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4月30日

del.icio.us, digg, listible是常见的几种社会化软件(social software), 都是基于浏览器,使用页面描述语言的web application, 而pandora略有不同,她是基于浏览器,使用Flash/Flex技术的RIA(Rich Internet Application)应用。如果你不熟悉pandora, 可以看看这篇 林嘉澍:了不起的潘多拉,还有豆瓣

del.icio.us最先只是为了保存个人书签,没有证据显示开发者提前就有了popular这个共享概念,很可能是del.icio.us误打误撞,在热心用户的建议下才变成社会化软件的。

del.icio.us的社会化特点是:用户配置自己的数据,客观上在社会化数据上贡献了自己的一份力量。很多del.icio.us用户可能从来没有用过popular功能,或并不享受popular游戏,他们只是收录网址,添加标注,打上tag,如此而已。他们在为自己服务,确在不知不觉中为社区做了贡献。这是del.icio.us的妙处:基本功能乏善可陈,派生功能却奠定胜局。happy accident!

digg的社会化特点非常不同,她的出发点就是贡献,就是共享。在digg的世界里,个人通过发掘、提交、投票等方式来贡献社会化数据,就如同蜂巢中的每只蜜蜂:所有的蜜蜂共同建造了蜂巢,反过来蜂巢给每只蜜蜂以回报。

digg模式颠覆了我的直觉,因为我一直对用户贡献内容的热情持怀疑态度。如果现在还没有出现digg, 有人告诉我digg的思路,我会表示出相当程度的否定。digg的如日中天给我上了很好的一课:不经实践,任何判断都只是判断而已。用户需要分享自己的知识、发现、乐事;用户需要从个体贡献中得到高层面的自我价值感受。

listible模式和digg很象,从出现的时间和风格上看,有理由相信listible是digg模式的变体。最早看到listible的时候,基于同样的理由,我很不看好这个项目,因为digg模式有一个规模阀值问题,digg可以通过这个阀值不代表她的其他变体也那么幸运。可喜的是,从目前的形式看,listible已经越过了某个阀值,即:社会化数据的丰富程度已经可以支持“先获益,再贡献”的用户行为。

listible和digg模式最不同的是:listible需要一个完整的内容创作/整理过程,而不只是发掘现成的内容。所以说listible起步要比digg更艰难,能够发展起来要归功于她内容的超级实用性,能够吸引到很多IT业内人士先进场助威。

listible和digg有一个不太明显,但又很重要的区别,她没有一个全球唯一的源地址:URL。 她只能在自己的服务器上试图产生这样一个唯一的源地址。对于列表这样的内容,产生“唯一”的内容是很困难的,listible可以借助的只能是提交者的自律,即提交一个列表前仔细检查已存在的相同/相似列表。而对digg来说,url是唯一的,所以重复提交很容易被发现。

pandora是最近才听说的一个社会化软件,她的表现形式和前面三个很不同,但背后的本质却大同小异。潘多拉的简单介绍

pandora最另我着迷的是她社会化特质的不露痕迹,以及社会化参与的频率。在你选定了一种风格的电台后,pandora会根据你给出的“种子”,选择她认为你会喜欢的曲子播放,你可以对她的推荐打分,你喜欢的歌你给出正面评价,不喜欢的给出负面评价,pandora就会根据你的评价改进推荐给你的歌,为你定制一个完全适合你口味的音乐台!

也许你还没看出来“社会化”体现在哪里,这就是我说她社会化特质不露痕迹的原因。pandora推荐给你的歌是喜欢你“种子”歌曲的其他人喜欢的歌曲。只要你评价某首歌了,你就反过来对社会化数据做了贡献,这个数据会被系统用来帮助别的和你口味类似的人,当然,主要是帮助你自己,很大程度上,你也只认为自己帮助了自己。

这种“配制自己,造福他人”的特质,另我着迷。pandora在某种层面上类似与del.icio.us,用户配置自己的数据,客观上帮助了所有人;在某种层面上类似与digg模式,用户随时对某个公共数据打分评价,但并不需要digg式的道德要求,因为pandora中的评分行为出发点是利己的。

豆瓣的模式和pandora有些相似,她们有一个共同的优势:从用户贡献的数据中,即可以轻松的得到公众用户的”popular”信息,又可以得到个体用户的“口味”信息,后者对于建立“圈子”,“兴趣组”这类高级社会化应用,助益多多。

注:pandora的评分系统目前做的不好,操作繁复,每次打分都需要点”Guide Us”,等待隐藏列表滑出,然后评分,再等隐藏列表半关打出感谢信息,然后点”Close”,这才算完成一轮投票。考虑到我希望每首歌都投票,这个操作简直另人无法忍受。其实只需简单的列出1,2,3,4,5五个评分按钮在主界面上就好了,即鼓励了投票,又可以得到更精确的用户意见。

(全文完)

2006年04月15日

几年来第一次下定决心给自己放个长假,好好的体验一下电脑屏幕之外的世界。正是春暖花开,杨柳婀娜的时节,不如来个“烟花三月下扬州”吧。

特地选择了火车,好细细品味一下江南的美景,说来连我自己都不相信,活了这把年纪,还没去过传说中的长三角呢。

睡梦中被火车过桥的声音唤醒,一抬眼就看到茫茫水色,这便是芜湖长江大桥了吧?绵延数公里的大桥,色泽明快清新、布局大气的芜湖港,在清晨的薄雾中给了我一种似梦似幻的错觉,有点不太相信列车还行驶在中国的大地上。嗯,一个梦幻开局。

便从芜湖开始,铁路沿线的农舍就让我小小的开了眼,那大气的房屋造型、大胆的色调搭配,合理的房屋间隔、走位,不断的冲刷着我脑海中积攒多年的北方式“洋楼”那狭小、拥挤且灰头土脸的印象。中国历史上的长富之乡浙江,果然不但经济富裕,意识也是展翅先飞啊。

终于来到了宁波,好一座精致的城市!脑海中自动的冒出了这句--不错的第一印象。

这是我喜欢的那种中型城市,拥有接近大城市的发展机会,又没有大城市特别是超大城市那些无法解决的尴尬。

本身就是一个滨海城市了,宁波却还拥有一个令人嫉妒的自然地理优势:三条江汇集在市中心!而宁波人似乎并不满足于此,他们建造了星罗棋布的人工湖泊、公园,令我这个北方人真不知该说什么好。西安的市民如果来宁波参观,八成是要嫉妒疯了。

宁波的交通令人印象深刻,私家车规模巨大,公交车好象一般,但电动自行车绝对是一只不可忽视的主力军,似乎全国还没有哪座城市拥有宁波这么庞大的保有量:21万。考虑到宁波的城市人口,这个比例是很惊人的。宁波人很幸运,他们不必在这方面为政府的简单粗暴不作为买单。他们也不必为丢车而终日惶恐不安--宁波的治安超级棒,相比之下,东莞、广州、深圳这类地方的政府官员,简直就该羞愧自尽。

在宁波呆了六天,基本上以朋友的电动车代步,感觉在这个地方电动车已经完全够用,市内任何两点之间,电动车都可以在很合理的时间内带你到达,通常不会超过半小时。人行道显然也为电动车做了优化,本来突兀的小路口边缘,都被平滑过渡的地砖取代,电动车自行车可以放开了跑,也是种不错的享受哩。大的路口经常会有一位骑摩托的巡警叔叔,你要是骑电动车带人,或者闯红灯什么的,很容易被逮到,这些巡警不会因为电动车主没什么油水而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小赞一下。

从接触到的宁波人来看,都比较有礼貌,有“文化”,乐于助人,我用普通话跟他们聊,也丝毫感觉不到排外的情绪,或许有,也隐藏的比较好吧?这点上,我不快的联想起了广东本地人,哎,啥都不说了,去过广东的人都知道。从听到的一些传言中,宁波人聪明、大气,有中国犹太人之称。他们喜欢赌博,喜欢海鲜,也喜欢攀比:宁波满街跑的都是好车,人前拿得出的烟最低标准也是20,作为旁证,我在城隍庙小吃城旁边的烟店里,看到烟店的一半柜台,陈列的都是五花八门的名烟,当然了,全是20元以上的。除了攀比心理,可能经济宽裕才是主要原因吧!

宁波的经济也是很了得,城市排名的很多经济指标,宁波都能排在前列。这要归功于当地活跃的私营经济。

宁波是品牌大户,拥有中国品牌之都的美誉,比较响亮的品牌有:雅戈尔、波导、奥克斯、杉杉、罗蒙、维科、方太、双鹿。一个直觉,宁波一个市的全国知名品牌,可能比陕西河南两省的总和还多。我有时想,这背后有什么原因呢?这是一个给我独一无二印象的中国城市(另一个是东莞,呵呵),我至今都有点不太相信中国会真的存在这种城市,直到有一天我看到《中国城市报告》,我才似乎找到了答案。在诸多宁波夺冠的指标中,我注意到了一条:政府服务指数。霎那间似乎一切都好理解了,这也许就是答案背后的真正答案吧。。。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