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月 29, 2005

我想如果没有公费医疗,我是不敢进医院的。

昨天陪二姐去北医三院,发现医院里几大惊奇。

一是不让挂号,因为昨天下午答辩拖得太长,本来答应二姐和他去医院的。到后来等到吃完晚饭才去的,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只能挂急诊。然后急诊处的护士MM问是啥时候伤的,二姐说是前几天。护士MM看到强壮的二姐,估计心想,既然已经过了几天还没啥事,应该不是啥急事,所以说不让挂号,说啥急诊只能挂当天受伤的……

不过,后来护士小姐看着二姐装出来的痛苦表情,想了想说,你们要不就直接找骨科医生商量下吧。

无奈之下,只好去跟骨科医生协调,医生听后一脸愕然,他说,怎么会不让你挂呢?你直接去挂号吧……(后来,我们当然知道了医生为何这么爽快……)

然后我说去帮挂号,回来后,二姐进去看医生,我在外面等着。结果,很快,二姐就出来了。我想肯定还要作检查。在三院,经历了这么多次看病,从来没有哪次医生不让做检查就直接可以给出个结果的。

二姐说,医生说我可能是半月板受损了,要我去做个核磁共振,必须要明天做!晕

晕!我也说。

核磁共振这个名字我是听说过的,当时我爸很迷信这个,以为把人往机器里一推,出来后就知道你身上某某位置有病变了,所以一直想做个核磁共振来代替繁琐的全身体检。后来听专业人士介绍才知道那个只是检查身体内部外伤情况的。而对于其他的病变是查不出来的……

不过,既使这样,也很牛了。这个名字听起来就很有科学意味,几年前听到的话,可能是科幻名词。

好了,不说这个了。当时我听到核磁共振就晕了,我说好像要几千吧?……二姐说好像是一千多。

然后我们往外走,一边惊叹这个消息,一边想怎么弄更好点……但我们都忘了,应该向医生建议先拍X光片的!

然后最后的解决方案就是去校医院开转院手续,然后在公费医疗证还没有上交的最后几天,再最后利用一次!公费医疗啊!还是好东西的!

外面下雨了。然后我俩打车去校医院。校医院也下班了,要看急诊!

急诊的大夫也问了情况,二姐这次就说,今天受伤的。不过,我觉得可能还是二姐不能表现出痛苦的样子,所以,医生都有点不以为然,然后说,你明天来照X光片吧

我们提出说要转院去三院,那个老太太很愤慨:当然不行,钱都让他们赚了!我们这儿能照片为啥不在自己这儿照让他们赚钱啊!我可没权利转,你明天过来照X光吧!

靠……

校医院就是垃圾地方!

我想医院真是黑,而校医院和北医三院的“斗争”可以说成是“黑吃黑”。想当年,我第一次得阑尾炎的时候幸亏校医院那个医生怕事,怕弄不好把我及时的转去了三院,结果三院大开血口,给了一次就开了一千块钱的药……我首先还不知道能不能报呢,心疼得要死!

后来拿了药因为去三院打点滴不方便,就直接回校医院打。打针的医生看后极其愤愤,拿着我的药就大骂:靠,居然开这么好的药!~!(我们平时在校医院看病都只开不到十块钱的药的)……然后想想觉得当着我的面说不太好!就又说,这些药咱们这儿都有,你干嘛不拿着单子回来开,让他们赚这个钱啊!

我想这至少有两点,一是这药的利润肯定很高,二是看到他们心疼的样,我知道这药能报销。只有要出钱的时候,我才可以看到那样痛苦的表情:)

后来那个医生一直对我恨恨在心,打针的时候扎得我很疼!

我想,这个医生对校医院倒是有主人翁精神,估计校医院利润少,他们奖金也低了。

……

第二次阑尾炎的时候,我就直接叫校医院转去三院的,说以前有病史,然后在三院就把手术动了,永绝后患,住了五天,最后居然花费近四千……想想都恐怖!要是不能报销的话,我会强忍着痛也要把那东西留在肚子里的!

想想以后就没有公费医疗了,我的心如刀绞。以后要是再生病,怎么敢看医生?怎么敢进医院?

看着二姐的腿,不知前途如何,我心里暗自神伤,感叹啊感叹!

祈祷二姐能最后利用下公费医疗证,这个东东没几天用了的说!

06月 24, 2005

……

几经修改的代码。

唉,刚刚你们也看到了我的背后加代码的创意。

其实第一版是酱紫的,随便写的一点

//We are 310734er forever

main()
{
  while ( Alive == true )
    {
      Miss you=true;
      Forgetyou= false;
      //We are always friends
    }
   wend
}

结果番茄一来就大叫,靠,你SX啊,在一个循环体内对变量反复赋同样的值,这种垃圾代码你也写!不能忍啊。

好吧,我改,改成有意义一点的 那就都改成printf("Miss You"), 和 printf("Not Forget You")吧

结果再在论坛一看(我首先发论坛上了的,卡卡在那笑我,说你写ASP太多了吧,连Wend都出来了……

得,我又SX了,while…wend是VB里的语法,好久没用C了,竟然出来这种错误

于是,我毁尸灭迹,把帖子删了,恨恨了一番。把改过的发给了夏捷。

//We are 310734er forever

main()
{
  while ( Alive == true )
    {
      printf(”Miss you”);
      printf(”Not Forget you”) ;
      //We are always friends
    }
}

夏捷接到后,看了看说,C++里有printf吗?不是用cout输出吗?

我说我不是用的C++啊……

那你为啥用//表示注释呢?这是C++里表示注释的方法啊……

晕,我想想,可能是这学期写C#写得这样的,竟然糊涂成这样了,C里是用’ 表示注释的。

我说,好吧,那我改成C注释。

夏捷说,你干脆改成C++吧,这样不是更NB一点吗……

我晕,我又不会C++,算了,不管了,我改成了最终版本

‘We are 310734er forever

main()
{
  while ( Alive == true )
    {
      printf(”Miss you”);
      printf(”Not Forget you”) ;
     ’We are always friends
    }
}

最后出来,番茄说,你应该在循环外加上,We’ll meet in heaven,循环外就是死了啊……

……

刚刚夏捷告诉我说,不好意思……C的注释应该是/*….*/

我)(^)^86&)(&_(%*^

wdyf

我证明,灵感是无时无刻不在的:)

中午在那个巨难吃的成都小吃吃饭,看到几个六系的人穿的毕业衫,后面写着很多诗意的话,比如Miss啊,Not Forget啊之类的……

突然想到,六系,计算机,应该来点有个性的东西啊,想了一会,就在PS上做了这个图样……

呵呵,用的最通用的C语言, 正好,我们系也都学过!

然后想想,应该做个华丽点的正面,于是再试试,就做出了正面的图样!

觉得还是挺不错的,自我欣賞了一下,然后给我们班长发短信问是不是要做班衫。

班长说,当然要做啊……嗯,我放心了。应该不错,哈哈,期待穿着自己设计的衣服在身上。

不过,我们寝室的同学强烈建议我把正面的中文字去掉,太直白了……嗯,我考虑一下……这句话是我想的,舍不得去掉啊T_T

06月 22, 2005

这个叫普鲁斯特问卷

 

1.     你认为最理想的快乐是怎样的?

没有任务,不愁吃喝,没有负担的全球旅游

2.     你最希望拥有哪种才华?

艺术才华

3.     你最害怕的是什么?

死了被烧或者埋了后突然活过来,发现自己在火海中,或者在棺材里,无助而绝望

4.     你目前的心境怎样?

伤感,愉悦的伤感

5.     还在世的人中你最钦佩的是谁?

父亲

6.     你认为你最伟大的成就是什么?

在某些集体中成为核心

7.     你自己的哪个特点让你最觉得痛恨?

犹豫

8.     如果你能选择的话,你希望让什么重现?

没有,过去就过去了……

9.     你最痛恨别人的什么特点?

自大

10. 你最珍惜的财产是什么?

朋友

11. 你最奢侈的是什么?

感情

12. 你认为程度最浅的痛苦是什么?

考试没过

13. 你认为哪种美德是被过高的评估的?

善良

14. 你最喜欢的职业是什么?

自由职业

15. 你对自己的外表哪一点不满意?

头发

16. 你本身最显著的特点是什么?

宽容

17. 还在世的人中你最轻视的是谁?

没有

18. 你最喜欢男性身上的什么品质?

坚韧,阳光

19. 你使用过的最多的单词或者是词语是什么?

20. 你最喜欢女性身上的什么品质?

宽容,细致

21. 你最伤痛的事是什么?

得阑尾炎时发生的事情

22. 你最看重朋友的什么特点?

倾诉与倾听

23. 你这一生中最爱的人或东西是什么?

高文

24. 你希望以什么样的方式死去?

死去的时候,有旁人的哀伤与怀念

25. 何时是你生命中最快乐的时刻?

现在还没有,所以不好比较

26.  你的座右铭是什么?

经常变。或者说没有过。但一直有自己为人处理的底线和准则。

 

 

http://gzs2.tougao.com/ghost/list.asp?id=153

 可以到这儿看韩松的最新科幻《劫》……这个是韩松的个人网站,我觉得最好的是留言往往可以得到他的亲自回复。这样很爽……

 可以到这儿看韩松的最新科幻《劫》……这个是韩松的个人网站,我觉得最好的是留言往往可以得到他的亲自回复。这样很爽……

 说实话,这篇文章我没看懂……虽然韩松的文章以玄妙和诡异闻名,但以前至少都能看懂的,这篇是完全有点逻辑混乱了。当然我不知道是我逻辑混乱还是韩松……以韩松的个性,自己写一篇自己也看不懂的文章也是完全可能的。

 说实话,这篇文章我没看懂……虽然韩松的文章以玄妙和诡异闻名,但以前至少都能看懂的,这篇是完全有点逻辑混乱了。当然我不知道是我逻辑混乱还是韩松……以韩松的个性,自己写一篇自己也看不懂的文章也是完全可能的。

 大概在写时间的混乱和无逻辑性,里面穿插了佛……这也是他惯用的手法。据说释加牟尼是自己吃了大麻产生了幻觉,所以以为自己看透了世间的真相,创立了佛教;还有说法,说是释加牟尼是外星人……和西方某些人认为的耶酥基督是外星人相对应……

但这些都不重要。似乎一切可以推翻,因为在时间的无逻辑的畅游中,你我,可能都是随时可能改变的粒子……不变的,是那个诗人,不断的吟唱!

 大概在写时间的混乱和无逻辑性,里面穿插了佛……这也是他惯用的手法。据说释加牟尼是自己吃了大麻产生了幻觉,所以以为自己看透了世间的真相,创立了佛教;还有说法,说是释加牟尼是外星人……和西方某些人认为的耶酥基督是外星人相对应……

但这些都不重要。似乎一切可以推翻,因为在时间的无逻辑的畅游中,你我,可能都是随时可能改变的粒子……不变的,是那个诗人,不断的吟唱!


  

    公元前五百三十年,乔达摩。悉达多已在菩提树下枯坐了七天七夜。

    他骨瘦如柴,被太阳晒得焦黑,但仍然不能觉悟。

    他思维一片混乱,回忆着三十五年来经历的种种无常。他七岁丧母,十四岁开始目睹生老病死并为之震惊,二十九岁出家修行,卧荆棘睡牛粪,尝遍人间之苦。想到这里,他恨不能挥拳砸碎整个世界。

    但这是不可能的。迦毗罗卫国净饭王儿子的胃囊中只有牧女奉献的一点儿鹿奶,外加之前吃的一些种子和草根。

    这些种子、草根和鹿奶正在混和,起着强烈的化学反应,使他腹痛如绞。

    何况,他此时还害着急性肝炎。

    他已万念俱灰。但这时眼前出现了奇迹。

    明亮度高过任何星斗的一束耀眼的光辉,两度在天空中缓慢划过,升到天顶,又向东逝去。

    深夜,王子忽然惊醒。山谷中出现了轻轻爬动的声响。他竭力想听清楚不远处夜间的动静,心灵中逐渐产生了怕意。

    随后又出现一种他无从辨认的声音,因为这种声音在这个世界的历史中人类还从来没有听到过。

    早晨,在他的眼睛逐渐适应光线时,他发现了"新石".这新出现的东西是一个长方形的板块,它是用完全透明的物质制造的。它断续地发出一种单调的、反复的颤音,并辐射出旋转的光轮。

    乔达摩。悉达多感到胃部和肝区的疼痛减轻了,头脑猛地一震,摆脱了呆滞。意识一下清晰了。光轮继续探入王子的灰皮质。凡夫俗子感到大脑正在发生质的变化。

    他自觉内心出现了一个越升越高的精神境界。它超越了自身的视力和听力的限制,超越了时间和空间的障碍。他心如平镜,一切烦恼全部消除,各种疑惑全部澄清,豁然觉悟到宇宙、人生的真实本质。

    成佛原来不过瞬间的事哪。

    佛陀摇摇摆摆站起身来,像吸了鸦片一样高兴。这时他揉揉眼,发现并没有什么外来的怪物存在。

    "新石"、颤音和光轮,大概是自己悟道时所见的世界真相吧。

    他一喜之下,便要往山下走。他遇到了两个商人。

    "走吧,今天我请客,"他兴高采烈地招呼他们。

    他怎么了?商人疑惑地看着这个衣衫褴褛的怪物,害怕地说:"不,我们已为您准备好了食物。"但他们却像被磁力吸附住一般向佛陀走去。

    此时,古印度的太阳,仍在远方毒辣地旋转。在它的光影下,一切都还看不出有什么希望。

帖下这篇文章的第一段,还算相对容易看得懂的……你看懂了吗?告诉你,后面的更难懂……

韩松的网站终于有更新了。这是我很喜欢的一个科幻小说写手。牛比的新华社人,虽然他的工作与他的性格严重不符……他没有自我评价,别人给他的风格的评论是“诡异”,以一篇《地铁惊变》体现得最明显。

以前,他的网站还经常有作品问世的,但自从他调去上海后,作品越来越少了,一两年都没有更新,最近终于看到更新了,而且是两篇……

联想刚刚二姐评论的我的BLOG风格是“暴饮暴食”……我觉得我喜欢韩松是有道理的,我们两个有共通点,不喜欢更新:)

 
在1958年想像未来的北京
作者:小寒 -上传日期:2005-6-19
    

    6月17日,是新中国"科幻之父"郑文光逝世两周年忌日。这是一位伟大而罕有的社会预言家。他曾惟妙惟肖地描述中国的小康和大同理想。与西方充满末世论的预言异趣,这位作家把注意力放在了对未来社会的美好想像上。他说,"我的作品主要反映中国人民在实现现代化历程中的欢乐、痛苦、爱情、挫折、胜利、斗争……"这种激情似乎是某些上世纪80年代后出生的年轻人缺少的。

    1958年,郑文光写出了《共产主义畅想曲》,其中,对30年后也就是1988年的北京有如下描述,重新读来,仍让人心潮起伏:

    首都如今不复是一个拥挤的闹市,而是一个美丽的大公园了。风沙飞扬的岁月也一去不复返了,如今空气清爽,风和日丽,在宽阔的交通干道上,只看到丰腴的菜园,生长着卷心菜、西红柿和翠绿的黄瓜,然后是果树林──从东北的菜果一直到最南方的芒果、榴莲,也许还得绕过清沏见底的池子──池子上正浮游着洁白得耀眼的天鹅──也许得跨过架在宁静的运河上的小桥,才在绿荫掩映中看到十来座雅致、幽静、优美的大小楼房──首都公民的住所。像农村吗?像极了,然而绝不是陶渊明或者范成大笔下的破旧的田园,这儿是共产主义的新城市,在这些楼房内正过着最现代化的、历史上任何一个诗人都梦想不出来的生活。这儿有宽敞的、富丽堂皇的俱乐部──上演着当代最杰出的戏剧和歌舞;有日用品堆得像山的百货供应大楼──陈列着从收音机到火柴各式各样的制成品,有经常放映最新片子的电影院——宽银幕的、立体的、全景的,应有尽有;第一流设备的体育场──还有最优秀的教练;温暖的雅洁的公共餐厅──供应全体公民营养价值高而可口的饭菜……首都就是由这样疏疏落落地分布在园林中的成千个居民点组成的。在居民点与居民点之间,隔开一列列防护树林和大片的田野,兴建了日产几十万吨钢铁的钢铁厂、完全自动化了的机械厂、综合化工厂和纺织厂,还有充满了青年人朝气蓬勃生活的各类学校……首都的建设还在进行。只是看不见过去那种巨大的脚手架,也听不到从前建筑工地所常有的喧闹的声音……各种汽车、摩托车、直升飞机、飞行汽车停在一个个大广场上,谁要坐,只消向那机械司机──电子自动机吩咐一下上哪儿去就行。如今连百货供应大楼日用品管理员和餐厅的服务员这样的大部分工作也由电子自动机代替了。在北京的地下,还有四通八达的地下铁道──电子的地下列车日夜不停地奔驰。到颐和园或都动物园去游玩,人们倒宁可坐轻可地掠过运河水面的华丽的小电子轮船──那是多么惬意啊,注视着激溅起来的、在秋天阳光下闪闪发亮的水珠,呼吸着比醇酒还要使人陶醉的空气……

    郑文光描述的实际上是一座超级城市。这样的超级城市,美国《未来学家》杂志在1999年才发表专文论述。然而,《共产主义畅想曲》虽然集中了所有必要的未来学元素,郑文光本人却认为这是一部失败的幻想小说。

    现在,终于可以对比一下了,郑文光近半个世纪前对北京的预言,有多少成为了现实,有多少还有待实现。不管怎样,在1999年,为迎接新中国成立50周年,北京城曾大作改造,朝着郑文光的预言接近了,新华社发一稿:《北京正从"大工地"变为"大花园"》;而在2005年呢?北京被赋予了更多的当年科幻中的概念,比如,人与自然的和谐,并辅以人文、科技、绿色……等有关首都的新特征。事实上,它们听上去既不再像是幻想,也不再像是小说。但那究竟像是什么呢?

这篇文章是评论郑文光的。我曾经是郑文光的Fans之一……最早喜欢上的科幻小说便是那篇华丽的《飞向人马座》,那种YY令人热血沸腾,充满了冒险精神和想象力,那不是那种《小灵通漫游未来》的纯YY所能带来的。

但看得出,郑文光的历史政治色彩还是太浓了。看了郑文光全集中的三卷,还差一卷没看完,但是,里面时不时都能透出点“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宏图……那个时代,那种精神,或许真是我们所不能理解的……但我不想妄自评论……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英雄……

有几句话,总是让我很觉得伤感。

或者说是词吧

一个是渐行渐远,一个是一去不复返。

这两个词用在每次毕业前的日子里,充满哀伤,还有快乐的回忆。

人在面对时间的时候是最无助的,有些东西可能还有回忆,有些东西却已经是物是人非。时光如水,却永远不可能溯流而上。我不知道多少次的发出过这样的感慨了……

小学的时候真的是笑谈分离,甚至对离家去寄宿都充满瞳景;初中是第一次的寄宿三年,这三年让人学会了很多东西,我第一次因为毕业而哭,因为怀念我初中那种一去不复返的生活和几个重要的朋友……虽然高中我们仍然在一个学校……但生活不可重复,那时候,我第一次体会到一种感觉,叫渐行渐远……

高中毕业不是不感伤,却在忙碌和兴奋中忘却了。记得高考前和一个朋友聊天的时候,说到如果以后,朋友啊,同学啊走了各自不同的道路,也许我们也会渐行渐远的……他说到了他的父母和他父母的同学,经常因为某人混得好,某人混得不好而彼此往来冷暧都发生变化……不由心生,却随境变……无可奈何啊无可奈何……

也就是在高中,我觉得有时候不可觉溺在记忆里。现在的一切,也许以后的某天,都会蒙上瑰丽的色彩,成为不舍的记忆。现在的每一天都会是快乐的。即使是难受……

现在我回忆我初中毕业的时候哭,那时候很烦乱。寝室空荡荡的,在毕业晚会上,我们班主任,一个要强,凶悍但很善良的女老师,她对我尤其要好。说到她看到空空的教室,再一扇扇的关上每扇窗户,心中的失落不可言语,然后就在我们面前落泪。这种情绪很容易就感染到每个人……

当天晚上,我回到寝室,平时十多个人的寝室,却只剩下三个人,彼此聊聊,然后就是人去楼空……带着包裹和箱子,我那时候在日记里写的是,我就带着一箱子的祝福,空空的走了……

接下来便是去长沙考师大附中的理科实验班。很遗憾的落败,很幸运的继续和同学在一起。

……

历史似乎一遍一遍的重演,一次一次的分离和重新相聚。

现在,轮到我们给这四年划上一个句号了……伤感的情绪并没有过去,只是在蔓延……

猥琐的华政鹏周四回家,然后准备去日本了,京都大学,嗯,不错的学校。只是他还在担心自己的日语和文化科考试……

这几天每天早中晚,见我在寝室就过来“请客”,顺手在我大腿上一摸,说“怎么办啊……不能再猥琐你几次了……”然后我就狂骂他,有个惹火的LP,还天天在寝室“吃我豆腐”……实在是不能忍……

他经常跟我说,“我走了,会想我吗?”

跟启彬说,“我走了,会想我吗?”

跟傅柳说“我走了,会想我吗?”

貌似开玩笑的,但……我觉得他可能也是我前几天的状态吧……

……

何磊今天在家族楼里说的那一段话是让我今天写这篇东西的契机:

      那年夏天结束的时候,知春路的范围内也只有stupid tomato,已经 不是想起谁就可以随叫随到的生活了;在他杀比呼呼的yy中,我终于等到了被视作转机的冬天………..

呵呵,这随叫随到的日子……

是一去不复返吗?……或许以后的日子里,仍旧可以经常聚聚,但这样的天天泡在一起,三更半夜就跑出去吃顿夜宵的日子肯定没有了……逝去的还有这时候的心境与心情……

我觉得变态帮的朋友还是我大学里面最重要的朋友的。或许是因为老乡之间的感情更容易被拉近?或者因为我们都是这样的单纯而善良?(我自恋的认为自己还算单纯啦)……

我现在待在西直门的房子里,做饭,吃饭,洗碗,一切就像生活一般。当然也比在番茄家做饭的那两次有序很多,饭桌中不是互相羞辱,在团队的文化里,是跳跃的思维,是BT……呵呵

我饭后喜欢站在阳台,这儿俯身往下是一格一格的居民房子,拥挤而狭窄。远望过去,可以看到牛比的西直门立交桥,还有那标志性的绿色玻璃的大楼,可以看到路上灯火通明,车辆来来往往,灯光成线。

北京这个城市,直到现在对于我来说还是陌生的,但已经不那么没有归宿感了。虽然陌生,但我至少相信有熟悉的时候。

想到以后可能在这儿生活不知道多久……我站在这里,这个陌生的地方,感觉就像四年前,大学入学的晚上,绕着大运村散步时的感受一样

那时候已经放下了刚刚踏上北京的兴奋,我在这个将生存四年的陌生的地方四处的转着,我的身边没有一个朋友,感觉我就是一个人,也似乎只有一个人。旁边的蓟门超市,村里的小吃街,那时候还很安静,而且是酒吧居多……现在,我却已经不舍得那片土地了。

这里的一切,或许以后也会成为回忆的点滴吧。或许某一天我离开这儿的时候,也会不舍的。

只是北京太大了,还有太多的地方是陌生的。即使我们以后都在北京,或许也只是一年联系几回,聚会几回。可能的,只是再碰到时,心境不变的聊天,继续可以交心的交谈……不要,渐行渐远……就可以了……

06月 15, 2005

晚上Fish说了一句很经典的话:我会做饭,但我不会炒菜……FT

不过,说起来,我们六个人住,却只有卡卡和老大会做饭了,而老大的回民的特殊性,又对我们的饮食结构提出了更高的考验!

我跟卡卡下午四点过去“家”里面,只有Fish在。然后我跟Fish去买净水机,洗衣机。叫卡卡做饭吃。

回来时,见卡卡正在熬汤,一看,竟然是西红柿萝卜汤。叹为观止!卡卡解释说因为发现鸡蛋没有了,但又不想跑下去买,所以干脆就用现有的萝卜一起做汤了……

06月 14, 2005

日子看起来又似乎回到了正常的轨迹。

把东西搬过去后,我还一直没有过去住。晚上Fish给我发短信,问我过不过去吃饭,说他和卡卡去买菜……感觉挺好玩的,他们已经在那边开始“过日子”了……

不过,晚上我是有两个聚餐。一个是高中一帮同学,因为鲁毅来北京,黄磊请客。另外就是我们班上,夏捷和小强宴请全班……想了想,决定还是去参加大学同学聚会。因为昨天夏捷叮嘱了半天一定要来的,早已经答应在前了……

晚上,其实我是想微醉的。我喝不了酒,但我有时候也喜欢喝了点酒后的感觉。对,微醉……

说是晚上六点,我和傅柳六点十分到的时候,发现就夏捷一个人在那等着,这帮人,迟到已经是常事了,我倒不以为奇:)不过,肚子饿着坐在饭店里面,的确是一件很难受的事情。我们在北京烤鸭店拼了两大桌,外面的路人路过都不敢过来了,想这架势也知道是毕业聚餐,这种事情,不毕业的人一般是回避的。因为毕业的人容易疯狂,喝了酒更是啥事情都可能发生!

再等了十分钟,班上同学才一帮一帮的进来,然后开始上菜了……显然大家都已经很饿了。所以我们消灭菜的速度已经可以用叹为观止的速度来形容了。大家都是用抢的……我计算了一下,一盘菜大概也就能撑三四分钟吧……

吃了一轮了,发现菜不够,继续点!居然还没有放慢速度的趋势。

没有菜的时候就“整酒”……整这个词,据我说以为,是东北话,东北人说他们那儿不这么说,最后陕西人承认说是他们那的方言……“整”,就是Do的意思,多义动词。整酒,整饭,整菜……

我们这桌的酒精浓度不如另一桌的高。基本上坐着的都是还比较平静的人……张文学说,他一进来,看我们俩坐这桌,就赶紧过来坐这桌了……

我说,你错了,你看到我坐这桌你可以过来,不过傅柳可不是省油的灯,他只是没发彪,你小心以后会吃亏的:)

不过,今天傅柳的战斗力也不强,他昨夜赶毕业设计通宵了,所以现在是困劲十足,极想睡觉。

我喝一杯就开始脸红,接下来三杯后已经开始晕了……那时候全身发热,我已经感觉我的汗孔里渗出来酒精气味了。

其实我有时候觉得我这种情况,可能正好利于酒精的散发,说不定就是能喝呢?但是我还是错了……

喝到四五杯的时候,我全身都红了……据夏捷观察,他说这可能不是散发酒精,而是酒精中毒……

那时候我已经不喝了。我也要了一碗饭。然后有一口没一口的吃,我觉得还是很清醒的,就是有点晕。而且我醉酒很大的好处是,我不兴奋,也不说胡话,也没到吐,就是头晕,想躺下来。

傅柳跟我抬杠,说我肯定吃不完这碗饭。。。我说,靠,一碗饭有什么吃不下的。我吃给你看!

但结果,我发现的确还是有难度的,因为肚子很胀,而且没什么菜了……我吃着白饭,有点难以下咽。但我说,肯定能吃饭

傅柳说你要吃完,我就吹一瓶!

我说好,然后奋力出击,终于把这碗饭干掉了,连每一粒都吃干净了。他们在旁边起哄,然后给傅柳开了一瓶……哈哈

不过,傅柳还是没喝完,他说喝不了凉的,这瓶留在以后吧!

之后我是真晕……倒椅子上就开始想睡了,拼了两把椅子躺了一会,听到旁边有人说,他没喝多少啊……

我就起来了,说,其实我没啥事,就是头晕而己。躺一下就好了:)

接着我还敬夏捷的酒……夏捷笑着说,你这样子,散伙饭时怎么办啊……我说,喝到死呗:)

那杯酒没喝完,喝完了半杯在口子没忍不住吐不出来了。

看我好像是不行了……傅柳也困得要死,就和我一起回来了。

回来就睡觉,本来以为躺一下就好的。结果一睡就睡到了十二点,再起来聊聊,又睡了……

06月 12, 2005

早上七点就被骚蛇用电话吵醒了,告诉我搬家公司的车到了。然后我就急急忙忙的起床,费力的把两个大箱子,还有两大编织袋弄下去……

走到下面才发现原来他们都没有下来,搬家公司的车也是才不紧不慢的开进来…

我的东西竟然是最少的,只有四袋。而且很方便很快的就拿上去了。接着我就帮着Fish搬东西……他的大箱子着实的大。本来我以为我的那个箱子已经够大了……结果他的那个比我还大至少一半……和以前去机场接Reika时,她的那个大箱子有一拼!而且,关键是一个大箱子就算了……还N个储物箱,还有电脑……这个毛毛躁躁的人,竟然用的一台裸机,机箱盖已经不知所踪了,据说是某一次修机器时,忘拿了……真是无比FT!还有那个硬盘,他舍不得用螺丝拧上,竟就那样挂在机箱中……实在是有点悬,我还担心他会不会在半路弄坏。

老大和骚蛇的东西多倒不多,但很零碎,没有太整理,一点点的往车上堆,跑了N趟才跑完。

VC本来说叫早上叫他的……但给他打了无数个电话,就是没醒。看来他和我有个相似点,就是睡得死:D……可能打魔兽打得很晚,本欲通宵,后来又熬不住,还是去睡了。临睡着本来叫老大叫他的,但现在怎么打电话也不接,没办法,只能先帮他清理了一些东西,先搬上去再说……

卡卡晚上好像是在看球,最后也睡了。早上的时候打了个电话说……宁愿以后再自己受点苦搬过去,也不想要这么早放弃睡觉来搬东西……便让我们先搬了,他的东西他自己解决。真是个性格男!

不过,差不多,大家都不是早起的人啊……看来以后的作息倒应该比较一致。

搬好东西,我和Fish就坐在后面的大货厢里,垫着块布往地上一坐,旁边尽是货物。透过后货厢的小门看进来,两个人满身脏兮兮的,头发蓬乱(早上起来啥都没清理呢)的坐地上……就像两个运货民工一样!骚蛇说,靠,真应该拍张照。可惜相机好像已经收在包里了,不好找……只能作罢!

运过去倒是很快。把东西都搬进屋里。

然后铺了几张床。大家都没怎么睡,我是晚上三点多睡的,骚蛇,Fish和老大都是熬的通宵(因为他们睡觉的话肯定难起床)……

然后在床上,四个人像尸体一样躺着。我躺小胖的肚皮上,真是舒服啊!胖胖的大肚子,感觉不错:)我带了些脏衣服过来,本来打算在这儿洗了的,但是那洗衣服机的水管好像还没接好,暂时不能洗,真是郁闷了……还要去买水管,还要清洁……

休息了一会,骚蛇准备回村还清理些杂物,另外要睡一觉……Fish就准备待新房里了。而老大据说同学中午结婚,要去宴席。要是以前,还可以BT一下老大啥时候结婚的,自从他失恋后,也不好再提这事了!

VC终于苏醒过来了,发了一条短信过来:我操……

然后老大回了一条:我也操……

接着VC说跟大家道歉,说他自己把东西搬过来。另外他说我们把他的显示器搬错了……他有两台显示器,一台好的,一台坏的。我们把他坏的那台搬过来了……-_-bb

回到寝室。我洗了个澡。接着就去首师大了,鲁毅同学第三次来到北京来了……然后叫我去首师大找夏天宇一起吃顿饭……真是FT……鲁毅同学看来已经把北京当第二故乡,来去自如,轻车熟路了:)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