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总是试图留住一些留不住的东西

有位朋友曾经告诉我,她的一个女友为了让自己的身材变的更加接近非洲难民而进行的不懈的努力,其中的过程可以说是非常可歌可泣比韩国电视剧还要催人泪下。我听完之后发表了一点个人看法,我说:女人们总是试图留住一些留不住的东西。其实这句话非常的不客观,试图留住一些留不住的东西很难说是女人的专利。我们每个人都是这样。只不过女人在这方面的表现较为突出,因此我们经常把这个荣耀颁发给他们。其实男人们在这方面的成就丝毫不亚于女人,有些男人甚至有超越女性的倾向。
在这个时代,我们每个人都缺乏安全感,我们非常希望能抓住一些东西来证明我们自身的存在,基本上,在我们没抓住一些东西之前,这个世界倾向于忽视我们。在我们抓住一些东西之后,保持我们对他的拥有权就成了我们的第二个任务。我们为此而疲于奔命。每个人都想把那些看上去很不错的东西留住,都想把他据为己有。但是每个人最后都会很悲伤的发现,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我们所珍视的一切,想留住的一切,根本不听我们的劝解,他们毫不留情的舍弃了我们。所以我们常常陷入绝望之中。
根据佛教的教义,所有的一切都是无常的,作为佛教徒,我们并非不知道这一点,只是我们倾向于忽视这一点,我们只把无常的概念留在书上,并没有把他放在心里。我们经常心存侥幸,我们觉得自己可能会例外。不过无常却表现的非常不给我们面子,经常做出一些让我们非常受伤的事情。根据无常的原理,我们非常重视的爱情也是无常的,假如我们明白这一点,当爱情完成他的使命就要消失的时候,我们就不会感到太多的痛苦,我们不会拉着爱情的衣袖对着他痛哭流涕。不过由于我们经常心存侥幸,我们非常奢望自己的爱情可以特立独行非常希望我们的爱情能够躲过无常。我们会骗对方说,我会永远爱你。其实这完全违背无常,根据无常的原理,我们不可能永远爱一个人。也没有什么可以称为永远。假如我们诚实的话,我们会告诉我们的女朋友,我爱你,但是根据无常的原理,我只能爱你一时,至于这一时有多久我自己也是很清楚,也许爱到明天早晨,也许爱到后天的晚饭时间。当然这么说之前你要作好心理准备,因为你说了这些话很可能招来对方的不理性举动,即使对方是非暴力的佛教徒。真话总是长着一副讨人嫌的嘴脸。我们经常唱:爱你一万年。其实就算这个奢望变成事实,他也仍然属于无常,假如真有个傻瓜爱你一万年,那么只会增加你的痛苦,到了第一万零一年的时候,他的承诺也就到期了。那时候你们放弃自己的爱情的痛苦恐怕比大英帝国放弃香港要痛苦一百倍。不过也许这会让你感到松了一口气,毕竟一万年都对着同一个人而不产生厌烦的情绪基本上只属于圣人才做得到的事,很多人刚结婚不久就发现自己已经对自己的伴侣不再感兴趣。如果要面对一万年,很难想像会发生什么事。
基本上,无常就在我们的身边,不过由于人类非常不愿意看到无常,所以它经常被掩盖的让你误以为他并不存在。对我们来说,我们看到一阵风吹过并不会觉得这是无常,我们也不觉的我们吃饭也是无常,其实我们吃饭就属于无常,他至少可以证明我们的身体是非常无常的,我们在吃饭之前的身体与吃饭之后的身体完全不一样。当然,这是非常粗大的无常。不过指望这些细微的事情让我们领悟到无常很显然是非常浪漫主义的一件事。我们需要极具震撼力的无常表演,一般这个角色总是由死亡来扮演。虽然人类把无常掩盖的非常好,不过偶尔我们也是可以看见一些无常。最能让我们感受到无常的莫过于我们身边熟悉的人的突然消失。我们会感到非常震惊。我们会觉得难以置信,那个昨天还和我们一起讨论伊朗核危机一起批判美国的人,今天居然变成了一堆灰。我们非常难以接受这个现实。即使我们的想像力非常匮乏,我们也会联想到我们有朝一日也会变成同样的东西。不过这个想法太过悲伤,我们很不愿意去想,虽然他是早晚要发生的事。我们更乐于去思考一些与我们完全无关的事。比如我们关心台湾什么时候统一远过于关心我们自己什么时候死去。由于我们人类总是找的出很多事情来让自己忘掉死亡,所以我们很快就把这些抛到脑后去了。
我们除了不安全感之外,还有一种非常荒谬的安全感,这二者同时存在于我们身上,与我们体内的寄生虫一起和平共处。我们的安全感让我们不认为自己会死,我们都很愚蠢的觉得我们会万寿无疆。我们认为车祸,谋杀,空难矿难,911,泰坦尼克,恐怖分子,这一切倒霉事都不会降临到我们身上。那些都只存在于非常遥远的地方,只存在于电视机里,存在于报纸上,只存在于别人身上,我们觉得这些事发生在我们自己身上的几率并不比本拉登亲自跑来干掉我们的几率要大。他们遥远的就象月球。我们是安全的。而且我们的生命还会细水长流,我们的生命还会非常悠久。我们还有太多的事情没做,还有太多的好东西没吃过,还有太多的书没看过,还有太多的恋爱没谈,我们并不认为我们会在体验这些之前就离开这个世界。我们总是在计划未来,我们总是计划着明天要干些什么或者一年之后要干些什么甚至几十年之后要干些什么而很少想一下现在要干些什么。其实我们并不能保证我们一分钟之后还活着。(至少我不能保证明天还四平八稳的坐在这里写文章)我们总是对现在的状态不满,我们想要更多,更好,更完美,在得到了更多,更好,更完美之后,我们会非常伤心的发现其实他们并不是想像中那么可爱,他们一点也不多,不好,不完美。于是我们就继续寻找。我们就是这样把我们生命一点一点耗尽。然后我们就会非常悲惨的被我们的业力火车托运到三恶道。来支付我们所做所为所要付出的代价。
假如有一天我们对佛法有所领悟,那么很快我们想要留住的对象就从世俗的事物转变为佛法,我们开始认同佛教的说法,我们认为世俗的东西都是无常的,我们抛弃了世俗,转身在佛法里寻找永恒。于是我们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我们抱持着法身,如来藏的观念,我们认为这些才是永恒的。由于我们的习气非常顽固,我们认为我们总要抓住点什么,佛教之外的人一般比较流行抓住金钱之类的东西,修佛的人则比较喜欢抓住法身如来藏之类的东西。其实我们只是给自己换了一个枷锁而已,我们的新枷锁远比我们的旧枷锁要狡猾,很显然,他更难打开。作为一个普通人,我们非常渴望留住一些留不住的东西,我们希望留住自己的美貌,身材,希望留住我们年轻时的样子,还希望留住我们的爱情。作为一个修佛的人,我们学会了很好的掩饰自己的欲望,或者说,我们的欲望自己学会了很好的掩饰自己,我们的欲望都是非常好的特种兵,我们常常以为我们没抓住什么,其实我们一直抓着法身如来藏,作为一个佛教徒,我不认为这是个好主意,我认为我们还是松开自己的手比较好。基本上,只要我们手里还抓着任何东西,我们就不可能获得解脱。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