切。还好,我还有一杯甜甜的劣质蜂蜜,一壶免费打来的热水,冰冷的手指可以在这里得到安慰,而空乏的胃也可以有了填充,不再用自己的血肉来折磨自己。
    孤独、放逐正源于自己的寻找。
    这一点我知道。
    那神游在六合之中、无须任何依凭的老先生,逍遥自在,忘情江海。没有了束缚的绝对自由仿佛是还没有被任何生灵呼吸过的空气,没有人知道它的三昧,却都能肯定它的高贵。可我还不能下马歇息,因为心中仍牵挂着远方,小路弯弯,大路坦坦,我何所去,指向大海。
    可选择远方就意味着我的孤独和我的放逐,因为远方正是没有人去过的地方,沙漠上没有或深或浅的足迹,密林里没有刀割火灼的气息,雪山顶只有高耸的冰峰,河谷间听不到欢快的歌声,一切都只有自己。
   我走向大海,走向远方。我希望拯救自己,从而也在拯救中获得了逍遥。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真的明白孤独,什么时候才能真的明白自己。遥望天边,是蓝色的线与金色的光。

2005年04月11日

图书馆中发生的事情让自己不是很高兴,心中也不是很喜欢。不过还好后来看到了师姐,帮忙找到本书,心情好多了。自己还是不容易拿得起、放得下,一些事看的不够开啊。

柳树芽嫩绿色的样子,胖乎乎,很可爱。看到这一树将要盛开的绿色,心中似乎感到了希望。也许希望就是这种感觉吧?

阳光、绿色、清水,我喜欢。

2005年04月06日

上午10点的时候,下过雨的天色依然阴沉,远处弥漫着雾气。

看来这是一个适合睡懒觉的早上,不过自己昨天熬夜的困倦却并没有让自己能够更舒服的睡下去,转侧几次,不免坐起。睡眠质量在一点点的降低了,头脑虽然很清醒,可浑身都不得劲,眼睛也感到干涩。至于心情,还是不说了。

待到走出楼门,一股湿润的空气就迎面而来,虽然有些气闷,却让人为之一振。路上都是昨天的雨水,但不大的雨水只是稍稍的润湿了柏油马路而已。走在上面,并不用担心会溅湿自己。两眼随意的观望身旁的景致,却是桃花含苞,柳树将要抽芽,是自己喜欢的季节,不冷不热,无雨无尘 。

昨日的郁闷还是有些萦绕在胸中,不过,也许自己真的被时间所麻醉吧,容易轻轻耸身摆脱了这困扰。不能解决就等待时间解决吗?心里并不满意。

好了,上床午睡,一会继续看书。给自己找个进步,毕竟不像之前那样,惶恐无措,虚度时间了。

(看到《狗运战神》,很恶心的书,可以打发无聊时间,但读多了,难免无法忍受;《永不放弃之混在黑社会》,这本书也是很烂,建议可以去看《坏蛋是怎样炼成的》,起码不会让你有一种幼稚的感觉,即使是幻想也要略微用一下脑子啊;很喜欢《共和国之怒》,险些错过了这本好书,不过现在也发展到了十字路口,究竟是沦为混字数,还是创造一个范式,看梦未醒的了;《新宋》的ayue有点过了,现在不是很喜欢看《新宋》的书评了)

2005年04月02日

     眼看又是一年春风起,忽然看到自己曾经写下的文字,不禁一叹。 

     没想到花竟然谢得这么早,偶然间的一瞥,枝头上已是艳红素白都褪去,轻摇,轻摇,是叶绿将要成荫。不知道怎么了,伴随时间走过越多的年华,心里越是有太多太多的心绪无法言表。成天里有时很充实,有时又很无凭无靠,如同那些雪地上的脚印,有的直,有的弯,却又都是我自己踩在自己曾经走过的土地之上。
        也许,自己是有些老了,也许可以叫做成熟。可自己却又不认为自己已经成熟,虽然很盼望成熟起来,但这么多年的经历早已告诉我了,成熟正如童年,或许得到的并不比不得到好多少。
       天空蔚蓝,阳光灿烂,云也自由自在。其实早就发现,所谓的那些陈词滥调一点也不因为陈旧而减低了他们对于物态的传神程度,真正让人感觉陈旧的恐怕倒是我们只管用,而从不通过自己的心灵去观察吧。
2004。4。7

     今年的花儿也要开了吗?

     自己真的做好准备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