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10月14日

10月中了,广州还是温热的天气。这个月我的儿子就要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了。做爸心情有些激动有些紧张。老婆则嘀咕怎么儿子还不出来,是呀,看着预产期的临近,做母亲的是很揪心的事,要吃很多苦的。从怀孕伊始就得忍受生理的折磨,一日三餐都很艰难,是要倒“苦水”的。随着时间的推移,体形产生了变化,到后期挺着大肚子是件很辛苦的事。老婆经历的又是广州建国以来最热的一段时间,辛苦是难以表怀的。加上所在公司的变动,工作是比较吃力和辛苦的。老婆都挺过来了,很坚强的一个女孩子。希望母子顺利平安。

2004年10月12日

整日的白日梦,也该醒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