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就是今天
我和高文坐车去西单

到了新街口的时候,突然好像听到有声音,像是朗诵
开始我没怎么注意,但后来发现朗诵声音越来越大,我回过头去,发现是一个很体面很绅士的一位老先生,头发梳得很整齐,衣服也很整洁,单肩挎着一个类似笔记本包的公文包。

他一只手抓住上面的抓手。另一只手在空中挥舞着,作着指点江山的手势

他很沉醉,也很投入

他在读:

……资产阶级,注定要灭亡。同志们,面对我们工人阶级的只有两条路,一条是胜利,一条是死亡。然而死亡,绝不属于我们工人阶级……


他很慷慨激昂。
车上虽然很挤,但他的手仍然自如的挥动着,面对着周围的听众,仿佛他是革命前的演说家,号召者。我看看旁边,那些乘客也都露出了迷惑的眼神。
这时候售票员小声的说,那是电影里的原词,《列宁在十月》……

我问售票员,难道他经常坐这趟车?
售票员说,偶尔,不过,他老是经常坐47路。

……

“同志们,安静点!”

大家都听着这位老先生沉醉的表演,我其实还是怀疑他是从六院跑出来。不过,看起来还是蛮体面的啊。

“同志们,别挤,别挤!”……车里的人都望着他,老先生环顾四周,轻声的说……”让列宁同志先走!“

这时,终于有人忍不住笑了。

接下来,好像《列宁在十月》完了。他又开始一个人念”吃葡萄不吐葡萄皮,不吃葡萄倒吐葡萄皮……”,还有脑筋急转弯“什么帽不能带?……螺帽,什么瓜不能吃?……傻瓜……“就这样的自问自答着。

然后他又开始说火星笑话,说经典短信,一个人练得不亦尔乎。

不过,坦率的讲,他的普通话还是挺标准的,说得也不错,看起来有相声演员的潜质,难道他真是相声演员,只是疯了?还是未成名,期望用这种方式引人注意?

他接下来又开始学相声演员的经典之作”报菜名“,口舌如簧,字字如珠……一溜烟的报完了,据说是99个菜名。他呼了口气,自我的感叹了一下,我这速度,已经达到极限了,再快就听不清楚了,没法再快了,应该是全国的最高水平了……

这时,终于有人忍不住问了下,您是什么工作啊?是演员吗?

他说,不是不是,我是大学老师……(-_-bb)我出书呢……最近要出好几本书,什么青年口才必读……那都是我编的!其他大学邀请我去巡回演出呢(作者按:这点我很怀疑),我怕紧张,就在车上练习练习(汗:这样的人会紧张吗?)……我老伴说不让我在车上练呢,说怕别人说我是精神病,我不怕,精神病哪有我这样的水平!……

……

接下来,这人看起来更兴奋了,很得意的宣扬自己的多才多艺:

我会的东西很多,还会歌舞,我的舞跳得很好……

这时候车上有人喊:跳一个

他面露难色:这车上咋跳啊……我还是唱个歌吧。我会唱庞龙的《两只蝴蝶》,不过,我可不是模仿秀,我有自己的风格!…

接下来他就开始唱歌,他的独特风格便是在在某个字词上特别的加重和加快,比如唱”亲爱的,你慢慢飞,小心前面带刺的玫瑰“ 那”带刺的玫瑰“他就特别的加重的唱,让人感觉怪怪的。

唱完一首,车上又有人在喊再来一个

看来他也是意犹未尽,又接下来唱了《一休之歌》《春天在哪里》《老鼠爱大米》(汗吧,这人自称60岁,不过,他喜欢唱儿歌……)

唱到兴起,他还会蹦哒几下!

售票员皱起眉头说,老这样咋办啊……一次两次还行,老这样也烦了

我问,他每次都这样吧

售票员说,平时他倒不唱歌。

看来今天是特别High……
 
唉,这样的世界,越来越看不懂了。我等何去何从?
 
 
PS。今天高文给了我一条温暖牌围巾,迈出了她成为贤淑女性的第一步,真是可喜可贺啊。虽然是用大棒针打的粗毛线的,但还是很温暖啊,我会经常戴的^^

评论

评论已关闭.