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1月21日

      说是过关,其实还没有过。

      今天考试,后天听成绩。心里一直有事的几天过去了,而人生第一次非常正规的面试也过去了。

      从开始的封闭,到后来的出门。此间一切都显得快捷,除了第一道题答得葫芦搅茄子,茄子搅葫芦的,声音也显得“硬”一些,就没有什么太让人遗憾了。不管成绩如何?至少,以后有任何面试,自己都能够从容应对,不过于激动,也不过于慌张。这才是真正的“过关”。

     给自己提醒:

     1.不妨微笑一下,那样会轻松,也显得自信;

     2.学会感谢,每个人都不容易,包括你对面坐着的考官;

      3.相信自己,也相信他人;

      4.适当准备;

      5.注意仪表,不懂的时候学会请问;

     最后,感谢我的父母!

2005年12月31日

       如果很困就要上床睡觉,如果很渴就要倒水来喝,如果手中的时光还剩下最后一秒,我希望能够和我最爱的人安静度过。

       岁末,天气,黑暗,困倦,烦恼,希望,甜蜜,欢乐,饥饿,人生……

       一年,匆匆。临到岁尾,不知说些什么。看向窗外,夕阳返照,那楼的墙壁是阳光中的浅黄。地上的余雪看不到,远处的青山望不到,我的心绪,我自己也不知道。

       也许这是不快乐的一年,磕磕绊绊,渐渐行来。早起看着镜中的自己,突然发现了那丝苍老,眼神里没有少年的欢快,却多了一份淡淡的忧虑。是对未来的迷茫吗?我有时会悄悄自问,挥拳击墙。

      但这毕竟又是一年的经历,成长或许永远没有停止,不管自己的青春是否远去。

      我要抬起自己的眼睛,看向遥远的下一年,或是明天的下一年。

      我知道自己一直以来的渴望,我相信自己。

      翻开一页,写下几行。

       天行健。

       每次都要喊着号子,踏过嶙峋的岩石,让碗口粗的缆绳嵌进我不够精壮的身躯。我不回顾,只向前。山涧流水,猿啸如风。仿佛是大海刚刚涨起,潮声涌入耳中。忽然觉得疼痛的肩膀,燃烧着火焰。脚下的岩石,是沸腾的岩浆,我在水与火之间,勇往直前。

       相信胜利,相信幸福。

2005年12月12日

       尽管找工作让自己碰得鼻青脸肿,但对于自己的专业选择从来没有后悔过。古代文学是这个时代里寂寞的角落,失去了附庸政治的潮流,那曾风起云舞的时代就渐渐黯淡下去了。也许,有人在逃离,可自己是心甘情愿走入这个世界的。
     三年时间,倏忽而过。回首往事,点滴心头。这些日子,自己经历了许多,如今的感悟早已和三年前的懵懂不同,对于那些古旧的文字也有了更深的认识。一些本来平淡的文字,如今细细读来,每每心痛如割;一些本来寻常的话语,当下细细想罢,不免感慨再三。我的老师学问广博,对于他的专业有极扎实的基础,虽然屈居于一隅,但仍然做出极大的成绩。而自己却虚耗岁月,学不能有所进,每在“方恨少”之时,心生愧疚。也痛悔自己没能专心向学。但即使再回到三年之前,又能如何?有些事还是要做的。
     世情哪能尽如人意?
     凡事仍要从头做起。
     眼见一年将了,万象更新,也要催催自己,加油使劲,除旧布新。
     不管怎样,选择了这样的道路,我不后悔。因为我的理想和信心都还在,我的热情和好奇都还在。  
     窗外小雪纷飞,细丝如织。自己感到了一种满足,上苍能够让自己有这样一段宁静的时间,敲打键盘,书写心绪,已属难得。
     没有怨言,只有感谢。       

2005年11月13日

        世界真的很大,我们的心也很大,没有真正经历社会中的风雨,也不能真正分辨那朦胧的黑白。
        我的心一直装着很多的梦想,我的梦想也有一些被打碎,当它们被打碎时,我的心里很痛苦。也许直到现在,我的心痛从没有真正平息。
        每个人都说,那些是人生必然要经历。
        每个人都在和我说,要学会成熟的领悟。
        我明白了,却又不明白自己所知道的是不是真的正确。
        或许我就是那个“天真汉”,可我明白自己不是那个“天真汉”,不管我自己多么努力,我明白,我不会再是那个昨日的自己。我终于明白,自己的过去是多么幸福。可我又不为自己的变化而后悔,因为多少个日子我都在祈祷自己今天的变化。后路不可回头,前方尘沙满面,家园无地。
        人都要老去,人都有出生,什么样的路都要靠自己选择。前日因,今日果;明日果,今日因。谁都明白,谁都不明白;谁都不明白,谁又真的知道什么才是真的明白?
        人的语言并没有高深和幼稚,只有明白或不明白。即使被人告诉了千遍万遍,即使众口重复不断,可一旦对了景,就会让人如闻晨钟暮鼓,当头棒喝。
         我深知自己今日话语的混乱和无知,可我又深知未来的我必然会懂得今日的一切都是没有可笑之处。
        且待明日。

世界变化得很快
仿佛昨日吹过湖面的水
天空永远很蓝
头发不知何时成雪
你究竟在哪个方向呼喊
为什么离我最近的你
却有我最远的梦想

如果城市就是岛屿
等候季风来临的时间
没有潮声的呼吸
来来回回
一切都像我和你
伸开手臂
隔开古往来今

捧起我手中的沙
枫叶如火
人心如醉

真想有一对翅膀
拍打
蓝色和绿色的天地
追过我自己和世界
也愿把一切都遗忘
如同灰烬

那么你在哪里
在哪个梦里和相寻

2005年11月12日

        海的那边究竟是什么?没有人能够告诉我。他们说:去码头吧!那里有能载你航向远方的船。

        他们错了。

        我从来没有想过要让现实来印证自己的想象,因为想象不是现实的投影。尽管海市不过是大气的折射,可谁又会为那影像背后的实物欢呼呢?慢慢地走在布满秋叶的园中,风起时,柳叶如眉人已老。抚摸这四季轮回中始终不忘生长的大树,心中仿佛能听到它们默默的祈祷。它们远比我们更懂得这脚下的土地,因为它们的根深深地扎在那厚实的黑土之下。

         我累了,就想坐下。

          抬起头,是格外高远而寂寞的天空,缺少了夏天热烈的味道,只有透出肃杀的白色阳光和逝去的飞鸟。

           忽然想起,许久之前,在我的家园还有一棵年老的柳树,也不知活了多少岁月,唯有深沟浅壑的树皮让我明白有过多少风雨曾洗刷了这老树的苍老。不过,那也是很久的事情了。现在已看不见老树低垂的头,那里是一片高大的楼房。人们不再记得这里曾有的风光,只是,刚种上一些细嫩的新枝,也是很好。

           耳边没有热闹的叫卖,因为这里的寂静让人不愿走近,或许只有热恋的情侣愿意在这里享受两个人刚刚懂得的甜蜜。

            没有人来,我很喜欢。因为,这样我可以尽情的发呆,也没有人用任何样的眼神来打量的面孔。无论是惊讶、鄙视,抑或同情。我不喜欢。在无人又无声的园中,我可以让自己狂放地大笑,可以让自己放肆地胡闹。尽管在每个偶尔经过的人看来,这个傻子不过是在微微而笑,轻声自语。

             没人可以例外,对于孤独,它永远不是真正的选择。我喜欢孤独,也厌倦孤独。

             头脑如风。人心如潮。

              当我不耐的时候,我知道,我又该走了。轻轻地拍拍身上的灰尘,向那能看到光的地方,去了。

2005年11月01日

      这个世界最可怕的事情是什么呢?
      也许并没有什么答案。
      但每当想起自己失去了信心,总不免会从内心深处泛起一阵阵的寒意。
       我本来一无所有,无权可借,无钱可用。独自站在这个人肉组成的森林里,仿佛是刚出母体的幼兽,虽然没有伤人的心思,却不能不为自己没有反击的能力而惴惴于每一次风声的变化。在清晨的阳光与黑夜的迷雾间茫然的奔忙,为了换取自己想要的生活,不得不强忍住自己的恐惧,用暗地里的自语来安慰和鼓励自己。这时,自信是我唯一的支撑。在面对只能由自身承担的问题时,在任何亲人、爱人、友人都不能给自己帮助时,在一切心声都只能说给自己听,即使有人能够耐心倾听,也不能真正理解自己的时候,我只能对自己说,你的路是正确的,你有这个能力,你真正辉煌的未来还没有来临。让我们相信,不管今日有什么样的困难,不管眼前有什么样的困窘,不管是衣衫捉襟见肘,还是腹中饥肠辘辘,一切,一切都不能压倒我的信心!
        无助的时候,我知道自己站于天地之间。我明白,唯有努力!即使努力没有换来应有的结果,可任何努力不做,剩下来的命运只有坐以待毙。
        天空广阔,大海汪洋,一个人是渺不足道的。可谁没有看到那身躯远小过人的海燕飞舞在海天之间,自由地歌唱着燕族千年来一直传承的赞歌。如果给我一双翅膀,我要追过我自己,追过海洋,追过天空。时间没有老去,留下的不仅仅是灰烬,让我能够点燃自己,把心中沉埋的理想唤醒,在烧尽了荒草野莽的土地上长出我珍爱的勇气和梦!
        身边落寞如大漠孤夜,虽有灯火如豆,从不熄灭,暖人心怀,但一路走过无数的人事纷纭,尔虞我诈,背后面前,覆雨翻云,点点滴滴都在心头。忽然想起那句话: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诗曰:
卷舒闲云落孤雁,碧水寒天过千山。
花开花落只一季,河西河东值几钱。
且收黑羽卧林中,莫令白虹落日边。
闻说水南有大鸟,一飞冲天十年闲。

2005年09月03日

我知道路还有很长,自己只是走了很小的一步,也许那途经的小河给了我一点清凉,也许眼前的青草给了我一些安慰,但是还有很长的路,我知道。

自信,也许是一个人能够面对从未经历的事情时保持镇静的凭持,也许,这是人生给予我的第一件礼物。面对每天清晨的阳光,走到肩上月光星光,我很想真心地说声谢谢,感谢这一切都还为我保留下了希望。

那么就走吧!向前。

我只愿沉默,沉默……在沉默中,领会那玄奥的秘密,用这一点点累积起的时间,垒造我自己看过听过想过的世界。不需要一花一世界,只希望每一个星星的背后都能有一方天空。让我偶尔疲惫的心灵能够暂时歇息,即使没人能够真正明白我。我也明白,或许这本不是让人能够理解的。

那么走吧!既然还不想停下。

风声和雨声已好久不听,心底积满时间的灰尘。站在天空之下,路上是开过的鲜花,深埋地下的还有不知名草树的根脉。也许又到了银杏叶落的季节,那本不是悲秋的歌唱,温润如玉的鹅黄铺就了回家的小路。世界灿烂了,自己却想起平静的山河,仿佛在下一次冰雪来临前低语、呢喃的燕子仍飞舞于她们的怀抱。花将要开了。

那么走吧!平静是我的脚步。

----------

但愿一切都能变得美好,努力呀,亲爱的人!

2005年08月23日

      精神和物质都很困窘,这就是自己目前的形势。

      在路上,又唱起《我的未来不是梦》和《我是一只小小小小鸟》来,心情似乎也能好了一些。自己不是乐观的人,可往往能够让自己更平和地去面对困境,也许我不是在痛苦中大笑的那个,可我一定是那个永远都不绝望的一人。

       人最快乐的时候是没有什么更大的渴望,也没有什么值得为之痛心的失去。得固欣然,失亦无惜,在一天天过去的日子里保持自己的一份从容。或许,这是最大的一种幸福。

      不过,自己选择的路更艰难些。

      豪壮的话语谁都会讲,可真正能耐住寂寞,忍得白眼,坐得板凳,啃得草根的却没有几个。我希望自己是这样的人!

      时光已如手中掬起之水,不知人生还有多少春秋,可我又给生我的大地留下什么呢?又给自己留下什么呢?

2005年06月15日

      今天18.00终于装好了电脑操作系统,忙活了大概10多个小时,看来自己还真是菜鸟阿。而且最让人感到伤心的就是原本备份好的收藏夹因为机械故障,没了。之前一直使用自动登录的QQ也忘记了密码,连取回密码的问题答案也忘了,只能试试申诉好不好使了,据说是希望渺茫。可怜我许多文档数据都存在QQ硬盘里面啊!

    不过没了就没了吧,虽然自己收藏的网址已经足有二、三百了,但是既然是自己收藏的,就再收藏回来好了。给自己鼓鼓劲,加油!而且该写的论文也要动笔了,争取每天都能写一点,至于好坏那等写完再说。也许自己就是这个臭毛病,爱拖延,总觉得没准备好。虽然也说不打无准备之仗,但也有狭路相逢勇者胜的时候吧。

   总之,该开始了。

   也许,这就是自己该振作的时候了。

   很感谢一位朋友,前天的一句话警醒了自己,躺倒在床上睡觉的时候也太多了,该加油了。

回头一看,说了这么多的“该”,不免一笑。

2005年04月13日

    当我置身于千万人之中,尽管周围喧嚣繁闹,自己却只感到一种孤独。也许是性格本身的失败,总不能找到一位倾听自己心声的人。伸出双手,想抓住火的温暖,虚空中唯有风的流动。仅有的爱人却不能理解自己,而自己或许也永远不能理解她。难道这种孤独将伴我一生?在荒草离离的大地上,我终将只是一株无用的大树,不遭斧斤,却也只能把所有的话紧紧捏住,化成不会言语却隐藏无数秘密的年轮,一圈复一圈,一日复一日,岁岁年年,花落花开,在循环的时间中耗去再也没有终始的生命。
    夜里无眠,却也没有一种清静的感觉,屏幕前的字与图组合成一个个狂欢的领地,让心灵在麻醉的兴奋之中,逐渐遗忘,逐渐逃避。自己面容枯槁、失魂落魄,偏执地不再说话,在自我放逐的心境下疏远了一切。还好,我还有一杯甜甜的劣质蜂蜜,一壶免费打来的热水,冰冷的手指可以在这里得到安慰,而空乏的胃也可以有了填充,不再用自己的血肉来折磨自己。
    孤独、放逐正源于自己的寻找。
    这一点我知道。
    那神游在六合之中、无须任何依凭的老先生,逍遥自在,忘情江海。没有了束缚的绝对自由仿佛是还没有被任何生灵呼吸过的空气,没有人知道它的三昧,却都能肯定它的高贵。可我还不能下马歇息,因为心中仍牵挂着远方,小路弯弯,大路坦坦,我何所去,指向大海。
    可选择远方就意味着我的孤独和我的放逐,因为远方正是没有人去过的地方,沙漠上没有或深或浅的足迹,密林里没有刀割火灼的气息,雪山顶只有高耸的冰峰,河谷间听不到欢快的歌声,一切都只有自己。
   我走向大海,走向远方。我希望拯救自己,从而也在拯救中获得了逍遥。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真的明白孤独,什么时候才能真的明白自己。遥望天边,是蓝色的线与金色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