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朋友(5)

星期一,从来不缺课的淳的位子空着。即便如此,我也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因为高三以来缺课的人每天都有。有的是病了,有的是自己在家复习。我甚至都没发现今天空着的位子属于淳。照常下去升旗。再上楼来回到教室门口时,我看到了一个穿黑西服的男人。那张脸很面熟,我理所当然地觉得那是中年的淳。可周围的一切提醒我,那当然是淳的父亲。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父亲,那位据说是在做着走私生意的大商人。他在和班主任说话。脸部没有任何表情,说话的声调很低沉。他一定是来为淳请假的。今天还没看到淳呢,他一定是赖在家里不想来上学了。可我发现班主任的脸上、眼中闪过了一丝恐惧,一丝慌乱。再看看那男人,他的确是没有表情,不像有事发生呀。
经过他们身边时,我听到了“火车……”。栾看向我,我不敢看她。我怪她大惊小怪。在转进教室门的时候,我下意识地回头。班主任仍呆立原地,那男人已经在我身后,准备下楼去了。我横了男人一眼:“你吓到栾了!”他双眼也正直直地看着我,仿佛说:“吓到你了吗?”
走廊里很吵,教室里很乱。
我趴在桌上。我要睡觉!
可同学们好象突然都不用学习了,全部变得鸡婆起来。从他们杂乱的交谈中,我明白了这样一个事实:淳被火车撞死了。
讨厌!知不知道我昨天睡得很晚?我困了!让我安安静静地睡一小会儿好不好!
淳在桌上留了一张纸条:“我出去走走,轻松一下。别等我吃晚饭。”
“别等我”?别吵我!安静一点不行吗?
淳很快就被他父亲找到了。他躺在铁轨边。全身上下看不出一点伤痕。他向来聪明。连火车都没有把他撞出伤痕。
围绕着我的议论声终于远去。我终于如愿以偿地睡着了。我看到刺眼的火车灯光。听到刺耳的啸叫声,又有一个高大的男孩,用他宽宽的背为我挡住了灯光,用他柔柔的笑安抚了我慌乱跳动的心。见到他,我就安静下来。我沉迷在他独特的目光里。痴痴地看着他转过身向着那灯光走去。并不是正对着,只是在路轨边缓缓踱着。
灯光突然间又刺进了我的眼底。也许是已经习惯了这刺痛,我没有闭上眼。迎着灯光,我看到刚刚还为我挡住灯光的背影轻飘飘地飞了开去,落到一旁的石子路上。
我的眼睛好痛。火车头已到了身后。那该死的灯光终于不用再面对。可是,我居然不习惯了其它柔和的光线。眼睛好痛。
尽管眼睛在灼烧着,我仍很清楚地看到一个穿黑西服的男人从一辆小车里出来,把淳扶上了车。淳还能动,还能走路。那代表他没事。这让我感到满意。
“起立!”我慌慌张张地站起身。真的睡着了?我知道我起身的样子很狼狈。周围的同学该要笑了。我很有歉意地看向他们,他们竟一脸沉痛地盯着自己的桌子。像是很理解我的难过。这让我一瞬间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我该难过的。毕竟我是他的知己。而且是唯一的。对不起,刚才是我迷糊了,忘了自己的身份。那我就难过吧。

可我还是要高考的呀。我还是得听课呀。我知道你们觉得我应该难过得课也听不进,饭也吃不下,觉也睡不好。可恰恰相反,一切都好好的。我自己都惊讶。这天上午的课我听得极认真,印象极深刻。我可以告诉你们,我想要逃避,不去想这件事,不去面对,不愿接受。这样的解释够符合逻辑吧?你们满意了吧?我甚至还知道我只需要在别人谈论起此事时一脸阴黯,默默地走开,最多也就是在某些人刻意到我面前来提起他时,很烦躁地对他吼:“别再说了好不好!”唉,我也知道这些细节很老套很俗气,可是除了这些,他们还会满意于我什么样的表现呢?

很感谢同学们,没有人提起他。他们已经很自觉地把我归到“极度哀痛”那一类去了。不用我多表演些什么。具体是什么原因让他们这样归类,我猜了好半天,可能是升旗仪式后我得知这条消息时当即就悲痛得趴在桌上恍恍惚惚了吧。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