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妈妈说她同事计划节后去L山自助旅游,突然强烈地想起那次去L 山时的一件事。

????????L 山当时属于刚被发现还未开发的旅游区,是我印象中最好玩的地方。我们住的是家家庭旅店。

????????最后一晚,定好了车凌晨4点来接我们去车站,三个女生就早早洗澡睡了。到半夜,F被热醒来,发现空调被老板关了,下床准备开门叫老板。一脚踏到地上,觉得又软又暖,开灯,竟然是个人!

我们两个被F的惊叫吵醒,看到地上的人,从蜷曲的身体依稀能辨出是个男性,顿时睡意全无。

????????开门叫老板上来,地板上的人一直都没有醒来。老板提起他,原来是个十来岁的男孩。男孩揉着惺忪睡眼,老板说是暂住在他家的亲戚的孩子。亲戚也进来,推搡打骂着孩子,我们拉开他们,问男孩是怎么进来的。男孩始终一副没睡醒的样子,不说话。我们责问他们怎么看管孩子,孩子没在该在的地方都不知道?被告知他与其他帮工住在一起。我们去到帮工住的房间,5个床一间,被惊醒的男人赤身坐在各自的床上,唯独那男孩的床干净整洁,显然没有来睡过。

????????我们再三反复问那孩子,他父母也追问他,说是最后看到他在顶楼上晒衣服。我们回忆起来正是在睡前听到头顶有笃、笃的声音。

????????老板和亲戚退到门外,我们清理东西看有没有缺失。男孩仍然木木的站在一旁。唯独F少了一件内衣。黛安芬,¥120。

????????F说,那就赔150吧。孩子的母亲着急的问男孩把衣服放到哪里去了。男孩始终一声不响。

????????孩子的父母这时候开始强硬,说不赔。说他们没有钱,还说我们说少了就少了?

????????双方僵持下来,我们用手机拨当地的110,只有急促的嘟、嘟声。

????????我和F决定出去报警。走到路上,黑灯瞎火是乡间那种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只有狗吠和偶尔奔驰而过的车的轰鸣声。印象中只有我们住的这方圆百米还有人气,再走开就是草和田地。我们只好拦住一辆车,问哪里有派出所。司机说捎我们,记得前面不远就有。结果5分钟后把我们扔下说记错了。

????????我们回到旅店,进门的时候我看到半开半闭的大铁门,心想若是他们关我们在里面,我们可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回到房间,门里是男孩和我们,门外的人们也着急。我们关上门开始打牌。

????????后来从门缝里塞进90元,说父母身上再也凑不出钱了。他们又开始软声软语求我们让孩子走。

????????看着那一叠零散的票子,再看看站着已经睡着的孩子,我们问,这孩子是不是脑子有问题?他们答是有梦游症。那有病就该去看看医生,至少也得好好看管啊。他们说是是是。

????????孩子被他父亲一巴掌打醒然后带走了。看时间已经是3点。我们只好打牌等车。

????????到今天我给妈妈说起那里的景点和吃、住条件时,这段故事清楚的浮现出来,甚至每个细节都那么清楚。我一直都没告诉爸爸妈妈,怕他们不让我以后自己出去玩。

????????经过时间的沉淀,去掉当时那种又惊又怕的心情,再来看看那些人,其实也挺可怜的。可当时我们就是无法相信那孩子是梦游进来的,也无法体谅他们只赔部分钱。

????????刚刚在写下这些文字时,更被我们几个人的大胆吓到。我们三个女孩子,在那种以土匪多著称的山区,这样子什么都不怕,深夜在别人家里这么闹腾,还坐上陌生人的车。我都恨不得打自己两耳光。

????????还好都过去了,最后的这个小插曲给我们带来的更多是刺激。现在我给别人说起L 山时,首先就推荐它的民风淳朴。其次再是那些小吃和天然的悬崖峭壁所形成的攀岩和视觉上的享受。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