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06月30日

六月.最后一天的早晨.阳光.

我好想抓住夏天的尾巴.

想念.

那一场雨.

想念.

那一个人.

想念.

那些从前.

2004年06月29日

 

你的好。无处投放。

你的好。无非是别人的烦恼。

的好。没有人需要。


 

累。
讨厌这样的自己。

我知道了一些不好的事情。超级难受。
这算不算一种伤害。

忘记之前。回忆之后。

MSN新的名字。

画地为圈–套牢了自己—钉死所有门窗–微笑的在里面寻找出口

 

2004年06月28日

还有二天就七月了。夏日纷飞。
这个夏天如那年一样的灼热。
这个夏天也如那年一样有让我可以沉迷的球赛。
才发一我一直在这里。看外面的阳光。多漂亮。
一直都记得和怀念这些。那些。
掌心之中的也不过是遗憾和美好。
想要的是什么。彼此的沉默。或者出现。
其实。只要记得。彼此曾经走过。

变数太多。
我逃得如此勿促。

阳光最美丽的时候。我在想。
水真的是最柔软的东西。只要一个触摸。都会成为伤口。
只是谁都看不出来。伤口却早已经被割开。
谁说。女子如水。

我沉默。我微笑。我的表情。
我发现我开始在敷衍。

上个星期去了那个寺庙。据说很灵验。
想起谁说举头三尺有神灵。不明白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人去膜拜。那不过只是一个物品。
是不是人都需要一些东西来坚持和维持自己的信念。

那个城市的风凉凉的。和一些人见面是快乐的。
但最后我们还是会天南地北。

这种悲哀。很多时候是注定的。
忘记谁说的话。分离是为了再次相聚。我却固执的认为相聚是为了离开。
车上。飞弛而过的。美好的风景。而我只是悄悄地试去眼角的泪痕。
没有让谁看见。我习了隐藏。

忘记总人让费解。
万念俱灰。
人前坚强人后软弱。

东邪西毒里说。有一种酒叫醉生梦死。喝了它以后可以令人忘记以前做过的任何事情。
我拥有很多回忆。但我不会喝下去。
过去的永远过去了。不留恋。哪怕一无所有。

很多东西不是我能说的。
请。安好。
有时候。也只能保持沉默。对于那些事情依旧无言。
请。安和。

2004年06月23日

2004年06月18日

和一个人彼此承诺。两年后若彼此还未婚嫁。就将就结婚。
有人说这未必太苍促。太儿戏。
那又如何呢。当我的心,再无法下载任何一场风雪的时候。
只是希望自己那个时候不要软弱和摇摆不定。这是我所不能容忍的。

我的忧伤。很实在的忧伤。
不过是一本流水账。
终于要承认原来自己不太坚强。
 
想。一定要做一名明媚的女子。
我希望可以多么辛苦也能从深深的心底真正笑出声来。
我希望永远不对爱和勇气失望。
只是现在。我是有些失败的。
 
谁说。你已经够坚强。
怎么足够呢。至少我还没有学会平和不厌倦。
谁说。要好好保重。
我忙乱得没有时间想那些。
谁说。我好心疼你。真的。
这样太没有意义。我即使闭上眼睛拼命幻想。也感觉不到来自别人的一点力量。

2004年06月16日

小妍依然爱得义无返顾.

我呢…却早已没有爱的能力了…

小妍说要我给她鼓励和支持..

她还需要别人来肯定这份爱…

一场又一场大雨..

不知道冲洗掉的是心上的沉重..还是脸上的尘埃…

 

 

 

2004年06月15日

有人说。

记得在花坪出山的那天,我们一起在暴雨里走过短暂的一段山路,我们都没有说话,只是你前我后的赶路,雨越来越大,终于你回过头,满脸的不知是雨水还是汗水(也许还有泪水 )在往下流,头发紧贴在脸上,双眼无神,很茫然,然后用一种无助的,楚楚可怜的声音告诉我:**,我们打伞、罩背包罩吧。对你当时的表情影响很深。

有人说。

第一次看见那么无助,那么茫然的神态

有人说。

说得暧昧点,作为一个男人,当时有一种想拥你入怀,给予保护的冲动,

天亮了。
我对自己说早安。
笑。

黑暗中等待。
想念。
可可。
糖如此想念。

天还没有亮。
我不知道可以向谁说早安。
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