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月 18, 2005

鉴于大运村那个邮局已经两次打电话通知我,我的一个包裹被退回来了,叫我去取一下……我想,今天反正在学校办事,就把那个包裹给取回来吧。

包裹是开学不久给余可寄的,一张光盘,里面有些源代码,他说毕设想用的。不知道为啥没收……结果这学期期末给退回来了。

我一点都不想感慨邮局的办事效率,也没想想为啥余可那家伙叫我寄又不要了。我就想顺便把那张光盘取回来。

邮局好凉快,地方大,人又少,很舒服。我坐那儿就不想动了……

费了一点周折,可爱的邮局MM替我把包裹找到了。然后,跟我说:

“您这个包裹,从天津退回来的邮费需要您付,还有,我们替您免费保管七天……之后的每天要加收保管费……”

我当时的第一反应就是对那MM说,“这样啊……那,这个包裹我不要了:)”……

我的脸上始终带着笑容,我心里的确觉得蛮好玩的……这样的情况,不管多少钱,我都觉得不划算。我心里在想,如果我不要的话,他们不会也收我的钱吧?这样的话,那我岂不是后悔死……那样,如果我一直不来的话,岂不是邮局很愤愤诈不到钱?……

“如果不要的话,应该就不要收钱吧?……”

“当然不要,不过……”MM面露难色,似乎第一次碰到这样的情况,看来真是没多少工作经验啊,咔咔……,然后她转向那边,问那边的大叔,“哎,他不要了,该怎么办啊?”……

大叔回应了,“叫他写个声明吧,就说这包他不要了”……

晕……

接下来,小MM和大叔,还有旁边一个JJ一起和我讨论了很久这个声明该怎么写,难道写“本人声明,这个包我不要了”?总觉得怪别扭的!

旁边的JJ说,应该写“本人声明:因XX原因,这个包裹作废”……

最后,富于官方写作经验的我说,还是这样吧“本人声明,本人放弃此包裹。”皆大欢喜……

然后我在一张很大的白纸上,写了这样一句话,下面紧凑的签上了我的名字和日期……为啥要紧凑呢?……我听说有人利用别人的签名,在上面空白的间隙再加别的内容的……这是我要谨防的,哈哈……

然后小MM替我把“个人声明”帖在我的包裹上,包裹里存着一张盘,里面有200M的源代码……现在,已经被我放弃了……因为钱的关系,被抛弃……

小MM居然比我还关心这个包裹的去向,然后就向她的前辈,那个JJ和旁边的大叔问这个包裹主人放弃将要如何处理。大叔说,这个你就不用管了,会有人把它处理掉的。

JJ还补充了一下,一年之内还得存这儿,按程序,一年后就可以丢弃了。

我好奇的说,这样的话,是不是按程序,一年之内,我要是还想取回这个包裹,还有机会喽?

小MM笑了,按程序是可以,不过,那时候,包管费就更贵了……现在一张盘才多少钱啊:)

我说,我开始就是考虑的这个问题,现在一张盘才一块钱^^……我只是好奇一下这个程序

……一年之内的某一天还要来取这样一张光盘的蠢事,我是不会干的^^

PS:其实后来,老大说,你当时管他们呢,走人呗,他们爱怎么处理怎么处理……

呵呵,不过,我是一个厚道善良的人,那样可爱的服务员,我怎么可以这样无理呢?

而且,我是个规则守护者的角色:)不管这个规则是多么可笑与无聊,这是规则制订者的问题,而作为我们普通人的角色,是遵守现有规则,并合理的尽自己力量影响着规则的制订……下一篇要写一篇关于我对规则的看法,好久没写“牛比的草稿本”了……

大番茄的疯狂是有目共睹的。

先留着,一会再写:)

07月 14, 2005

今天又跑到学校去了。

一是因为上午邓导给我发短信说下午装档案,叫我去帮忙。二是昨天看传单时才发现一个重林的纰漏,那就是我们印了网址,竟然没有印电话……-_-bb 现代社会虽然网络发达,但电话才是最终的解决渠道,况且电话的可信度的确比一个网站可信得多。很多人也都相信电话那头那个可以发出声音的人,而不是网站上的文字和图片! 这个的解决方案就是打算去印一批名片,以工作室的名头印,加上电话和其他联系方式,把名片附在传单上,既可以加大宣传,也更灵活……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离开学校了,但想到办这些事情,马上想到的是学校内和学校周边的印刷厂,喷绘店这些东东,那一切都是很熟悉的了!

吃过午饭后去的学校,顺便把那几天拍的一些学位服的照片拷给何磊SX了……SX又感叹了N久,下午就要拿学位了云云

因为有点晚,还要去跑印刷事宜,给导发了条短信,说下午可能要晚点过去,谁知道导给我回,下午不装档案了,你明天再来吧……

正无比FT之际,待了一会,导又发来一条短信,还是来吧,正好有活干……晕!

当然,我没有给导回“晕”,我回的是“好的”。

在校印刷厂问了下名片的造价,原来彩印竟是那么贵,35一盒(100张),我们要印一千张的话……-_-bb,我觉得比重新印一批传单的造价还高了。算了,给老大发了条短信,决定改用复印的方式,在原传单的间隙加上联系电话!

------

晚上是钟莉约好的请吃饭,还有她的法国男友。

她男友不是法国人,是中国人在法国留学。他说,叫我小莫吧:)

再就是我,还有她室友段缨缨……在湘岳楼,菜很多……也蛮辣的,可怜的小莫吃不了辣,满头大汗的。

钟莉的男友看上去儒雅有加,很绅士的样子,比上次她给我看的照片要帅很多,呵呵

席间谈起高文,钟莉跟小莫说,真的很PP,是个古典美女!小莫就笑着说,这话说过很多遍了……钟莉经常在我面前提到你们俩!

谈起了那次送别。想起来,送走钟莉就在前面--也的确是就在眼前,7月6日送的钟莉,哭得很惨的。当时我和许永华一起去送的,她在车内,我俩在车外,许永华在车前哭,我就转身扶着栏杆,不由自主的哭……她在车内,满脸是泪,还用手势叫我们不要哭……

这家伙,刚送走几天,没想到就要来北京了……不过,这次她拿到了签证,就要去荷兰了,16号回广州后就订机票,然后走。

我说,16号不要再送了吧……

钟莉说,别送了……

看来我们都豁达的笑谈分离了:)她说了那天送别后的有趣的事情,说在车厢里的人很不Gentle的看着她哭,然后她哭累了就上床去做面膜,还吓着了对床的人……

那天出来,许永华还哭了好久,不过,现在她们似乎也联系上了,继续如往昔!

悲伤的日子过去了,新的生活即将来临。呵呵,以后在荷兰,还是会向以前那样联系的,然后回来时,能继续吃吃饭,聊聊天,这样的朋友生活也很好啊:)

=============================================

晚上回来给高文发了条短信,告诉她钟莉赞她的事。得意了一番!

后来看到ever上网了,在网吧上网的。现在的一切都没完全步入正轨,但看到她现在心态很好啊,真不错。现在可能会有伤感,不过,几年后,当她成为一名上海的时尚女白领时,或许会感慨现在的种种……然后对自己说,并不后悔选择来上海,这样,大概是很好的结局吧:)

上午接到傅柳的电话,说下午就要考计算机控制了,要我去辅导他一下……

我晕,下午的考试,这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了,我过去还得半个小时,这来得及吗……怀疑,不过,还是过去了!

计控的内容我基本已经忘了,更崩溃的是因为他们是跟三系一起重修的,所以考的是三系的计算机控制,那些内容好多都是没学过的,频率特性之类都已经记不起来了,什么Tustin离散方法更是没听过……

好歹还记得脉冲传递函数的求法,还记得一点状态空间方程。

不过,基本上,似乎帮不上什么忙。

傅柳开玩笑说叫我替考的,不过,鉴于德子的事件,我实在不敢冒此风险。

何磊上午说成绩出来了,七十分,真是幸运!这样的话,等于可以拿到双证了,终于成功的拿到学位……后来感叹了一句,这个学位拿得其实真不容易啊!

下午看到了05年研究生招生的专业目录和考试科目,果真变态,各系都往综合方向发展。虽然说是为了让校内的人更多的考上,但我估计真要整死人了。导航与控制是考控制工程综合,计算机控制系统,自动控制原理,数电,模电,四门变态的课……

想想我们只考一门自动控制原理真是幸运的,心有余悸的回望一下,真是庆幸自己赶上了最后这一班车,顺利上研了!

傍晚的时候竟然下雨了。我,傅柳,何磊,番茄,四人又去湘味小吃吃了一顿,老样子,等番茄等了半天。何磊照样吃了很多……最后出来的时候下雨了,冒着雨我们几个在雨里走,然后分开,番茄回去,我回西直门,傅柳回宿舍,何磊去找他们班同学玩……

一起去一号楼的日子过去了……

07月 12, 2005

中午本来我想配合卡卡做饭的,但卡卡同学来了,他们俩在玩PS游戏……

不得已,我饿到极致,便决定独立来做饭……

翻开冰箱,发现可做的菜实在是寥寥,要不就是不会做,要不就是没原料……算了,还是稳妥点:西红柿炒鸡蛋,炒白菜,还有就是皮蛋……

西红柿炒鸡蛋倒是轻车熟路,但比较郁闷的是,在切白菜的时候,动了一下砧板,结果不小心把放那备用的一碗鸡蛋打翻了,满桌都是,清洁起来很是费劲……

清洁完,把菜洗好,切好。皮蛋反正只要切好,倒上酱就可以了。

西红柿炒鸡蛋我是第二次炒了,没什么技术难度,倒也好,样子看上去比上一次好多了:)

炒白菜做起来有点晕,因为我其实不知道怎么做,想想,先加上油,油里加点盐,然后热了把白菜倒进去就开始炒了。我比较有底的是白菜即使是生的也能吃,所以也比较无惧了……最后发现炒出来味道还不错:)不过,卡卡说炒白菜应该放点花椒的……晕!我讨厌花椒……

下午传说中整个北京都断网了……我们也几个小时不能上网,我出去买了点菜,准备晚上做黄瓜火腿……为了照顾老大,特地买的清真的火腿肠……卡卡准备做冬瓜丸子汤……God,这么些天,终于有点肉味了!

晚饭很丰盛,我炒了个火腿黄瓜……卡卡做了青椒鸡翅,还有一个冬瓜丸子汤……我还炒了个油麦菜……现在,对于青菜我发现都基本能应付了,差不多都是那样炒的,哈哈……

以Fish的话说,这是有史以来,我们吃得最丰盛的一顿,一顿饭里有三个肉……说得兴奋而悲悽,骚蛇更是说昨天出去和同学吃饭,去福华烤肉,首先他就要了三盘牛肉,三盘羊肉……“三月不知肉味”啊……悲壮兮?……

想想我们这凄凉的生活,其实也不是买不起肉,一是懒得做,二是老大不能吃猪肉极大的限制了我们的菜的种类,如果我们吃猪肉,而老大吃青菜的话,那又太可怜了,本来没肉吃已经够可怜了……还要看着别人吃而自己吃不了T_T

一件是昨天整理档案的时候,才听我们导说我们班的德子同学退学了,居然是因为5号的最后一门考试让别人替考……好惨啊。听邓导说,当时德子特郁闷,还说,自己替别人替考过很多次都没被抓,而最后这次居然被抓了……

世间有比这还惨的事情吗?在毕业的最后一天被退学……而且其实,毕业时没过的那些课,只要自己稍复习一下,或者跟老师说说,一般不会太卡的……哎!

还有工作的事情,最近接着听到几个人工作郁闷的事。当初都一切好好的,首先是方舟,他签的金山,都已经上班好久了,现在公司居然告诉他说“忘记”给他申请户口了,而应届生如果不把户口给办了,以后再弄就麻烦了,昨天方舟找邓导,邓导说这完全是公司的责任,要他再找找公司,或者干脆换家公司……

晕,现在换公司的话何其难。虽然说方舟能力超强,换家公司的话倒也行,但其他公司岂不是也要错过了办户口的期限?

刚刚又在论坛上看到极光之狐说的东航武汉公司的欺诈行为,之前说是月薪3000,后来去了才知道一个月拿不到一千块钱……哎,拒之……一起签去的蛇可能要回北京了?……

想想我看多了身边的朋友的郁闷,竟已经忘记自己的郁闷了。客观的说一说,我的确算是幸运的啊!

其实我中间应该还缺很多篇的,不过懒得补了

今天一边抄写着评语,一边跟导说,那几天的心情啊,就像因伤感而饱和的海绵一样,一点点的触动就能挤出水来……我的毕业啊……四年啊,就这样过去了,最后几天,算是没留下遗憾吧?……

周一

上班日

上周答应了我们导来帮她整理我们院的学生档案,这些都是要发往全国各地的……传说中的档案神秘莫测,厚厚一沓……不过,我们只管一小部分,那就是写院系评语……

挺汗的

其实早就该想到,那些“毕业生登记表”上的院系评语肯定是套话连篇,没啥意义的。而且首先我也没考虑过院里哪个闲人会来做这种事情,现在终于知道了,不是闲人,是我们这些“苦力”!

其实我挺想煽下情的,说,导,这可是我最后一次替七系干活了,再开活,我就是三系的人了:)不过,我懒!

今天倒是来了几个人,大米,SummerLover,还有ddp携心贝贝出席……大家一齐动手。在邓导的根本原则指导下,是这样的:保研和考研的,院系意见只写“同意”,因为他们以后的工作,看研究生的毕业生登记手册较多……就业的分两类,系统外就业的,写精简一点,一个版本,系统内就业的,写得完整一点,思想,学习,工作啥的……因为,系统内就业的,“可能”会有人看……

因为基本不在同一个单位,这倒是方便我们每一类人都只用一个模板,完全照抄就可以了……完全是体力活,抄到后来,字越来越潦草,越来越乱……可怜了我帮兄弟们啊……

不过,我估计,基本不会有人看这些评语的……即使看了,也没啥东西……一切掩盖在虚言假语中:)

不过,看着大家的毕业生登记表,也的确挺好玩的,上次看了二姐填的那些乱七八糟的,发现我们系这样的达人也挺多。

在“健康状况”那一栏,就真有人填的是“强壮”

而后面的自我鉴定,更是花样百出

某人的是:自我感觉还好,不算坏吧

还有:好人

还有:爱航空,爱航天,爱北航

……

不知道用人单位拿到这些档案翻翻的话,会不会哭笑不得?

不过,中国的档案好像向来就是用来卖废纸的。

在办公室,看到了填积如山的我们的毕业设计的档案袋,如此浩繁,其实真正有意义的东西没几个……只能在卖废纸的时候,过过秤,如此而已!

07月 4, 2005

送贱碟的队伍蛮庞大的啊
有老乡,有网友,还有同学
还有N多路边偶遇的,然后在一号楼下拍照合影,然后一起走去学校北门坐机场大巴

一路上,大家合影都笑嘻嘻的
开心的说,难得啊,还是留个影吧,以后一辈子可能都见不到了
第一次,这样轻松的把这一句话说出来
一辈子就是一辈子吧

碟哥去了澳大利亚
他先回家,然后从上海走
几年内可能都不会回来
几年后回来,却也不一定在北京……

现在网络倒是发达,其实不管在哪儿,都是一样的!
我想了想,对贱碟说,以后出国了,要写信回来……突然意识到是口误,忙改过来,不,是发帖,发邮件,或者写BLOG:)

不过,以后,没有贱碟请我吃饭了
贱碟请我吃过两次饭,而我还没回请过他,甚是遗憾

贱碟是MM之友
我亲生妹妹现在已经成为他妹妹了
经常看到贱碟和女生走在一起,不是姐姐就是妹妹的
而论坛上的女生,几乎都没逃出他的魔爪:)
经常和他出去,就可以听他扫盲,谁谁是谁谁之类……

贱碟做了一年多的BQQ服务器
这一年里,有很多天都挂着BQQ,甚至是考研期间
直到最近,才有意的习惯着不用BQQ
没有截图,没有方便的传送文件……
贱碟的声名鹊起,得益于踺绳协会
踺绳协会,改变了我们跑TD的整个生态
当踺绳协会一跃成为北航第一大协会时
全校的协会都开始流行把免TD作为卖点了

不知道是好是坏,我们的大学,竟没有跑几次TD

然而,现在贱碟就这样走了
对于论坛来说,其实都是一样,一个人的消失或许都没有太大的涟渏,何况他还不是消失,只不过是以后发帖少了罢了

但是,对于朋友
就意味着不可能在考试前一天找他借手表
不可能借着扫描仪或者数码相机长期不归还
不可能在我人在外面时,叫他下楼帮我取东西,还帮我给钱……

很平淡的挥手告别
然后笑着和每个人拥抱!

送出租车还是和送火车不一样的
平淡如也
然后就看着出租车走远

然后送别的人慢慢的也走开,互道告别
这个年头,告别已经成为一种流行和每天的习惯,每一天都会和很多人说再见,然后可能永远不再见

然后我们去拍照
带着一点疲惫和兴奋,继续和所有认识的人合影
这是我的目标!

后来收到贱碟的短信
“ 突然觉得走了想说很多但又说不出来!bt不够!镜头表现不好!嘿嘿!保重!:)”

我也说不出来……
还能说啥呢?
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