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朋友(完)

 第二天他就下葬了。我和栾感慨了好半天现在唯一办事效率高的人是验尸官。那个人工作很负责,并很负责地得出了“意外”的结论。谁都满意于这个结论。这其中包括我。但我记得淳的那双眸子。这其中还包括班主任。是“意外”,而不是他工作中的“失误”。可能不满意的只有一个记者。那记者其实也很负责,还特地来学校了解情况。结果他发现白跑了一趟。这个高三学生并不是被学习压着自绝于世的。只是“意外”。

太阳还在同个位置,小鸟还是那个拍子。没有了淳的高三还是像个大机器,机械而沉重的运转着。
我佩服淳,有勇气走上那条路。不像我,只敢在这一条路上碌碌。不知那边的他可好?若比这边还糟,能不能再选择一条这样的路呢?
关于淳的死,栾问过我,我说他的眼……就说不下去了。那双眼总是在我眼前浮现,目光柔柔地,轻轻地抚过我的眼,我的面,我的心。我不能用语言来描绘,只好不说了。她没有再问。

我和栾之间的话越来越少,几乎合为一体了。常常在我们用眼神交换想法时,周围会响起“啧啧”的声音。因为淳的死及我的出色表现而沉寂一时的怪论调又出现了。有的人甚至不避嫌地直接在我面前议论。有一天栾问我:“如果我不是现在这样的打扮,别人还会不会这样说呢?”我反问:“难道你在意?”她望着我,几乎看不到地摇摇头,却用几乎听不到的声音说:“我在意。”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没有理解,她的动作,和她的语言。
栾迷上了上网。学习也在下降。凭她的智商,无论迷上什么都不应该影响学习的。可这一次例外了。这和我有关吧。现在她每天下课铃响起,就抓住书包出了教室。等到铃声落了再找她,只能在校门口抓到一个背影。而我,则是每天晚上要锁校门了才轻飘飘地飞出学校。因为脑筋累,因为肚子饿。
一天中午去上学,刚走到校门口,碰到几个班里的同学。他们见到我的反应,就像遇到了……有人挂着窃笑扭开脸,有人直直盯着我看,有个人嚷到:“阿栾已经来了!好靓啊!”靓?这样的词用在她身上?我听错了!
加快脚步来到她教室门口,向栾的座位望去,却被一大群人挡住视线,害我什么都看不到。走进教室,那一大群人一哄而散,教室里安静得出奇。栾。那是栾。我还认识她。她穿着,什么。那是。一条裙子。而且,和我身上穿的一模一样。一条淑女屋的裙子。厚底的凉鞋。板寸头已被留长到足够倒向两侧,虽然仍够不上当淑女的长度,但配
上直垂到肩的鬓发,简直……………………
她站起身,我也很注意形象地控制着自己的表情动作语言,免得给人谈资。
我们默默地牵手走到校门口。她好像很有目的地拉着我还没反应的我。她停下了脚步。我这才清醒过来。她四周搜寻着什么,我顺着她的目光,大惑。
一个很阳光很阳光可以把太阳挤到一边忽略不计的男孩站到了我们面前,随手撩了撩栾的鬓发,一脸的笑意,一脸的宠溺,一脸的欣赏,……还有,我不愿承认的,一脸的,爱意。
我痴痴地转向栾,渴望在她脸上找到惯有的面对爱慕她的男孩时的嘲讽与淡漠……


我的心不见了。

我听见一个男声:“栾常提到你,我真妒忌你呀。不过她到底还是成我了我的女朋友。这个形象怎么样?我给她设计的。只有裙子是她自己挑的。”“何必呢?”讷讷的我吐出三个字。抬头看向他们,栾不知何时已倚到那幸福的男生怀里去了。她的手,早已放到了他的大手里,而我,正死死拽着裙子的花边。他说话时,栾一直笑吟吟地看着他,如一朵太阳花。好久不见栾如此灿烂的笑靥了,配上那我从来没见过的,独一无二的妩媚与温柔,把我看得呆了。

再回过神来,下午第一节课都下了。我记忆里最后一个画面是两人的背影。天生一对。俊男美女。到她教室外看向栾的位子,空空如也,正如我的心。光滑的桌面映射出夏日午后独有的明黄,如我的心那样干净。我想我终于知道了栾看到我和淳时的心情。 我很够朋友地去她班主任那儿帮她请假,说她病了。那老师很探究地看向我,用很关爱的语气问:“你的脸色也很糟呀,要不要紧?”我的嘴不受大脑控制:“我还好。可能中午一起吃坏了什么东西吧。”我惊讶自己在如此糟的精神状态下还能撒谎得如此迅速自然,心底却涌出一股酸楚:天知道我们已有多少个中午没有在一起了。从今也再不会了。转眼就要各奔东西。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