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6月17日

2006年6月16日,阿根廷-塞黑 6:0

可以确定两件事,一、这场比赛将成为一个经典,在将来被反复回顾。二、不出意外,我还可以活五六十年。

并不是前言不搭后语,我想借这场比赛做一个社会实践,我将试图把一个很可能载入史册的事件,做一个我此刻感悟的全方位快照,做成标本,留给自己,也留给自己的未知余生。几十年后,当我在电视上看到这场比赛,我会激动吗?我会想起我的这份快照吗?我会把这份快照调出来重温一下吗?我会嘲笑当年自己的冲动、偏激和莫名其妙吗?

平铺直叙总是显得平淡中庸,为了让这份快照丰满起来,我试图用条目的形式,记录此刻感悟的多个侧面–角度多了,应该会更真实。

  • 阿根廷重新树立乐足球发展方向的标杆。跟朋友聊天时,我经常提到我越来越不喜欢足球了,因为足球越来越成为一种纯身体运动。暴力有余而精妙不足,我甚至设想国际足联应该出台新的政策:没有铲到球的铲球动作都应该出示黄牌。这么想当然有些极端,阿根廷队给出了另一种解题思路:压根不给你铲断的机会。

  • 阿根廷将足球技术演绎到了极致–个人技术和战术技术。个人技术体现在:他们在敌人门前和自己门前,动作成功率几乎一致,这,只能说太可怕了。战术技术体现在:不管前场中场,阿根廷队员的总能在10米以内找到传球点,并且总能成功的将球传过去。不光是带球者自己,周围所有队友都在进行一致的思考,这个球下一步怎样处理最合适?我该怎么跑位接应?这样的技术,这样的思路,造就了那个23脚传递的精妙进球。

  • 战术是死的,原则是活的。根据科学的踢球原则随机应变,无疑是最理想的。原则需要从日积月累中升华,而随机应变更需要在没有约束的环境中陶冶。南美足球的茁壮,和他们的民族性格脱不开干系吧?只有南美人能够演绎热情灵动的拉丁舞和桑巴舞,只有南美人才能献上如此的足球大片。

  • 南斯拉夫改名叫塞黑,民族性格也跟着改了吗?这还是那个手拿靶标,勇敢的争做人肉盾牌的民族吗?他们身上,我分明看到了落魄时中国队的影子。对不起,我错了,因为我不相信中国队在那种情况下就会任人宰割,连个铲球动作都懒得做。比起上届米卢的中国队,塞黑队应该感到羞愧,虽然彼时中国队勇夺“最没有上进心”奖。只有看到这场比赛,我才觉得中国队总是挂在嘴边的“虽败犹荣”还是有内容的。

  • 塞黑的那位队员,你怎么也去交换球衣?虽然是对方主动的,虽然你的俱乐部队友可能是好意。你应该断然拒绝!惨败者唯一需要的是躲在角落里噬血疗伤,而不是接受胜利者的安慰,否则,你将如何处理对手那件沾满你鲜血的球衣?你有没有看到你的那位俱乐部队友,是怎样处理你的球衣的?他挥舞着它-你那件的白色的失败者的球衣,向着阿根廷的球迷和全世界挥舞!

  • 人们总是认为昨天的就叫历史,却忽略了今天也是明天的历史。60年后,我还能看到这行文字吗?那会是2066年6月16日

2006年06月13日

并非八卦

某天涯网友发贴问到:钟汉良究竟是哪根葱,为什么每次上天涯都有它的贴。没想到帖子居然成了。。。你要是能猜出帖子讨论的走向,算你牛。不能细说了,免得冲淡了效果,如果你想开心一下,不可不看

2006年06月07日

Google时代大家说“内容为王”,web2.0时代大家仍然说“用户创建内容是关键”,从网站成长的角度看,最终用户贡献的内容具有多重意义,无法替代。

用户如果被网站吸引,就会马上注册登陆,并开始贡献内容--这是理想情况。基本上,注册用户在绝大多数网站的访客中都是极少数。如何吸引“冷漠的大多数”,诱使他们注册登陆,是网站成功的第一步。很早前刘韧就有个帖子提到这一点: 用户登录是web2.0的前提

诱使用户匿名贡献内容是一个很好的起点:一个人如果习惯了搭别人的轿车上班,他一定会想到哪天开自己的车上班。目前很多网站都允许匿名跟帖,不允许匿名跟帖几乎相当于自绝于人民了。

在匿名跟帖处出现“注册”和“登陆”链接是个好主意。这种链接客观上起到了广告的效果,也方便了临时起意的匿名用户。百度的贴吧这方面做的不错,如:《武林外传》Q版人物大集合,刚注意到其实百度贴吧还允许匿名发主贴:武林外传吧,够老辣。

提供试用帐户是另一种杀手锏。惊喜的发现国产抓虾非常好的支持了试用帐户的功能。也是刚注意到,抓虾把试用帐户隐藏在“访客进入”项下,直接把大多数访带进了试用帐户,真是高明。更惊喜的是抓虾的试用帐户包含注册版的大部分功能,并且试用者可以非常容易(仅通过点击)的添加Feed到自己的“新手试用频道”,一旦试用者建立了自己的内容,他注册一个正式帐户的需求就会搭幅上升,我就是试着添加了几个Feed后注册的。这种“先添加内容,后注册”的思路有点匪夷所思,是抓虾式的试用帐户带来的全新体验。抓虾网有设计高人啊。

肯定还有类似的鼓励注册登陆的招数,大家可以在这个帖子后面“贡献内容”啊,:D

2006年05月31日

刚才看到电视上刘仪伟采访姜超--就是饰演《武林外传》中李大嘴的那位,因为我算是个“腐竹(1)”,就跟着看了一下。大嘴哥哥真是太能乐了,也特别能够响应别人的笑料。甭管刘仪伟说个啥,他都能跟着笑得花枝乱颤。老刘显然也很是受用,说话一句比一句High,我也在旁边嘿嘿傻笑起来。

忽然意识到吃逗的人挺可爱的:他们似乎活得很单纯,永远可以找到快乐,表达快乐,并传播快乐。能够通过笑声感染别人,传播快乐的人,是不是挺可爱呢?

想起少年时代的一个小表妹,也是个超级吃逗的家伙。那会儿我们难得见面,但每次见面,我都能逗的她哈哈大笑不止,于是我就经常误认为自己很有幽默细胞,但是几乎从没有在其他人那里找到同样的感觉。现在想想,原因其实不在我,在她--那就是个简单的连环套:她笑,我就开心放松,也就能整出更好笑的话,她也就能笑的更响亮。。。

该表妹后来长大了,就不吃逗了,不但不吃逗,还酷了起来,我看到她的感觉就象是看到了梅艳芳或者田震,换句话说,就象看到了大姐头。

生活总是这么极端,这会儿我又想起另一个例子,我的朋友郭爽,有一次我俩一起看某一集《Mr. Bean》,虽然看过几遍,我还是经常被逗的哈哈直笑。但很快我就意识到一个问题,旁边那个家伙从头到尾一下都不笑,这令我的笑显得浅薄,从而惹怒了我,我也开始扳着脸,跟那位酷酷的先生一起沉默地看完了后半部。

既然吃逗的人可爱,那不吃逗的人有时候就显得不可爱了,就象上面那位酷先生和很多时候的我自己:和家人朋友一起看电视,他们为港片和小品哈哈大笑之即,就是我面露不屑,甚至出言相讽之时。在这里象他们隆重道歉,我以后不会这个样子了。。。做不了快乐的发动机,也不能做快乐的灭火器呀。

有点好玩的是,武林外传,就是上面那位酷先生最先推荐给我的,虽然显得有点扭扭涅涅。小伙子,有进步(2)。

注1:“腐竹”即“粉丝”,出自武林外传台词。
  

  • 李大嘴:我可是他的粉丝啊!
  • 白展堂:我还他腐竹呢。

注2: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嘿嘿

2006年05月25日

我住的小区里有个小学校,离我不到100米,学校里各种嘈杂声我都能及时的接受到,一个月前学校里开始传出小号、大鼓和军鼓的声音,如你所知,小号声杀猪宰羊似的,我们喜闻乐见的一年一度的少先队鼓号乐开练了。

有天傍晚,住我这个楼的一位小号手跑到楼下,就在我窗前练开了,曲子走调的如此厉害,以至于我好奇的走出去,想瞻仰一下这个动静的发出者。小号手挤着眼,鼓着腮帮子,脸憋的通红,卖力的练着。我冲他坏笑了一下,小号手白我一眼,并不在意,继续集中真气苦练他的小号。我站在旁边,一边看他练,一边纳闷:那种小号一个按钮没有,是如何发出不同的音调的?

一个月过去了,小学传出来的鼓乐一天天悦耳起来,今天下午的小号声已经颇象模象样了,我竖着耳朵分辨了一下,没有听到一个小号发出一个走调的音符,大鼓和军鼓也整齐划一,气势不凡了。看来今年的六一汇演,小乐队是提前演练成功了。

突然间有些感慨,这些小乐手们从领到号,到吹奏颇有难度的小号曲,到合练成功,仅用了一个月光景的课余时间。他们能够做到这点,我感觉和他们有一个清晰的目标有关,那就是:一个月内学会小号的基本吹奏法,并学会吹少先队队歌(),完成跟其他乐器的合奏,然后六一时汇报演出。小孩们这个时候表现出来的潜力令人吃惊,我相信当家长们看到他们的汇报表演时,会表示感慨和尊敬的。

假如不设定清晰的目标会怎样?假如老师发给学生每人一只号,告诉他们,你们都要学会吹号。然后一个月后检查,会是什么样子呢?不难想象效果的差别会有多大。

我们的教育体系太缺乏这种清晰有效的目标了,学生们从小学四五年级开始,到大学毕业,学了十多年的英语,结果还是听不懂,说不出。我们花大力气学的数学,由于没有清晰的目标,学出来不能用于实战,很快就忘掉。我们只关心学生们短期记忆下的死知识,并以此来衡量学生老师的水平。从小学生小乐队的案例中,可以思考的教育改善措施很多。。。

我们的公司通常并没有比学校好多少,跟着感觉走,摸着石头过河的现象比比皆是,小平同志的这句话,不知道要用多少人力物力和财力来偿还。

有空了试着从我做起,从小事做起,设定一个小目标,然后细分成更小的具体目标,让每一个目标明确,并且易于启动,易于完成。一个简单的todo列表,就可以戏剧性的提高你的效率;使用脑图,可以梳理你的目标树,令你时刻保持头脑清晰。个人效率的提高是一件需要学习的事情,写下来与诸君共勉。

注1:不确定他们所吹奏的歌名字叫啥

2006年05月18日

不久前,在许多用户的强烈要求下,delicious终于可以设置私有书签了,最近有空体验了一下,却对delicious私有书签的做法产生了强烈质疑。

首先,如果你想用私有书签,你必须到settings里面将”private saving”中的”allow private saving of bookmarks?”选项打开,否则当你保存书签的时候,就不会出现设置私有选项。也就是说,对于大多数用户来说,保存标签的时候他们不会产生设置为私有的冲动,因为他们不知道可以那样做。

应该说delicious的这种做法还是比较聪明的,毕竟私有书签和他们赖以成名的popular社会化是冲突的,我很理解delicious缺省不打开私有设置选项的做法。

好了,现在当你保存新书签的时候,保存页会出现私有设置选项,注意,它的名字叫”do not share(不共享)”,你想要设为私有,必须先过一下自己的道德关,选中这个”do not share”,同时偷偷嘀咕:大家都在共享,而我却这么。。。

假设你过了自己这一关(其实是delicous通过文字游戏强加给你的道德压力),不要高兴的太早,delicous将在你浏览自己收藏的时候,给你当头一棒。你将看到,每一个你设为私有的书签,将显示一个鲜红的 not shared

如果你象我一样,胆敢设置大量的私有书签,你将会看到屏幕上漫山遍野的鲜红not shared,因为delicous的页面以灰白色为基调,每一个鲜红的警告都是delicous的一个道德小皮鞭,跳动着抽向你那阴暗自私的小屁股。

或许我的道德神经有点敏感,但这些鲜红的不共享确实将我的用户体验搞的糟糕透顶,非一个“败兴”所能概括。delicous这件事情上给人的感觉是:为了商业目的,尽一切努力诱导用户按照自己希望的方向走,不惜破坏用户的使用体验。对我个人而言,这种做法还破坏了delicous在注册全过程中带给我的超级优秀的用户体验,我已经开始关注blinklist了。

没有必要这么苦苦相逼吧,delicous. 用户既然需要私有标签,就好好的满足他们,不要过分的试图改变用户习惯,甚至挥动道德的皮鞭威胁他们。放过确实需要私有书签的人,缺省没有私有选项的做法已经可以保证大多数人是会共享每一个书签的。

如果坚持想要转变少数派的意愿,请稍微温柔一点,下面我将按照温柔程度列出可能的做法:

  • 私有标签上加一个普通的share链接
  • 私有标签上加一个显眼些的share链接
  • private标记,加一个普通的share链接
  • private标记,加一个普通的share链接
  • not shared标记,加一个普通的share链接
  • not shared标记,加一个普通的share链接
  • private标记,加一个普通的share链接
  • not shared标记,加一个普通的share链接

可以看出,我觉得”private(私有)”比”not shared(未共享)”礼貌,颜色越不显眼越礼貌。 delicous当前选择的是超猛的最后一个选项。脱帽致礼,delicous!

(全文完)

2006年04月30日

del.icio.us, digg, listible是常见的几种社会化软件(social software), 都是基于浏览器,使用页面描述语言的web application, 而pandora略有不同,她是基于浏览器,使用Flash/Flex技术的RIA(Rich Internet Application)应用。如果你不熟悉pandora, 可以看看这篇 林嘉澍:了不起的潘多拉,还有豆瓣

del.icio.us最先只是为了保存个人书签,没有证据显示开发者提前就有了popular这个共享概念,很可能是del.icio.us误打误撞,在热心用户的建议下才变成社会化软件的。

del.icio.us的社会化特点是:用户配置自己的数据,客观上在社会化数据上贡献了自己的一份力量。很多del.icio.us用户可能从来没有用过popular功能,或并不享受popular游戏,他们只是收录网址,添加标注,打上tag,如此而已。他们在为自己服务,确在不知不觉中为社区做了贡献。这是del.icio.us的妙处:基本功能乏善可陈,派生功能却奠定胜局。happy accident!

digg的社会化特点非常不同,她的出发点就是贡献,就是共享。在digg的世界里,个人通过发掘、提交、投票等方式来贡献社会化数据,就如同蜂巢中的每只蜜蜂:所有的蜜蜂共同建造了蜂巢,反过来蜂巢给每只蜜蜂以回报。

digg模式颠覆了我的直觉,因为我一直对用户贡献内容的热情持怀疑态度。如果现在还没有出现digg, 有人告诉我digg的思路,我会表示出相当程度的否定。digg的如日中天给我上了很好的一课:不经实践,任何判断都只是判断而已。用户需要分享自己的知识、发现、乐事;用户需要从个体贡献中得到高层面的自我价值感受。

listible模式和digg很象,从出现的时间和风格上看,有理由相信listible是digg模式的变体。最早看到listible的时候,基于同样的理由,我很不看好这个项目,因为digg模式有一个规模阀值问题,digg可以通过这个阀值不代表她的其他变体也那么幸运。可喜的是,从目前的形式看,listible已经越过了某个阀值,即:社会化数据的丰富程度已经可以支持“先获益,再贡献”的用户行为。

listible和digg模式最不同的是:listible需要一个完整的内容创作/整理过程,而不只是发掘现成的内容。所以说listible起步要比digg更艰难,能够发展起来要归功于她内容的超级实用性,能够吸引到很多IT业内人士先进场助威。

listible和digg有一个不太明显,但又很重要的区别,她没有一个全球唯一的源地址:URL。 她只能在自己的服务器上试图产生这样一个唯一的源地址。对于列表这样的内容,产生“唯一”的内容是很困难的,listible可以借助的只能是提交者的自律,即提交一个列表前仔细检查已存在的相同/相似列表。而对digg来说,url是唯一的,所以重复提交很容易被发现。

pandora是最近才听说的一个社会化软件,她的表现形式和前面三个很不同,但背后的本质却大同小异。潘多拉的简单介绍

pandora最另我着迷的是她社会化特质的不露痕迹,以及社会化参与的频率。在你选定了一种风格的电台后,pandora会根据你给出的“种子”,选择她认为你会喜欢的曲子播放,你可以对她的推荐打分,你喜欢的歌你给出正面评价,不喜欢的给出负面评价,pandora就会根据你的评价改进推荐给你的歌,为你定制一个完全适合你口味的音乐台!

也许你还没看出来“社会化”体现在哪里,这就是我说她社会化特质不露痕迹的原因。pandora推荐给你的歌是喜欢你“种子”歌曲的其他人喜欢的歌曲。只要你评价某首歌了,你就反过来对社会化数据做了贡献,这个数据会被系统用来帮助别的和你口味类似的人,当然,主要是帮助你自己,很大程度上,你也只认为自己帮助了自己。

这种“配制自己,造福他人”的特质,另我着迷。pandora在某种层面上类似与del.icio.us,用户配置自己的数据,客观上帮助了所有人;在某种层面上类似与digg模式,用户随时对某个公共数据打分评价,但并不需要digg式的道德要求,因为pandora中的评分行为出发点是利己的。

豆瓣的模式和pandora有些相似,她们有一个共同的优势:从用户贡献的数据中,即可以轻松的得到公众用户的”popular”信息,又可以得到个体用户的“口味”信息,后者对于建立“圈子”,“兴趣组”这类高级社会化应用,助益多多。

注:pandora的评分系统目前做的不好,操作繁复,每次打分都需要点”Guide Us”,等待隐藏列表滑出,然后评分,再等隐藏列表半关打出感谢信息,然后点”Close”,这才算完成一轮投票。考虑到我希望每首歌都投票,这个操作简直另人无法忍受。其实只需简单的列出1,2,3,4,5五个评分按钮在主界面上就好了,即鼓励了投票,又可以得到更精确的用户意见。

(全文完)

2006年04月15日

几年来第一次下定决心给自己放个长假,好好的体验一下电脑屏幕之外的世界。正是春暖花开,杨柳婀娜的时节,不如来个“烟花三月下扬州”吧。

特地选择了火车,好细细品味一下江南的美景,说来连我自己都不相信,活了这把年纪,还没去过传说中的长三角呢。

睡梦中被火车过桥的声音唤醒,一抬眼就看到茫茫水色,这便是芜湖长江大桥了吧?绵延数公里的大桥,色泽明快清新、布局大气的芜湖港,在清晨的薄雾中给了我一种似梦似幻的错觉,有点不太相信列车还行驶在中国的大地上。嗯,一个梦幻开局。

便从芜湖开始,铁路沿线的农舍就让我小小的开了眼,那大气的房屋造型、大胆的色调搭配,合理的房屋间隔、走位,不断的冲刷着我脑海中积攒多年的北方式“洋楼”那狭小、拥挤且灰头土脸的印象。中国历史上的长富之乡浙江,果然不但经济富裕,意识也是展翅先飞啊。

终于来到了宁波,好一座精致的城市!脑海中自动的冒出了这句--不错的第一印象。

这是我喜欢的那种中型城市,拥有接近大城市的发展机会,又没有大城市特别是超大城市那些无法解决的尴尬。

本身就是一个滨海城市了,宁波却还拥有一个令人嫉妒的自然地理优势:三条江汇集在市中心!而宁波人似乎并不满足于此,他们建造了星罗棋布的人工湖泊、公园,令我这个北方人真不知该说什么好。西安的市民如果来宁波参观,八成是要嫉妒疯了。

宁波的交通令人印象深刻,私家车规模巨大,公交车好象一般,但电动自行车绝对是一只不可忽视的主力军,似乎全国还没有哪座城市拥有宁波这么庞大的保有量:21万。考虑到宁波的城市人口,这个比例是很惊人的。宁波人很幸运,他们不必在这方面为政府的简单粗暴不作为买单。他们也不必为丢车而终日惶恐不安--宁波的治安超级棒,相比之下,东莞、广州、深圳这类地方的政府官员,简直就该羞愧自尽。

在宁波呆了六天,基本上以朋友的电动车代步,感觉在这个地方电动车已经完全够用,市内任何两点之间,电动车都可以在很合理的时间内带你到达,通常不会超过半小时。人行道显然也为电动车做了优化,本来突兀的小路口边缘,都被平滑过渡的地砖取代,电动车自行车可以放开了跑,也是种不错的享受哩。大的路口经常会有一位骑摩托的巡警叔叔,你要是骑电动车带人,或者闯红灯什么的,很容易被逮到,这些巡警不会因为电动车主没什么油水而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小赞一下。

从接触到的宁波人来看,都比较有礼貌,有“文化”,乐于助人,我用普通话跟他们聊,也丝毫感觉不到排外的情绪,或许有,也隐藏的比较好吧?这点上,我不快的联想起了广东本地人,哎,啥都不说了,去过广东的人都知道。从听到的一些传言中,宁波人聪明、大气,有中国犹太人之称。他们喜欢赌博,喜欢海鲜,也喜欢攀比:宁波满街跑的都是好车,人前拿得出的烟最低标准也是20,作为旁证,我在城隍庙小吃城旁边的烟店里,看到烟店的一半柜台,陈列的都是五花八门的名烟,当然了,全是20元以上的。除了攀比心理,可能经济宽裕才是主要原因吧!

宁波的经济也是很了得,城市排名的很多经济指标,宁波都能排在前列。这要归功于当地活跃的私营经济。

宁波是品牌大户,拥有中国品牌之都的美誉,比较响亮的品牌有:雅戈尔、波导、奥克斯、杉杉、罗蒙、维科、方太、双鹿。一个直觉,宁波一个市的全国知名品牌,可能比陕西河南两省的总和还多。我有时想,这背后有什么原因呢?这是一个给我独一无二印象的中国城市(另一个是东莞,呵呵),我至今都有点不太相信中国会真的存在这种城市,直到有一天我看到《中国城市报告》,我才似乎找到了答案。在诸多宁波夺冠的指标中,我注意到了一条:政府服务指数。霎那间似乎一切都好理解了,这也许就是答案背后的真正答案吧。。。

(全文完)

2005年12月02日

一感冒就吃药,对不对?



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大对,如果一有点小病就马上吃药,那我们体内的免疫系统岂不就总是得不到锻炼,长此以往不是很危险?



于是趁着这次感冒,做了一次抵抗试验,结果惨不忍睹。



头四天每天不停流鼻涕,第四天晚上眼睛开始犯困,睁不开,并有点发烧的苗头。第五天开始咳嗽,并且越来越厉害。迫不得已,第六天开始吃药,过了两天,慢慢开始好了。



不知是不是长期的得病就吃药的习惯造成了这种结果,我知道很多人得了感冒从不吃药,过几天就好。



后来查了查资料,发现感冒药的主要作用是缓解感冒引起的不适症状,并不能杀灭引起感冒的病毒,病毒还是由人自身的抵抗力(免疫力)消灭的,这解释了为什么感冒了吃药不吃药都需要相当的时间才会好,有人讥笑道:吃感冒药要两星期,不吃感冒药得十四天。



这里有一些资料可以看看:


而大多数治疗感冒的西药以解热镇痛药为主,只能缓解感冒的一些症状,并无增强抵抗力、抗菌或抗病毒的作用。因此,感冒药没有预防感冒的作用。相反,长期使用解热镇痛药,有可能导致白细胞减少,白细胞减少会使身体抵抗力降低,更容易受感染。出处


抗菌药物主要有头孢霉素、红霉素、青霉素等抗菌药物产品,但目前90%以上的感冒是由病毒引起的,而这类抗菌药物仅仅是用来抵抗细菌,它对病毒没有任何作用。如果滥用抗菌药物,除了增加抗药性甚至产生毒副作用外,对治疗病毒性感冒没有任何效果。出处


有人在发现有了感冒症状以后就立即服用感冒药,其实感冒不一定都要立即吃药。有些感冒症状可以依靠自身的抵抗力和免疫系统来消除,一发现感冒就吃药,不仅没必要,还很容易引起抗药性。出处


感冒既常见,也多发。有的人患了感冒后,不到医院就诊,而采取一些似是而非的方法进行治疗,不仅使感冒病情加重、持续时间延长,而且易引起旧病复发或诱发新病,危害健康甚至危及生命。出处


总结一下:感冒了先别忙着吃药,如果感冒引起的不适比较严重,可以吃些对症的感冒药缓解一下。如果只是比较稳定的流鼻涕等症状,可以一直抵抗下去,多喝开水多睡觉补充维生素C。如果出现其他症状,应该赶快就医。

2005年11月22日

那天偶然看到央视的一个访谈节目,好像是《人物》节目采访王小东。当主人公开车出去办事儿的时候,一段悠扬的手风琴伴奏响了起来,一个苍凉的声音唱到:

有一位姑娘象朵花呀
有一个爷们儿说你不必害怕
一不小心他们成了家了
生了个崽子一起挣扎

听到最后这句歌词的时候,我再也坐不住了,飞快的跑到电脑跟前,Google一下“生了个崽子一起挣扎”。原来这首歌是《二手玫瑰》乐队的《采花》,那个有点嬉皮但又有点苍凉的主唱叫梁龙,他也是乐队的主创。

不消说,我很快找来了这张专辑欣赏起来,但接下来的几天里,我脑子里却一直在想着那个问题,到底是一种什么力量让我如此地激动了一下?记忆中已经很久没有这样了。

得出的结论令我有些吃惊:两个因素点燃了我的激动,首先是它找到了我的痒处,其次是它触发了我这个痒处的引爆点(tripping point)。

“生了个崽子一起挣扎”背后的含义无需解释,它是当今社会年青人,所必须面对的一种普遍而真实的境况。贾章柯认为,中国文艺界对越是普遍而深刻的社会现象,越是视而不见。我深以为然。“生了个崽子一起挣扎”这样的意境,大概除了早期崔健的《假行僧》外,再找不到相似的。这可能是我看到这个歌词后激动的本质原因,它准确的挠到了我的痒处,我的深度需求。

然而另一个引发我激动的另一个因素也必不可少,那就是一个准确的tripping point,设想一下,如果歌词改成:

生了个孩子一起挣扎

我可能会少激动些,如果歌词再不争气点,改成:

生了个孩子一起生活

那我可能压根就不会激什么动了。

这个tripping point的其他因素也必不可少,比如这首歌的伴奏:从头到尾用手风琴和木吉他重复的三个和弦,简单到不能再简单,让人联想到流浪者以及他对想像中幸福生活的勾勒。现在回想起来,可能那个访谈节目的制造的氛围也是一个因素。

这件事儿也再次证明了那个观点:调查通常是无用的,甚至是有害的。调查者希望从被调查者那里得到他们的真实需求,然后提供产品给他们。但是绝大多数情况下,被调查者自己也不清楚自己需要什么,至少是不能够准确的描绘出自己的需求,他们的回答中,充斥着模糊、矛盾、不分主次的权重。做为商家的调查者,可能必须要象那些伟大的艺人一样,用自己的全部感官,发掘,思考受众的真实需求,然后用精准的tripping point包装好,拿到受众跟前。瞧,做个伟大的商家,一点也不比做个伟大的艺人更容易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