茫是一个杀手,头脑简单但心思缜密,让人猜不透,特立独行,沉默寡言。
  说他是杀手,其实有点不公平,这并不是他的选择。走在街上,看着路过的读书人,虽然有些迂腐,仍是羡慕。
  茫的名字是师傅给取的。他生下来就只能做杀手。因为那时候,父母就都不在了。
  作为唯一的儿子,他只能为父母报仇。他只知道父母最大的仇家和整件事有关。
  从茫记事起,就在努力学习一切关于杀人方面的技能。他有过两个这方面的具体的师傅,在他们离开自己的时候,茫也明白这同样是自己最后的结局。两个师傅都在他怀里咽的气,头一次的时候他有些伤心,毕竟八年的养育之恩。第二次,他几乎没怎么太 哀伤就挖好了墓。
对于茫来说,作为人,唯一的目标好象就是为父母报仇。除此之外,他从来没想过还要做点什么。
  他只知道在报仇之前他必须养活自己,于是只能用自己唯一的技能,杀人。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已经杀掉了多少人了。虽然他只杀那些看上去对人们有害的人,可在内心,仍会有一点点愧疚。毕竟大家都是平等的生命。但想到自己的目标,他又会坦然些。不这样,他便会无以为生,报那戴天之仇便无从说起。
  师傅告诉他,要做一个好的杀手,首先必须对自己有严格的要求。他从来就照做不误。比如,刀和镖从来放在固定的地方,睡觉时刀一定是握在手中,镖一定是放在枕边。并不是为了防患随时的危险,只是为了以后的“万一”。还有酒和女色,他也是绝对不沾。他已经听说过太多因这两样而误事的例子。而他,想做个真正成功的人。

  茫也一直都在关注着仇家的动向。最近他发现了一些不对劲。那是个还算大的大家庭。在近段日子里,那个家庭里人人都在收拾着自己,像一群下雨前的蚂蚁。能带的都装好了,不能带的都换了。可是又看不出来这个家到底是要搬了还是要散了。他不想再拖下去,对于这个家的地形他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他们都不知道有人对他们的睡相 比他们自己还了解。在无数个万籁无声的深夜,茫压抑着自己粗重的喘息和激烈的心跳,放弃了一次又一次唾手可得的机会。因为他还是有些顾忌。怕一时失手。他要一切都安排的完美了再开始。
  可是现在,有些不同了,他必须快些了。
  他早已计划好了一切,可总在等待。现在不能再等。他住进离仇家不远的客栈里,他决定2天后的晚上行动。
  他开始严密地安排自己的生活,每个细节,直至每顿饭吃什么,每天喝几杯水具体到什么时间。

  可是只到第二天的上午,他就没有再继续了。他有些懊悔为什么没有前一天就动手了。失去了所有的机会。那一家,在第二天的早晨,就被关进大牢了,满院子的钱物都被悉数收去,朱漆大门被贴上封条,门上告示一张,他听到有人念,意思是满门抄斩。


  茫这下是真正的茫了。他不知道该做什么了。多少年来一直为之奋斗的目标突然消失,所有的努力都不再有意义,所学的精湛技艺都没有了作用。

  几天后,茫走出客栈的门,伸个懒腰,突然发现天上的太阳灿烂得是如此夺目。多年昼伏夜出的生活,让他从来都不知道天气对于心情改变的作用。他看到街角几个扎着小辫子的孩子,也分不清是男是女,很快乐地喧闹嬉戏着,很坦然地沐浴着阳光的恩赐。茫突然有些舍不得这阳光,这自由。可他还是迎着上午的太阳,走向城郊。幸亏还有个地方可以养着我,让我好好想想以后能干什么。茫想。如果连寺庙也没有,真不知道我该到哪去呢。走到庙门口,茫又抬头看看天空,清澈的蓝天,如雾的白云,透明的阳光。茫深深吸了一口气,耳边仿佛已听到佛祖的召唤:“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1条评论

  1. 8错8错~~~~!“““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