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07月04日

老是做类似的梦,被一群人追杀,没命的跑,有认识的人在一旁,有时是同学,有时是亲人,有时是他,总是对我无能为力。

有清晰记忆的是:一次在山边被追,和妈妈一起。沿着山路往上跑,最后到一块很大的山石上,类似“飞来石”的那种,我站在石头上面,眼看着很多人越来越近,我被逼到石头边缘,不小心失足,悬挂在石头边。妈妈站在石头下看着,我只能自己努力不掉下去。往下看时,却有更多的人从另一边过来……

一次在山坳里,是那种很简陋的地方。两山之间只有一条小路,我沿着这条唯一的路一直往前,一群山民在后面追赶,终于到再也没有路……

一次在山里的破学校,考试。老师就坐在桌子对面,我一点都不会,看看周围,同学都在写,他坐在斜对面。只有他看到我无奈的目光,却不理我,低下头继续做……

昨晚的梦少少不同,只被一个人追杀。为了一件很小的事,具体是什么不记得了。是同班的一个女同学。她老是跟着我,伺机杀我。我哪里也不敢去,不敢离开大家的视线。后来趁上课时出来上厕所,刚出教室门就听到身后门响,她也跟着出来了。我马上又推门进教室,她拉着我,我赶紧往门里闪,唯一的想法就是,就算现在被她拉出去,好朋友也会知道出了什么事,会来救我的……后来却莫名其妙的,我一个姐姐被杀了,死在我家里,我面前。临死时伤口和嘴里喷出的血,画成一副绝美的图。

有时候一觉醒来,我会怀疑,之前做的梦,是我的错觉吗?为什么老是做相似的梦?我总以为不记得自己做过的梦,可是在再次做相似的梦时,我会很清楚的想起以前的那些梦。

还有一组梦,关于水。不知道老话怎么说,梦见水会发?我梦了这么多次,还没发呀~

一次也是在山里,也是类似沟渠似的路,当时是冬天,“积雪的山道”,是组织的一个活动。很多人一起跋山涉“雪”,淌着埋到大腿的雪,比赛谁先来回。和我一起的是个陌生的男孩,虽然人不错,可是冷冻的我已经没有感觉没有想法了,麻木的迈着已经坏死的腿,只想着,我要拿到名次。路边有个小茅屋,里面有厕所和热水,我进去喝水时,又有很多其它参赛者进来,我就知道,又被很多人超越了。

一次和妈妈去旅游,跟着旅游团到了一幢很高大很华丽的房子,全玻璃的墙壁。窗外景色很美,有人工的瀑布、花园、湖水。导游不知道去哪了,我们四处寻找。突然看到对面的瀑布上有动静,于是所有人都趴在玻璃墙壁上看对面。两个蒙面的男人,穿着全黑的衣裤,异教徒的感觉,用很神圣的动作,将两个十来岁的小女孩悬挂在瀑布上,小女孩长得很甜美,很纯净的微笑着,如丝的黑发,白衣白裙。男人把她们的脖子用绳索吊起来,如果不是看到这个,甚至会以为他们在瀑布上玩。

到一处去夏令营,我一个人到住处前面的小花园逛,发现有岩石后面别有洞天,一个很大的湖,湖对面高处有个小亭子。湖面泊着一条寡舟。我踏入小舟,扯着湖边的铁链把自己渡到对岸。凉亭里轻风拂袖,曲高和寡的感觉。但其他同学也发现了这里,更多人从岩石下钻过来,叫嚷着让我把船渡回来载她们。于是我成了船工,来来回回载她们,用双手扯铁链渡了很多人过去。最后船不能承受,开始漏水。我双脚湿透,她们跳跃着继续过去。我和船都筋疲力尽罢工,她们在对岸回不来,开始咒骂。我沮丧地丢下她们回到住处。

到一处去旅游,一个很小的城镇,第一次去却觉得似曾相识,规划得很整齐的小镇,我觉得每条路都很熟悉。于是丢下大人一个人去逛。逛到一个有喷泉有蘑菇凳子的幼儿园时开始下雨,倾盆暴雨。我开始往回跑,雨越下越大,我打着赤脚在干净的街道上狂奔,很豪爽的感觉……

2004年06月08日

不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