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1月13日

        世界真的很大,我们的心也很大,没有真正经历社会中的风雨,也不能真正分辨那朦胧的黑白。
        我的心一直装着很多的梦想,我的梦想也有一些被打碎,当它们被打碎时,我的心里很痛苦。也许直到现在,我的心痛从没有真正平息。
        每个人都说,那些是人生必然要经历。
        每个人都在和我说,要学会成熟的领悟。
        我明白了,却又不明白自己所知道的是不是真的正确。
        或许我就是那个“天真汉”,可我明白自己不是那个“天真汉”,不管我自己多么努力,我明白,我不会再是那个昨日的自己。我终于明白,自己的过去是多么幸福。可我又不为自己的变化而后悔,因为多少个日子我都在祈祷自己今天的变化。后路不可回头,前方尘沙满面,家园无地。
        人都要老去,人都有出生,什么样的路都要靠自己选择。前日因,今日果;明日果,今日因。谁都明白,谁都不明白;谁都不明白,谁又真的知道什么才是真的明白?
        人的语言并没有高深和幼稚,只有明白或不明白。即使被人告诉了千遍万遍,即使众口重复不断,可一旦对了景,就会让人如闻晨钟暮鼓,当头棒喝。
         我深知自己今日话语的混乱和无知,可我又深知未来的我必然会懂得今日的一切都是没有可笑之处。
        且待明日。

世界变化得很快
仿佛昨日吹过湖面的水
天空永远很蓝
头发不知何时成雪
你究竟在哪个方向呼喊
为什么离我最近的你
却有我最远的梦想

如果城市就是岛屿
等候季风来临的时间
没有潮声的呼吸
来来回回
一切都像我和你
伸开手臂
隔开古往来今

捧起我手中的沙
枫叶如火
人心如醉

真想有一对翅膀
拍打
蓝色和绿色的天地
追过我自己和世界
也愿把一切都遗忘
如同灰烬

那么你在哪里
在哪个梦里和相寻

2005年11月12日

        海的那边究竟是什么?没有人能够告诉我。他们说:去码头吧!那里有能载你航向远方的船。

        他们错了。

        我从来没有想过要让现实来印证自己的想象,因为想象不是现实的投影。尽管海市不过是大气的折射,可谁又会为那影像背后的实物欢呼呢?慢慢地走在布满秋叶的园中,风起时,柳叶如眉人已老。抚摸这四季轮回中始终不忘生长的大树,心中仿佛能听到它们默默的祈祷。它们远比我们更懂得这脚下的土地,因为它们的根深深地扎在那厚实的黑土之下。

         我累了,就想坐下。

          抬起头,是格外高远而寂寞的天空,缺少了夏天热烈的味道,只有透出肃杀的白色阳光和逝去的飞鸟。

           忽然想起,许久之前,在我的家园还有一棵年老的柳树,也不知活了多少岁月,唯有深沟浅壑的树皮让我明白有过多少风雨曾洗刷了这老树的苍老。不过,那也是很久的事情了。现在已看不见老树低垂的头,那里是一片高大的楼房。人们不再记得这里曾有的风光,只是,刚种上一些细嫩的新枝,也是很好。

           耳边没有热闹的叫卖,因为这里的寂静让人不愿走近,或许只有热恋的情侣愿意在这里享受两个人刚刚懂得的甜蜜。

            没有人来,我很喜欢。因为,这样我可以尽情的发呆,也没有人用任何样的眼神来打量的面孔。无论是惊讶、鄙视,抑或同情。我不喜欢。在无人又无声的园中,我可以让自己狂放地大笑,可以让自己放肆地胡闹。尽管在每个偶尔经过的人看来,这个傻子不过是在微微而笑,轻声自语。

             没人可以例外,对于孤独,它永远不是真正的选择。我喜欢孤独,也厌倦孤独。

             头脑如风。人心如潮。

              当我不耐的时候,我知道,我又该走了。轻轻地拍拍身上的灰尘,向那能看到光的地方,去了。

2005年11月01日

文章小说收藏列表


删除
书名 最新章节 作者 更新时间
天下之弱者的反击  第二百四十七章飞马淘淘 流浪的风 05-11-1 07:15 PM
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  第二十四章战事如棋 随波逐流 05-11-1 05:54 PM
官场风流  第一百六十,一百六十一章 天上人间 05-11-1 05:43 PM
血淬中华  第四十七章飞豹捣“鸡笼”(上) 大风 05-11-1 04:32 PM
肥仔球王  133在沉默中爆发(2) 宏峰 05-11-1 03:33 PM
地狱黑客  第六十三章 会飞的猪 05-11-1 02:59 PM
异时空之抗日  第一百五十八章敌后工作组 六指君 05-11-1 11:58 AM
男人故事  210 很多人 05-11-1 11:21 AM
大汉龙腾  第六十八章 灭明(一) 淡墨青衫 05-11-1 09:35 AM
 第二章笨小孩 阿三瘦马 05-11-1 09:01 AM
现代艳帝传奇  第二十六章奇袭渤州府(中) 梦幻天空 05-11-1 08:57 AM
天生郭奉孝  第六十章 冰水石 05-11-1 07:43 AM
重生之梦  第七十一章初见范俊立 十年残梦 05-10-31 11:45 PM
再生传奇  第二百七十二章“精彩”的计划 天子 05-10-31 11:44 PM
我回到了清朝  第十三章再战(3) hanbingm 05-10-31 10:21 PM
国破山河在  第六十一节 华表 05-10-31 09:52 PM
花开堪折  第二十章 箭在弦上 雪域倾情 05-10-31 09:29 PM
灾星  第十一章矛盾 习惯步行 05-10-31 09:10 PM
异人傲世录  第三十二集第九章 明寐 05-10-31 07:20 PM
抗战之责  第一百二十二章毁尸灭迹 hcxy2000 05-10-31 05:32 PM
网游之格斗——战无不胜  第二一一章 开玩笑 05-10-31 01:52 PM
邪君蕊飘  第一百二十章 邪君 05-10-31 01:20 PM
误坠花丛  第四卷大鹏展翅欲高飞【分卷阅读】 走火入魔 05-10-31 12:34 PM
卑鄙在汉末  第08节《骑李湘》!(全) 神圣智狼 05-10-30 12:39 PM
天龙八部之天下有我(原《飞扬在天》)  第四节哲宗圣旨 半缘·修 05-10-30 08:53 AM
白手起家  第十五章出场准备 星空无限 05-10-30 12:42 AM
高衙内新传  第十九章焚心 斩空 05-10-29 06:20 PM
数字生命  第十九章图形 Absolut 05-10-29 06:02 PM
<<明>>  第五章黍离(五) 酒徒 05-10-28 10:05 PM
三国之新后主传  第十六节山河社稷图 trenchard 05-10-28 08:22 PM
曲线救国(二鬼子汉奸李富贵)  第八十七章背主做窃 无语中 05-10-26 09:16 AM
高手寂寞(转贴)  第四节星火燎原之孤星二 兰帝魅晨 05-10-25 11:05 AM
新三国策  第一百九十六章唇枪舌剑 棉花糖 05-10-25 06:40 AM
新宋  第08节 阿越 05-10-21 11:35 AM
魔师再现  第五章异灵 陶王 05-10-16 06:53 PM
天生天养  四卷十二章 忘东莱 05-10-16 01:37 AM
风云突变-中华雄起  第一百零六章月光下的交流(下) 天使恶魔 05-10-13 09:44 PM
以革命的名义  第四集地中海,我的海!第45章马赛与巴黎的决裂(下) 管杀不管填 05-10-11 08:11 AM
商业三国  第六十二节 赤虎 05-10-11 07:27 AM
三国厚黑传  第一百七十七节挡不住的诱惑 小鸟02 05-10-9 11:20 AM
诛仙  第一章 萧鼎 05-10-6 01:03 AM
求索  他乡异客(六十五) 习惯呕吐 05-9-25 07:27 AM
还我河山1929  第四十二章特使 猛将如云 05-9-18 01:47 AM
医魂  (69) 无人喝彩 05-9-6 05:08 AM
军阀  不是太监!!!! 殇情 05-8-29 10:31 AM
足球神话  第一百一十三章 折戟沉沙(二) jinnan 05-8-26 09:42 PM
白日梦之三国  第一百一十章 去/留 古龙岗 05-8-11 06:22 PM
最后的荣誉  第九十八章 决战关东军 猪猪狼 05-8-4 02:22 AM
网游之亡命天涯  31 出师表 (大结局) 大漠小鸟 05-7-16 10:30 AM
光辉之谁与争锋  第一三零章 前锋的杀手(中) 万象 05-7-1 12:06 PM
异时空–神兵帝国  第一节 再回仙人居 千里血飘 05-6-17 01:07 AM
回到未来  第十八节 MT14主战坦克 作者:冰封层叶 05-6-16 07:32 PM
异时空-又见昆仑  第二章 岔口(二) 遥望昆仑 05-5-27 09:19 PM
YY之王(原名龙)  吴世道的赠言(全书终) 撒冷鼻涕虫 05-5-24 10:06 AM
腾龙  第二十九章 水落石出 子汤 05-5-19 08:19 PM
异时空–长城  第二十四章 奉天功略(九) 宇昆 05-5-15 04:36 PM

      这个世界最可怕的事情是什么呢?
      也许并没有什么答案。
      但每当想起自己失去了信心,总不免会从内心深处泛起一阵阵的寒意。
       我本来一无所有,无权可借,无钱可用。独自站在这个人肉组成的森林里,仿佛是刚出母体的幼兽,虽然没有伤人的心思,却不能不为自己没有反击的能力而惴惴于每一次风声的变化。在清晨的阳光与黑夜的迷雾间茫然的奔忙,为了换取自己想要的生活,不得不强忍住自己的恐惧,用暗地里的自语来安慰和鼓励自己。这时,自信是我唯一的支撑。在面对只能由自身承担的问题时,在任何亲人、爱人、友人都不能给自己帮助时,在一切心声都只能说给自己听,即使有人能够耐心倾听,也不能真正理解自己的时候,我只能对自己说,你的路是正确的,你有这个能力,你真正辉煌的未来还没有来临。让我们相信,不管今日有什么样的困难,不管眼前有什么样的困窘,不管是衣衫捉襟见肘,还是腹中饥肠辘辘,一切,一切都不能压倒我的信心!
        无助的时候,我知道自己站于天地之间。我明白,唯有努力!即使努力没有换来应有的结果,可任何努力不做,剩下来的命运只有坐以待毙。
        天空广阔,大海汪洋,一个人是渺不足道的。可谁没有看到那身躯远小过人的海燕飞舞在海天之间,自由地歌唱着燕族千年来一直传承的赞歌。如果给我一双翅膀,我要追过我自己,追过海洋,追过天空。时间没有老去,留下的不仅仅是灰烬,让我能够点燃自己,把心中沉埋的理想唤醒,在烧尽了荒草野莽的土地上长出我珍爱的勇气和梦!
        身边落寞如大漠孤夜,虽有灯火如豆,从不熄灭,暖人心怀,但一路走过无数的人事纷纭,尔虞我诈,背后面前,覆雨翻云,点点滴滴都在心头。忽然想起那句话: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诗曰:
卷舒闲云落孤雁,碧水寒天过千山。
花开花落只一季,河西河东值几钱。
且收黑羽卧林中,莫令白虹落日边。
闻说水南有大鸟,一飞冲天十年闲。

2005年09月10日

         昨天出门办事,偶然间在学校的公告栏中看到了一封没有署名的“小字报”,打印的,16开。自从前年在校园中看到一封关于抵制日货的匿名信后,这是第二封了。和上次时间与内容的巧合一样,教师节前贴的,当然要来说说教师的问题。

         从这个匿名人的讲述来看,他(她?)大概是一名刚毕业的硕士,在学校担任讲师,每月工资1900元,和他人合住在一个四人宿舍里。教师节前,学校发放了教师补助100元。也正是这个数目让他(她?)感到了不公,也钩起一直以来心里的愤愤之情。为了有所证明,他将同城几所大学的工资做了比较:ny月工资4000,dc 、dg月工资3500左右,sc、qg等也比匿名人所在学校多出600元,至于教师节补助也同样要远远高于该校。然后他又指出学校在住房上对他们毫不关心,有钱给外来博士买房,却没钱改造职工住宿条件,也不把闲置的校属房屋给他们暂住。甚者,这些本应该给校内教师居住的房屋住进了其他人员。

        最后,他很痛心地指出校园人才流失严重,原有高级人才纷纷出走,而新进人才也同样外逃。

        站在大太阳底下,看完这篇文字,不知道说什么好。自己只是一名学生,谈不上什么政治头脑,只是感到心里多了些想说的话,或许也是多余的话。

        其一, 这份材料大致属实。所说的人才流失、硕士不受重视、工资待遇、住房条件在这所校园里不是秘密。从我们系来说,这几年大凡在全国有些影响力的学者都纷纷外流,以前学科力量较强的专业已经不复当年 。剩下的教师有水平的大多是离休返聘,或者占据着系主任、书记之类行政职务。其他的人员几年都不发一篇文章,除了讲课照本宣科以外就没有什么学术能力了。新进的几位博士有fd和nd的,fd还有些水平,毕业时在人大复印资料上有几篇文章,nd则没法说。

        其二,虽然学术力量下降了,学校也不再重视,但系内领导仍然在申请博士点。当然学术水平不够没有关系,反正现在大家心照不宣,据说这段时间系内领导经常外出,做什么没人知道。    而本学科的本科教学时间则被学校砍掉了三分之二,大多时间被大学思想品德教育、政治课所占据,现在的专业学习时间比起从前大概只占四分之一了。

       其三,这所校园里最受重视的不是那些学术水平高的人,行政和教学相比,行政人员永远都有优势,因为校内各种资源把持在他们手中。一个不写论文,不怎么讲课的副书记竟然也可以评上副教授,也没什么稀奇。

      其四,这里很重视面子工程,也很重视上级领导的巡视。早就建好的塑胶体育场不再开放,所有的学生只能在马路上跑步,原因没有人来做个解释。

        自己看到很多,却不能说。这可能是大多数人的悲哀吧?

2005年09月03日

我知道路还有很长,自己只是走了很小的一步,也许那途经的小河给了我一点清凉,也许眼前的青草给了我一些安慰,但是还有很长的路,我知道。

自信,也许是一个人能够面对从未经历的事情时保持镇静的凭持,也许,这是人生给予我的第一件礼物。面对每天清晨的阳光,走到肩上月光星光,我很想真心地说声谢谢,感谢这一切都还为我保留下了希望。

那么就走吧!向前。

我只愿沉默,沉默……在沉默中,领会那玄奥的秘密,用这一点点累积起的时间,垒造我自己看过听过想过的世界。不需要一花一世界,只希望每一个星星的背后都能有一方天空。让我偶尔疲惫的心灵能够暂时歇息,即使没人能够真正明白我。我也明白,或许这本不是让人能够理解的。

那么走吧!既然还不想停下。

风声和雨声已好久不听,心底积满时间的灰尘。站在天空之下,路上是开过的鲜花,深埋地下的还有不知名草树的根脉。也许又到了银杏叶落的季节,那本不是悲秋的歌唱,温润如玉的鹅黄铺就了回家的小路。世界灿烂了,自己却想起平静的山河,仿佛在下一次冰雪来临前低语、呢喃的燕子仍飞舞于她们的怀抱。花将要开了。

那么走吧!平静是我的脚步。

----------

但愿一切都能变得美好,努力呀,亲爱的人!

2005年08月23日

      精神和物质都很困窘,这就是自己目前的形势。

      在路上,又唱起《我的未来不是梦》和《我是一只小小小小鸟》来,心情似乎也能好了一些。自己不是乐观的人,可往往能够让自己更平和地去面对困境,也许我不是在痛苦中大笑的那个,可我一定是那个永远都不绝望的一人。

       人最快乐的时候是没有什么更大的渴望,也没有什么值得为之痛心的失去。得固欣然,失亦无惜,在一天天过去的日子里保持自己的一份从容。或许,这是最大的一种幸福。

      不过,自己选择的路更艰难些。

      豪壮的话语谁都会讲,可真正能耐住寂寞,忍得白眼,坐得板凳,啃得草根的却没有几个。我希望自己是这样的人!

      时光已如手中掬起之水,不知人生还有多少春秋,可我又给生我的大地留下什么呢?又给自己留下什么呢?

2005年06月15日

      今天18.00终于装好了电脑操作系统,忙活了大概10多个小时,看来自己还真是菜鸟阿。而且最让人感到伤心的就是原本备份好的收藏夹因为机械故障,没了。之前一直使用自动登录的QQ也忘记了密码,连取回密码的问题答案也忘了,只能试试申诉好不好使了,据说是希望渺茫。可怜我许多文档数据都存在QQ硬盘里面啊!

    不过没了就没了吧,虽然自己收藏的网址已经足有二、三百了,但是既然是自己收藏的,就再收藏回来好了。给自己鼓鼓劲,加油!而且该写的论文也要动笔了,争取每天都能写一点,至于好坏那等写完再说。也许自己就是这个臭毛病,爱拖延,总觉得没准备好。虽然也说不打无准备之仗,但也有狭路相逢勇者胜的时候吧。

   总之,该开始了。

   也许,这就是自己该振作的时候了。

   很感谢一位朋友,前天的一句话警醒了自己,躺倒在床上睡觉的时候也太多了,该加油了。

回头一看,说了这么多的“该”,不免一笑。

2005年06月02日

    早就应该写点什么了,只是一直都堕落着,待到今天要动笔时才发现脑中如同十字路口一般来往了很多的念头,却没有什么值得留下。也许脑袋生锈这样一个词很符合目前自己的状态。不过,还是要写下去的,不为什么,只是想让自己轻松一下,从每天责任感的重压之下。

   刚才突然想到,中国自从宋朝灭亡之后,至今已亡于蒙、亡于清,神州陆沉两回了,而日本正是从宋亡之后始与中国角力,从此走上征服中国,争雄诸强的道路。中日战争的祸害与其说始于晚清,不如说已经兆于元初。

  而日本侵华战争与满清入主中原的发展趋势也有相近之处。比如:满清是从关外入手,自北而南,逐步吞噬掉整个中原;日本也同样先占东北,而后南进发动全面战争;明末内有李自成、张献忠诸人与朝廷为敌,外有满清叩关,民国末年,内部同样动荡不安,外则强敌虎视;满清收买汉奸以为前驱,日本同样奉行“以华治华”的策略;满清入关则各地互不统系,日本入侵各地同样难说一体。

  当然,这里不是说两者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只是感觉历史的发展也可能重复,已有的一切未必便真的只能这样。历史的岔道口还是有的,只是有的时候,我们没有看到。

2005年05月23日

  又熬了一个晚上,唯一值得这样做的回报或许就是看到了清晨的的一缕阳光。这里四点多就天亮,金灿灿的光芒洒在楼房的白色墙壁上,本来宁静的天地仿佛刹那之间活了过来,自己感到疲倦的头脑也得到一丝精神上的振奋。


  把前段时间没写完的东西先贴上来,以后再补。


  大概结绳纪事、执刀刻简的古人从来没有碰到过选择什么样的书来读的困惑。在那个时候,书并不多,人们看重的是言传身教,经验还没有到达需要累计的质变点,于是金石竹简上留下的更多是卜筮、诫令,读书也只是少量人的特权,而识字则成为身份的象征。今天想来,在各种记载中留存的对于文字、典籍的崇拜,那种近于宗教化的崇拜,可能已经发端于我们所不能了解的时代。而许多而今可能再也不可能重现的文字,正是在与外界隔离,戒备森严的洞口中,被一个部落里最神秘的人——巫师,就着昏暗而闪动的火光,仔细聆听、庄严起到,一心在刻满字符的岩壁上倾听上天的启示。又或者被刻在龟甲兽骨之上,被那洁白细长的手指放进火堆,在能听到呼吸的寂静里等待,等待几声迸裂的声响。而神圣茅屋之外,成百上千的大汉正等待着出征的命令,也许就在下一刻,决定部族生死存亡的战斗就将开始,而这是不是我们的祖先,再也不会被我们了解。生死荣辱、爱恨情仇,一切都在拉长的时间中被消减,也将被遗忘。所幸他们还有文字,我们还有文字,在被称作书的平面之间,他们和我们又紧握双手,血脉相连。


     欲消灭一个民族必先消灭其文化。而书中文字则承载了一个民族值得尊重的文化。


     但那不是群籍满眼,无从选择的时代所知晓的。当再没人知道一天中出现的新书有多少,当许多人迷失在文字的丛林,找不到归家的道路,当那指路的灯火被金钱所笼罩。我只希望那头上永恒的星辰,不用竞价排名。


——2005.4.20


——2006.1.11补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