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4月21日

起码她们还是人吧。
人性关怀不是象养猪那样吧,谯猪似的对待。她们是智障就如此“人性的”对待。这那是进步,简直是人的尊严的倒退。是政府执政能力的失职。
如果说怕被侵害就割去子宫,那用电还能电死人,那干脆就不用电了,一样的滑稽的概念。避免侵害不是采用这样的滑稽不负责任的方法吧。人权何在,声为人就是无论健康已否,贫贵已否,人人都是平等的。
谢谢记者的暴光,让我们知道我们伟大祖国的一些官员们的思维逻辑。还是人吗?当自己是上帝呀。
要严惩,制止如此的恶性事件发生。
那些支持的人,要好好反思你们的思维逻辑了。

文章连接:

http://news.163.com/05/0421/03/1HR6DPLE0001122B.html?=cYFCTSLW-e5a

2005年04月10日

抚顺战犯管理所里曾先后关押过900多名日本战犯同时也关押过354名国民党战犯。在这所监狱,一些为抗日战将,跟日本战犯一起接受“改造”。1949年后的大陆,抗战过的国军将士和他们的亲人,甚至远没有日本战犯那么幸运,他们有的被镇压杀死了有的则承受着一次又一次的政治迫害。在战犯管理所里,一共关押过1062名日本战犯,其中1017名在1956年分3次被宣判免于起诉,释放回国;另外45名1964年4月全部被释放回国。
大陆似乎内战的血还没有流够。因此也就有了双手沾满中国人鲜血的日本战犯和被当成战犯的中国抗战将士关在同一所监狱的尴尬。美国有过内战,却没有战犯。南北战争结束后,联邦政府不曾处罚南方一兵。在这场战争中,共有62万人丧生。这意味着大约每60个美国人里,就有一个死于战火。政治问题和法律问题毕竟不是一回事。美国内战没有产生战犯,也没有一兵一卒在未来的岁月里因为“历史问题”而遭到清算和迫害,胜利者更没有用笔墨掀起一场丑化运动以便将反叛者扫进历史的垃圾堆。南部邦联总统杰斐逊·戴维斯1889年去世,活了81岁。副总统斯蒂芬斯则战后不久就被佐治亚选为联邦参议员,死后墓碑上居然还刻着“一心为公”,他生前没有被人改造,死后也没有谁去鞭尸扬灰。即使是1865年4月14日林肯被同情南方的布思刺杀,美国也没有因此疯狂,来一次彻底干净肃清南部残余的斩草除根运动。1870年,李将军则长眠在了华盛顿学院的小教堂之下。
而大陆的内战,却不如此。不仅有法律的惩罚,还有道德上的贬低。那些曾经为卫国战争洒过热血的国军将士,因为参加过内战,就被描绘成匪、贼、寇。在这样的政治氛围里,这位抗日名将尸骨无存,并不奇怪。但这却是一种耻辱的不奇怪。
事实上,在文化大革命中,不止一位殉国将士被抛尸露骨。南京灵谷寺里抗战殉国的国军将士的牌位,湖南衡山由蒋介石书写“忠烈祠”并供奉纪念湖南几次战役中牺牲将士的牌位,都先后被销毁……日本鬼子被赶走了,在他们誓死保卫的国土上,殉国者连个供奉的牌位都不能享受。甚至1958年3月4日大陆在关于抚恤工作几个问题对省民政厅的批复中称:“……国民党抗日阵亡官兵也不需要和不应该由我们再去抚恤”。大陆一次次对日本参拜靖国神社义愤填膺,对东条英机等战犯牌位安放在靖国神社耿耿于怀,可到抗战胜利纪念的时候,自己又用什么来告慰为卫国捐躯的百万将士的在天之灵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