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9月10日

         昨天出门办事,偶然间在学校的公告栏中看到了一封没有署名的“小字报”,打印的,16开。自从前年在校园中看到一封关于抵制日货的匿名信后,这是第二封了。和上次时间与内容的巧合一样,教师节前贴的,当然要来说说教师的问题。

         从这个匿名人的讲述来看,他(她?)大概是一名刚毕业的硕士,在学校担任讲师,每月工资1900元,和他人合住在一个四人宿舍里。教师节前,学校发放了教师补助100元。也正是这个数目让他(她?)感到了不公,也钩起一直以来心里的愤愤之情。为了有所证明,他将同城几所大学的工资做了比较:ny月工资4000,dc 、dg月工资3500左右,sc、qg等也比匿名人所在学校多出600元,至于教师节补助也同样要远远高于该校。然后他又指出学校在住房上对他们毫不关心,有钱给外来博士买房,却没钱改造职工住宿条件,也不把闲置的校属房屋给他们暂住。甚者,这些本应该给校内教师居住的房屋住进了其他人员。

        最后,他很痛心地指出校园人才流失严重,原有高级人才纷纷出走,而新进人才也同样外逃。

        站在大太阳底下,看完这篇文字,不知道说什么好。自己只是一名学生,谈不上什么政治头脑,只是感到心里多了些想说的话,或许也是多余的话。

        其一, 这份材料大致属实。所说的人才流失、硕士不受重视、工资待遇、住房条件在这所校园里不是秘密。从我们系来说,这几年大凡在全国有些影响力的学者都纷纷外流,以前学科力量较强的专业已经不复当年 。剩下的教师有水平的大多是离休返聘,或者占据着系主任、书记之类行政职务。其他的人员几年都不发一篇文章,除了讲课照本宣科以外就没有什么学术能力了。新进的几位博士有fd和nd的,fd还有些水平,毕业时在人大复印资料上有几篇文章,nd则没法说。

        其二,虽然学术力量下降了,学校也不再重视,但系内领导仍然在申请博士点。当然学术水平不够没有关系,反正现在大家心照不宣,据说这段时间系内领导经常外出,做什么没人知道。    而本学科的本科教学时间则被学校砍掉了三分之二,大多时间被大学思想品德教育、政治课所占据,现在的专业学习时间比起从前大概只占四分之一了。

       其三,这所校园里最受重视的不是那些学术水平高的人,行政和教学相比,行政人员永远都有优势,因为校内各种资源把持在他们手中。一个不写论文,不怎么讲课的副书记竟然也可以评上副教授,也没什么稀奇。

      其四,这里很重视面子工程,也很重视上级领导的巡视。早就建好的塑胶体育场不再开放,所有的学生只能在马路上跑步,原因没有人来做个解释。

        自己看到很多,却不能说。这可能是大多数人的悲哀吧?

2005年09月03日

我知道路还有很长,自己只是走了很小的一步,也许那途经的小河给了我一点清凉,也许眼前的青草给了我一些安慰,但是还有很长的路,我知道。

自信,也许是一个人能够面对从未经历的事情时保持镇静的凭持,也许,这是人生给予我的第一件礼物。面对每天清晨的阳光,走到肩上月光星光,我很想真心地说声谢谢,感谢这一切都还为我保留下了希望。

那么就走吧!向前。

我只愿沉默,沉默……在沉默中,领会那玄奥的秘密,用这一点点累积起的时间,垒造我自己看过听过想过的世界。不需要一花一世界,只希望每一个星星的背后都能有一方天空。让我偶尔疲惫的心灵能够暂时歇息,即使没人能够真正明白我。我也明白,或许这本不是让人能够理解的。

那么走吧!既然还不想停下。

风声和雨声已好久不听,心底积满时间的灰尘。站在天空之下,路上是开过的鲜花,深埋地下的还有不知名草树的根脉。也许又到了银杏叶落的季节,那本不是悲秋的歌唱,温润如玉的鹅黄铺就了回家的小路。世界灿烂了,自己却想起平静的山河,仿佛在下一次冰雪来临前低语、呢喃的燕子仍飞舞于她们的怀抱。花将要开了。

那么走吧!平静是我的脚步。

----------

但愿一切都能变得美好,努力呀,亲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