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08月28日

了解事件,气愤。国人反击已经道歉

2004年08月22日

我把电脑弄得乱七八糟,然后卸掉一个内存条。反正还有一台电脑在等着我去毁灭性的拯救它。

为什么这个夏天还不下雪呢?

当我们面临各种不幸和悲惨的遭遇而急于得到安慰时,只要观察一下他人的不幸和悲惨的遭遇——他人的不幸和遭遇往往超过我们——就行。我们很少听人说“我比你快乐”,却常听人说“我的遭遇实际比你还要悲惨”。人人都乐于作如是说,这就说明人类的命运是多么悲惨了。

就人类的命运来说,有几天不是生活在黑暗的日子中呢?历史随着岁月的进展而延伸,人不断地祈求着和平与安乐。但各个阶段的立时清清楚楚地告诉我们,国家的生活不过是战争和骚动罢了,和平无不像昙花一现的插曲。个人何尝不是如此呢?

假如我们要对在这个尘世上快乐和痛苦究竟是前者压倒后者还是二者至少处于平衡状态的这种说法作一个简便而快速的检测,那么,我们只要把吞吃与被吞吃的动物的感受作一番比较就行了。

 

人既然存在,他就不得不存在。既然活着,他就不得不活着。就是这样,人生实是一种无可奈何的事。

我们可以把人的一生看作是在令人惬意之虚无的寂静中出现的一场毫无意义的骚动时节。对人生的所有事件,即便是那些凑合一生的人,到头来也会清醒的认为,生活终究是令人失望的,即便不是一场欺诈,也常充满了神秘,甚至险恶。当两个儿时的朋友在长久的分离后又重逢时,彼此见面第一个感受都不过是:回首平生,整个生活完全使人失望。而早年,在他们言中,生活如阳光普照下金色的玫瑰,眼下兑现的却是如此的少。他们现在对生活的失望感是如此的强烈,以致都不必要用言语去表达它。他们默默相视,彼此心照不宣地承认了这一点。

有的人想起总会让我伤悲,有些事注定要过去,哈哈,哈哈。

2004年08月19日

昨天晚上穿着最薄的睡裙吹电扇,睡觉忘了关门,于是今天起来喉咙痛+咳嗽。看到猪猪的电话也懒得回过去了,不想说话。月说叫你的全科医生妈妈给你看看,或者去偷点药吃啊。妈妈回来想了半天,仍是那句老话:“你丫就是缺乏锻炼。”根本就没医生+妈妈的职业操守。

    不知为何,许是出于偶然,或是时下流行,身边好友竟有好几个不知何时便成了GAY。小至儿时玩伴,后是初中最要好的死党,还有高中时的异性知己。
 

Y
    四岁时搬新家,进新房子便有一个和我年纪相仿的大眼女孩跟在后面,我进每个房间参观,她也尾随。她就是此后一同长大的邻家女孩Y。印象中Y小时候梳两条粗亮的麻花辫,辫梢两只粉红的绸蝴蝶随她头摆动而翩跹,羡煞我这黄毛丫头。

    读小学我和Y在隔壁班,每天仍同路上学。有时学校放假半天,两家大人便用铁门将我们反锁,只留木门敞开,我们常隔着两扇门聊天。不记得都聊些什么,想象中十来岁女孩应该是没什么好聊才对。

    为了让我们快快长高,大人早晨常催我们出去锻炼。听说打篮球最长个儿,便一家床下多了个篮球。我手小,难以控制球的方向,学会拍皮球后便自得,始终不喜欢上篮球场。不爱与人竞争,也讨厌用身体对抗、不时还有身体接触的感觉。Y的球技则日见进步。也亏她有个极耐心的父亲,每天早晨带她出去运动。

    后来升高中各自搬家,中学又不在一区,虽仍住在同一个大院,竟成了点头之交。有时大人凑在一起打牌,还会一起看看电视,但未再聊过知心话题。

    听说她进初中便入校篮球队,高中更是当了女篮队长。遇见时Y已剪短长发,无论何时身上都是一套运动衫。见面便会觉得“越发像个男孩了”。一次我和妈妈出去,留亲戚守家。回来亲戚说:“有个堂客,带着个小男孩,来过了。”我和妈妈笑,明白那小“男孩”是Y。

    之前隐约觉得Y有GAY的倾向,直到前段时间听其他人说她是,心里竟隐约有尘埃落定的感觉。
 
 

2004年08月18日

早晚的风开始带着凉意,又快到新生入学的时间了。又可以看到校园里的军装,集中在食堂的新生。

遥想当年,觉得军训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对于我这种无视纪律的人,铁的纪律简直就是对意志的摧残。穿着绿色的衣服,系个武装带,休息的时候也不敢摘下帽子,因为头发已经被汗全粘在头上变了型。在校园里碰到以前的师兄也不敢叫,怕一身绿色的装扮破坏形象,只得盯着自己的解放鞋与帅哥擦身而过,最让我愤慨的是,居然之后3年再也没有碰见过他。穿行在校园却是无所畏惧,到吃饭时间乖乖拿个饭盆去食堂,也在固定的时段去水房打水,虽然那清水多数时候会有一股气味,所谓开水即使溅在皮肤上也没事,最多也就70来度。军训之后,再也没有去过食堂,也只是偶尔才去提提水当减肥。

大二时看到新生军训,会有报了仇的感觉,虽然不知道这仇从何而来,目标何在,但还是觉得很痛快:“看,你们也有今天。慢慢熬吧!”

到大三,比起痛快,更多的是淡淡郁闷,这么快我们也是大姐姐了。

现在再看到他们,宁愿在受煎熬的是自己,宁愿再从头来一回,即使教官管得严,风吹日晒也没关系,真的希望自己仍然懵懂,表叫我学姐,表叫我滚蛋就好了。我一定不装病偷懒,一定守那铁的纪律。

2004年08月17日

有的人爱情匮乏,有的人爱情泛滥。

2004年08月15日

郁闷。又感觉到了郁闷。郁闷的时候我会思考同一个问题。想了好多年还没有悟透的问题。

bird又陷入那种不光彩的恋情。她说她在沉沦。

还好我没有她那种复杂的烦恼。我的烦恼很简单。就是学习。付出与收获的关系。毅力与安逸的对抗赛。

我知道我该做什么,可就是控制不了自己。讨厌窗外飘来女人教育孩子的声音。我的记性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到底算不算记仇的人?

活着真的是很累。怀念高三。怀念大一大二大三。可是我现在明明白白就要进大四。被实习和考研压着,被未来追赶着。呵,很有意思,未来在追赶着我,而我在追逐一个美好而幸福的未来。

突然发现自己仍然拥有的幸福。在低落的时候才知道,有人真心的关心、劝慰,是多么幸福的事。

bird和我的理想一样,俩没出息的人。其实这理想并不容易实现呢。像她说的,很多事并不是付出和收获有关的。还有很多,比如运气。而这个梦想的实现尤其需要运气。希望我们都实现吧。

羡慕jossity那种不自知的幸福。做人太清醒绝非好事。宁愿像她那样幸福而糊涂着。

ps:原来仍喜欢笔与纸接触的真实感觉。

2004年08月11日

捷克的人骨教堂(转载)

在东欧的捷克有一座建于14世纪的人骨饰教堂.
其天花板、墙壁上尽是人骨串成的装饰品.据统计,这些饰品大约用掉一万具尸体。
1369年,一次瘟疫使3万人丧生,尸骨遍地,因此教堂当局决定用未葬的尸骨装饰教堂。
神学家表示,天主教视死亡为神圣的事,死后将尸身献给上帝,象征无上的赞美,故”人骨装饰品”不值得大惊小怪。
这座教堂平常并不对外开放,只在每年11月20日(相当中国的鬼节),才让一般民众入内祈福。 (也有资料称其平时警戒森严,但在星期日有对外开放.)
另有一说法,称这些骨骸均是成年男人的,且上面有钉眼和被刀剑刺过的痕迹

位于捷克斯洛伐克库那哈拉市(已纳入联合国人类文化遗产),其外表是看似十分普通哥德式造型,但内部的装饰却都是用人骨做成的,因此这里与其说是教堂,倒不如说是”人骨博物馆”。
一个用120多块人骨做成的蜡台,立于博物馆左侧的入口处,房间的天花板上铺的是四肢骨,墙壁上所挂的花毯也同样用人骨来装饰,神坛是由不同大小的人骨堆砌而成,上面的图案则由人的肋骨镶嵌而成.据说这些人骨都是14世纪时的遗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