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6月05日

原来假装

是一件很痛的事情

幸好我可以目不斜视的

只是每呼吸一次

会让心碎了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